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垣結衣都結婚了,普男普女還在苦苦相親

新垣結衣

 

昨日份心碎。/《逃避雖可恥但有用》

新垣結衣的婚姻或許印證了一點,那就是女明星不再熱衷高嫁了。但這並不意味著,高收入群體會降低對另一半的要求。

當「985配985」「年薪百萬搭年薪百萬」等新時代的「門當戶對」標準大行其道時,普通人還能在婚姻中體會到真摯的愛戀嗎?

年輕人越來越不想結婚這事兒,似乎已經被說爛了。可一提到婚戀話題,還是沒忍住沖在吃瓜第一線。

東亞老婆新垣結衣和演員星野源結婚,比爾·蓋茨家的離婚連續劇已經播到承認婚外情的環節,偶像男團塌起房來好似多米諾骨牌,單身人氣明星一聲不響就「有個孩子」,他們都有高潮迭起的婚戀故事。

2016年,兩人在日劇《逃避雖可恥但有用》飾演夫妻。這則新聞能讓人看得懂的漢字還不到一半,卻已足夠扎心。

有意思的是,現在的女明星越來越不愛嫁豪門了。因戲結緣的不少,找的圈外人也多半勢均力敵。早年嫁入豪門的,現在可能還要靠自己補貼家用。

最近一位與素人互認戀情的女星,是上過《怦然再心動》的王子文。當有過婚育史的女星也開始靠戀愛綜藝找對象時,足可見這池子里聚集了多大的流量。

現下,大家認識人的渠道越來越多,破冰的意願卻越來越小。工作極大地壓縮了業餘時間,有心排解寂寞的人想起了老路子。

於是,由金星擔任紅娘、號稱首個婚戀社交實驗真人秀的《你好,另一半》橫空出世。嘉賓們難得擺脫了老娘舅們包圍的場景,卻拋出一樣俗套的話——

「你家庭條件是不是挺好的?」「你家裡是不是也是做生意的?」

「他(心儀對象)想讓你放棄現在的行業,你會做嗎?」

「有大男子主義的男人,才叫男人。」「你能不能接受呢?」

怎麼回事,年薪百萬、985出身的人,面對婚戀也沒有新鮮的期待嗎?

最受觀眾好評的女嘉賓,本人及其家人都希望另一半「第一學歷是Top10高校」。

你憑年薪挑剔我

我用學歷淘汰你

先來看看嘉賓們都是什麼來頭。

有廣告公司副總裁,有年薪百萬的95后,有出身書香門第的985海歸,有身型優秀的在京創業人,有離異已育的造型設計師。

從嘉賓們動輒50萬起步的年收入來看,這場相親局不是普通人的遊戲。但新中產之間,也存在著層出不窮的鄙視鏈。

比如年薪百萬的95后胡女士的相親標準,就幾乎毫無浪漫可言。要求對方也年薪百萬,能自帶資源和人脈,在事業上助她一臂之力。

而在相親過程中,她也時時踐行著自己的標準:

面對年入百萬的創業者呂先生時,胡女士在簡單寒暄后迅速切入正題打探對方的家底,先入為主地認定呂先生的事業就是靠家裡扶持,最後得出一個聽起來不像夸人的結論:「你比我想象中成熟。」

被金星敲打后,胡女士不再那麼單刀直入,與第二個相親對象王先生相處融洽,但她依然沒放下心中的指標。在得到不如預期的回答之後,場子當即冷了下來。

但胡女士也並非始終把控主動權。在與清華畢業的曾先生配對后,對方要求先微信聊天,合適了再見面。在她還沉浸在愉快的聊天氛圍中時,金星的電話打碎了她的粉紅泡泡:「他覺得你的本科學歷夠不上他的標準,那我就趕緊收住你吧。」

節目播出后,曾先生在知乎澄清自己的態度。

與胡女士不同,有些嘉賓口中所謂「金標準」,在遇上「對的人」之後,反而開始游移起來。

譬如廣告公司副總裁喬先生。身為海派畫家之後,從事創意行業,對相親的期待是「尋找生命合伙人」。希望另一半有能力有個性,又不希望另一半比自己高、是同行。按金星的話來說,這簡直是在找「商住兩用」型對象。

第一次約會時,喬先生顯然還沒卸下自己霸道總裁本裁的身份。興緻勃勃地向相親對象介紹完自己經手的項目后,又展開了一通面試式盤問。

就算姑娘是做人力資源的,也不必上來就考核業務能力吧。

另一位王先生,則對自己的「雙標」更為不加掩飾。希望對方有留學背景,卻又想要「一個在家裡肯為我點燈煮麵的人」。坦言自己喜歡溫柔的女孩子是因為受了媽媽的影響,堅信「有大男子主義的男人才叫男人」。

也不知道姑娘是接個話茬還是真的動心,這位就開始冒犯式提問了。

然而,在遇到清秀型的女嘉賓之後,王先生一改此前的措辭,直言自己「喜歡活潑開朗的女孩」,對於「女方要會做飯」的標準則隻字不提。

在「兩真一假」遊戲中,王先生沒有否認第三條的真實性。

而喬先生在約見職業為演員的女嘉賓后,也展露出此前未有的熱情。雖然還是暗戳戳地表露出要女方為他在事業上做出讓步的意思,但一頓飯還沒吃完,就已經開始計劃下一次約會了。

在發現上一個女嘉賓對另一半沒有預設硬性指標時,喬先生還表現得非常震驚。

有意思的是,節目中出現的嘉賓里,有相當一部分是戀愛相親綜藝「回鍋肉」,且各有「前科」。

聽聞年薪不到百萬就冷場、將「求幫扶」寫在臉上的姑娘,曾經並不看重薪資和學歷,還靠「各自美麗」的發言博得了滿堂彩,更當場牽手成功。

而看起來溫暖敦實的、文質彬彬的小伙們,有的被網友扒出曾對前女友實施家暴,有的則在之前的節目里榮獲「海王」稱號。

兩年前,胡女士曾坦言「最重要的是上進心和進取心」。/《新相親大會》

這究竟是進一步印證了「標準易變」「真愛難求」,還是昭示了所謂的婚戀綜藝都是虛假繁榮?

當我們在看戀愛綜藝時

我們想看到什麼

《你好,另一半》的策劃思路,是保留相親由紅娘牽線的傳統模式,同時降低長輩的參與度,轉而請當事人的朋友來協助把關,以期呈現出更年輕化的樣貌。

但說實在的,相親本就是一種帶著預設認識陌生人的途徑。通過相親讓年輕人懂得愛,莫過於讓只學過文書的人寫一首詩。

我接觸過的戀愛綜藝里,討論度最高的應該是韓綜《Heart Signal》。

說是戀愛,卻還帶了一絲推理色彩。素人嘉賓在同一棟樓里24小時起居相處,場外觀察員通過監視器猜測誰和誰更有火花。

這其間,計謀、真心、勇氣、智識互相交織,精彩程度不亞於親身經歷一段戀情。直至今天,還有不少人以此作為「戀愛教科書」,在其中尋找在戀愛中戰無不勝的策略。

《Heart Signal》第二季中,女二林炫珠通過抓胳膊肘的方式,不露聲色地與男四金賢佑拉近距離,令主攻心理學的觀察員嘆為觀止。

但觀眾透過節目看到的,並非只有未雨綢繆的心機。

占不到先機就失敗了嗎?看開局零票的女一吳英珠,靠真誠與魄力得到了全體男嘉賓的欣賞,與心動對象之間的互動也逐漸升溫。

長得好看就所向披靡嗎?被問及會邀請哪個女生約會時,男四選擇了眼前的女生,補充的理由卻是已經約過另一個曖昧對象,讓觀眾只想穿過熒幕給他來一拳。

條件合適就能在一起嗎?女四金薔薇和男一金道均堪稱般配,兩人之間的約會也很完美,但女四入局時機太晚,男一心裡已經有了女二。

女一與男四後期的互動,讓人直呼「糖分超標」。/ 《Heart Signal 2》

對於多數按部就班長大的東亞年輕人來說,戀愛綜藝的存在,幾乎就是應試教育下缺失的情商課。

當「985配985」「年薪百萬搭年薪百萬」等新時代的「門當戶對」標準大行其道時,再來這麼一出門檻極高的相親真人秀,只會讓普通人對婚姻更加失望。

與人交往難免有齟齬和遺憾,但能放低對結果的期待,投入真心接受考驗,或許才有可能接近愛情真實的面貌。這在強結果導向的相親情景中,是很難實現的。

歡迎感受新時代拜金

我們曾有過最火爆的相親綜藝——《非誠勿擾》。但如今想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那幾個拜金女:

「寧願坐在寶馬里哭,也不要坐在單車上笑」的馬諾,「要做個富婆」「可能因為他(前男友)沒有錢」就分手的朱真芳,分手卻拒絕歸還寶馬的孫雅莉……

那個時代的年輕人們對財富的想象,多半還是基於依附的心理,一勞永逸再好不過。

但如今,人們明面上覬覦著「鯉魚」,暗地裡則籌劃「踩著鯉魚躍龍門」。

《你好,另一半》的胡女士,一心盼著另一半能給自己帶來事業上的提攜。金星對此持保留態度,她覺得是金星的觀念太過保守。

買了韓綜《Heart Signal》版權的《心動的信號》里,素人的戀愛互動幾乎無人在意,明星觀察員的發言奪走了絕大部分風頭。最近一則與之有關的熱搜,來自楊超越的金句「好工作不好找,男友隨時可以找」。

連「綠茶味」 滿滿的日綜《有點心機又如何》,在播出身為理髮師的男嘉賓過分熱情的服務橋段時,也會有觀察員下意識地猜想「他這麼努力,是不是想要自立門戶啊」。

完全不帶戀愛思維的觀察員面露不滿。

而在「新垣結衣結婚」消息曝出的同一天,已婚的石原里美被傳「 有退圈從政的意願」。

看,連女明星都不滿足於眼前的事業了,普通人還能指望通過婚姻得到什麼?

錯過合適的人不要緊,耽誤了前途才是大麻煩。當婚戀濾鏡被現實打碎,就別怪年輕人張口閉口都是擇偶條件了。

世上愛豆千千萬,這個結了咱就換。

《你好另一半》:女嘉賓胡詩晨和相親對象呂長澤均參加過相親節目,啟文小娛樂,2021-04-18

《你好,另一半》:相親就只剩下「標準」了嗎?,曾於里,澎湃新聞,2021-05-10

這一次,韓國人終於打算好好談一場教科書式的戀愛了,羅婷,人物,2018-06-09

被熱搜遺忘的它才是第一國綜,Sir電影,2020-02-28

作者 | 林辣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