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崢的「八戒飛升之路」,和他背後「祕而不宣」的姑娘們

作為80、90後的這一代人,我們對徐崢最深刻的印象,大概就是曾經的「豬八戒」和「李衞」了。

那時的徐崢,還只是一個單純的演員,還沒有「嘚瑟」。

然而,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徐崢開始變得緋聞纏身。雖然他的才華毋庸置疑,但是私生活方面卻飽受詬病。

那麼,這些年,徐崢是怎麼從一個「小八戒」飛升成大導演,又和姑娘們有哪些「祕而不宣」的故事呢?

1972年,徐崢出生於上海的一個文藝家庭,他的父母都是文藝工作者。

而且,徐崢的家就在上海劇院隔壁,不用出門就能聽到劇院裡的音樂聲。

在大環境的燻陶下,徐崢自然跟藝術有了不解之緣。

從上小學開始,徐崢就在學校組織的話劇表演中挑大梁,演得繪聲繪色。

徐崢上三年級時,上海少年宮要為兒童劇《考學》挑選演員,而長相頗有福氣的徐崢,就被選為「小地主」的飾演者。

雖然這次表演的規糢不大,但也讓徐崢過了一把癮。從那以後,他的心中便有了一個演員夢。

上中學時,徐崢的學校緊挨著上海人藝,所以他經常曠課去看戲。

一來二去,還跟裡面的老師混了個臉熟,偶爾某些劇組缺人,老師們還會給他一個客串的機會。

當時,其他同學都在忙著自己的學業時,徐崢已經在跟那些老戲骨搭戲了。

據悉,當時奚美娟等一眾老戲骨,都曾是徐崢的「陪練」。

每天的演出結束後,「國家一級演員」何政軍還得親自把徐崢送回家,可見徐崢在當時也是頗受寵愛。

徐崢就在這樣的狀態下,度過了自己的中學生涯。到了高考的時候,徐崢自然是想要報考一所藝術院校。

原本,徐崢是打算考到北京,可是那一年非常不巧,中戲在上海只招「新疆班」的學生,而北電的考試他又沒通過。

最終,徐崢也只好放棄了北漂的想法,老老實實地選擇了離家最近的上海戲劇學院。

在我們的印象裡,徐崢一直都是個大光頭,但其實,他也曾年輕帥氣過。

上大學時,徐崢擁有一頭烏黑濃密的秀發,甚至還有廣告商邀請他做「發糢」,他也一度以自己的頭髮為傲。

當時的徐崢,不但發量驚人,長相也非常出眾,唇紅齒白、五官清秀,完全稱得上是一枚小鮮肉。

然而,到了大二時,徐崢突然就開始脫發了。當時,徐崢每次洗頭都會大把大把地掉頭髮。

關於這個問題,徐崢還曾問自己的父親:「是不是你把禿頭遺傳給我了?」

他的父親也很無奈地回答:「兒子,我是45歲禿頭的,你這才20歲就開始了,跟我有甚麼關系?」

這番對話雖然聽起來搞笑,但也反映出了徐崢的無力。

試問,一個20歲的人就開始脫發,而且身邊都是做演員的俊男靚女,這種壓力放在任何一個人身上,他能夠坦然接受呢?

正是愛美的年紀,頭髮卻一把一把地掉,每天頂著個「地中海」見人,徐崢實在是無法接受。

於是,徐崢一邊用帽子和假發遮掩自己的腦袋,一邊遍尋偏方,以求能夠解決脫發的麻煩。

那段時間,徐崢試過用生薑擦頭頂,把頭皮蹭得通紅卻沒有任何效果,只留下了滿身的生薑味。

因為這一點,徐崢沒少遭到同學的嫌棄和嘲笑。

有一次,他不小心把生發水灑在了課桌上,身邊的一位A同學問B同學:「你說,他的桌子上會不會長毛呢?」

B同學死死壓抑住笑聲說:「這個還用問,你看看他的腦袋就知道了啊。」

最終,在嘗試了各種辦法之後,徐崢把心一狠,索性去理發店剃了個光頭。

直至此時,我們印象中的那個光頭徐崢,才終於上線。

多年後,徐崢還曾自嘲地說:「那幾年,除了綠色的帽子我沒戴過,甚麼樣的帽子都戴過!」

1994年,徐崢從上戲畢業,隨後進入了上海話劇藝術中心,正式成為了一名演員。

雖然光頭的形象不怎麼美觀,但是這並沒有影嚮徐崢的戲路。

這一年,他陸續參演了《陪讀夫人》、《商鞅》等話劇作品,同時還出演了《東方小故事》。

1998年,徐崢已經在圈子裡小有名氣,而他也迎來事業的第一個高潮。

他憑借話劇《股票的顏色》,成功獲得白玉蘭戲劇獎最佳男主角獎,這對於年輕的徐崢來說,無疑是一個最好的鼓勵。

於是,徐崢趁熱打鐵,自導自演了兩部實驗話劇《擁擠》和《母語》。聽說是徐崢導演的話劇,觀眾都抱著期待的心情趕到了劇場。

可是,徐崢的表演卻讓他們一臉茫然,因為徐崢一個人在臺上表演了四十分鐘動彈不得的狀態。

演出結束後,許多人跟徐崢吐槽說:你的戲我們看不懂。

當時的徐崢非常激動,還想要跟對方爭辯。但是轉念一想,既然別人看不懂,那解釋再多也是無用功。

徐崢的心思也算是豁達,沒有死鑽牛角尖。1998年,徐崢離開了上海的話劇舞臺,來到北京進入了影視圈。

同年,他就出演了年代劇《上海滄桑》和國民劇《紅塵往事》。可惜,這兩部作品都沒能翻起甚麼浪花,徐崢也沒能一炮而紅。

幸運的是,徐崢並沒有沉寂太久。很快,他的演藝事業就迎來了轉折。

1999年,《春光燦爛豬八戒》正在籌拍,但是導演範小天卻開心不起來,因為投資人並不看好這部作品,所以導致劇組的經費不足,無法繼續拍攝。

情急之下,範小天直接對外放話:誰能給劇組拉來投資,就讓誰演主角。

聽說了這件事,徐崢便找到範小天要了劇本。看過之後發現,劇中的「豬八戒」這個角色非常適合自己,於是徐崢就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積蓄,投到了這部劇上。

2000年,這部劇在各大衞視熱播,重新整理了收視紀錄,徐崢也借此紅遍了大江南北。他飾演的「豬八戒」活潑搞怪,成為了許多80、90後的童年回憶。

而且,徐崢不僅收獲了名利,還收獲了自己的愛情,也開啓了「八戒的飛升之路」。

在《春光燦爛豬八戒》中,跟徐崢演對手戲的女演員是陶虹。

陶虹1993年憑借《陽光燦爛的日子》出道,隨後憑借《黑眼睛》拿下金雞獎影後,在當時已經名聲大噪。

而且,當時的陶虹年僅21歲,正是風華正茂的年紀,顏值也非常出眾。總之,各方面條件相比徐崢來說,無疑要優秀許多。

但是,緣分就是這麼奇妙。本來兩個沒有交集的人,卻因為一部戲擦出了愛情的火花。

兩人相戀後,許多人都不看好這段感情,但是陶虹卻並不在乎,甚至義無反顧地嫁給了徐崢。

不得不說,陶虹是一個旺夫的女人。婚後,她漸漸淡出了娛樂圈,徐崢的事業卻蒸蒸日上。

之後的幾年裡,徐崢迎來了事業上的第一個高峰,接連出演了《李衞當官》、《新七俠五義》等作品。

2006年,徐崢出演了黑色喜劇片《瘋狂的石頭》,並借此獲得了百花獎最佳男配角。

這不僅是徐崢在演藝圈獲得的第一個大獎,同時也意味著他的演技,獲得了更多人的認可。

當然,對於徐崢來說這還不是最大的收獲,最大的收獲是他因為這部作品,結識了黃渤和寧浩,這也為後來拍攝《泰囧》埋下了伏筆。

時間來到2009年,這一年徐崢跟草根王寶強碰撞出了火花,兩人在《人在囧途》中的表演徵服了無數觀眾,讓這部作品成為了年度最佳的喜劇片。

徐崢的人氣借此再度暴漲,身價節節攀升。

與此同時,徐崢也在為日後轉型導演做出了準備,他開始在各大電影中擔任監制,從中汲取經驗。

2012年時機終於成熟,徐崢邀請黃渤、王寶強,三人合作出演了《泰囧》。電影上映後,首周票房就達到了3.1億,創造了華語片首周票房的紀錄。

對於首次擔任導演的徐崢來說,這樣的成績無疑是非常成功的,一時之間徐崢風頭無兩。

嘗到了甜頭之後,徐崢想要複刻這個成功的案例,於是2015年《港囧》橫空出世。

兩部電影名字類似,內容卻十分迥異,但是卻同樣非常搞笑。因此,徐崢再度憑借這部電影獲獎無數。

至此,徐崢算是徹底證明了自己的才華,成為了一名備受認可的導演。

之後,徐崢的事業越發順利,陸續出演了很多高口碑的作品,比如《我不是藥神》、《囧媽》等等。

俗話說「男人有錢就變壞」,徐崢也沒能幸免。隨著他的名氣越來越大,他身邊的桃色新聞也越來越多。

2008年,徐崢就被曝出在某夜店尋歡作樂,而此時陶虹剛生下女兒不久,正是需要人陪伴的時候。

2012年,徐崢又被拍到在酒店門口,當街摟著陌生女子的腰。兩人姿勢曖昧,顯得十分親密。

事情曝光後,引起了外界一片嘩然。很快,就有熱心網友扒出了該女子的身份,對方是中戲的學生名叫王熙然,年僅21歲。

面對媒體的質疑和網友們的指責,王熙然顯得非常氣憤,她表示:我不是小三,我只是徐崢的學生。

借著這個臺階,徐崢更是連發三條微博,力證自己的清白。他聲稱:找王熙然是為了談電影方面的合作,並且已經得到了陶虹的同意。

然而,兩人這種漏洞百出的辯解,並沒有得到網友們的認可。畢竟,光是談電影也不用到酒店去談,更不用摟著腰了。

在聲討兩人的同時,網友們也在好奇另一件事:陶虹對此會是甚麼樣的反應?

然而,陶虹的反應並沒有大家想象中的氣急敗壞,反而像是無事發生一樣。不久之後,她更是跟徐崢合體出演了《泰囧》。

無論是出於對徐崢的信任,還是為了維護家庭的穩定,陶虹在這件事上都做出了讓步。

可是,她的寬宏大量並沒有讓徐崢回頭是岸,反而讓他更加放縱了。

2015年,徐崢又被拍到跟王中軍、汪小菲等人一起在夜店「找樂子」的照片。

幾人身邊美女如雲,玩到興起之時,徐崢還跟身邊的一位女子跳起了舞,該女子還動手撫摸著徐崢的脖子。

2016年10月19日,「徐崢出軌」一詞再度登上微博熱搜,原因是徐崢跟黃渤、寧浩、劉儀偉組團到成都「獵豔」了。

幾人先是在火鍋店吃了一頓,之後便馬不停蹄地趕往了KTV。當晚在KTV門口陸續出現了12名年輕女子,隨後她們進入了徐崢等人的包房。

中國第一狗仔卓偉也在平臺發聲稱:泰囧團隊到成都「獵豔」。再次證明了消息的真實性,他們背後「祕而不宣」的姑娘們,數量也越來越多。

而從曝光的照片來看,徐崢在KTV包間玩得是不亦樂乎,左擁右抱非常快活。

反觀陶虹,面對丈夫屢次出軌,陶虹的反應卻一直非常平淡。這不禁讓人想起了,當年她接受採訪時說的話:肉體上的事情,那都不叫事。

聽到這句話,不禁讓人疑惑:難道陶虹真的就這麼大度嗎?實則不然,其實有不少網友知道,徐崢和陶虹兩人的婚姻是「開放式婚姻」。

也就是說,兩人早就已經做好了對方出軌的準備,所以陶虹才能夠面對這些緋聞,表現得如此坦然。

而且,據說陶虹也不逞多讓,只不過沒被人拍到罷了。

早在2012年,就有人爆料稱:陶虹在拍攝《亂世書香》的時候,曾和該劇的導演楊磊關系親密,還曾一起游過三亞。之後,兩人在2013年又合作了《紅色》。

而且,這些年陶虹身邊也不乏神祕的異性朋友。有一次她去機場,但是送她登機的人卻不是老公徐崢,而是另一位神祕男子,從畫面看兩人也是關系匪淺。

所以說,徐崢的那些緋聞,對陶虹來說也不算甚麼,兩人早已經對此達成共識了,這就是他們獨特的相處方式。

雖說徐崢的私生活屢屢遭到詬病,但是他的才華是毋庸置疑的,身為一名演員和導演,徐崢是絕對合格的。

不過,畢竟兩人有緣結為夫妻也不容易,希望他在事業有成的同時,也能夠兼顧家庭吧。

 

延伸閱讀:

全網都在等他倆離婚?

喜大普奔!

舌姐當年磕的 段奕宏&陶虹 這對cp居然要合作新劇了!

(雖然還不確定)

據爆料人透露,這部名為《珍品》的戲會邀請段奕宏、陶虹出演男女主角,還有可能會拉來彭冠英、王霏霏等其他配角。

如果這是真的,那可就太太太好了!

畢竟,段奕宏和陶虹這一對有著太多「意難平」了。

還記得前段時間網上瘋傳的那個採訪視頻嗎?

2019年,在大學生電影節開幕式上,記者跑去採訪段奕宏。

他有一搭沒一搭地調侃道:

「 我暗戀的人在後頭呢,我們班陶虹! 」

說完,他還給自己找補了一句,「那時候青春懵懂,看到漂亮優秀的女孩都會有暗戀的情愫,這很正常。

可惜後面這句話沒被剪進去。

記者隨後又去採訪「被暗戀者」陶虹,她的回答更有趣了,

「 是嗎?他不早說呢?哎呀,錯過錯過。 」

一番戲謔後陶虹露出了她那標準的八顆牙齒。

聽起來是不是挺無厘頭的?但這倆人的故事一開始還有些「澀澀的」呢!

Ps:澀=苦澀酸澀(別瞎想哈)

段奕宏本名段龍,是個地道的新疆漢子。

小時候的他倔強生硬,一言不合就是「照顧好我七舅姥爺」。

讀高一那年,小段喜歡上了舞臺表演。

在得到專業老師的認可後,他開始潛心學劈叉、練基本功,並在高考那年報了中央戲劇學院。

「當演員?我看你當個伐木工還差不多!」

老爸的話,對段奕宏來說無異於是天大的打擊。

但倔強如牛的段奕宏,咋可能輕易就舉小白旗?

他在經歷長達兩年的臥薪嘗膽後,終於以 西北區第一名 的成績叩開了中戲的大門。

這一次,段奕宏幾乎付出了自己的全部。

另一頭的陶虹呢?她可就順遂多了。

在當演員之前,陶紅是國家隊的一名 花樣游泳運動員 ,拿過不少獎哩~

在水裡的動態圖也很可!

後來被 薑文 挑中出演《 陽光燦爛的日子 》後,她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表演,並決定跨行當演員。

也許是老天太愛她了吧,在給了陶虹美妙的體態和精致的臉頰後,又送了一個善於思考的智慧頭腦。

1994年,陶虹順利考取中戲,成了段奕宏、 印小天 等人的班長。

那時候的陶虹、段奕宏是甚麼性格呢?

這麼跟你解釋吧:

一個是可愛自信,驕傲又接地氣的陽光女孩;

一個是憨厚硬朗,三腳踹不出一個屁的自卑小生。

他倆能有甚麼交集???

就連中戲的師哥師姐見了段奕宏對直言,「 這孩子,適合走農邨路線! 」

言外之意就是,你太土了。

可陶虹沒嫌棄過段奕宏土,反倒覺得他的「新疆味普通話」很有意思。

段奕宏初到大城市沒見過甚麼世面,當陶虹得知他沒吃過芒果時,立馬買來好幾個,還 一條一條的扒給段奕宏吃 。

段奕宏當時那個感動啊,對著芒果就是一口。

誰知芒果裡面有一個「巨大的」核,差點把這個哥們的牙給硌掉了。

段奕宏os:只要我不說,陶虹就猜不到我有多疼!

多年後接受採訪時,每每提到這件事,段奕宏總會飽含溫情地說一句:

「但是她沒有嘲笑我,讓我非常溫暖。 」

是啊,這種感覺就像甚麼呢?

當一個因地位卑微而害怕被看扁的男孩突然被上帝親了一口時,他的內心跟久旱逢甘霖差不多。

更讓人感動的是,

段奕宏大學期間為了省回家的車票,四年沒有回過一次家,

(聽著就讓人心酸)

陶虹知道後,二話不說便拉著段奕宏去了自己家過年,熱熱鬧鬧地吃了頓年夜飯。

這事兒如果換了舌姐,估計也會感動的稀裡嘩啦,畢竟,被別人記住且關愛的感覺太難得了!

為了報答陶虹,段奕宏硬拉著對方來自己宿舍,並做了份新疆手抓飯給對方,

「我沒有別的禮物可以送你,這是我的一點心意。」

老實講,無論換了哪個男人,在被一個女生如此真情對待後都難免春心萌動,

這一點,段奕宏事後也承認了。

但喜歡不一定就會在一起,更何況那時候的他自卑到骨子裡,連自己都養活不起,又拿甚麼來談「我養你」?

大學畢業後,因突發變故未能拿到「留京名額」的段奕宏,選擇先在話劇舞臺上摸爬滾打。

2003年,段奕宏與 郝蕾 合作了話劇《 戀愛的犀牛 》。

舌姐雖然沒看過完整版,但光看這個「胸肌上寫字」的鏡頭,就已經欲到不行了。

沒想到老段還挺會!

而這部話劇,也成了中國話劇史上最值得一看的作品之一。

此後,《 士兵突擊 》裡的「 袁朗 」,

《 我的團長我的團 》中的「龍文章」,段奕宏在一步步拔高自己的演技,艱難又謹慎。

而在這個過程中,女神陶虹也遇見了她的另一半 徐崢 ,盡管對方是個光頭(開玩笑)。

不過,陶虹和段奕宏的私下交情一直不錯。

據說段奕宏結婚那天,身為94班班長的陶虹帶著底下同學一起起哄,「哎,放松一點,註意臺詞,吐字清晰!」

2019年《小歡喜》上映,有記者問陶虹行動電話裡最新一張照片是甚麼,

陶虹看後先是尷尬得笑了笑,隨後又爽朗答道:

「 是我的老同學段奕宏,我在機場剛好看到他的廣告牌了,覺得很帥,就拍下來了 。」

原來,陶虹也有這麼花癡的時候啊哈哈。

如今這麼多年過去,再回首昔日往事,估計除了懷念,就是遺憾了吧。

陶紅曾遺憾說自己上學的時候沒人追,因為自己就是一個「大哥做派」,

身邊的段奕宏聽後果斷否認,「 誰說沒人追? 」

或許陶虹自己也清楚段奕宏的心思,但早已為人妻的她懂得甚麼是分寸,也明白「朋友」與「男朋友」之間的跨度有多大。

雖然他倆沒能修成正果,

但只要能看到二人合作的戲,又有甚麼所謂呢?

 

來源: 葉公子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