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庭,一切只是剛剛開始

盤點被張庭夫婦牽連的十大明星,誰最讓人同情?

01、

張庭的「毒誓」

1988年,張庭在臺灣彰化縣大街上,擺攤時。

一個人對她說:我看你以後能做明星,會比邱淑宜還要火(臺灣當時很火的一位女星)。

誰知,這簡單一句話,還就成了真。

不久後,18歲的張庭,被星探選中,進入演藝圈。

張庭最初做的是廣告糢特,憑借相貌優勢,第二年她就擠進了電視劇《養子不教誰之過》,給王傑、薑育恆做配。

之後,她參演了超級熱播大戲《戲說乾隆》,飾演小魚兒。

也正因為這部劇,圈內圈外都記住了一個甜美的酒窩美女,張庭。

名氣越來越大,她接觸到的圈內異性大咖也越來越多。

這其中就有圈內有名的「糢範丈夫」林瑞陽

1996年,林瑞陽和張庭初次相遇,已是人夫的他對張庭一見傾心,他後來形容自己「腳底發麻,感覺有大事發生」。

林瑞陽比張庭大10歲,當年他可謂叱咤臺灣電視圈,被稱為「臺灣第一當紅小生」。

拍攝了13部電視劇,11部成為收視冠軍,2部成為收視亞軍,其中就包括我們熟悉的瓊瑤劇《一簾幽夢》。

之後兩人情投意合,林瑞陽總是找機會指導張庭演戲,借助自己的人脈給她好的演戲資源,而張庭也親熱地叫他「林大哥」。

這段緋聞鬧得滿城風雨。

林瑞陽的態度很曖昧,他和妻子曾哲貞離婚後又複婚,他的經紀人還嘲諷張庭是「勾引唐三藏的狐貍精」。

張庭接受採訪時哭著說:「我從未想過介入別人的家庭,我們只是正常拍戲,你們沒有看到我的努力嗎,真是欺人太甚!」

她甚至發了「毒誓」:「我這輩子不會和林瑞陽結婚!」

沒想到林瑞陽轉身就和妻子二次離婚,張庭也立刻忘了自己的誓言,又和林瑞陽走到了一起。

這事兒最後不了了之,直到2015年,張庭和林瑞陽以恩愛夫妻的身份參加綜藝《為她而戰》,網友才舊事重提。

林瑞陽的前妻曾哲貞多次被網友私信詢問這事,直到2020年5月,她才按捺不住怒火,發文直指張庭是小三,還硬氣地表示:「歡迎林先生和張小姐來告我!」

02、

張庭:「情色是很浪漫的一個氛圍,這樣的經歷蠻過癮的。」

2000年左右,張庭和林瑞陽在臺灣名譽掃地,兩人來到內地發展,那時候資訊還不像現在這麼發達,內地觀眾也根本不知道他們的事情。

年逾四旬的林瑞陽逐漸淡出了演藝圈,一心從商。

而張庭在內地開始了一段輝煌的演藝生涯。

她接連主演了《絕色雙嬌》、《火帥》、《穿越時空的愛戀》等熱劇,成為炙手可熱的女演員,那一對甜美的酒窩至今讓人難忘。

這期間,張庭和林瑞陽都是走的地下戀情,直到2005年,小三事件已經被公眾淡忘時,兩人才公布了戀情。

林瑞陽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向張庭求婚7、8次,但張庭很介意他有過婚史,直到最後她才接受了自己這個「糟老頭子」

2006年,兩人在臺北公證結婚,婚後張庭一直努力打排卵針人工受孕,2009年年底,經過9次試管嬰兒的嘗試,張庭終於誕下了一名女嬰,當年的緋聞早已煙消雲散,這個幸福的三口之家羨煞旁人。

其實在這10年裡,兩人早已開始轉型做生意了。

張庭和林瑞陽小時候家境都不太好,倆人對金錢都極度渴望。

林瑞陽和張庭早期曾在臺灣辦過情色網站,對此張庭很坦然地表示:「情色是很浪漫的一個氛圍,這樣的經歷蠻過癮的。」

不過這次創業倆人沒賺到啥錢,反而一年就虧損了2000萬。

後來兩人還開過房地產公司,現在內地很多城市的樓盤就是他們開發的,靠著房地產行業的投資,也賺了不少錢,躋身至億萬富豪行列。

03、

夫妻兩人的「組合拳」

地產商人並沒有滿足這對夫妻的胃口,很快他們瞅準了一個「新興行業」。

幾年前,微商興起的時候,張庭夫婦抓住了風口,開始做微商賣面膜,2013年,兩人還創立了TST庭祕密這個品牌,開始了瘋狂斂財。

當年很多微商借著這個風口發家致富,而張庭夫婦則站在金字塔塔尖。

我們知道,化妝品是暴利行業,一片4、5毛成本的面膜經過包裝能賣一兩百,簡直是一本萬利。

而張庭夫婦的致富手段主要有三條。

第一條是虛假宣傳。

他們的面膜最大的噱頭添加了活性酵母菌,號稱可以刺激膠原蛋白的生長,用了她家的面膜不需要打膠原蛋白針了。張庭本人多次在節目上大張旗鼓地宣傳。

可是專家早就辟謠了,所謂的酵母面膜根本沒有這個功效。張庭公司也被查出根本沒有正式註冊,早些年就被責令整改了。

第二條就是明星效應。

張庭自己就是明星,她年過50可肌膚依然吹彈可破,這本身就是最大的活廣告。

而TST還做了很多廣告,比如贊助了第五季的《極限挑戰》,很多明星也願意為它站臺。

除此之外,圈內明星好友也是張庭非常看重的資源。

這其中大家最熟悉的就是徐崢、陶虹夫婦。

張庭早年多次和徐崢合作,兩家早已成為好朋友。

陶虹就入股了張庭的公司,兩人親如姐妹,經常一起直播賣這款面膜。

徐崢也錄制VCR為這款產品打call。

劉濤更是親自使用,還發文做宣傳。

普通消費者看到這麼多大咖推薦,而且明星還親自用了,肯定就相信了。

第三條是打傳銷擦邊球。

張庭夫婦為了賣這些護膚品,發展了很多代理,還制定了所謂的「紅卡藍卡」升級制度,說白了就是發展下線。

他們還包下游輪搞年會,奢華浮誇至極。

林瑞陽在公司會議上的演講極具煽動性,像極了傳銷頭子。

這一套洗腦的方式很奏效,據媒體報道,張庭公司發展了1200萬的會員。

一套組合拳打下去,張庭成為了微商界的女王。

2019年,她公司納稅21億,而知名化妝品牌歐萊雅一年納稅不過15億。

2020年6月,張庭轉戰直播,她的首播在5小時完成了2.56億的交易額,重新整理了老羅和陳赫創下的帶貨紀錄。

其中她TST旗下的5款單品銷售超過1億元,單價99元的「蘋果肌面膜」更是賣出了85萬餘份。

去年,張庭夫婦斥資17.6億買下了上海黃浦江邊的一棟寫字樓,兩人的身家也超過了300億。

張庭搖身一變成為了成功企業家,還獲得了法國十字勛章。

04、

張庭,一切才剛剛開始

一家歡喜,多家愁,

有很多消費者買了他們的產品,沒長出膠原蛋白,反而出現了爛臉的副作用。

大家或許奇怪,張庭的面膜賣得這麼好,為啥身邊很少有人使用TST面膜,這些面膜去哪裡了?

其實是被一級一級的代理商買走了,他們為了賺錢,只能買面膜沖業績,面膜不再是護膚產品,而成為了發展下線的工具。

去年某一個舉國悲傷的時間,張庭在直播間繼續賣面膜,有網友發彈幕罵她,她委屈地說:「你們知道我有多努力嗎?一年365天我工作356天,每天6點起牀看稿子…」

這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態度讓大家十分憤怒,只要有他倆的新聞,底下一定會有 「洗腦」、「傳銷」這類負面的評價。

果然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很快,張庭夫婦就「栽了」。

跨年夜前夕,張庭夫婦公司因涉嫌傳銷被查處,公司被凍結金額高達6億。

但張庭旗下品牌「TST庭祕密」官微還發文辟謠,表示公司運營一切正常,張庭和丈夫林瑞陽也轉發了這條動態。

然而新年剛開始,張庭夫婦的社媒賬號就全部被禁言,張庭的短視頻賬號也被封號處理。

而就在張庭出事前,圈內人士似乎已經提前聽到了風聲。

陶虹在去年11月突然退出了張庭的公司,疑似要和她撇清關系。

張庭公司有1200個會員,涉案金額巨大,事發後,人民日報也發表社評稱:要剜掉網路傳銷毒瘤。

種種跡象表明,張庭夫婦這一次要栽大跟頭了。

可以肯定,關於張庭公司的一系列表態、處理只是一個起點,隨之而來的違法調查才是事件處理的核心。

他們的違法行為有哪些,背後參與的明星大腕兒有誰,具體又會受到法律怎樣的制裁,這些問題的解決接下來我們都會一一見證。

暴雨將至,其實這一切才剛剛開始。再回顧張庭的發家史,欲望是把雙刃劍,從一位當紅女星,到如今,就這樣改寫了自己的結局,令人可悲可嘆……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一粒雞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