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飛鴻可能是漢姦?說一說徐克的《黃飛鴻》系列

黃飛鴻

前段時間,閑來無事,想來回顧經典,找找過去的老港片回來看看。

思來想去,童年時期最愛看的,就要數李連傑出演的《黃飛鴻》最為喜歡。於是就找來了個第二部,備好瓜子兒,炒貨,興致盎然的看了起來。
經典果然是經典,電影中打鬥精彩,劇情緊張刺激。一屁股坐下去,兩個小時轉瞬即逝。

但是觀看電影中一幕,白蓮教徒殺進洋人大使館屠戮的時候,黃飛鴻此時出手相救,與教徒搏殺時,一條彈幕卻引起了我的註意。」黃飛鴻可能是壞的,居然幫洋人打中國人「。

這就怪了,在我的童年印象裡,黃飛鴻一直是個民族英雄啊,怎麼在網友的口中,就成了大漢姦?要解開這一切,就要從《黃飛鴻》的導演,徐克說起。

東方的斯皮爾伯格

徐克,原名徐文光,1951年出生於越南西貢一戶中國家庭。雖然遠在海外,但徐父對兒子,還是進行傳統的中國式教育。時間進入60年代後,越南的時局越來越不穩當,戰火的毛頭已經悄悄攀上了這個國家。於是在1966年,徐克一家搬到了香港。相對於越南,香港就是「金粉溫柔鄉」,物質與文化生活,都極大豐富,也就在此徐克迷上了電影。

1970年,念完高中後,徐克申請去美國留學,並在異國他鄉,開始正規的電影學習。1974年,徐克小試牛刀,和朋友一起拍攝了長45分鐘的紀錄電影,《唐人街的月亮》,獲得了同學與老師的好評。

1978年,徐克根據古龍小說《九月鷹飛》,改編拍攝了電視劇《金刀情俠》。在這個電視劇裡,徐克做了個決定,他要用在美國學到的」洋工夫「,講述中國人的武俠故事。在電視劇播映後,相對當時市面上流行的張徹,胡金銓的武俠電影。這種「西洋式」的視聽語言,可謂耳目一新。

《金刀情俠》中的剪輯方式與鏡頭語言,對當時香港人來說極富沖擊力

電視劇獲得成功後,徐克也獲得了拍攝自己電影的機會。之後他便一發不可收拾,拍攝了《蝶變》、《第一類型危險》、《地獄無門》等思想性與娛樂性兼顧的電影。其後徐克又跑到了麥嘉、黃百鳴等人組建的新藝城電影公司,拍攝了《倩女幽魂》、《笑傲江湖》等一票叫好又叫座的電影

施南生、黃百鳴、曾志偉、麥嘉、石天(2021年11月1日故)、徐克、↓泰迪羅賓

這段時間,徐克電影題材多樣,想象力爆棚,並且其中運用到許多特技,不僅讓屏幕上香港電影的表現力更加驚人,還推動了當地電影工業的進步,被稱為「香港的斯皮爾伯格」。
但是功成名就的徐克並不打算,就此止步不前,他還有一個更大的想法,要付之行動

勇敢的中國人

1980年代的一天,徐克去酒樓會友,酒過三旬,醉意盎然,突然聽到音嚮裡放出了汪明荃為電視劇《萬水千山總是情》創作的演唱的歌曲,《勇敢的中國人》。歌曲裡唱到:「我萬眾一心,哪懼怕艱辛,沖開黑暗。做個勇敢中國人,熱血決拋抵抗敵人」。

歌詞裡蘊含的慷慨激昂,深深地感動到了徐克。那時候開始,一個念頭就在徐克腦海中形成了,他要用一個中國人的故事,來代表「熱血決拋抵抗敵人」的勇敢中國人。

那這個人是誰呢?徐克想到的,廣州民間耳熟能詳的武術高手,黃飛鴻。在傳說中,這個黃飛鴻生活在清末民初,其父為「廣東十虎」之一的黃麒英,他武藝高強,善使洪拳,更難能可貴的是,醫術同樣不凡,開醫館,號為寶芝林,懸壺濟世,救民於水火。

網上流傳黃飛鴻的照片,其實是其子黃漢熙,1949年還參與制作了關德興、曹達華出演的電影《黃飛鴻傳》

拍攝「黃飛鴻」的想法已然確定,下一個問題就是,誰來扮演黃飛鴻?
在當時,《英雄本色》在香港餘熱未散,作為該電影監制的徐克,馬上想到讓狄龍扮演黃飛鴻,周潤發扮演黃飛鴻的徒弟——梁寬。黃飛鴻代表舊中國人的固執,而梁寬則是市井油滑的小子,二者的沖突會很有意思。

其實想想,也挺不錯…

但是,周潤發的片酬已經不同往日,而港片又以「省錢」獨步天下,這一計劃就此擱置。此時,徐克突然想起了在1989年,他曾遠赴美國,拍攝了一部叫作《龍行天下》的電影。電影的男主角李連傑身手不凡,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於是,徐克立馬和李連傑通了電話,敲定了拍攝新《黃飛鴻》的事宜。

這部89年的電影,其實是在《黃飛鴻》大火後的92年才上映,發行方當時順道蹭了把熱度,將電影名字改為《92黃飛鴻 龍行天下》

然而在當時,請李連傑演黃飛鴻是其實是有巨大風險的。因為,之前扮演黃飛鴻的關德興老先生,形象太深入人心了。

洪金寶、韋白、關德興、元彪

1904年出生的關德興,一共出演了77部黃飛鴻的影視劇,在他的詮釋下,黃飛鴻是個帶有極強大家長風格的鄉紳拳師,平時也就打打惡霸,錘錘土匪,和諧鄉裡。最多也是和大猩猩,比試比試拳腳。

黃師傅被逼急了也會下點無限制格鬥狠招

因為關德興的黃飛鴻太經典,所以「新黃飛鴻」的拍攝計劃,馬上遭到了嘉禾的老板鄒文懷的強烈反對。事後證明,鄒文懷小看了徐克。徐克要拍的黃飛鴻不再是一個「鄉鎮的拳師」,而是一個可以代表「大變革時代下中國」的人。

徐克還計劃,這部新拍的《黃飛鴻》,得有個大氣無比的英文標題。思來想去,把英文標題定為了Once Upon Time In China,直譯過來就是,《中國往事》。標題格局之大,氣度不凡,令人側目。但是要如何通過黃飛鴻,講述這個《中國往事》呢?

新的飛鴻

1991年,嘉禾出品,徐克導演,李連傑主演的電影《黃飛鴻 壯志淩雲》在香港上映,開畫之後迅速刮起票房狂潮,當年奪得票房冠軍,狂攬3000萬票房。為了表示尊敬,徐克還特地請原版黃飛鴻的扮演者關德興,來到影院觀看,後者對電影更是贊不絕口。徐克與李連傑一看,人民呼聲強烈,不能不回應,之後又拍了《男兒當自強》、《獅王爭霸》兩部《黃飛鴻》。

不出所料,都是票房大火,口碑極好。

在系列電影中,徐克相對原版,做了大膽的改動。他不僅將黃飛鴻生活的年代,由關德興版的清末民初,提前到洋務運動時期。

還將黃飛鴻的身份,聚焦為劉永福黑旗軍的總教頭。

劉永福 清末民族英雄

在當時,清王朝統治下的中國,內憂外患。國內積貧積弱,民不聊生。國外,更有西方列強窺伺我中華領土與利益,簽下一系列不平等條約。與此而來的,還有當時西方先進的科技與理念。面對「前所未有之大變局」,有些中國人顯得迷茫又向往,憎恨又羨慕。

徐克在電影裡,也為我們創造了兩個典型,黃飛鴻和白蓮教。在時局下,洋人列強欺我中華,分我領土,屠我人民,自然是血海深仇,不共戴天。武藝高強黃飛鴻面對如此國仇,自然不會怠慢。拳打洋人,腳踢漢姦,凡我中華之敵,全都拜倒在黃師傅腿下。

在第一集中,美國人與當地黑幫沙河幫勾結,將中國人綁架販賣到美國當豬仔。問訊趕來的黃飛鴻,見此情況,怒發沖冠,一番交手後,用「彈指神通」把美國匪首給斃了。

洋人要打,漢姦也不能放過。片中的拳師嚴振東,雖然武藝高強,可卻因為生活所迫,拜錯碼頭,成為了漢姦沙河幫的打手。
當黃飛鴻前來解救被綁架的同胞時,嚴振東居然前來阻撓。一陣惡鬥之後,嚴師父自然也敗北於「佛山無影腳」下。

戰鬥力之強,讓美國人都不得不驚嘆,「黃飛鴻是魔鬼」。

在電影中,還有一群人,他們與黃飛鴻一樣,苦惱於國家的孱弱,憤怒於洋人的無理,這些人就是白蓮教
作為晚清中國最大的民間教派之一,白蓮教既利用宗教搞迷信,也有民族義憤。晚清時期,租界四起,洋玩意也漸漸的走進中國人的市場。

妖物入侵,這還了得?白蓮教的選擇是「付之一炬」,甚至連斑點狗,也被喚做「妖狗」,一並給烤了。

他們還聚眾鬧事,想要打砸象徵近代化的電報局,因為“電報局也是西洋人的妖術”

除了滅洋物,更得殺洋妖。只燒幾件妖物,哪能過癮?
接著白蓮教徒攻入同文館,因為同文館內都是學「洋文」的「二鬼子」,自然不配活著,他們將館內教師學員大肆屠戮,僅有少數學童幸免於難。

因為當時清廷急需人員翻譯外國科技著作,所以開設同文館,開館收徒,學習洋文

殺漢姦當然不過癮,他們直接攻入外國大使館,又將館內的洋人刀砍槍戳一通,彰顯白蓮教的正氣。

手刃仇妖,當然過癮。血飲狂刀,也確實提氣,一時之間確實能洩民憤,但是真的解決問題麼?洋人真的就會趕跑麼?中國真的就會得救麼?
在徐克的電影中,這個答案是否定的。電影中,白蓮教教主九宮真人,號稱神功護體刀槍不入,發起功來,槍炮也打不穿。初看起來,「精神神功」真的可以抵擋「物理彈丸」。

但可惜的是,這一切不過是可笑的障眼法,貼滿符咒的衣物下,藏著的卻是一塊沉甸的鐵板。

教主都如此,教徒也不例外。圍觀使館的教徒中的刀再鋒利,遇到槍炮也無可奈何。
更何況他們燒電報局,殺同文館,這種行為只會將當時的中國拖入更加落後的深淵。
面對這些愈加瘋狂的人,就連孫中山先生的戰友,陸皓東都無可奈何的說,如果所有中國人都這樣,我們還怎麼救中國呢

那應該如何救中國呢?徐克把追尋問題的人,放在了黃飛鴻身上。
的確,愛國本無罪,家國仇恨也不能忘記。但是與白蓮教不同的是,恨歸恨。黃飛鴻沒有放棄思考,他不明白,為甚麼堂堂天朝,會被幾國列強欺淩。他也不明白,為甚麼中國有這麼多能人志士,有這麼厲害的拳腳功夫,卻依然敵不過洋人的船堅炮利。

為了尋找答案,黃飛鴻除了做好自我之外,他也將目光投向了外部世界。為了應對黃飛鴻的目光,徐克在電影中設定了一個角色,十三姨。

十三姨本是黃麒英的妻妹,算起來是黃飛鴻的長輩。但由於兩人年紀相仿,又一起長大,兩小無猜,青梅竹馬,自然愛情的火種在他們之間迸發了。
十三姨自小就跟著父親在國外做生意,由此在國外長大,通曉英文,知悉世界。回國之後,就被父親托付給黃飛鴻照看。

十三姨在黃飛鴻身邊,是一個伴侶,也是一個老師。面對黃飛鴻對於外部世界的好奇,她總是在一旁引導。

她甚至會教黃飛鴻英文,讓他接觸到了解外部世界的管道。

午門、悶、和愛老虎油,一起成為了香港電影的經典梗

此外,一些新鮮的「洋科技」,十三姨也都一一呈現給黃飛鴻。但與白蓮教不同,黃飛鴻面對這些「妖物」,展現出了極大的興趣與勇敢。
比如第一次見到猶如「弗朗機炮」一般的照相機,雖然心中有所疑惑,但還是勇敢的嘗試了照相。

後來,照相機升級為了「電影機」。黃飛鴻依然對這個「新玩意」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

可以看到,黃師傅對於瓜分中國的西方人是憎惡的,但是對於外部世界是好奇的,對於西洋技術,也是肯定的。甚至在他格鬥對打時,還會掏出手槍來震懾敵人。

這種態度,在黃飛鴻的父親黃麒英身上也有體現。
在電影中,黃麒英乃廣東十虎之一,武藝相對親兒子來說不相上下。他雖然有功夫,但是心中真正所想是創辦企業,以圖自強。

為了將自己的藥廠辦的更好,黃老前輩沒有墨守成規,還是率先引進了當時代表先進工業的蒸汽機,提高工廠的生產效率,以獲取更大的利潤。

在電影中可以看到黃家父子二人,對於西方,持有的是開放和包容的態度。但是在學習的過程中,黃家人依然沒有丟棄中國人的身份,因為學習的目的是為了自強。

學習西洋,一直是黃飛鴻一以貫之的行為,但是對於中華之錦繡,他也一刻沒有放棄。
作為一個寶芝林的醫生,黃飛鴻尤其沒有放棄傳統醫學。他在孫中山的英文翻譯下,將中醫的博大精深介紹給世界。還與孫中山先生聯手救死扶傷。

大力學習西方,但「中西不可偏廢」,我想這才是徐克在《黃飛鴻》當中,想要告訴大家的。而這也是黃飛鴻一直在探索的。
在豆瓣上,《黃飛鴻》的分類是「武俠片」。

作為我國獨有的電影類型,武俠電影與美國「西部片」一樣,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標識。就在這樣一個極具民族性的電影類別中,徐克從來也沒有拘泥與一個人的遭遇,而是擴展到一個國家的去向與未來,《中國往事》這個名號,當之無愧。
在《獅王爭霸》的最後,黃飛鴻對李鴻章說,「依小民之見,我們不只要練武強身、以抗外敵,最重要還是廣開民智、智武合一,那才是國富民強之道。」相信這句話,即便放在今天也並不過時。

因為大家對事物的認知,難逃兩大元素。一為立場,二為理智。失去了立場,只談理智,很容易「逐利」,成為嚴振東一般麻木的利己主義者。而失去了理智,只講立場,則同樣會變得可怕。相信這大概率會成為「新時代的九宮真人」,陷入一場愚昧的狂歡。

那麼,我們再反觀那條「黃飛鴻是壞的」的彈幕。很明顯,這恐怕是沒能體會到徐克在電影裡的良苦用心吧。

參考資料:

香港電影演義      魏君子

香港電影史     波德維爾

劍嘯江湖       竇欣平

留美幼童     錢剛、胡勁草

觀念與悲劇:晚清留美幼童命運剖析   石霓

來源:蹦迪班長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