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禁爽劇,不愧是收視冠軍

模范出租車

一個叫瑪利亞的女孩想去死。

她有 3 級智力障礙,被送到一家幫助殘疾人的公司謀生計。

結果。

她和其他殘疾人一樣,被拘禁,被迫做苦力,甚至被凌辱。

好不容易逃出來,她爬到高架橋上,想要輕生。

可懸在橋上時,她發現自己害怕了。

她不想死。

就在這時,拖鞋掉下去了。

她挪了下腳,發現有張小貼紙:

不要死,去復仇吧,我們替您解決

是的,想要復仇,找 ” 模範出租車 “。

它能幫你解決一切問題——

模範出租車

模範出租車的組織架構很簡單。

明面上,所有成員都是規規矩矩的老司機。

但背地裡,其實是以暴制暴的暴躁老哥。

雖然沒有神盾局那麼氣派,但好歹也要有個地方落腳。

先來看看有什麼人物。

1 號前線作戰人員,戰士型選手,神似潘瑋柏的金道奇司機(李帝勛 飾)。

擅長追蹤,近身肉搏。

2 號後勤和數據分析,法師型選手,神似白百合的高恩(李娜恩 飾)。

擅長遠程攻擊,整合數據,領導作戰。

3 號是組合選手,技術輔助,捲毛崔主任(下圖左)和鍋蓋頭朴主任(下圖右)。

擅長維修和打配合。

有了技術支持,意味著戰鬥時將擁有最高配的裝備和能力。

不僅技能拉滿,必要時還可以開啟無敵模式。

然而。

模範出租車的復仇,就是一場殺人模擬遊戲。

遊戲規則是這樣的。

任務只有一個:幫人殺人。

怎麼幫?

客人下單,幫他們剷除或者懲罰某些人。

很快,模範出租車接到一單委託。

來自前面想要輕生的瑪利亞。

她到底發生了什麼?

從保育院出來後,3 級智力障礙的瑪利亞考了個 word 資格證。

為了謀生,她託人幫忙找份可以用電腦的工作。

聽說崔大姐有好介紹。

那是一個專門幫助殘疾人的公司。

崔大姐對這家公司讚不絕口:

現在你要去的公司做發酵食品銷售的,那家公司是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

對殘疾人沒有偏見,非常善解人意的

而且和其他地方比起來,還包吃包住,作為瑪利亞的第一份工作,非常不錯吧

被帶到公司以後,負責人憨頭憨腦,姑且叫他傻根吧。

給瑪利亞分配的工作,並不是跟電腦相關的工作,而是——

用鐵絲球刷魚鱗。

而在旁邊,已經有不少人正麻木地操作同樣的工作。

瑪利亞有點害怕,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這個時候,老總大胖回來了。

他看起來很和善,微微一笑,問了句:你害怕魚嗎?

他繼續保持微笑,然後慢慢靠近 ……

一把抓住瑪利亞的頭,使勁往死魚堆裡懟。

一下,兩下,三下 ……

瑪利亞害怕得大叫。

她被甩到地上,大胖還朝她身上摔東西,以此泄憤。

隨後,他倆把哭個不停的瑪利亞塞到冰庫裡的水桶裡。

見她還不聽話,往裡面倒東西,蓋上蓋子。

瑪利亞就這樣凍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兩人拿著杯熱水,直往瑪利亞頭上澆。

這回,瑪利亞終於服軟。

她和其他人一樣,被安排到外面刷魚鱗。

但她一心想要逃跑。

某天夜裡,她趁人不注意,往外面跑,跑到半路看到警車。

終於得救了 ……

才怪。

睜開眼,她又被送回水缸裡。

原來這個警員收了錢,早就跟大胖等人同流合污。

在巡邏時要是看到他們,一個不留送回來。

讓殘疾人們穿搶眼的紅褲子,就是他出的主意。

像瑪利亞這種逃跑的,就很容易暴露行蹤。

吃著宵夜,烤著火,這個警員突然玩心大發,跑過去逗瑪利亞:

– 聽好了,大叔不能救你,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知道了吧

– 救救我

– 不要,我不救你,我為什麼要救你

說還沒說完,拿著嗞水的工具對著瑪利亞噴。

瑪利亞遭遇的事情,還不止這些。

傻根會時不時偷偷把瑪利亞拉到小黑屋,誘導她脫衣服,行不軌之事,並且騙她吃避孕藥。

漸漸地,她越來越壓抑。

試過割脈等自殺手段,但都被救回來了。

最後一次逃出來,陰差陽錯看到了模範出租車的廣告。

擺在瑪利亞面前,只有一個問題:要不要懲罰那些人。

她猶豫了下,最終按下選擇懲罰的按鈕。

模範出租車的復仇遊戲,便由此開始——

” 出租車聯盟 ” 決定設一個局,讓大胖他們往下跳。

捲毛崔主任,假裝成了炸雞店老闆的身分。

經過前後的調研,他們抓住了大胖和傻根貪小便宜的劣根性,成功在炸雞裡下毒。

前線金司機這次也換了個身分。

來找大胖走生意,謊稱自己是買魚蝦醬的。

他財大氣粗地將幾沓紙幣擺在桌上,一口氣就要訂 50 罐魚蝦醬。

而控場的高恩,早就通過追蹤掌握傻根運貨的行程。

傻根運送十幾罐魚蝦醬的路上,金司機已經化身盜賊在路上等很久了。

技能拉滿的金司機,傻根哪是對手。

金司機三兩下就把他撂倒了,還把魚蝦醬的貨全部拉走。

第二天,公司自然沒能按時交貨。

於是金司機乘勝追擊,繼續挖坑,追加魚蝦醬的數額。

前提是,要是再丟貨,會索求兩倍的違約金。

可把大胖他們樂壞了。

他們以為自己釣到有錢人傻的大魚,沒想到自己才是對方的瓮中之鱉。

又到了運貨的時間。

這次傻根不傻,帶了一群小弟來壯膽,只是他裝備太落後,根本不夠打。

人家金司機一個頂十個,傻根一群人團滅。

小嘍囉被擺平後,輪到大胖了。

大胖還算是個狠人,勉強撐過幾個回合,結果還是被打得滿地找牙。

最後。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一首涼涼送給大胖。

Game over。

代入感太強,有被爽到。

《模範出租車》改編自同名漫畫。

故事主線基本就是:出租車司機的花式復仇代理服務。

赤手空拳就能把人打到滿地找牙的爽劇,簡直是超沉浸體驗。

在韓國播出後收視破十,就連重播的收視都翻了翻。

後面還將會有更帶感的 19 禁畫面。

但《模範出租車》僅僅只是爽嗎?

復仇爽劇的背後,藏匿著悲劇的引線。

就像瑪利亞。

她的悲劇,看似只是少數人的貪念在作惡。

實則是多方勢力有預謀的系統犯罪。

說白了——

這不是一個黑點,這是一片黑色。

先說主謀。

咋一看,大胖這家公司的安環環境很好,外面裝有各種監控。

不過有個問題。

仔細看,大門都是從外面鎖起來的。

那就意味著,這根本不是為了防止盜賊和保護員工的安全。

分明就是監禁。

外面標語寫著:與殘疾人士相生的社會集團。

實則掛羊頭賣狗肉。

打著社會福利的幌子,把殘疾人當廉價勞動力來虐待,工資還要被壓榨。

不僅如此,他們就連一間普通企業的本職都沒做到。

接到魚蝦醬的訂單,去倉庫看原料。

原料上竟然 ……

爬滿蛆蟲 ……

看見這樣的貨賣不出什麼好價錢,大胖這奸商想到了好法子:

– 一半送到部隊去,另一半送到學校去

– 那東西怎麼往部隊和學校送啊

– 他們不是給什麼吃什麼嗎,怎麼會知道吃的是什麼

既能消耗庫存,又能留下個好名聲,簡直是便宜買賣。

那 50 罐的大額訂單怎麼完成?

換牌。

什麼意思?

從外國訂購低品質的魚蝦醬,將國產的牌子貼上,以此濫竽充數。

收益輕輕鬆鬆就翻倍。

那他們從哪找來這麼多殘疾人士?

當然少不了助紂為虐的幫凶。

還記得那個好心幫瑪利亞找工作的崔大姐吧?

其實她就是個賣保險的。

由她牽線搭橋,把受害者騙進來後,從中收取 15% 的佣金。

有一次,瑪利亞逃了出來,給她打電話求救。

她壓根就沒聽,嫌瑪利亞是拖油瓶。

三人坐在一起聊天,講起瑪利亞和其他殘疾人士,都用她們的殘障等級來指代。

– 不要 3 等的,大概 2.5 等的,沒有那種的嗎?

– 你這是在肉店挑肉嗎?我怎麼滿足你

還有手機備註:

3 等瑪利亞。

在這群利慾薰心的加害者眼中。

弱勢者就像商品。

被分成三五九等,明碼標價。

然後,默認強勢者擁有掌握 ” 商品 ” 命運的權力。

對於這些奸商來說,他們不過是自己牟利的工具。

甚至無需擔心他們的生死。

如果死了,那不是更好嗎?

死了更好?

是的。

因為崔大姐用他們的名義買了各種保險,一共是 4 億的死亡保險。

受領人是大胖。

瑪利亞通過崔大姐上的保單,足足有十張之多。

而她在那裡工作收入的一半,也被自動交入保費。

靠這樣的黑吃黑,她坐穩了公司業績的 TOP 1。

加上還有警察在內部幫助,搞事情易如反掌。

所有被相中的殘疾人士,如同待宰的獵物。

被剝奪權利,被榨乾一切價值。

他們本來就弱勢,有些還有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礙。

被侵犯了,都不自知。

這讓維權難上加難。

這是弱勢群體在現實的窘迫。

種種的 ” 惡 “,要如何被制止?

一個連續殺人犯被逮捕後,當眾演示自己的作案過程:

他帶著令人不寒而慄的笑,一刀一刀刺向模擬被害人。

這個殺人犯,正是金道奇的殺母仇人。

現實中,金道奇也只是芸芸眾生中無助的弱勢者之一。

一個沒有能力加持,沒有任何主角光環的普通人。

別說什麼幫人解決問題了。

殺母仇人就在眼前,重演著母親被殺害的場面。

他憤怒得青筋暴起,卻無能為力。

他想要衝過去殺人復仇,被周圍的安保人員制服。

現實終究不是遊戲。

它有秩序,有公義,不能由某個人去執行正義。

可就在圍觀群眾堵在周圍不斷謾罵殺人犯時,不受控的殺人犯突然變得猙獰。

大聲叫囂起來:

怎麼,你們以為我是第一次犯案嗎

是的,他不是第一次犯罪了。

儘管已經落網,但造成的傷害,早已無法彌補。

這個社會,正在被一團黑色所籠罩。

於是。

” 模範出租車 ” 的成立,就是為了對抗這團黑。

它構建出一種極端而又理想化的遊戲模式——

用以暴制暴去懲治惡人,從而獲得報復的快感。

在這個遊戲的世界觀裡,復仇就是一切。

在這裡,弱勢擁有無敵模式,他們可以替這個世界回收這種有害垃圾。

甚至將他們從這個世界隔離,教化甚至消滅。

是的,這很爽。

但以暴易暴,這樣正確嗎?

顯然不是。

羅翔大神在《十三邀》中說過。

我們很多時候希望撇開程序,去追求個人心中的一種正義。

這種所謂的正義執法,往往會導致非正義。

行俠仗義看似美好。

但說到底,這不過是在冤冤相報。

我們法律在很多時候就是為了追求秩序。

追求秩序,意味著我們認為在程序中才能達到一種可見的正義——

一種人們可能接受的,有瑕疵的正義。

回到劇中。

看似在 ” 執行正義 ” 的模範出租車——

本質,恰恰跟他們痛恨的施害者無異:

受個人慾望和情緒裹挾,無視社會秩序和規則。

是,他們確實在消滅壞人。

但誰賦予了他們,這種審判和制裁他人的權利?

以暴力等級為準則,默認強者有權定奪弱者的命運。

這跟以智力、財產、勢力去劃分階層,上層者肆意對下層人士作惡,有什麼區別?

肉叔當然欣賞這群人對社會不公的反抗。

但以這種自毀的極端方式,與壞人同歸於盡,值得嗎?

正如他們對瑪利亞自殺的勸阻——

永遠不要用別人的過錯,來懲罰自己。

來源:肉叔電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