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為愛宣布退出娛樂圈,卻被騙光1800萬,她後悔了嗎?

夏光莉

1973年。

臺灣一所演藝學校。

一個40歲出頭的男子,悄悄「混」了進來。

此時,臺上有一個女孩在表演。

男子向身邊的老師低語:

「哪個是她?」

「哦,那個是吧。」

他點點頭,目光鎖定。

那就是他要找的人——夏光莉

這年,夏光莉15歲。

年少純真,一如白紙,她對接下來發生的事,一無所知。

一年後,神祕男子再次找上門。

他說:

「你好,我是臥龍生。」

臥龍生?

臺灣武俠小說家。

這樣的人,怎麼會找自己?

「我想請你演戲。」

此後,他成了夏光莉的貴人。

他的20集武俠劇《無名花》,由16歲的夏光莉擔任主演。

她幾乎一炮而紅。

很快,業內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她的名字。

又過了兩年,夏光莉18歲,出演自己的第一部電影。

依舊有臥龍生的鼎力相助。

電影名叫《俠士鏢客殺手》,臥龍先生力薦她飾演「殺手」。

他力捧夏光莉的原因,很簡單。

她的武打戲,太過優秀。

幹淨。

利落。

一招一式,功底深厚。

媒體盛贊她是臺灣「第一刀馬旦」。

好運開場,一路綠燈。

再後來,她遇到了徐克和李作楠,都紛紛向她拋出橄欖枝。

不久,夏光莉就在電影圈站穩腳跟。

但不久便沉寂。

再度活躍時,已經34歲。

她成為《新白娘子傳奇》裡的李。

碧蓮

楚楚動人。

冰雪聰明。

但也嬌憨任性。

她的名氣再次大漲。

只是令人沒想到,她再度選擇了息影。

28年後才重新露面。

此時,風光已逝,青春已去,夏光莉已是62歲的花甲老人。

她在節目裡,講述過去的輝煌。

展現過人的腿技。

以及,坦白兩次「消失」背後的故事:

第一次,因為意外。

第二次,因為錯愛。

夏光莉有一個充實的童年。

她家境優渥。

父親是軍官,母親是教官。日常起居有傭人照料。

家中五姐妹,父親對她最為疼愛,也最嚴厲。

練嗓子。

練動作。

都必須一絲不苟。

久而久之,她的基本功就這麼成了。

9歲,她進入專門的表演學校。

父親的嚴厲再次發揮了作用。

在學校,夏光莉凡事認真,大放光彩。

要唱歌?她來。

要表演?她也行。

一時間,夏光莉聲名遠揚,甚至吸引了小說家臥龍生。

她就這樣進圈、拍戲、走紅一條龍。

萬般順暢,沒有阻礙。

直到「意外」降臨。

嚴格來說,這場意外有人為因素。

那時,她接了一部本土電視劇。

沒拍多久,武術指導就試圖約她出去:「光莉,待會一起去喝杯咖啡嗎?」

可她收完工,只想回家休息,便一口回絕。

武術指導沒死心,又提議:「那我們去看電影也可以。」

夏光莉幹脆拒絕:「我不喜歡看電影。」

最後,武術指導臉色不悅地離開。

回到片場,她聽到以武術指導和一群工作人員,正在嘀嘀咕咕些甚麼。

「一定要把光莉的功夫,給展現出來!」

「要特別去發揮她的專長!」

緊接著,便有人來告知夏光莉,待會的武打動作有所變動。

她原本有一個定格動作,需要從一樓跳下來。

現在,改為二樓。

夏光莉不是很理解。

本來一樓的角度就是最佳,為何偏要改為二樓?

但工作人員冷漠發令:「你就這樣上去給我做!」

夏光莉的脾氣也上來了。

她憤憤地想,以為我做不到嗎?

藝高人膽大。

她麻溜地爬上二樓。

底下的工作人員,則在布置紙箱和榻榻米。

這所謂的二樓,其實有兩層半的高度。非常危險。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夏光莉不再躊躇。

一個漂亮的飛踢,直接落地。

她堅信,自己的動作很標準,很漂亮。

可意外發生了。

工作人員沒能扶好紙箱和榻榻米。

「砰——」地一聲,紙箱裂開。

夏光莉的腳直接穿了下去。

「咔嚓——」

悲劇發生。

夏光莉慘叫一聲,在場的人都嚇懵了。

幾秒後,反應過來的導演大叫:「不好了,光莉的腿斷了!」

她自此沉寂。

專門療養。

後來,腿保住了!

但對夏光莉來說,已是無妄之災。

大好事業,就此耽擱。

直到多年後,《新白娘子傳奇》熱播,才迎來事業第二春。

但此時,她又迎來人生的另一個大坑。

她戀上一個叫藍文青的男人。

對方也是個演員。

第一面,藍文青就熱情如火。

「前幾年,我在報紙上看過你誒!

當時我就在想,這個女孩子家世怎麼那麼好,如果是我的老婆就好了!」

夏光莉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但藍文青毫不掩飾:「我要追她!」

但這個人,並非良人。

他有前妻。

有兒子。

還坐過牢。

周圍人看不慣他,當著夏光莉的面,大聲向藍文青提問:

「青哥,你兒子還好嗎?」

以此點醒夏光莉。

有時候,則在兩人面對面交談時,強行插入:

「光莉,這邊也可以送你回家!」

所有人都在努力「拆散」他們。

但藍文青毫不動搖。

最後,他成功了。

哪怕外界流言紛飛,單純的夏光莉還是愛上了他。

相處一段時間後,夏光莉帶藍文青見了父親。

兩個男人進行了單獨的談話。

聊完後,父親語重心長地對她說:

「這個男人,聰明至極。

如果他真的浪子回頭,會把你寵上天;如果是裝的,那他會把你賣了,還要你幫忙數錢……」

沒想到,夏爸爸果然料事如神。

女兒真被藍文青給「賣」了。

這一騙,就是28年。

藍文青很會討人歡心。

就算一開始,夏光莉父母對他頗有微詞。

他也沒在女友面前,表現出任何不滿。

後來兩人做生意掙了錢。

他也在第一時間,提出要孝敬夏父夏母。

夏媽媽也不時誇贊:藍文青的嘴巴就像抹了蜜,句句都甜到人心坎去。

如此攻勢下,夏光莉一步步淪陷。

她很信任男友。

兩人沒有領證,沒有辦婚禮,也沒有生孩子。

原因是,懂風水的藍文青算出來,夏光莉命裡不適宜擁有婚姻。

兩人結婚,會有災禍發生。

夏光莉接受了。

她覺得,這不會影嚮甚麼。

畢竟結婚只是一天的事,過日子才是長久大計。

她和藍文青約好,相安無事到80歲,再來一場盛大的世紀婚禮。

如果任何一方將不久於人世,也會馬上補辦,讓夏光莉成為藍家的一份子。

認定對方後,夏光莉竭盡所能,助力他的事業。

有一年,藍文青說要開火鍋店。

她全力支持。

不僅給錢,還為愛息影,忙上忙下——上到動用媒體資源,下到店裡幹活。力所能及,事必躬親。

後來,藍文青又說要在家養鸚鵡。

他都挑好了。

3對。

6只。

110萬。

她百般不情願,因為自己有潔癖。

可藍文青表現得異常執著,堅稱這是一條財路。

最後,她架不住男友的軟磨硬泡,點了頭。

噩夢就此開始。

鸚鵡買回來後,藍文青成了甩手掌櫃。

夏光莉不得不勞心勞力,照料這群身價百萬的「小祖宗」。

此刻委曲求全的夏光莉,怎麼也不會想到,藍文青一心養鸚鵡,不過是為了另一個女人。

一個為他生了孩子的女人。

她甚至不是「小三」,而是「小四」。

2018年12月3日,夏光莉60歲生日十天前。

她忽然接到了藍文青的電話。

可接通後,他一言不發。

這不對勁啊。

接著,對面終於開口。

是藍文青的聲音。

他不知在對誰說:

「你今天帶著孩子,哪兒也別去。

我對不起她,但也真的和她過不下去了。你相信我就好。」

過了會,他又說:「放心吧,我死不了的,最多就是身敗名裂!」

孩子?

身敗名裂?

夏光莉捕捉到了關鍵詞,可還是百思不得其解。

她試著發出聲音:「喂?你在聽嗎?」

對面的藍文青似乎這才有所察覺。一陣窸窸窣窣後,電話被掛斷。

夏光莉有了不好的預感。

冷靜思考後,她有了糢糊的猜測。

接著二話沒說,沖去找藍文青驗證。

可他支支吾吾半天,也給不出像樣的解釋。

夏光莉便知道,自己最害怕的事情發生了。

他已經出軌15年。

除了自己,藍文青還有小三、小四。

她們跟在他身邊十幾年,都生了孩子。

為了掩蓋姦情,藍文青買了三臺行動電話。

一臺對應一個女人。

當時他正和小四打電話,討伐小三,卻同時鬼使神差地撥給了夏光莉,還毫無察覺。

更可惡的是,他常拿夏光莉當擋箭牌。

想去小三家裡,就對小四說:「我回光莉那邊。」

反過來,也是一樣的說辭。

傷心。

失望。

憤怒。

幾種情緒交織,夏光莉果斷提出分手。

想起曾經的點點滴滴,她忍不住落淚。

她還記起,藍文青曾向很多人誇過自己:

「光莉啊,真的是一個很老實的女孩子!」

原來,這不是愛的稱贊,只是一個騙子的心聲。

但她還是低估了藍文青的厚臉皮。

事情曝光後,他還敢跑回家。

一邊痛哭流涕:「我錯了,我千錯萬錯!」

一邊信誓旦旦:「我還是維持我的初心,想和你過一輩子。」

夏光莉覺得好笑,她反問:「那你的小三、小四還有孩子怎麼辦?」

藍文青以為這是轉機,馬上無所謂地回答:

「我當然希望她們能自己離開,但還是看她們。至於小孩子,有能力就撫養,沒能力就探望咯!」

說罷,還來了幾句甜言蜜語,試圖像從前那樣打動夏光莉。

可惜不管用了。

恢複理智的夏光莉,下了逐客令。

夏光莉認識藍文青時,32歲。分手時,60歲。

足足28年的情感糾葛,豈會如此輕易結束?

不久後,夏光莉再次找到藍文青。

當然不是複合,而是為了討回曾借給他的1800萬。

結果他死不承認,甚至反咬一口,說夏光莉是自己想花那些錢,與他無關。

怎會有如此無恥之人!

夏光莉一怒之下,把藍文青告上法庭。

可她拿不出借條,也沒有夫妻關系保障。

更何況,藍文青的財務早已出問題。

他的千萬跑車,被變賣。

公司賬戶,被凍結。

還錢?難!

不過最後,藍文青還是補上了債款。

怎麼做到的?

他變賣了名下一套小洋樓,折抵了一千多萬,賠給夏光莉。

對此,夏光莉笑不出來。

因為這套小洋樓,是兩人火鍋事業如日中天時,藍文青滿口答應送給她的。

結果,竟是這樣的方式。

盡管分手果斷,但一開始,夏光莉並沒有告訴任何人。

包括自己的母親和姐妹。

原因是,害怕。

她不想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話題,成為被譏笑的「傻女人」。

足足有一年的時間,她終日以淚洗面。

為自己選的人。

為自己犯的傻。

好在最後,她走了出來。

甚至鼓起勇氣,走進演播廳,事無巨細地還原那段過往。

沒有埋怨。

沒有炒作。

只想借由這段經历,激勵每一個遭受痛苦的人:

「過好自己的新人生,放下不必要的執著。」

往事終會隨風。

時間回到1978年,夏光莉正當紅。

但已經一身是傷,難以做好動作。

導演用了替身。

她只能在一旁觀看。

良久,她最終沒忍住,悄悄湊到導演耳邊:

「求求你導演,給我一天時間,明天還是讓我來吧!」

這便是夏光莉。

要強。

執著。

不放棄。

像江湖上的俠女,英勇無畏。

於她,最重要的不是經历了甚麼,而是有能力去經历。

所以風雨過後,她還能笑容滿面地宣布:

「我今年已經62歲了,可我擁有26歲一般的新人生!」

來源: 周沖的影像聲色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