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正這一套,終於不管用了

玉堂春

但激起水花的卻不是劇本身,而是由劇引發的一連串事件。

今天的熱搜上同時出現了「玉樓春」和「玉春樓」兩個詞條。

不過就算今天已經是開播的第三天,網友還記不清楚劇名,連混跡影視圈多年的大V都會搞混。

看了一圈,我才知道,原來是《玉樓春》,今天我們要說的這件事的主角之一。

整個事件如行雲流水,走勢極快,一環扣一環,銜接到位,一氣呵成。

7月26號,《玉樓春》默默上線優酷。

無前期宣傳,熱搜也沒幾個,看著倒是不鬧騰的。

但制片和編劇可是於正,一個玩透了內娛古裝劇的男人。

從《宮》系列到《延禧攻略》,2021年了,於正的花樣也上新了。

26日,隨著劇集開播,國內微博發布宣傳內容的同時,在油管賬號同步播出了視頻版預告花絮和正片片段。

27日再看,油管賬號卻被清一色的韓語評論淹沒。

這些內容大多是油管用戶在用韓語控訴、嘲笑《玉樓春》,聲稱劇中的漢服抄襲了韓服,甚至陰陽怪氣地嘲笑中國人。

27日晚,有微博網友敏銳地捕捉到了這個情緒點,對評論區進行了截圖、翻譯和搬運,事件在全網散播開來。

27日晚,女主白鹿發聲,「這是中國的!」,表明態度,堅決維護漢服的歸屬權。

對於劇方來說,這件事最好的結果是網友通過對這件事本身的關註,捎帶著去瞅瞅這部劇的服裝到底是怎樣的。

但是,事件的走向卻不太有利。

第一天上線,第二天評論區被占、引發熱議,第三天就有網友中的「福爾摩斯」扒取細節提出了質疑。

過去,中韓網友就已經有過幾次針對漢服和韓服的爭論和摩擦了,這是橫在雙方心裡的一刺。

所以當「南韓網友」踩著一部中國古裝劇繼續繼續這個話題時,引發了中國網友的眾怒。

情緒上頭之初,網友雄赳赳氣昂昂就要去外網展開一場罵戰,其中夾雜著「就沖這我也要去看這部劇」的言論。

然而去了才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

從評論區的ID和頭像入手,訪問主頁,結合日常的韓語使用規則和情況,他們覺得,這件事沒那麼簡單。

一時間,豆瓣湧現出多個帖子,懷疑這根本就是一場營銷行為。

在被搬運的博主刪除質疑評論後,在一個個帖子被刪掉後,更多人覺得自己被利用、被欺騙,將矛頭轉向於正。

28日,於正在自己發的《玉樓春》宣傳微博下評論澄清,回應網友質疑。

與此同時,微博博主「@內籐君和西瓜醬」發布微博曬出聊天記錄:於正團隊不停地在勸刪相關微博,勸刪失敗後提出了法律警告。

這件事的峰回路轉、跌宕起伏,倒讓我想起去年於正為許凱去Ins上大戰外網網友的事兒了。

事情起源於許凱去年11月發在微博上的一張收工自拍。

照片裡許凱正在拍攝於正制片的古裝劇《尚食》,穿著劇裡的明制服裝,戴著明朝官帽。

不止怎麼這張照片就被傳到了外網,南韓網友很快就聞風而來,在ins上開啓了一輪罵戰。

於正不僅直接轉發許凱的微博回應,還直接沖到 ins 上科普漢服和韓服,重拳出擊。

在當時,於正上 Ins 和南韓網友硬剛,據理力爭漢服的历史和歸屬,贏得了一波國內網友的好感。

在大批熱心網友的簇擁下,於正也許是第一次獲得眾多國內網友的支持。

但在這次的事件中,於正成為了被懷疑的那個。

我們無從得知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我們都明白,民族情緒這碗飯沒那麼容易吃,只有真誠的作品才能打動觀眾。

在《玉樓春》裡,我們真的很難看到誠意。

一如既往的於正式「高級感」調色。

與《紅樓夢》的多處「撞梗」:

可巧,孫府和《紅樓夢》的賈府都是鐘鳴鼎食之家,最後被抄家;

可巧,男主角玩世不恭,不喜歡父親的政治圈子,對女主一見傾心;

可巧,三奶奶從小被當男孩子養,進府之後管家;三爺繼續則整天沾花惹草妻管嚴;

可巧,男主大姐在皇宮當貴妃;

「可仔細你的皮」——甚至連臺詞都聽著有些耳熟。

只有服化道還算用心。

其實觀眾早就厭倦了一溜溜的熱搜,厭倦了浮誇低質量的古裝偶像劇。

他們愛追劇愛磕糖,也許每天下班回到家只想癱在沙發上看看小甜劇。

但他們真的不好糊弄。

拜托烏龍少一點,真情實感多一點吧。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