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妞」王珞丹的幻滅史 

 
01
1984年,內蒙古王家迎來一個女嬰,取名為王珞丹一個月後,山東青島的白雪呱呱墜地,也是後來的白百何

誰也不會想到,這兩個天南地北的姑娘,將來會在一個圈子裡鬥得你死我活。

王珞丹一出生,就又黑又瘦,和她姐姐王楚函比起來,就像兩個娘胎裡出來的。

等王珞丹大一些,她和王楚涵的差距就更明顯了。

比她大兩歲的王楚涵膚白貌美,乖巧懂事,人見人愛。

而王珞丹卻像個假小子,天天把自己搞得髒兮兮的。

父母常常對王珞丹說:「你要是有你姐姐一半聽話就好了。」

被比較,是王珞丹一生的宿命。

上了高中,王珞丹成績倒不錯,父母就期待她能考個清華北大甚麼的。

但王珞丹看著考上藝校的姐姐,風光無限的樣子,就萌生了要學藝術的想法。

高考填志願那天,王珞丹趁著母親不註意,就悄悄填了赤峰幼兒師範學院的音樂專業。

不出意外的話,畢業後王珞丹會成為一個音樂老師。

但這時候的王珞丹,對教書育人沒甚麼興趣,倒是迷上了架子鼓、鋼琴等樂器。

這一學,果然學出了點樣子。

於是,每一年在學校的文藝匯演上,都能看到王珞丹的身影。

又酷又拽的她,很快就成了學校的風雲人物。

在眾星捧月中,她連走路眼睛都是看著天上的。

這樣的王珞丹,內蒙古是註定留不住她的。

02

2000年,王珞丹從赤峰幼師畢業,一出校門就扔掉了這個鐵飯碗。

她決定追隨姐姐王楚涵的步伐,進軍北京。

到了北京,母親建議她考北師大的音樂專業,但王珞丹死活不願意。

從一個師範學校的坑跳出來,她怎甘心再跳入另一個坑。

就在王珞丹迷茫之際,還在學舞蹈的白百何,已經迎來人生中第一個彩蛋。

那年國慶放假前,張藝謀來到北京舞蹈學院附中,為電影《幸福時光》選角,剛好和白百何撞了個滿懷。

雖然白百何最終沒能入選,但張藝謀卻給她指了一條明路:考中戲。

不過,還沒等白百何從舞蹈學院畢業,王珞丹就率先一步要考北影了。

在天真的王珞丹看來,考北影要比考北師大容易多了。

但站到北影的考場上,她很快就淹沒在人群中。

可是當上帝要幫你的時候,你逃也逃不掉。

03

2001年,和王珞丹一同考試的黃聖依和賈乃亮,使出十八般武藝才拿到入場券。

而王珞丹扯著嗓子唱了一首《無地自容》就打動了監考老師。

到了三試,又黑又瘦的王珞丹,毫無外形優勢,10個老師有7個都投了反對票,並直言她不適合吃這碗飯。

這時候,霍璇老師站了出來,力保王珞丹。

倒不是霍老師和王珞丹有甚麼關系,而是霍老師之前有個學生和王珞丹長得很像,後來被分配到煤礦文工團,一部戲也沒演過,生怕王珞丹重蹈覆轍。

就這樣,走了狗屎運的王珞丹,不費吹灰之力進了北影。

在美女如雲的北影,王珞丹的頭越來越低。

那時候,同班同學黃聖依,憑借幾分英氣幾分嫵媚幾分清純,讓無數男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而王珞丹直接被班主任點名「長得最醜」,沒有人追她,唯一一個接近她的男同學還是因為惦記她的閨蜜。

越來越自卑的王珞丹,索性關上門,玩架子鼓,玩吉他,唱搖滾,一副我行我素的糢樣。

彼時,賈乃亮已經開始瘋狂跑劇組,黃聖依已經在《紅蘋果樂園》嶄露頭角。

另一邊的白百何已經考上了中戲,和唐嫣、文章成了同學。

很快,上帝又給了她一個彩蛋。

那一年,張藝謀要拍一個啤酒廣告,白百何從諸多女演員中脫穎而出。

一襲紫紅色吊帶,露出小蠻腰,比酒還醉人。

拍完廣告後,張藝謀語重心長地跟她說:「以後拍戲,盡量接女一號,至少也得是女二號,否則拒絕。」

後來的白百何倒是沒聽老謀子的話,卻還是走上了正軌。

04

2004年,黃聖依憑借《功夫》成為炙手可熱的「星女郎」,賈乃亮闖進了《楊門虎將》的劇組,而王珞丹的星途才剛剛起航。

彼時,日劇、韓劇和臺劇沖擊著內地觀眾,而本土偶像劇卻站在邊緣之外,遲遲找不到北。

很快,一部集結了《流星花園》和《藍色生死戀》的《蝴蝶飛飛》沖上熒幕,一開播就爆紅。

主演佟大為和楊雪,更是火出天際。

而女N號王珞丹,和男N號朱雨辰都分了一杯羹。

此後,在內地都市劇的浪潮中,王珞丹扶搖直上。

從《蝴蝶飛飛》的劇組出來,王珞丹就被汪俊招入麾下。

在海岩劇《陽光像花一樣綻放》,飾演敢愛敢恨、活潑叛逆的反派一號單鵑。

這個角色無疑是王珞丹的翻版,演起來易如反掌。

就在王珞丹欣喜之餘,天上又掉餡餅了。

王小帥帶著《青紅》女主角的劇本,敲開了王珞丹的門。

王珞丹躍躍欲試,奈何已經和汪俊簽約了。

王小帥還擺出非用她不可的姿態,一等就等了一個多月。

直到遇到高圓圓,王小帥才「放過」王珞丹。

得知「被換角」的時候,王珞丹在劇組崩潰大哭。

後來,這部電影入圍戛納,為高圓圓的星途畫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不必為王珞丹感到可惜,這恰恰是命運冥冥之中的安排。

在《陽光像花一樣綻放》的劇組,王珞丹拍得特別過癮。

當時,趙寶剛前來探班汪俊,對王珞丹留下深刻印象,直言她是個「戲精」。

這部劇播出後,王珞丹那種「勁勁的」小妞形象,逐漸立體了起來。

網友更是呼聲不斷:「我特別王珞丹,她真的太酷了!」

彼時的王珞丹,距離爆紅,只差一個趙寶剛的距離。

05

2005年,王珞丹從北影出來,就簽約了海潤,成了孫儷和劉燁的同門師妹。

剛進公司,她就放狠話:「我必須要演我喜歡的角色。」

如此猖狂的新人,真是聞所未聞,但耐不住王珞丹命好。

第二年,王珞丹在《可可西裡》和《母親是條河》打醬油過後,就迎來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劇《奮鬥》

當時趙寶剛打算讓王珞丹演「露露」,因為在他的設定中,「米萊」是個富二代,該是白淨圓潤的糢樣。

奈何,王珞丹非「米萊」不演,然而趙寶剛又實在找不到人來演,只能硬著頭皮讓王珞丹上。

結果,開機的第一個星期,王珞丹怎麼也進不了狀態。

趙寶剛是一邊罵,一邊讓編劇石康把「米萊」按照王珞丹的個性來寫。

最終,這部劇火出天際。

擁有「米萊」光環的王珞丹,風頭一度蓋過了馬伊琍和李小璐。

王珞丹的走紅,連趙寶剛都覺得是奇跡,他直言:「巧就巧在角色和她本身性格如此貼切,屬於天上掉餡餅的契機。」

那時候的王珞丹,最大的煩惱就是太紅了。

她常常素面朝天去涮火鍋,吃得高興了兩腳都蹬在凳子上,結果總有人拍拍她的肩膀,大叫:「你是米萊!」

彼時的王珞丹,不會想到,這種紅的滋味也會有一去不複返的時候。

06

2007年,王珞丹一口氣接了4部戲。

這時候的王珞丹,眼睛又開始看到天上了。

她自詡長著一張文藝片女主角的臉,絲毫不肯放低身段。

在拍《車逝》時,有一個背部全裸的場景。

王珞丹拍著桌子,跟導演喊:「我寧可自己出錢去找替身,也不拍!」

她還向媒體放話:「我可能是一個連天性都還沒有解放的女演員,我的尺度是正面全裸不可以,背面上半身到腰,可以。」

殘酷的是,多年後,不再紅得發紫的她,該裸還得裸。

就在王珞丹享受著名利沖擊的時候,白百何順利嫁給了當紅的陳羽凡,邁出了「京圈太子妃」的第一步。

2008年,李小璐接棒劉亦菲,成為史上第二位「金鷹女神」。

坐在臺下的王珞丹,也做著同一個「金鷹夢」。

很快,屬於她的機會又來了。

這一年,趙寶剛再次在青春劇的浪潮中,籌備起了《我的青春誰做主》

最討巧的「錢小樣」一角,趙寶剛依然偏愛王珞丹。

這時候的王珞丹春風得意,卻不曾嗅到一絲絲的危機。

彼時,恰逢佟大為和關悅大婚,陳羽凡帶著剛生完孩子三個月的白百何去參加婚禮,正好碰到帶著《奮鬥》劇組前來恭賀的趙寶剛。

陳羽凡特地將白百何引薦給趙寶剛。

當時,趙寶剛試探地問了一句:「白百何,你現在幹甚麼,還演戲嗎?」

白百何想都沒想就說:「剛生完孩子,正在喂奶。」

一旁的陳羽凡立馬找補了一句:「不喂了,可以立馬就進組。」

就這樣,白百何也被趙寶剛納入麾下。

不過,當時的王珞丹,可沒想到,白百何的出現,將是自己最大的劫難。

07

2009年,繼《奮鬥》和《我的青春誰做主》後,王珞丹迅速躋身一線,和黃聖依、楊幂、劉亦菲被稱為「四小花旦」

而白百何和王珞丹短暫交集過後,踩著陳羽凡,被內娛第一經紀人王京花相中。

這個王京花比趙寶剛厲害多了,捧紅過「雙冰」,培養過楊天真,半個娛樂圈的資源都在她手上。

手握這張王牌,屬於白百何的時代要來了。

2010年,王珞丹接連出演劇版的《杜拉拉升職記》《山楂樹之戀》,一如既往的呈現「小妞」形象。

本以為借著前人的成功案例,能夠再攀高峰。

沒想到,王珞丹又落得個「被比較」的命運。

論文藝,她比不過徐靜蕾;論清純,她純不過周冬雨。

王珞丹的人設搖搖欲墜的同時,她和李光潔的關系變得撲朔迷離。

兩人不僅被拍到同築愛巢,還被傳出已經悄悄結婚了。

在緋聞漫天中,王珞丹還是圓了「金鷹女神夢」。

這一年,王珞丹26歲。

到這裡,她一生的好運氣已經用得差不多了。

2011年,王珞丹「走後門」進了陳凱歌的《搜尋》劇組,在高圓圓和姚晨面前,她毫無存在感。

而白百何憑借《失戀三十三天》一炮而紅,一舉拿下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主角。

趙寶剛曾說:「白百何的出現,是王珞丹最大的威脅。」

一語成讖。

彼時,白百何逐漸擠占王珞丹的市場份額。

加上兩人相似的長相,常常讓觀眾霧裡看花。

此後,白百何將「小妞形象」貫徹到底,而王珞丹卻迫切尋求轉型。

08

2013年,王珞丹在《衞子夫》裡面演起了皇後。

露出大腦門的古裝扮相,不僅和古典女子不沾邊,還被觀眾吐槽像女版葛優

另一邊的白百何卻乘勝追擊,《分手合約》《被偷走的那五年》《私人訂制》齊上映,成為10億票房女主。

白百何的勢頭,狠狠地刺痛了王珞丹。

當記者問她:「和白百何撞臉,會不會覺得尷尬?」

王珞丹直言:「她可能比我更尷尬,我還好,因為不是我像她。」

這句話挑釁意味十足。

當然,白百何也不是好惹的。

她毫不避諱地爆料,王珞丹的成名角色「米萊」,趙寶剛本來找的是她,因為她陪陳羽凡在國外看球才錯過了機會。

更有意思的是,記者每次提到王珞丹,白百何都會強調一句「我們一點也不像」。

到了2015年,王珞丹就輸得更慘了。

白百何和井柏然合作的《捉妖記》打破國內票房紀錄,成為首部票房破20億的電影。

緊接著,一部《滾蛋吧!腫瘤君》在觀眾的淚水漣漣中,拿下5億票房。

可是,王珞丹卻沒有一部作品能拿出來對打。

更可怕的是,王珞丹還卷入了韓寒的「出軌門」,維持多年的清純人設幾近崩塌。

然而真正的暴風雨還在後面。

彼時,一篇《其實白百何是米萊,王珞丹是黃小仙》的長文在網上瘋傳,指出《失戀33天》的黃小仙也曾找過王珞丹,直接撕開王珞丹和白百何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繫。

沒想到,滕華濤導演轉發這篇文章,並且炮轟王珞丹炒作:「有這時間,幹嘛不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演技呢,當初真的從沒有找過您演黃小仙。」

當媒體的話筒對準白百何時,她的回答更是意味深長:「王老師是我的前輩,她演戲的時候我還在家生小孩呢。」

很快,王珞丹發表長文《一個女演員的自我修理》否認炒作。

最終,這場風波以王珞丹和白百何的「冰釋前嫌」的落幕。

但這兩人之間的戰火從未停息。

09

2017年,白百何「一指禪」事件,讓她的高樓轟然倒塌。

在牆倒眾人推的時候,王珞丹那一句「春天來了」顯得格外幸災樂禍。

那一年,白百何的《外科風雲》,的確敗給了王珞丹的《急診科醫生》。

魔幻的是,後來的王珞丹也並未迎來春天。

那部《被光抓走的人》,即使有黃渤和譚卓托底,依然票房慘淡。

後來的「小妞」市場,隨著周冬雨的爆紅,一杯羹都沒留給別人。

這兩年,王珞丹也不是沒上過熱搜。

一次是「我想紅」,一次是「退圈」。

這種自導自演的戲碼,除了敗光路人緣,毫無益處。

《奮鬥》過去14年,我們都很懷念「米萊」。

但那個時代終究還是過去了。

用現在的眼光看《奮鬥》,全都變了味。

米萊一點也不酷,陸濤就是個渣男。

花無百日紅,人不可能一直走好運。

離了趙寶剛的王珞丹,黯然退場是必然。

小紅靠捧,大紅靠命。

若不認命,奮起直追,也不失為一種體面。

來源:我是愈姑娘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