「浪人」馮紹峰和「狠人」趙麗穎的6場戲

趙麗穎

         4月23日上午,趙麗穎和馮紹峰官宣離婚。

  相比於三年前承認戀情時的躊躇猶豫,如今的趙麗穎,乾脆利落,絕不拖泥帶水。時光匆忙,距離兩人的第一次交集,已經過去14年。

  當我們回顧往事,不難發現,灰姑娘早已蛻變成女王。

  
不需要是誰的王妃,趙麗穎,能自己站住了。

  從2007年到2011年,趙麗穎幾乎每一年,都在馮紹峰主演的戲裡跑龍套。

  兩人合作的第一部作品,叫《夫妻一場》。那個時候,趙麗穎還遠遠不夠資格演馮紹峰的妻子。

  《夫妻一場》劇照 趙麗穎

  那年她20歲,剛從河北廊坊老家出來不久,和明豔美人不沾邊,只能說是樸素無華的美人胚子。

  這部戲裡,馮紹峰演男主,一個魅力四射的雜誌主編。而趙麗穎,角色小到連演員表都進不了。

  2008年,在民國劇《鎖清秋》裡,趙麗穎的角色有了一點存在感,但仍然沒有姓名,只能被稱為——女主安以軒的那個小丫鬟。馮紹峰還是男主,演溫文爾雅的富家公子。

  《鎖清秋》劇照 趙麗穎 (中)

  到了2010年的《佳期如夢》,馮紹峰演深情貴公子,深愛著女主陳喬恩。趙麗穎作為女N號,演女主的男閨蜜的女兒——頂著殺馬特髮型、化著煙燻妝的不良少女,一個戲份很少,用來襯托主角的工具人。

  2011年,電視劇《宮》收視爆表,馮紹峰飾演的八阿哥紅遍全國。在隨後開拍的第二部裡,趙麗穎又是女N號,演一個潛伏在青樓的臥底。

  農村姑娘趙麗穎來到殘酷的娛樂圈,打了半個橫店的醬油。以至於橫店工作人員都對她很熟,哦,我知道,那個跑龍套的姑娘嘛。

  到了2016年,拍《西遊記女兒國》的時候,趙麗穎終於快爬到了和馮紹峰平起平坐的位置。馮演二番的唐三藏,她演三番的女兒國國王,終於,二人有了對手戲和感情戲。

  也是從這個時候,緋聞開始傳出。馮紹峰接受採訪時,說趙麗穎「光是漂亮和美不足以概括,她最大的特點就是純真靈動,很美好。」

  「她天生是一副水汪汪的樣子,有一種初戀的純真。」

  無人知曉,多年前,演慣了男主角的馮紹峰是否注意到,有一個「天生水汪汪」的小姑娘,總是出現在自己的戲裡,扮演著一個又一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

  2017年,趙麗穎和馮紹峰的第六次合作,正午大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這回,趙麗穎是大女主,馮紹峰給她當綠葉。

  她扮演的盛明蘭庶女出身,從小被人輕視,但是心靈、通透,骨子裡有堅韌不拔的勁兒。馮紹峰演的顧廷燁,侯府嫡子,酒池肉林了半輩子,遇上盛明蘭,就動了浪子回頭的心。

  有人說,趙麗穎和馮紹峰的愛情,是戲劇照進現實。如今看來,也不盡然。

  戲裡,盛明蘭的成功,是能降住顧廷燁一輩子。

  戲外,趙麗穎的逆襲,卻不是為了嫁個好男人。

  趙麗穎從小就想當演員。

  1987年,她在河北廊坊一個農村家庭出生,父親是派出所民警,母親是百貨商店的銷售員。

  她小時候成績不好,中專讀了空乘,畢業後,去管道防腐公司做過銷售,當過收銀員、服務員,也上街發過傳單。

  2006年,19歲的打工女孩趙麗穎在打印店的舊電腦上翻招工廣告,看到了《雅虎搜星》選秀的招募令。報名的時候,沒有專業形象照,她就上傳了一張藍底證件照,還戴著黑色的貝雷帽。

  那是一個非科班出身、距離娛樂圈十萬八千里的普通女孩,向演員夢進發的第一步。

  節目裡,她說話總是嘴瓢,唱歌帶著顫音,表演毫無章法,但是清純、可愛、娃娃臉,青春無敵。最後,她打敗一眾北電中戲生,拿到了馮小剛組的第一名。

  趙麗穎參加《雅虎搜星》

  節目組採訪她,問她為什麼要做演員,她說,這是她從小的夢想。記者問她不做演員做什麼,她說做歌手。

  記者說,歌手也不好當啊,她語氣突然堅定,不假思索地回應,「沒有哪一行是好乾的。」

  這個看起來天真中帶著傻氣的小女孩,性子裡的強硬,在彼時已經顯露一二。

  參演第一部電視劇《金婚》的時候,她演蔣雯麗的三女兒佟多多,說話帶著口音,什麼都不懂,別人讓吃飯就低頭吃飯,讓說台詞就說台詞。她不知道燈光怎麼打,不知道鏡頭在哪,也不敢問。

  有一回,她跟著劇組在山裡拍戲, 因為等了太久,在石頭邊上睡了過去。直到劇組收工,都沒人發現少了一個人。

  出道的前五六年間,趙麗穎從一個片場到另一個片場,演了無數的丫鬟、女兒、妹妹、孫女……

  有一個說法她常聽,「像你這樣的圓臉,不大氣,演不了主角」。

  除了「圓臉」,她身上還有「土氣」。

  在遍地「二代」的娛樂圈,趙麗穎的原生家庭幾乎無法給她提供任何助力,而且還帶來了很多非議——「一個出身農村的土妞,憑什麼當頂流女明星,憑什麼代言高奢?」

  「土」這個標籤,在她身上貼了好多年。

  其實剛入行時,就有專業人士提點過她,「你應該包裝一下,你不說是農民,公關一下就能把你捧成公主,這樣的女明星才穩妥。」

  但是她骨子裡還是犟。這種謊,說不來的。

  2016年上《金星秀》,金星問她在不在意人家講她的出身,她說,「我不在意自己出生在哪,我只是覺得,他們為什麼把這個作為衡量一個人的標準?」

  後來在《星空演講》的舞台上,趙麗穎大大方方地說:「我出生在農村,祖輩都是農民,農村生活經歷磨鍊了我堅強的意志,也造就了我堅韌頑強的個性,正是這些經歷,成就了今天的我。」

  當年拍《宮鎖沉香》,趙麗穎有一場騎馬中箭的戲。為了拍攝效果,演員不能加保護。趙麗穎直接讓大家散開,自己從馬上摔了下來。直到今天,她的後背上還有一塊突出的骨頭。

  憑著這股拚命勁,2012年,沒有「主角臉」的趙麗穎,終於拿到了主角劇本。

  看完《陸貞傳奇》劇本的時候,她忍不住哭了。陸貞本是一個受冷落的宮女,後來憑努力逆襲,成為北齊女相。趙麗穎在陸貞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陸貞傳奇》劇照 趙麗穎(中)

  這部戲,讓她第一次知道了演戲過癮是什麼感覺。2013年,《陸貞傳奇》首播獲得了平均8.72%的全國網收視份額,位列年度第三。

  自此之後,趙麗穎的大女主之路,越走越順。從《花千骨》到《楚喬傳》,再到《知否》,她帶著一張人畜無害的娃娃臉,幾乎包攬了近些年來的大女主爆劇。

  2018年4月,《知否》殺青。沒過幾天,趙麗穎就宣布,接下來將會有很長很長的休整。其實在此之前,從2017年開始,趙麗穎和馮紹峰就已經頻傳緋聞。媒體和路人,隔一陣就會拍到她和馮同行、吃飯、出入酒店。

  半年後,趙麗穎的31歲生日這天,兩人在微博發出結婚證,正式官宣結婚。

  作為一線流量小花,在正當紅時停工、結婚、生子,這個選擇多少令人唏噓。

  而喜歡她的觀眾更關心的是,趙麗穎看起來踏實又純情,馮紹峰卻是出了名的多情富二代,有一長串的前女友名單,堪稱85花收割機。趙麗穎和他在一起,能幸福嗎?

  人們又低估了趙麗穎。

  2019年,趙麗穎生產後只休息了半年,就火速復出,接下的第一部戲是《有翡》,她在裡面演一個少女俠客,身手敏捷,奉獻了不少漂亮的打戲。

  更讓人們驚訝的是,復出之後,她好像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過去那個眼神純淨,帶著幾分怯意的鄰家女孩,眼睛裡多出幾分殺氣。

  2017年,趙麗穎官宣某奢侈品中國區品牌大使的時候,網友們揪著她氣質裡的「土」嘲了很久。

  廣告裡,她的英文發音不夠標準,被嘲笑土包子沒文化。時尚博主也沒什麼好話,點評她把高奢穿成了淘寶299包郵。

  在時尚活動現場,她像誤入其中的灰姑娘,拘謹、侷促。和身邊另一位85花對比,她表情和體態的不自信,格外明顯。

  而復出之後最顯著的變化是,趙麗穎在女明星的「豔壓」敘事中,開始頻頻占據上風。

  2020年初的一場活動,她右眼受傷,於是索性將大波浪長發披下,蓋住半張臉,只露出一隻眼睛。

  她的眼神篤定、犀利,舉手投足間,帶著幾分冷豔的女王氣場。連平日裡最毒舌的時尚博主,也誇她舒展自然、穩重大氣。

  人們好奇,趙麗穎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結婚之後,她沒有變成依人小鳥,反而更加獨立自信?

  從她的健身照中,我們或許可以窺見一些答案。

  生產之後,趙麗穎一直在瘋狂健身。結實的肌肉線條,讓纖弱美變成了力量美。自律、努力,對自己狠,這些在她身上,從來沒變過。

  復出之後,趙麗穎的角色選擇也比以前更偏向現實和穩健,不再局限於古裝架空大女主的熟人路數。

  在愛奇藝迷霧劇場的懸疑劇《誰是凶手》中,她飾演陰險的大反派。鄭曉龍導演執導的年代劇《幸福到萬家》裡,她演一個勵志的農村女性。

  伴隨著氣質和資源的全面升級,趙麗穎又恢復了單身。

  結婚時,人們擔心趙麗穎受欺負。離婚時,卻沒有人把她當成「被辜負」的悲情角色。

  電視劇裡的大女主,終於鍛造了現實中的大女主。

  今年接受採訪時,趙麗穎談到了對愛情的看法,她說:

 

「很多人覺著過得很孤獨,很焦慮,如果能夠找一個人彌補、幫助我,好像就能獲得一種寬慰。但其實,在愛情中,我們需要把自己的心態調整好,再去生活,不要過分依附任何一方的情感,要有能力做自己的事情,做自己的決定,我們要能夠獨立思考自己的人生。」

  她更是直截了當地說,女性不應被拘泥於「小情小愛」中。「她們能做的比想像的更多,她們可以去做一名守護者,擔負起更重的期待。」

  她說,女性的自信中也包含著「捨得」,「不用擔心失去了什麼,就會留下心理創傷。」

  這些話,似乎提早對離婚的選擇做出了回應。

  當年奉子成婚時,趙麗穎和馮紹峰只是領了結婚證,不像娛樂圈內眾多明星夫妻,舉辦豪華婚禮。

  很多人說,馮紹峰欠趙麗穎一場婚禮。要求他補償這個一路坎坷的小姑娘。遺憾的是,直到離婚,這場婚禮依然沒有補上。

  但趙麗穎已經不需要了,未來還有很多屬於她的盛典。她不用等著白馬王子披婚紗,她可以給自己加冕。

來源:最人物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