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天價卻被說拉低審美100年,可大佬的女人們還是愛慘了他

朗世寧

姐妹們,速速來拜錦鯉!

真,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怎麼會有郎世寧這種在職場上過得如此順風順水的人啊?!

飄洋過海來傳教,誰曾想直接被皇帝看上,帶回紫禁城當御用畫家。

別人是三朝元老,人家是三朝畫家。

從康熙到雍正,再到乾隆,一代比一代受寵。

一般畫家沒有官職,乾隆卻偏偏破例給他授予了三品頂戴

當了畫家還沒完,他還要當設計師。

一設計就設計出舉世聞名的圓明園。

圓明園的十二生肖知道不?就是他親自設計並督工鑄造的

這樣有名氣,有作品的畫家,放在當代,應該不少畫家會視他為偶像。

但是,羊卻在視頻平台上刷到有人說他,拉低了清代宮廷的藝術審美,乾隆農家樂審美的形成跟郎世寧的毛筆油畫脫不了關係

圖源@雙華畫館

專業學者也不認同郎世寧的繪畫藝術成就,甚至引用乾隆皇帝的原話,來批評郎世寧,說他的畫死板無神

虧未歲愛烏罕貢四駿,命郎世寧為之圖,形極相似,但世寧擅長西洋畫法,與李伯時筆意不類…

《題李公麟畫三馬蘇軾贊真跡卷》自注

那麼,郎世寧的繪畫水平到底如何?為什麼名利雙收,作品齊全的他始終無法得到書畫家的認同呢?

郎世寧是義大利人,出生於康熙時期。

五六歲的時候,他就展示了與眾不同的繪畫天賦,被認為是潛力畫家。

沒來中國之前,他也畫畫,主要是畫聖經。

代表作有《多俾亞與大天使拉斐爾》

從這幅畫可以看出,當時的郎世寧雖然年紀小,但畫工已經爐火純青。

不管是明暗關係,還是透視原理,都掌握得相當不錯。

因為畫工確實牛,郎世寧還去了西班牙交流藝術,並給葡萄牙太子畫像。

當時的哥因勃拉會院院長一見郎世寧的畫,就心動到不行,非要把他留下,給當地的教堂畫壁畫。

在院長看來,沒有誰能比19歲就加入修會的郎世寧更適合畫耶穌。

郎世寧原以為自己這輩子都要在這一個地方了。

沒想到,羅馬耶穌會總會長搞了一個來華傳教的活動,於是,郎世寧來了中國。

到了北京后,康熙皇帝接見了郎世寧,也很欣賞他的畫,郎世寧從此成了一名宮廷畫師。

這一畫,就是一輩子。

不過,在康熙年間,郎世寧並沒有太多作品留存。

最出名的可能就是那副繪製於康熙帝五十四年,目前被私人買家收藏的《百子圖》

康熙駕崩后,雍正即位。

這個時候,郎世寧以一副《聚瑞圖》博得滿堂彩。

眾人這才發現,這個中文說得並不流暢的米蘭人,居然做到了將西方的明暗與東方的工筆合二為一。

花瓶麥穗逼真寫實,蓮蓬荷花繪染入微。

整體效果儼然是一種全新的繪畫方式

年羹堯的弟弟年希堯看到后,更是百般讚歎,將郎世寧引為知己。

兩人共同討論,研究,出了一本名叫《視學》的書。

書中把圖形分為平面和立體兩大類,其中平面分為二視圖和三視圖,立體分為軸測圖和透視圖。

我們現在所說的」地平線「概念就是出自這本書。

值得一提的是,這本《視學》比法國數學家蒙日於1799年出版的名著《畫法幾何學》足足提前70年

這本書出版之後,郎世寧一躍成為當時最受寵的宮廷畫師。

也是在這個時候,郎世寧繪出了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百駿圖》

在這幅畫中,百匹駿馬游息於草原之上,形態各異。

畫中既有西洋畫的前重后輕、前實后虛、前大后小的寫景方法

又有中國畫常見的草葉樹木墨線勾勒,石塊土坡的淡墨皴擦

除去這種紙質畫,郎世寧還畫裝飾殿堂的壁畫。

雍正大規模擴建圓明園時期,郎世寧就一直住在園內,負責繪製所需的各類書畫。

比方說,為圓明園耕織軒畫貼牆畫,為圓明園含韻齋畫西洋窗戶欞畫。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為雍正畫紀念畫。

鼎鼎有名的《雍正十二月行樂圖》就是出自這個時期

畫古代名媛12月消遣活動的畫家正是師從郎世寧。

他這個女性向的圖冊也是在模仿郎世寧畫的《雍正十二月行樂圖》。

乾隆時期,郎世寧越發受寵。

不僅繪製了《乾隆皇帝大閱圖》

還繪製了一系列後宮妃子肖像。

自帶體香的香妃,姐妹們熟吧?

《香妃戎裝像》就是出自這位的筆下

富察皇后和令妃也是這位畫的

在乾隆時期,太監宮女們判斷一個妃子是否受寵,就看這個妃子有沒有被郎世寧畫過像。

按理說,一個宮廷畫師,作品多,傳世廣,另有圓明園這樣流傳千古的設計代表作。

就算私德有虧,也不會在專業領域被人批評成這樣。

更何況,郎世寧在史料的記載中,儼然是一個勤奮謹慎的畫家形象。

一方面是被拍出高價,捧上神壇的畫,另一方面是書畫界同行的不認同,不肯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也許,我們可以從郎世寧的著名代表作《平安春信圖》中找到答案。

北京故宮博物院研究員單國強曾評價過這幅畫。

他說:

頭像以西法為主,細加暈染,富立體感。衣紋勾染結合,衣褶具明暗感。翠竹、案具敷色濃淡有致,呈較強質感。樹石在傳統的勾皴基礎上也精細渲染色彩,起伏凹凸真實。

整體概括一下就是,寫實性很強,是郎世寧的親筆。

但是,在專業的書畫家看來,郎世寧的這幅畫,不中不西,還有不少錯誤。

典型錯誤之一,就是竹子的畫法

竹子交叉,是中國文人畫家在繪製中,絕不會出現的情況。

遇到交叉的竹子,他們的處理方式是讓開。

哪怕是交成女字,也有多種不同的交法

八、介、個、夫,人是竹子的組織法。

在中國傳統畫中,不管是竹子的分支,還是竹子的分杈,都有詳細的講究。

郎世寧把竹子居於中宮,就是錯上加錯。

主持人好奇為什麼這幅畫犯了那麼多錯誤,還能被拍出天價。

書畫家的回答是,底子貴。

所謂的底子就是這幅畫天青色的背景。

這個藍用的是青金石的粉,用寶石研磨而成,一罐顏料直接跟黃金掛鉤。

有時候,同等克數的黃金都無法跟這個顏料比貴。

所以,在他們看來,郎世寧的畫,貴不在藝術,而在於畫中的主體和繪畫用的材料。

這樣的畫,在西方看來,是對明暗陰陽毫不注意,筆觸雖然細膩,但過於瑣碎。

認為他的畫屬於中華風,跟西洋畫毫無相似之處

在東方看來,則認為他的畫不具備寫意美,不得自然的天機巧趣。

縱然是宮廷畫師,可筆法全無,充滿匠氣,根本不能入畫品

所以,說他的畫是西方畫,缺少光影之美,說他的畫是中國畫,又不具備寫意感。

說好聽點是毛筆油畫,說不好聽則是變味油畫。

張大千曾說過:

想將西畫的長處融化到中國畫裡面來,看起來完全是國畫的神韻,不留絲毫西畫的外貌,很難。

稍有不慎,就變成不中不西,不倫不類。

郎世寧的畫正是因為兩者全無,才被批評到如此程度。

這也給了我們一點美學上的啟發。

盲目地借鑒,不加理解的貫通使用,不僅無法做到貼膚般融合,還會喪失自己的辨識度。

沒有高眉骨的情況下,盲目追求高鼻,效果不是側臉的驚艷,而是不和諧的怪異。

生來面中平,卻試圖填上飽滿的蘋果肌,最終的效果也不是年輕活力,更像是失敗的扮嫩。

做了一系列有悖於自己氣質底色的改變,到最後的結果,反而是什麼風格都不是,讓自己的原本辨識度消失不見。

想一想,還是蠻不值得。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