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衛模仿大賽,王家衛只能排第二

重慶森林

一段話檢測你2021年的上網衝浪程度:

「那天,我英俊瀟洒的老闆說,丫頭,年終獎就看最後一個月的表現了。我內心咯噔一下。既然提到年終獎,那我來說說我高傲在哪。

「我爸說,如果今年年終獎還沒有他一個月收的租多,那我明年只能回去繼承他的衣缽了。哎,上一次聽到老闆談年終獎,還是在上一次。」

這段糅合今年流行一時的丫頭文學、咯噔文學、privilege文學、凡爾賽文學、廢話文學的句子,你讀出了其中的幾種?

層出不窮的「XX文學」在大浪淘沙的互聯網環境里,註定是曇花一現,下一波網路熱詞正在迫不及待地趕來。

倒是有一個男人,他創造的獨樹一幟的文案風格,即便過了30年,依然能成為各大平台博主爭相模仿的對象。

這麼說吧,「給力」會過期,「浮雲」會過期,就連「XX文學」也會過期,我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什麼不會過期?

大概就是「用王家衛的方式」系列。

王家衛,還是流量密碼。

萬事皆可「用王家衛的方式」

一切平庸、瑣碎、無聊的日常,只要用「王家衛的方式」解鎖,頓時就變得集文藝與優雅於一身。

有被笑到,謝謝。

打開千篇一律的防詐騙視頻,你分分鐘被高高在上的說教話術勸退,但如果用王家衛的方式拍防詐宣傳視頻,打開方式是——

「我給朋友借了3000塊錢,她只用了1秒就確認收款,但是在1分37秒之後,她才對我說謝謝。」

「很久之後我才知道,我等的是一個人,但她找的不是一個我。」

這種「一件普通的事+一個精確到分秒的時間+一件更普通的事」的造句方式,早已被無數人總結過,是王家衛風格文案的速成技巧之一。

畫面配上光怪陸離的城市街景、主人公獨自前行的落寞身影,再來點王家衛電影的標配BGM,一個同時失去錢財和愛情的悲劇,刻畫得如此入木三分、催人淚下。

某企業的防詐宣傳片。/微博截圖

還記得我上高三的時候,同學們爭分奪秒地學習,掐著下課鈴聲直衝食堂,就因為早去一點能減少排隊的時間。

時隔多年後我發現,這種頗為狼狽的無奈之舉,如果用王家衛的方式解讀,便有了一種更為詩意和深刻的剖析——

「一直以為我和衝到食堂搶飯吃的人不一樣,但原來飢餓的時候,所有人都一樣。」

原版台詞來自《春光乍泄》。

事實上,「用王家衛的方式吃食堂」還成為備受高校學子青睞的玩梗方式。

比如清華大學官方就放出過一段短片,在其文案和拍攝手法中,《重慶森林》的影子清晰可見——

「其實了解一個飯堂並不代表什麼,窗口和裝潢總是會變的。今天這裡可以是海南雞飯,明天它就可以在三樓開一間水果撈。」

用王家衛的方式打開清華食堂。/微博

在某乎上,有關「用王家衛的方式XX」的帖子,涵蓋了戀愛、婚姻、職場、生活等方方面面。

一個普通人從出生到死亡可能會遭遇的種種煩惱,似乎都能在互聯網找到一種帶有王家衛風格的語言表達。

而在各類視頻平台上,「用王家衛的方式」是當之無愧的流量密碼。通常有兩類視頻容易出圈。

一種是模仿王家衛的風格拍攝自己的日常生活Vlog,吃喝玩樂、失眠熬夜、戀愛結婚、生日過年都能安排上「用王家衛的方式」。

另一種是模仿王家衛的風格重新剪輯其它影視作品,比如「用王家衛的方式打開《西遊記》」「如果王家衛拍《亮劍》」等視頻均收穫超百萬的播放量。

王家衛的方式

為啥還能火

王家衛是名副其實的「大牌收割機」。

張國榮、梁朝偉、劉德華、張曼玉、劉嘉玲、林青霞、王菲……這批能代表香港影視圈某個輝煌階段的人,都在王家衛的電影里留下過絕代風華的身影。

他本人更是為數不多的、在國際電影圈擁有聲望和讚譽的華語導演——在拿了金像獎、金馬獎之後,又把戛納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獎收入囊中。

人們不會長久地研究和模仿一位寂寂無名的導演的藝術風格,但王家衛一直都是導演圈的頂流,在文藝電影圈更甚。

王家衛電影中自成一派的視聽效果和情感描摹,被反反覆復地解構過。

時間倒回至上世紀九十年代的香港,在經濟騰飛的熱鬧之下,都市男女們的孤獨不安、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疏離,成為王家衛的鏡頭熱衷捕捉的對象。

顏值高峰。/《重慶森林》

個人的迷失感和孤獨感、反叛和逃離,在繁華喧囂的大都市中顯得渺小而矯情,但在王家衛的電影中找到了載體。

好比現實中的打工人,即便前一天晚上還在為失戀痛哭流涕,只要第二天太陽升起,仍然得保持情緒穩定地來到工位上。

在效率至上的經濟法則面前,一切都在馬不停蹄地向前,人的情感濃度被稀釋。而王家衛做的,是把這份情感的濃度增高。

就像《重慶森林》里的梁朝偉,在失戀之後會對著肥皂和毛巾自言自語,面對忘記關水龍頭的房子說:「我一直都以為它很堅強,誰知道它會哭得這麼厲害。」

對著肥皂說話的梁朝偉。/《重慶森林》

又比如台詞里那些精確的時間、距離、地點,讓幽微的情緒在烘托中變得濃厚,因為只有敏感的人才會格外注重細節。

站在今天來看,人們仍然置身於無處不在的都市生存壓力中。王家衛一直試圖表現的孤獨感、疏離感,還能讓無數年輕人找到共鳴。

一邊是996的工作時長和35歲危機,另一邊是高房價和學歷膨脹,在焦慮的前後夾擊下,能夠像王家衛一樣細膩地觀照內心世界,是難能可貴的。

於是深夜emo的年輕人,就算未曾真正了解過王家衛,也會被「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這樣的台詞打動。

「用王家衛的方式」系列沒有隨著香港電影的落寞而變得沉寂,反而在短視頻時代迎來了新的熱度。

因為王家衛的視聽和文案風格,就是短視頻最容易模仿的對象之一。

拍幾段熙熙攘攘的城市景觀,編兩句故作深沉的旁白,再加一段適當的BGM,足夠在互聯網上打出含「王家衛」字眼的標題了。

沒有第二個王家衛

距離王家衛的處女作《旺角卡門》上映,已經過去了33年,卻再也沒有出現第二個像王家衛一樣的導演。

如果從商業意義上來看,王家衛絕對是那種能讓投資人避而遠之的導演,畢竟他的任性廣為人知——出片慢、耗資大,最要命的是,作品還算不上賣座。

王家衛還是個十足十難搞的「領導」,在沒有劇本、分鏡表、拍攝進度表的情況下,就把一眾頂流演員先哄到片場,必要時使用沒收護照的招數。

甚至演員們可能還不知道自己在演什麼,以及正在開工的這部電影要拍多久。

那幫大牌演員在王家衛手下沒少吃苦頭。拍《阿飛正傳》,梁朝偉吃了27次梨,劉嘉玲擦了20多遍地。有時,拍得很煎熬的鏡頭還會被一刀剪光。

張國榮也在這電影里。/《阿飛正傳》

要是今天有一個項目經理,在自己還沒搞清楚到底要幹嗎的情況下,拉著其他人陪他折騰,而且還隨時把錢賠光,那麼很快就沒有老闆願意雇傭他。

但偏偏,王家衛拍了一部又一部,讓投資人心甘情願地掏錢。那個年代,香港電影投資人最看重兩樣東西:大牌明星和境外發行。

雖然票房低迷,但許多明星還是願意與王家衛合作,因為業內流傳著一句話:想拿獎就找王家衛。

隨著老一代王家衛御用演員紛紛遠離娛樂圈的熱鬧中心,港產片的黃金時代也逐漸落幕,那個能孕育出王家衛的環境一去不返。

《2046》的拍攝耗時5年,而《一代宗師》則是4年。現在估計沒有哪個當紅偶像,願意陪一個苛刻又刁鑽的導演在一部電影里耗這麼久。

調色絕了。/《2046》

有這個時間,他們能批量生產多部古偶、言情、宮斗、校園劇,期間見縫插針地上好幾檔綜藝節目,實現曝光量和收入的雙贏。

同樣的道理適用於日漸浮躁的投資方。3年時間,郭敬明都能拍完4部《小時代》了,且不說口碑如何,倒是賺得盆滿缽滿。

在「搞錢」口號高歌猛進的氛圍下,賺快錢變得理所當然,放慢腳步反而顯得格格不入。

自2013年的《一代宗師》后,王家衛至今再無擔任導演的新作。

2016年,由王家衛監製的電影《擺渡人》上映,豆瓣評分只有4.1分,此後有關「王家衛是否江郎才盡」的討論時不時在互聯網上被提起。

也許不是他江郎才盡,而是現狀再也容不得他的任性。

沒關係。

就算他真的再也不能復刻從前的巔峰,人們仍樂此不疲地追趕在那些光亮身後,一次又一次地模仿「王家衛的方式」。

參考文章

[1]剪刀手王家衛:那個讓梁朝偉大哭的男人/今日叉燒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