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麗穎這個車禍現場,半個娛樂圈也只有劉濤能教她了…

直播帶貨

這兩年,直播帶貨興起。

明星們的銷量神話,卻伴隨著爭議聲,數度翻車。

最近的例子——

趙麗穎直播時毫不走心,一面拿錯產品,一面說自己每天都用。

就連產品名也說得磕磕巴巴,被網友一眼看出破綻。

羊是真情實感憐惜她的經歷,體諒過趙麗穎的不易。

於是,認認真真看了直播原視頻👇

發現確實是她有失專業了,不怪網友們生氣。

好在,有主播的提點,也算勉強划水過去了。

還有個例子——

好久不見的汪東城,最近也受到了網友們的質疑。

是5月20日的直播間,他在主播激動介紹產品時,竟然自顧自歪頭「睡著」了。

後續,商家雖然有幫忙澄清闢謠:

大東是連續直播了7個小時,本該在11點下播的他一直堅持到了1點。

快下播時發現裝睡的話直播間流量很好,於是配合商家互動,假裝睡著,吸引流量。

srds,這件事還是引起了很多網友的吐槽。

一部分人認為汪東城以往工作都很敬業,這次被狙實慘;

也有一部分人認為在直播間里「表演睡覺」還是不大好。

羊對這兩件事保持開放觀點,你們怎麼看?(評論區見!禮貌探討吼~)

總之,在主播們兢兢業業的對比下,趙姐和大東確實有點兒不走心。

但這也不是什麼原則性問題,以往大家還算是比較體諒明星們的。

最近之所以頻頻炸毛,是因為:

人們的信任感和包容心,在明星直播帶貨這件事上,變得越來越稀缺了。

畢竟很多明星直播帶貨則更加過分得多👇

「殺」入直播間的明星

2020年,在疫情的推助下迎來了明星直播的元年👇

5月14日,劉濤淘寶帶貨,交易額超1.48億;

5月16日,陳赫抖音直播,4小時帶貨8000萬;

6月16日,張雨綺加入快手電筒商,帶貨2.23億元;

隨著帶貨爆火,明星們紛紛「殺」入直播間。

鄭爽、王祖藍、張韶涵、胡海泉、戚薇、李湘、汪涵、黃聖依、葉一茜、胡可、楊坤、李小璐、薛之謙…

我們原本也期待著能看到更多元的帶貨角度,從明星效應出發種草。

然而,事實卻不盡人意——

動不動有情緒、時不時賣假貨。🤦🏻‍♀️

明星直播就差沒在臉上直接寫:我,大明星,打錢

羊對鄭爽直播發飆的事件還歷歷在目。

要不是後續代孕的瓜被曝光,她可能並不會因為一次小小的直播翻車,而影響到事業。

明晃晃圈錢的爽子是淡出了。

但仍有一大批明星在直播間里暗戳戳割韭菜

隨手一搜黑料不斷,遍地是假貨的直播間誰也不比誰高尚。

有明星帶貨時用正品,快遞發出時郵假貨的。

一旦被發現,甩鍋甩得比誰都溜。

反正就是明星和商家也不知情,是工作人員郵快遞時悄悄用假貨替換了正品。

那工作人員必然是個不知名的甲乙丙丁。

既不是有頭有臉的明星,也不是能追根溯源的品牌方。

總之就隨便背鍋嘍,最後吃悶虧的還是消費者…

這小算盤打得簡直是,妙蛙種子吃了妙脆角來到了米奇妙妙屋——妙到家了!

哦嚯~

直播電商這種新型賣貨形式,明明是一個好發明…

結果我們消費者幫助商家節省了開實體店的成本。

商家反倒利用起這種購物形式來坑蒙拐騙了???

如果說明星帶真貨,快遞郵假貨是騙子行為。

明星直接就帶假貨來賣的,吃相更難看。

簡直是明目張胆把群眾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

比如,讓一代人熱血的山雞大哥陳小春,直播間賣9.9元的金條。

說是只要9.9元,就能拿到陳小春送給粉絲的福利:一根金條+一張親筆簽名照。

結果收到貨后,令人大失所望。

所謂的金條,只是一塊金色的塑料片;所謂的親筆簽名,也只是複製品。

據爆料,總計有10萬人上當,大家要求退款,但商家拒絕了…

再比如,讓一代人意難平的帥小虎陳志朋,直播間賣假金飾。

網友有的反饋是包金的、有的反饋鏈子是銀的、還有的反饋褪色了…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

為無數人帶來歡樂的潘長江、王小利(劉能)、謝孟偉(嘎子),都在直播間賣過貼牌假酒

有些人看到明星直播帶貨圈錢,覺得腦殘粉活該被割韭菜。

別忘了,在明星直播間里消費的不止是粉絲,還有不知情的老百姓。

信息差時時存在:羅永浩賣假口紅,直男們也分不清啊?(去專櫃買能怎樣啊?🙂)

表面上,明星直播間的觀看人數、消費總額都相當可觀。

但大量的數據造假,刷單退貨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哎,層層套路。

套住的往往是那些因為看過熱播劇、對明星臉熟的爸爸媽媽們。

就像曾經的電視購物一樣,年輕人不會輕易上當(上當也會退貨)。

「我大爺和我爸老是亂買東西…一看就是假貨,幸好可以退。」

他們盯準的是下沉市場,是我們老家中沒什麼娛樂方式,為數不多的消遣就是刷刷快手和抖音的家人們。

那麼多花樣繁複的網路直播套路,叫生活在三四線城市的他們如何甄別啊!!!

「我媽在直播間瘋狂買假貨,攔都攔不住!」

大部分明星帶貨沒有專業性,只是讓粉絲買單,不會關注這件商品是否好,粉絲也不會關心自己是否需要,沖業績就完了。

翻車就翻車,他們沒底線也毫不在意自己的羽毛以及直播間粉絲的信任。

似乎只要臉皮夠厚互聯網就是沒記憶的。

基於上述種種,我們沒辦法對明星恰爛錢無底線收割老百姓這件事坐視不理。

淡出直播間的明星

「這幾年明星微商感越來越重,星感卻越來越稀薄了。」

就在人們討論的當下,2021年的明星直播間里卻沒了明星——

清一色的代播👇

大部分都是在直播間放上明星的照片,告訴粉絲你沒走錯,這就是某某明星的直播間。

但是負責賣貨的卻不再是明星本人,而是新人主播or工作人員。

與去年搶破頭的熱鬧相比,如今的明星直播間未免太清冷了吧!

大部分明星首秀即巔峰、首秀即收官

比如說,自從去年618結束后,AB、林允、關曉彤這樣的高流量明星,直接就不再直播帶貨了。

這是為什麼呢?

這一現象,其實可以用羅永浩的話來解答。

「很多明星想做直播電商,他們不知道這件事比想象的要複雜得多。不是說一個明星有人氣有粉絲,站那兒講能掙錢。」

一句話概括點評:直播帶貨也是技術活,首秀收割一波就得了…

不止明星自身,越來越多的商家也意識到這件事很划不來。

明星直播虧本,不是獨立事件——

李湘80萬的坑位費,沒賣出去1件貂;

小瀋陽賣酒,總計20多單里退了16單;

汪涵直播賣家電,退款率高達76.4%;

葉一茜直播間90萬人瀏覽,成交額僅2000元…

可以說:大部分明星不適合直播帶貨這件事。

要說正面例子,羊覺得在帶貨這件事上劉濤還算可。

劉濤的帶貨轉化和專業主播沒差:10秒鐘賣出去10套房。

羊覺得大家喜歡看劉濤直播帶貨,有一點很重要的原因是她一點也不端著。

可以以明星的身份,像朋友一樣給大家分享自己愛用的東西,這才是我們期待的明星帶貨。

她可以說卸妝就卸妝,臉都揉搓紅了,也不帶含糊的。

儘管是明星直播中公認的優秀選手,但是劉濤在今年也有淡出跡象。

過去一年,劉濤播了近40場,前四場直播成交額場場破億;

今年,劉濤直播次數越來越少,近一個月內的場均銷售額也僅約700萬左右。

隨著人氣的回升,劉濤的工作重心也重新回到了娛樂圈。該拍電視劇拍電視劇,該上綜藝上綜藝。

明星們在直播間的湧現和淡出,不禁讓羊想到郝蕾的話:

非常感謝有直播,有一些人不用去繞這個彎路,一定要做演員。

2020年與其說是沒落的影視寒冬倒逼著圍城裡的明星們轉型,致使每一個藝人都逃不過坐在直播間對粉絲喊「買它!買它!買它!」

倒不如說是直播電商在疫情背景下的迅速火爆,讓明星看到了收割紅利。

2021年明星們紛紛意識到這碗飯不好恰,退回了主戰場。

歸根結底,明星一切人設包裝終極目標都是為了套現。

線下站台吃相還沒那麼難看,線上明星主播帶貨跟乞丐沒區別就向粉絲討錢。

明星帶貨≠帶貨明星,明星們帶貨最大優勢是他們自身的流量,但流量並不能直接轉化為商品成交量。

術業有專攻,明星的流量來自於「明星」這份職業,過度消耗明星效應,只怕未來連代言都會流失掉…

明星們想要吃帶貨這碗飯,先把準備工作做好了再想著割韭菜吧…

來源:新氧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