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雨生,為她而活

「 很像他在我身邊,沒有覺得他離開過 」。  

—— 母親張慧美

張雨生曾對自己立下誓言:「 這輩子要轟轟烈烈做一件事,不管成不成功不一定要留名,但是對大部分的人要有意義。」

而他的一生短暫而充滿了傳奇,他做到了。

他的歌唱生涯僅僅只有 10 年之久,卻書寫了永久的輝煌。

但除卻他的音樂成就,他的人生是充滿悲情和孤獨的。

在他短暫而絢麗的生命裡,為了一個人而燦爛又深情的活著。

1966 年 6 月 7 日,這一天張雨生出生在澎湖馬公,父親原本想為長子取名為 「 澎生 」。

但他出生的那幾天,下了一個星期的雨,而那個地方常年罕雨。

父親看著窗外的雨,忽然轉頭對妻子說:

「 這孩子出生後,下了好幾天雨,要不,就叫雨生吧。」

張雨生的名字像是天意一般定了下來。

作為澎湖長大的孩子,張雨生從小就對大海有獨特的感情,經常去海裡游泳。

游泳技術一流的他,還被大家稱為 「 澎湖來的海王子 」。

而這個 「 王子 」 在家中需要承擔很多責任,張雨生家裡有兄妹五個,兩個弟弟和兩個妹妹。

作為老大的張雨生,自然成了家裡的支柱和榜樣。

到了高中後,張雨生覺得自己應該考一個大學,於是閉門苦讀,音樂成了唯一的精神食糧。

高二那年,媽媽為了鼓勵他給買了一把吉他,這讓張雨生開心至極。

接過吉他後,他就暗自發誓:「 把書念好,也把吉他學好。」

功夫不負有心人,張雨生憑借努力最終考上了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

可就在他上大學不久,一件突如其來的厄運改變了他的人生心境。

小的時候,張雨生和妹妹張玉仙關系最好,也是他最喜歡的妹妹。

妹妹張玉仙也很愛唱歌且天賦極高,兩人在一塊一直有聊不完的話題。

最美好的畫面便是,妹妹學鋼琴,張雨生就在她練琴間隙偷偷練,然後也跟著學會了。

以前張雨生在家唱歌時,妹妹還總是取笑他:「 唱的那麼難聽,還好意思唱。」

兩人嬉笑打鬧,關系極為親近。

張雨生妹妹

張雨生在讀書住校時就經常打電話給小玉妹妹,一聊就是幾個鐘頭。

有時候同學還打趣地說:「 你打電話給女朋友啊,那麼長時間。」

那時候,妹妹從小就有個夢想,就是長大後當一個歌星。

可誰能想到,這個花季般的少女,卻沒能得到上天的憐愛。

1986 年 7 月 6 日,這一天令張雨生悲痛一生,永未釋懷。

這天,父親準備帶著一家人出游散心,去溪邊烤肉。

在學校讀書的張雨生幾天前就收到了父親打來的通知電話。

父親問他:「 雨生呀,這個星期天全家準備去郊游烤肉,你學校有事嗎?能不能回來一起去?」

張雨生在電話中說:「 對不起爸爸,我已經跟同學約好了要外出,不能回家和你們一起去。」

而妹妹張玉仙在電話這頭非常想念哥哥。

「 有空就回家,妹妹總說你好久沒回來了。」

妹妹之後在出門前和哥哥張雨生打了電話,兩人有說有笑,歡樂無比。

可這美好的歡聲笑語,卻成了永遠的哀鳴。

在那天下午游玩時,妹妹張玉仙因為不小心踩到山澗上松動的石頭而落水。

妹妹被水沖走了很遠,救上來後就被急忙送往了醫院搶救。

父親也在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張雨生,告知妹妹溺水了,正在醫院搶走。

張雨生聽後直接被嚇到了,急忙趕往醫院。

等到張雨生到達醫院時,妹妹最終因為搶救不及時,不幸溺水身亡。

這件事,令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擊,一家人悲慟難過。

母親後來更是深深自責給女兒起的名字不好。

「 我那時都快瘋了!人家說她名字取不好,『仙』這個字不吉利。」

而失去了最親妹妹的張雨生,內心世界至此一片灰暗。

那一年,張雨生 20 歲,妹妹才 15 歲。

這是他第一次直接面對親人的死亡,傷口留在心中,無法走出陰霾。

後來張雨生在一次電臺採訪中說:

「 妹妹在梨山附近的山澗不幸溺死,那一年她才 15 歲。雖然從頭到尾,我沒有掉一滴眼淚,但這個傷口一直在我心中。

她是那麼可愛,那麼懂事,而且歌聲又那麼好。老天真不公平,妹妹他一直比我更愛唱歌,唱得比我更好。

這件事對我的打擊太大,在此之前,我從來不曾公開演唱過。

是她去世後,我報名了木船民歌比賽,開始加入熱門合唱團,一場又一場地唱下來。

像是背負了甚麼使命,心裡不斷有個聲音催著我:『喜歡,就趕快去做!不要等到一切都已太遲。』 」

他說妹妹的離開把他 「 從不知人間疾苦的兒童世界,一腳踢進了生老病死的成人世界。」

又感覺像是背負了甚麼使命,有個聲音一直在催促著自己。

也徹底讓張雨生燃燒了追求音樂夢想的決心。

「 妹妹很喜歡唱歌,她唱得比我好聽。如果她在,等她再長大一些,也許他們可以組一個兄妹組合出道。」

他決定去圓妹妹的夢想,為她歌唱一生。

用一個人的歌聲,唱出兩個人的夢想。

於是從沒有公開演唱過的張雨生,帶著母親送給妹妹的吉他,報名參加了 「 木船 」 民歌比賽。

一舉獲得決賽第一名,並正式加入了熱門合唱團。

那時候,他只有一個信念,要替妹妹完成音樂使命。

1988 年,張雨生參加第一屆熱門音樂大賽,又一舉獲得團體組冠軍以及最佳主唱獎。

從此正式進軍歌壇,一個時代的聲音開始唱進了無數人的心夢之中。

張雨生之後以一首黑松沙士的廣告曲《我的未來不是夢》直接引起歌壇註意。

「 你是不是像我就算受了冷落,也不放棄自己想要的生活。」

這句歌詞,唱出了張雨生對未來夢想的所有激情。

而他後來的許多經典歌曲則大多是在唱給逝去的妹妹。

在參加歌唱比賽時,還專門寫了一首《姊妹》來告慰妹妹。

願我們能夠永遠千裡共嬋娟

我們已忘記曾有多少時間

歡樂總是輕盈相隨

就好像山上大樹畫的圓圈

深刻一年更勝一年

當我終於能站在世人前面

唱著我們的共同心願

「 當我站在世人面前,唱著我們的共同心願。」

他為妹妹勇敢邁出了音樂夢想的第一步,像是兩個人在唱歌。

從他開始追尋音樂夢想的那一天起,就從未停止過對妹妹的思念。

一首《妹妹晚安》,更像是張雨生每到夜深人靜時的追憶獨白。

妹妹晚安,我很想念你,

妹妹晚安,你會在那裡,

這些年來,人事已非,

真怕你認不得我的改變,

想你不必焦急,我們都還記得你

只是不怎麼提起,想你不必慌張

家裡格局仍一樣,只是少了你的牀。

之後發表的《天天想你》專輯,當年銷量突破 30 萬張。

同名主打歌曲《天天想你》更是成為他的代表作之一,成為一曲經典。

這首歌其實就是在傾訴對妹妹的思念與呼喚。

他在專輯文案裡這樣寫道:「 從小與我最親的妹妹,在梨山附近的山澗不幸溺斃,那一年她才 15 歲。」

當我佇立在窗前 你越走越遠

我的每一次心跳 你是否聽見

當我徘徊在深夜 你在我心田

你的每一句誓言 回蕩在耳邊

天天想你 天天問自己

到甚麼時候才能告訴你

「 你的每一句誓言,回蕩在耳邊 」。

妹妹生前的夢想就是唱歌,兄妹往昔的日常互訴,也像極了彼此的誓言。

「 天天想你,天天問自己,到甚麼時候才能告訴你。」

張雨生為妹妹拿起麥克風,唱起驚豔世人的歌。

這份對夢想的勇敢追尋,妹妹你可曾看見?

除了以上那些歌,張雨生寫給妹妹的歌,最經典當屬那首《大海》。

從那遙遠海邊 慢慢消失的你

本來糢糊的臉 竟然漸漸清晰

想要說些甚麼 又不知從何說起

只有把它放在心底

如果大海能夠 喚回曾經的愛

就讓我用一生等待

如果深情往事 你已不再留戀

就讓它隨風飄遠

極致的追念,早已令他悲傷成海。

妹妹是溺水身亡,他對大海的呼喚,就是在對妹妹無盡的傾訴與想念。

為了妹妹,他願意付出一生中所有,就像這句歌詞唱的那樣:

「 如果大海能夠喚回曾經的愛,就讓我用一生等待。」

而這份愛,卻只能永遠的留藏在心底,無人訴說。

然而命運卻總愛和他開玩笑,妹妹去世多年以後,自己也不幸離開世間。

張雨生最崇拜莫紮特,他曾這樣感嘆說:

「 他是神的音樂家,我聽到了和平、快樂。有人形容那是天上來的聲音,上天讓他把天上的音樂帶給大家,但是上天發現,傳遞這些音樂太多了,又很快把他帶走。我希望把他的音樂代入我的音樂中,希望我的音樂能帶來新的感受,能有和平的感覺。」

沒想到,張雨生最終的命運也和莫紮特一樣,傳遞了太多音樂後,被上天很快帶走。

1997 年的 10 月 20 日這一天晚上,父親特意給張雨生留了一個車位。

但是一直等到了次日淩晨也不見兒子張雨生回來。

父親急忙打電話給他,卻怎麼也無人接聽,而這也成了父子之間最後一通電話。

殊不知,兒子張雨生已經遭遇了重大車禍。

就在發生車禍的那一天,因為是星期天,唱片公司並沒有為他安排通告。

到了傍晚時分,張雨生和果陀劇團團長梁志民約談音樂劇的事,一直聊到了深夜 11 點多。

聊天結束後,張雨生便開著 97 年 7 月份新換的 SAAB 跑車回家,中途送了果陀劇團一位工作人員回到了民生東路。

到了 21 日零時左右,張雨生還給公司的一位宣傳人員打了電話,祝福她生日快樂,還說要給她買蛋糕。

到了 1997 年 10 月 21 日淩晨 2 時 45 分,張雨生在臺灣淡水不幸發生重大車禍。

車禍相當嚴重,車頭幾乎全毀,車身多處損傷,擋風玻璃全破,張雨生被卡在駕駛座位不省人事。

到了 3 時 5 分,張雨生被緊急送往了醫院,但此時的他已經幾乎沒了生命跡象。

張雨生昏迷住院時,親人好友共同為他祈禱

在經過了 21 天與死神的纏鬥後,1997 年 11 月 12 日晚 23 時 48 分,張雨生匆匆離去。

他就像一顆正要發光發熱的星星,在漆黑的深夜中風馳電掣,隨即漸漸褪去了光芒。

張雨生最終還是沒能度過劫難,在那深夜因急救無效,永遠離開了人間。

那一年,他才 31 歲,天才隕落。

張雨生去世後,人們用了張惠妹特意為他寫的那首《聽你,聽我》送行。

你沉沉地睡著

我靜靜看著你的容貌

聽你的呼吸聽你的心跳

忽然很想告訴你

謝謝你過去帶給我的美好

人生挫折不少

你的聲音給我很多依靠

聽你談未來聽你大聲笑

忽然很想喚醒你

現在就陪我去山上繞繞

你是我的寶

去世的那一年也是他最忙碌、最巔峰、最驕傲的一年。

那張最後寫給自己的專輯《口是心非》,他再也看不到人們唱起時的樣子。

這張專輯的文案上,他還寫了這樣一句話:「 這當然不是最後一張唱片 …」

只可惜,成了最後的絕唱。

去世前幾天發表的這張專輯,在他過世後才得到了金曲獎最佳唱片的桂冠。

遺憾的是,生前曾經 5 次入圍的他都沒能獲獎,這次獲獎卻再也看不到了。

他在《口是心非》這首歌中這樣唱到:

於是愛恨交錯人消瘦 怕是怕這些苦沒來由

於是悲歡起落人靜默 等一等這些傷會自由

於是愛恨交錯人消瘦 怕是怕這些苦沒來由

於是悲歡起落人靜默 等一等這些傷會自由

每次聽到這首歌,無數歌迷心中都不禁充滿了極致的惆悵,愛恨交錯又悲歡起落。

張雨生去世後,被葬在了梨山 「 雨生園 」,與心愛的妹妹合葬在了一起,永遠相伴。

父母希望:「 兄妹相伴,魂魄不孤。」

墓前放著他生前用過的吉他,歌迷祭拜時,放滿了他最愛喝的可樂。

兄妹倆的相繼意外離去,最悲傷的莫過於活著的父母。

甚至有人說,娛樂圈最悲戚的父母或許就是張雨生的父母了。

白發人接連送走了兩個至親至愛的黑發人,這一生都充滿了悲愴又無法填補。

張雨生去世後,父母專門經營了一間民宿來紀念兒子。

屋子裡放滿了張雨生生前的照片和獎座,還有他的唱片。

兩個老人從孩子去世以後,就從未真正開心過,身體也一直不好。

2011 年,張雨生父親也因胃癌去世。

如今留下了年邁的母親活在人間,晚年孤獨悲嘆。

張雨生母親曾說自己在家每天都會反複聽兒子的歌。

因為這樣她會覺得:「 很像他在我身邊,沒有覺得他離開過 」。

我想,這份無法言說的情感,也如你我對他的思念一般。

每次聽到他的歌,那些曾經的深情往事,從未隨風飄遠過。

來源:1 號嘮嗑員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