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分,楊幂新劇又又又撲街了

楊幂新劇

2021,堪稱古偶劇撲街之年。

放眼望去,4分爛劇遍地。

全年居然只有兩部劇達到了及格線以上。

最近,又一部古偶劇開播。

楊幂、陳偉霆主演。

頂級大制作。

然而,豆瓣開分只有4.9

不僅如此,收視也相當慘淡。

在北京衞視黃金檔播出後,一連三天收視率暴跌。

想來也是令人感慨。

古偶劇曾是內娛第一「造星機器」。

一眾老流量都靠它逆天改命,飛升一線。

現在卻幾乎是播一部撲一部。

「國產古偶劇,完蛋了。」

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今天就借著楊幂新劇來聊一聊。

斛珠夫人

《斛珠夫人》的失敗,是從選角開始的。

被戲稱為「高齡古偶」,不是沒道理。

男女主角從造型到表演,都讓觀眾頻頻出戲。

楊幂這次飾演的海市,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

開頭的戲份由13歲的小演員出演。

靈氣十足,非常貼合角色。

但沒過多久就畫風一轉,楊幂登場。

35歲的楊幂演少女,又沒有服化道的加持。

顯然是力不從心。

即使用上了一秒八千的後期,把濾鏡拉到滿級,也難以掩蓋疲態。

尤其是在小演員的對比下,落差更加明顯。

這也導致,劇中那些春心萌動的情節都無法成立。

一次,海市不小心看到男主的裸體。

於是就夢到兩人接吻。

醒來後方寸大亂,又是搖頭又是捂臉又是扇風。

但看起來非但沒有少女懷春的懵懂俏皮,反而莫名其妙尷尬不已。

而且,海市前期一直女扮男裝

周圍人對她的稱呼是「師弟」「小少爺」「方公子」。

但楊幂的扮相實在和男性化沾不上一點關系。

精致的妝容,再配上嗲嗲的原聲。

同樣難以令觀眾信服。

陳偉霆飾演海市的師父方諸,也貢獻了滿滿的槽點。

他在《老九門》裡的軍閥扮相,曾驚豔了無數人。

但這次的龍須頭造型,直接讓他降級成古裝醜男。

方諸摘掉面具的片段,本該是全劇最驚豔的名場面之一。

但拉垮的造型,再配上他眼中藏不住的疲憊感。

讓觀眾瞬間幻滅。

身材管理也不盡如人意。

劇中有意讓陳偉霆賣肉,幾乎一集一脫,甚至一集三脫。

但對比《老九門》,只能說「歲月是把殺豬刀」。

穿上衣服後,又暴露出他走路含胸駝背的毛病。

方諸本是一個挺拔清冷的形象。

劇裡卻顯得畏畏縮縮,一股小家子氣。

比外形更拉垮的是演技。

陳偉霆這回全程面癱臉。

不管是面對女主,還是面對敵人的刀劍,都看不出任何情緒波動。

宛如AI。

對一部古裝偶像劇來說,賞心悅目是最基本的要求。

《斛珠夫人》在這一點上就已經失敗了。

原著設定男女主的年齡差是20歲。

但楊幂和陳偉霆怎麼看都像是同齡人。

連渾身散發著的中年疲憊都如出一轍。

即使再怎麼曖昧,再怎麼發糖,觀眾磕到的也只是一嘴油而已。

一部選角失敗的古偶劇,劇情幾乎也沒法看。

《斛珠夫人》從設定到故事,全是套路

話說皇帝喜歡珍珠,便設定了珠稅。

海市在漁邨出生,親人們因採不到珍珠被酷吏屠殺,她也難逃一劫。

幸好被路見不平的方諸救了一命。

此後海市便拜方諸為師,修煉武藝。

但長大後的她沒忘記殺父之仇,屢次刺殺皇帝未遂。

這就給方諸惹出了不少麻煩。

總之,全劇主線就是師生虐戀

堪稱《花千骨》2.0。

不難發現,自從《花千骨》爆紅後,資本開始蜂擁而入,如法炮制。

光是今年播的就有《千古玦塵》《周生如故》《國子監來了個女弟子》。

人設都是身份尊貴白月光師父X天真活潑闖禍精弟子

俗套橋段一再上演。

《斛珠夫人》估計想來個加強版。

光是前6集裡,楊幂一共喊了132聲「師父」

聽得觀眾直呼頭疼,懷疑女主拿了孫悟空劇本。

不僅如此。

劇中各種虐戲名場面都似曾相識,很容易讓人一秒串戲。

比如有一些很像《陳情令》。

杖罰梗↓

雨天騎馬梗↓

另一些又會讓人想起《步步驚心》。

逢跪必雨梗↓

雨天撐傘梗↓

主線尚且如此敷衍,副線就更混亂了。

男二帝旭(徐開聘 飾)和眾多古偶男二一樣,喜提瘋批人設。

他最愛的皇後因戰亂而死,於是他就變成了一個喜怒無常的暴君。

可參考《花千骨》裡毀天滅地的殺姐姐;

《東宮》裡自帶滅族屬性的李承鄞;

《山河令》裡殺人不眨眼的溫客行……

更狗血的是,這位男二還被安上了《回家的誘惑》同款替身情人爛梗

他招皇後的雙胞胎妹妹入宮為妃,卻不懂珍惜。

日日夜夜折磨她,又是摔盤子,又是掐脖子。

這還不算完。

男二還肩負賣腐重任。

身為一個家暴渣男,他卻把所有的好脾氣都給了男主方諸。

因為他們不僅是發小,更是生死之交。

倆人的曖昧程度,甚至超越了男女主。

某些段落,甚至讓觀眾誤以為是在看耽改劇。

不難看出,《斛珠夫人》不僅爛。

而且爛得毫無新意

而這也是今年大部分古偶劇的共通之處。

全是套路,把觀眾當傻子糊弄。

次次被罵,卻從不吸取教訓。

問題的根源到底在哪?

剛巧,最近編劇圈的一場爭論無意中給我們提供了解題思路。

起因是《司籐》原著作者尾魚發文,痛批劇方魔改原著這一現象。

並表示以後將堅持對劇本的編審權。

結果被豆瓣4.9分《寂寞空庭春欲晚》的編劇公開diss。

這位編劇認為尾魚不了解影視圈。

在被網友反駁後,她更是屢屢爆出金句——

「爛劇替公司賺錢了,對不起觀眾,好歹對得起甲方。」

「可是我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這番話透露出了當下影視圈,或者至少是古偶劇圈的一個邏輯:

編劇創作劇本,不是站在觀眾的立場,而是站在甲方(資方)的立場。

為了迎合資方,可以魔改原著,可以任由人設故事全盤崩壞。

可想而知,影視制作中的其他環節也無外乎如此。

換而言之,普通觀眾已經被業內排除在外了。

從這個角度再看《斛珠夫人》就能理解它為甚麼爛得很典型了。

它徹底暴露了資本需求和觀眾需求之前的落差。

資方的目的當然不是留下好作品,而是賺到錢。

因此,他們在乎的主要就是兩點。

首先是流量明星

85花壟斷大制作古偶劇,不是一天兩天了。

早已被詬病「少女的角色不給少女演」。

但整個行業都充耳不聞。

因為這就是最簡單粗暴保證收益的方式。

對比去年的小成本古偶劇《少年游之一寸相思》。

雖然喜提豆瓣8.0,但因為主演全是新人,幾乎沒有曝光度和話題度。

一部不出圈的口碑好劇,顯然不能讓資方賺大錢。

而《斛珠夫人》雖然只有4.9分。

但僅僅楊幂一個人,就足以炒高這部劇的話題度。

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就像一位網友計算的那樣,即使這部劇收視不如預期,也仍然能給平臺帶來可觀收入。

豆瓣網友@林子白

這就是老牌流量高片酬的原因。

雖然是一部爛劇。

但是讓粉絲看到了偶像,平臺看到了播放量,資本看到了回報率。

在這種三贏的局面下,輸的只有我等普通觀眾。

其次是可拷貝的成功案例

上文我們已經討論過,《花千骨》爆了之後,有大批糢仿者。

《斛珠夫人》只是其中之一。

而且這並非個例。

如今,古偶的批量生產線已經竣工。

為了風險可控,最偷懶的方法就是拷貝爆款,照搬人設和故事

譬如小成本古偶《傳聞中的陳芊芊》出圈後。

便有了如出一轍的《國子監來了個女弟子》。

雖然效果是東施效顰,但在資本眼中,拷貝的風險遠遠低於創新。

上:《國子監》 下:《陳芊芊》

就像尾魚的微博長文裡寫到的。

當她對劇本給出建議,堅稱不能魔改時。

得到的答複卻是:「你不了解市場,觀眾就喜歡這樣的人設和故事。」

甚至在她努力阻止的情況下,劇組依然不修改劇本就開機了。

觀眾真的喜歡魔改後的人設和故事嗎?

這樣的作品口碑會好嗎?

資方其實並不在意。

因為他只能看到經過市場檢驗的爆款,並把它們當成一成不變的成功公式。

與其冒險,不如求穩。

於是,觀眾看到的便是一部又一部高度同質化的爛劇

除了劇情,服化道和場景也是千篇一律。

楊幂在《斛珠夫人》裡的女扮男裝造型,和《扶搖》《三生三世》雷同。

陳偉霆的龍須頭,則和無數古偶劇男主撞款。

至於過去的古裝劇當中那些繁複精美的頭飾、古典韻味的妝容。

幾乎都不見了蹤影。

《斛珠夫人》的布景,也沿用了《東宮》《天盛長歌》《海上牧雲歌》的日式風格。

一來用砂石鋪地,方便清理,控制成本。

二來砂石比較容易在打戲時制造效果。

古裝劇本來是最好的文化輸出點之一。

現在卻被日式、韓式審美入侵。

各種妝發造型,還不如各平臺的漢服博主考究。

想來也是令人唏噓。

對比從前的古偶劇。

20年前的《上錯花轎嫁對郎》,在江南園林實拍。

真山真水,顯得深厚靈動。

劇中人物也是各有特色,一顰一笑,妝發衣飾,極具古典美。

但現在的甲方需要壓縮成本,便拋棄了這些精髓。

與此同時,古偶爛劇卻熱衷於宣傳燒錢的特效。

因為這比講究細節的服化道更能忽悠住觀眾。

《斛珠夫人》當中的水下人魚場景、戰爭場面,都斥巨資做了特效。

但特效再豪華,也只能做到錦上添花。

而不是雪中送炭。

觀眾真正在意的,是劇情和演技。

很多觀眾都是被特效忽悠著看完了前幾集。

但當發現故事高開低走後,就迅速關閉了界面。

在資本運作古偶劇的邏輯下。

恐怕唯一能停止古偶爛劇生產的辦法,就是讓它賺不到錢。

實際上,《斛珠夫人》的網播量和收視率都相當慘淡。

這可以視為觀眾給資本的一記耳光。

古偶劇已經忽悠不住觀眾了。

即使有頂流和大制作加持也無濟於事。

其實觀眾的要求很簡單。

不過是一個值得一看的劇本,和有血有肉的角色。

如果行業依舊如此粗制濫造,糊弄了事。

那古偶劇,就真的完蛋了。

來源:獨立魚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