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口百惠與三浦友和,世間最好的愛情!

如果世間有最好的愛情,我想就應該是山口百惠和三浦友和的愛情。

第一次見面和三浦友和見面,山口百惠才15歲,小圓臉,小虎牙,一臉稚氣,有著燦爛無敵的甜美微笑,年紀雖然小,但已經「 明星誕生」節目的季軍,並出版了兩張唱片,深受好評。而三浦友和則正值22歲的青春好年華,已經演出了好幾部電視劇,雖然角色都不大,不過也小有名氣。兩個人一起拍攝了格力高的電視廣告,情侶形像很受好評。

這一次,他對她的印像很好,因為他不喜歡當時女星優越感十足的樣子,而她身上完全沒有那種傲氣,很好接近。相反,他給她留下的印象則是:「 你不愛搭理人,挺討厭的感覺。」

那時的三浦友和有一種蒼涼的心境,高中畢業後的兩年,在音樂道路上遇到挫折,「 是個連吃飯都是有一頓沒一頓,到了月末三天才能吃上一頓飽飯的底層青年」,後來成為職業演員也只是一種用來謀生的手段,並非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心裡沒有過多的準備,還是抱著「 隨時辭掉不干」的態度。他的沉默和另類,多多少少是因為並不接納自己目前的生活,而對未來產生的茫然。

真正改變他的是與她合作的第一部電影——《伊豆的舞女》。主演事先就預定了是她,採取海選的方式選拔男主角。導演西河克己堅持要用一個有一點表演經驗的人,在看過他們倆拍攝的這部廣告後,堅決要求由他出演,甚至說:「 不用他,我就不當這個導演了。」

大概是導演用自己的犀利眼光,看到了兩個人之間那種微妙的,連當事人自己都沒有預料到的相稱和相性——若干年後,三浦友和解釋自己和山口百惠之所以能保持30多年的美滿婚姻,正是因為做到了相性。而所謂相性,字典上來解釋就是「 彼此的性格互相相吸,做什麼事都很容易產生共鳴。」

正是這部電影,讓三浦友和意識到作為一個演員的覺悟,而且發誓要做一個好演員。而他人生道路的更重大改變也接踵而來,他們在劇中精彩的情侶表現,被譽為影壇上的「 黃金搭檔」。在隨後的6年時間中,他們一起拍電視廣告、連續劇,每年保持合作兩部電影的速度,愛情就那麼自然而然地產生了。因為一年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是在一起,俊男美女,朝夕相對,他們沒有結識別的異性的機會,每一天都像在約會,戲裡的那些情,很容易流淌在熒幕之外,將兩顆年輕的心浸泡在愛意之中。

他比她大7歲,對身為私生子,缺乏父愛的她來說,正是亦父亦兄的角色。在兩個人還不是太熟悉的時候,一次,他從累得在車裡倒頭就睡的她身邊走過,嘆息一聲,「 還睡著吶,真夠可憐的,累壞了吧。」這句話,讓她怦然心動,「 朦朧之中,只有這句話留在我心底。」

1979年的新年,兩個人到夏威夷拍攝廣告,這一年她就二十歲了,是個大姑娘了。他向她求婚,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還說:「 要是結婚了,我就不工作了。」他很震驚,這不是他所設計的未來。他不是那種封建傳統的日本男人,他一直以為她會繼續工作下去,而他也願意支持她這麼做,因為「 當時正是她如日中天的時代。無論是唱歌還是演戲,她的才能正在全面綻放,對她的輝煌前程,誰都堅信不疑。」在日本觀眾的心中,她已經被神化,成為當之無愧的全民偶像,他不希望她為了自己而成為一個家庭主婦。

但是她回歸的心念是如此堅定,沒有絲毫動搖,「 我要辭去工作,當你的太太。」在她甜美的笑容之下,有一顆堅強冷靜的心。她自幼生活在一個不完整的家庭,父親另有家室,對母親始亂終棄,拒絕掏兩個孩子的撫養費,這個家全靠母親做手工活艱難支撐。她對美滿婚姻和家庭的渴望,比任何同齡的女孩都強烈,「 我不願做一個徒有其名的妻子。……我想對著出門的丈夫說:’您走啦!’回來時說聲’您回來啦!’」

對他來說,「 結婚是一種內在的氣勢,是想跟她在一起生活的強烈願望,永遠在一起,永不分離!這個想法超越一切。」不過對未來,到底如何走,他還是沒有清晰地盤算,只覺得會在原有的狀態永遠持續下去,既作為情侶,也做事業上的伙伴。是她的要求,讓他初次領悟到了責任感的意義,「 好像有個開關已經在我生命中打開。」這是一個女人堅定不移的愛,也是毫無保留地信任,「 她放棄了已經擁有的一切,把自己的人生全部奉獻出來,託付給我。」他考慮再三,直到從夏威夷回來之後,才鄭重對她回應:「 好!我明白了。」

一諾重千金,對他和她,都是這樣。

她要退出,牽扯到很多人的利益和身家性命,「 演藝界有個常識,如果單飛時不協商好,是會遭到報應的,甚至會倒台。」好在她所屬的事務所很理解她,也深知她的性格,做出決定就不會改變,很好地處理了這件事。

但觀眾不能接受,當她在最後一次演唱會上坦白說出,「 我喜歡的人是友和。」他就陷入了全民公敵的境地。人們不能原諒他將自己的「 女神」拐進家庭,雖然是她自己的決定,他們還是要去怪罪他,媒體從早到晚盯著他,在他公寓的大樓屋頂上經常藏著三四個攝影師,監視著他們的出入,一定要找出他哪怕任何一點失誤和不檢點,好證明他配不上她。

他被稱為「 山口百惠的丈夫」。沒有了她和他一起演戲,失掉了金童玉女的光環,觀眾不接受他單飛的形象,40歲之前的演藝事業陷入低谷,以至於有一段時間他都懷疑自己的能力能不能養得了這個家。

 

一般男人在這樣的壓力之下,很容易遷怒於自己的妻子。 「 都是為了你,我才淪為這樣的境地。」又或者,在壓力之下,要求妻子復出養家,在我們的娛樂圈有太多這樣的例子,娶到明星妻子就像娶到了移動的保險箱,隨時都能利用殘存的聲望出來賺錢,更何況是山口百惠這樣級別的巨星,大把的演出商開出巨額支票等著她點頭,哪怕是出來唱一首歌演一部電影都好。

作為哥哥張國榮最喜愛的明星,他當初的退出歌壇就是受到了她的影響,「 一些光芒熠熠的前輩,在他們在高峰的時候隱退告別,到現在我們還記得他們,我知道自己的這個決定,不會錯到哪裡去的。」但是他實在太熱愛歌唱和表演了,再加拿大過了幾年「 一睜眼就什麼都有了,感覺很頹廢的生活」,還是選擇了重新復出拍戲。要堅持不戀塵世風華,實在是太難了。

人們都想看他們能堅持多久,大家都不願意相信,一個在娛樂圈中走到巔峰,嚐過最風光的滋味的女明星能夠甘心做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一對偶像明星能夠真的像他們所演繹的熒幕形像那樣,實踐相濡以沫的誓言。

這種懷疑並非沒有依據。他們都沒有什麼完美的家庭榜樣,都成長於某種殘缺之中。她的父親生而不養,等她成名後,又厚著臉皮來要錢,一次次,幾近勒索,後來還和她母親爭奪撫養權,最後是她毅然給了一大筆錢,徹底斬斷了父女關係,才算是擺脫了這個生命中最大的陰影。而他呢,自小父母之間的關係就很糟糕,經常吵架,不斷冷戰,讓孩子一直處於情緒緊張的氛圍中。他很早就想從不愉快的家裡逃出去,一個人生活。按照通常的理論,他們這樣的人最容易婚姻失敗,張柏芝和謝霆鋒就是最好的例子,都是苦孩子出身,各有各的苦,本來應該互相撫慰,卻還是走到離散。有傷的人渴望擁抱,卻又像刺猬一樣,容易刺痛對方。

 

他們努力逃開這個魔咒。他很討厭自己的父母吵架,製造令人討厭的氣氛,他從不相信所謂吵架會加深相互之間的理解的這種話,「 夫妻吵架連狗狗都不愛搭理呢!」他很小的時候就想將來自己成家就絕不吵架,在結婚三十週年的時候,他驕傲地對記者說:「 我們夫妻至今連一次架都沒有吵過!」不是沒有矛盾,而是不必通過吵架來解決。生活中那些值得吵架的事情就像種子,「 但都是沒有什麼意義的無聊的種子,只要做出些許努力,就能避免把這些種子發展成吵架。」這些需努力,就是理解和寬容。

她則很堅強,始終淡然面對媒體的追踪和家庭的困難,一直相信他的能力,從無怨言。她用堅強撫慰了他的心靈,「 她也有人性的弱點,但她從來不說喪氣話,也不發牢騷,這對我的幫助實在太大了。」他們努力逃開攝像機的追逐,把家裡當做是他們一家人擁有的溫馨空間,「 只要我們在一起就是幸福。」面對女權主義者的指責,哀嘆她甘願淪為家庭主婦,是種「 墮落」。她不為所動。 「 我認為婦女的’自立’是,她活在世上能夠深深懂得什麼最寶貴,它可以是工作,可以是家庭,可以是情侶。這也可以稱之為’精神上的獨立’吧。我決不以為非得到社會上活動,才能算作’自立’。」

從結婚之初,他就許下誓言:「 我不出軌。」記者幾十年苛刻的跟踪,都未曾發現他的蛛絲馬跡,是因為他內心始終恪守著這個原則。 「 我不信宗教,但相信有神明的存在。」人可以欺騙別人,只是不能欺騙心頭所供奉的信仰。 「 要是以為別人不知道就可以為所欲為,最終是會遭到報應的。」他說,我不出軌不是為了妻子,這就是我的原則。

他們就像最普通的日本家庭一樣生活。共同撫養孩子,偶爾旅行,她在15年的時間裡,堅持每天五點半起床為兩個孩子做便當,還要準備一家人的早飯。他無論怎麼忙,都爭取回家吃飯,如果不能回去,一定會發短信告訴她,「 要不要回家吃飯,這對做飯和等你回家吃飯的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每到結婚十週年,他們都要互相反思一下,是否幸福和快樂,互相贈送禮物。

誰說婚姻一定要大風大浪來考驗,生活的沉渣碎末才是最大的磨損,他們一起演出了那麼多生離死別,從古至今的戀人,反抗父母、反抗封建、對抗死亡,但「 像電影和電視劇出現的波濤洶湧,從未落到我們的身上。」他們只是體會很多小事上的快樂,「 餐桌上無意間的對話,互相微笑和瑣事累積起來,日後再回顧就會有一種’幸福感’。」

他們連續幾年都被評為「 最理想的名人夫妻」,如今已經結婚35年,兩個孩子都已經離開家獨立生活,還依然保持著恩愛夫妻的習慣。在一起生活可以勉強,很多夫妻都同床異夢的白頭偕老著,恩愛卻是最不能勉強的。他說:「 我的運氣好,遇到了’相性好’的伴侶。」不,這不僅是幸運,在這種完美的感情背後有我們所忽視的性格上的相性,對待彼此的寬容和理解,以及深刻的自我修養,「 能把人吸引過來的,只有你自己。」

他們身上有一種傳統老派的作風。堅韌、執著、篤定。不僅是為了實踐自己的誓言而堅持走下去,而是在堅持走下去的過程中不斷鞏固著誓言,每一天都能意識到,「 這個選擇沒有錯」。

在慶祝結婚紀念日的每一個十年,他們都會對彼此說:「 謝謝。今後也請多關照。」恩愛夫妻,白頭偕老,這樣一個完美的夢想,他們正在為我們實現。所有渴望分享一生的夫妻,在每一段婚姻的開始,都應該互相深深致謝,並說:「 這一生,都請多關照。」

來源:晚睡

 

更多閱讀 💃 🕺

翻 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