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這屆00花都長著一張演技臉?

明星臉

00花們令我頭疼。

這邊廂,文淇拿下了中戲表演專業港澳臺僑第一名,也是導演專業港澳臺僑的第一名,獲得雙料第一。網民評論相當凡爾賽了:她拿第一不意外,不拿第一才意外吧。

那邊廂,張子楓主演的《我的姐姐》票房勢如破竹,截稿時已經達到了6.62億,貓眼將最終票房預測從一開始的5億出頭上調到了9.08億。盡管影片結局有些爭議,但張子楓的演技得到了公認。

還沒完,任敏和肖戰合作的《玉骨遙》也開拍了。

李庚希合作張若昀的《雪中悍刀行》正等待上場。

85花們還困在飛升魔咒裡在紅毯閃燿,90花周冬雨一花獨放撐起一片天,95花趙露思們靠CP贏得存在感,而00花們正踏浪而來,接連憑實力說出,「我是演員。」

如果要說這群最長進的00花有甚麼共同點,那就是:都被網民吐槽過醜。

張子楓,當年和又高又瘦的張雪迎一起上綜藝,營銷號集體出動吐槽她凸出的斜方肌,最惡毒的一句是說,她在張雪迎旁邊「簡直像個綠巨人」。

文淇,走一次紅毯被吐槽一次不好看,還有人說她長相怪,扛不起青春劇。

任敏和搭檔邊程上直播,彈幕問兩人對彼此的印象,邊程:「就是一個不怎麼好看,也不怎麼高,平平無奇的一個姐姐。」

李庚希,上時尚雜志,被吐槽拍得像白雲大媽。

不是說,小姐姐們真的長得醜,這些吐槽,多半是惡言。但惡言之下也有真相,那就是,這屆00花,能出頭的,都不靠臉。

要拼,大家拼演技。

於是令我頭疼的問題又來了:誰是00花演技扛把子?

2018年,《新京報》評「最會演戲的00後」,結論是文淇第一,但當時文淇手裡有《嘉年華》和《血觀音》,而張子楓的《我的姐姐》還沒出來,現在再比,不好說。

可為甚麼85花們留下的憑顏值打天下的演藝圈鐵血鐵律在失效?

難道說,演藝圈生息浮動的潮流,真的已經變更了風向?

這屆00花都長著一張演技臉?

00花為甚麼是與眾不同的一屆小花?或者說,是甚麼讓人覺得這批00花更值得期待?

答案是:無論是張子楓、文淇這些傳統意義上的電影花還是李庚希、任敏這類電視花,她們都不算是特別精致的洋娃娃類型的女孩。

簡單來說,00花中最出有出息的幾個,都長著一張與過往花旦不同的臉。

哪裡不同?

「85花」是長著一張神仙姐姐的臉。

她們是傳統造星機制混合流量經濟的產物,也是历屆花旦中的顏值巔峰。前無古人,後也難有來者。

江山自有美人出,但直到今天的紅毯大戰,85花中的楊幂、楊穎、劉詩詩、倪妮、趙麗穎,還是絕對主力,其他花旦,概莫能敵。看臉,依然是85花的第一生產力。

到了95花一代,長著一張標準甜劇女主臉。

論整體顏值,關曉彤 、林允 、李蘭迪 、沈月、宋祖兒、張雪迎們,單挑出來也還能打,但難敵85花的盛世美顏。

不過時代浪潮已變,更精準為網路需求定制的那些甜寵劇裡,趙露思為代表的圓臉小甜妹成為新一代顏值標桿。

她們勝在形象非常討喜,是男女觀眾都喜歡那種甜美的、人畜無害的妹子,符合的是流量一代的審美,不能美得太燿眼,美得剛剛好,看她和自己心愛的哥哥談戀愛這屆粉絲才不會生氣。

所以趙露思當紅不讓,上到大叔林申,下至同齡人丁禹兮,哪怕是剛演戲的劉宇寧,跟誰談戀愛都配一臉。劇中被吳磊劫持一下,CP粉都一大堆。

00花又如何?有出息的幾個,都長著一張有演技的臉。

這件事,殘酷點,換個說法就是:00花中的領頭雁,論顏值,是被85花、95花秒殺的。

哪屆小花,會自己說自己不好看?00花就敢。

任敏說自己的臉太圓,曾經被吐槽像丫鬟而不是公主,差點想去整容,最後放棄是因為——怕疼。

哪怕任敏顏值被質疑過,還是可以演古偶劇女主。

到了文淇,就只能演郭襄。

文淇的長相,與傳統意義上的美女定義有距離。紅毯著裝出錯率居高不下。

但要說顏值被嘲得最慘的,張子楓當仁不讓。

現在妹妹當然是變好看了。你說這叫醜,打死我都不服。

當年就不同。

大概是在2015的時候,如今都在吹她演技的營銷號都在發一類文章,吐槽她童星長殘,說她土。

在紅毯之路上,當年張子楓被嘲的聲音比其他小花加起來都大。

但不那麼神顏,00花輸了嗎?當然是沒有。

論顏值,她們比不過85花95花的盛世美顏,就說所謂的新四小花旦,雜志的名單是文淇、張子楓、歐陽娜娜、關曉彤,電影頻道蓋章多了一個張雪迎。

比好看漂亮,關曉彤、張雪迎、歐陽娜娜各有擁躉,難分高下。

張子楓和文淇,幾乎沒有勝算。

但我敢說,历屆小花裡,00花中的演技小花路人緣已經穩步上升。

這份路人緣,靠的是作品中的演技臉。

文淇張子楓這樣的小花,平日看,是自然、鄰家、舒服、幹淨的小妹妹,放進對味的電影裡,樸素的臉瞬間變得很亮眼。原因大概是,演技與自身特質的相互成就。

這種好看,跟85花看臉不同,和95花的趙露思也不同,看趙露思,很容易就被她的情緒帶動,一邊看一邊忍不住露出姨母笑。

看《我的姐姐》《嘉年華》,絕對不會有人姨母笑。

也正是因為不追求外型的討好,沒有過度營銷作品以外的東西,她們很小就知道自己喜歡演戲並且堅定地走在這條路上。

要按照宋丹丹評價楊紫的標準,打從一開始,張子楓文淇甚至任敏,就不該進演藝圈,因為不夠漂亮。

但觀眾看她們的臉,又明顯感覺到另外一種類型的「上天賞飯吃」。

文淇9歲,第一次拍戲,演《淑女之家》裡大反派的女兒,女兒哭著替母親求情。制片人韓雪叫她試戲,念劇本,念到「爸爸死了」,文淇稀裡嘩啦地哭。韓雪看完直接把角色的初中生身份改成了小學生。

張子楓八歲的時候,拍《唐山大地震》。

所有看過的人,都忘不了小方登在夾在廢墟裡,聽到母親說要救弟弟時,流下的那一滴淚。

如今的張子楓,斜方肌已經變小了很多,哪怕穿露肩的衣服也很好看。再走紅毯,不帶怕的。要美貌營銷,不至於翻車。

但她的重點在哪?作品。

一部《姐姐》,盡顯她的野心,直擊「重男輕女」、直面長姐如母的傳統觀念,第一次獨自扛起成年人角色,在朱媛媛肖央這樣的老戲骨神級表現面前絲毫不落下風,她的演技立住了,《我的姐姐》才是清明檔最大的黑馬。

接下來,還有《我的姐姐》同一位導演的《再見,少年》。五一檔的《祕密訪客》,七夕檔的《盛夏未來》,未定檔的《中國醫生》。

不難發現一個特點,從《我的姐姐》導演,到《祕密訪客》《盛夏未來》的導演陳正道,只要用過一次張子楓,就上癮,這就是祖師爺賞飯。

這碗飯,賞的是感覺,悟性,演技基因。

畢竟像「神顏」、「初戀臉」、「看臉原諒一切」,這些太容易上癮。但看臉原諒一切,結果可能是讓觀眾一直原諒下去。

而挑頭的00花,卻能努力去反映真實、複雜、深刻,而不是全靠一張臉,把所有的人物扁平化、符號化、糢式化,因為長了演技臉,就不必遵循流量時代的玩法。

有了演技這碗飯,就別吃流量那碗飯。

誰是00花演技之王?頭疼

但00花也令我頭疼,85花、90花、95花,演技扛把子,都是呼之欲出。

唯獨她們00花,問我最看好誰,最喜歡誰的演技?

答不出。因為妹妹們太爭氣。

最先冒頭的是文淇。

公認的演技天才少女,代表作《血觀音》8.4分,《嘉年華》8.2分。

其中《血觀音》還讓她成為史上年紀最小的某大獎女配得主。

這部黑暗的電影裡,她演的棠真雖然外表是少女,但她的神情裡,卻不時流露出一股成年人的狠和厲。

有場戲是她去探望醒來的閨蜜,閨蜜病情發作,她沒救,眼睜睜看她死掉。近兩分鐘的獨角戲,無臺詞無走位,全靠眼神來表達棠真惡之花徹底綻放。

一開始恐懼,很快地,恐懼沒了,恨意湧上來。直到閨蜜死了。文淇吐一口氣,臉上有淡淡的解脫。

然後她假裝沖出去叫醫生,門口,與惠英紅撞個正著。兩代影後一句臺詞沒有,一個眼神過去,「精彩」。一個眼神回來,「小意思「。

這就是演技派對決,也是一場演技的傳承。

她的另一部代表作——《嘉年華》,12歲演16歲的打工妹小米。很生活化,又很複雜、糾結的一個角色,演不好會砸得極其難看,但文淇完美駕馭住,最後一場戲眼神中的力量,令整部電影升華了。

文淇確實是厲害,但她不一定是00花的演技第一,因為還有張子楓。

這兩個妹妹,在銀幕質感方面,有點像硬幣的兩面。

雖然,張子楓也有思諾這樣的經典反派,有《唐人街探案》裡面讓所有人毛骨悚然的「詭異一笑」,和《唐探3》令所有人噩夢重溫的詭異再一笑。但她的總體感覺,還是亮色的。

論天分,她和文淇不相上下。文淇是天才少女,張子楓當然也是。岩井俊二形容她:「張子楓的感覺和周迅很像,只要一開機,她就變成了這個角色。」

但相對文淇,她走的雖然也是小眾文藝片路線,卻是另一條路,而且,比文淇更早拿到獨當一面的成人化角色——《我的姐姐》。

對於張子楓這部電影演技的贊譽已經很多,不贅述,就說一點——這部電影,看出了張子楓對角色更完整的掌控力。

最能體現這點的,倒不是她和朱媛媛的幾場對手戲,那幾場爆發戲她當然是扛住了,但本來就沒人懷疑張子楓的哭戲和重頭戲的表現力,哪怕是《快把我哥哥帶走》這樣的親情喜劇裡,她演技的瞬間爆發力,一如既往。

有些流量花一輩子難以達到的演技高分,對於張子楓們來說,只是及格分而已。

打動我的,反倒是她初聞父母因車禍雙雙身亡的反應。

聽到這樣的悲劇,該是甚麼反應?嚎啕大哭?還是不知所措?

張子楓,一臉木然。

那雙失去神採的眼睛裡,讀不出情緒。看那場戲我就知道妹妹長大了——真正的高手,不在顯,而在藏。演技派是不需要每場戲都告訴觀眾我是演技派,她已經是了。

但你說00花演技冠軍就是文淇張子楓的二人轉?也不是。

還有任敏李庚希趙今麥,沒一個可以輕易省略的。

就說任敏,她目前演的兩個出圈的兩個角色,《悲傷逆流成河》的易遙和《清平樂》的徽柔,一個是校園霸淩的受害者,因為母親染上了傳染病,內心深深的自卑,另一個是被捧在手心裡的大宋公主徽柔,每一次,她都能把自己完全丟進角色裡,創造強大的共情。

但任敏演技的缺點是戲路相對單一,只有在最擅長的角色類型才能游刃有餘,論角色跨度比不上演啥是啥的張子楓文淇,但00花的未來是無限的,現在也才是第一回合而已,第十一回合又會怎樣呢?

這場起跑就領先了過去幾屆小花一大段的演技賽跑太值得期待了,不跑到最後,誰能肯定,哪一個才是第一名?

不靠臉吃飯的00花,還能紅多久?

說起來也是很神奇,「被觀眾看著長大」的童星通常會獲得更多的關註度,也通常需要面臨聚光燈下「傷仲永」的質疑。過早進入名利場容易導致心態失衡,很多天才童星演著演著就沒影了。但張子楓文淇們到現在沒有一個掉隊。

我想,這裡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演員的信念感。

很容易看到,從張子楓到文淇,都本能地抗拒著「天才」這樣的標簽。

張子楓只把自己定義為「一個拍戲的」。

文淇說她一直不太覺得自己是「天才」,後天的努力也很重要。

事實也的確如此。

比她們年長的小花們文替武替一大堆,行程太繁忙了沒時間深入體會角色,把臺詞背好已經足夠發通稿吹一輪敬業先鋒。

而00花們卻用的是老一代演員體驗生活那一套。

拍《嘉年華》的時候,文淇提前一周去廈門的酒店做服務生、清潔工,每天都像機器人一樣工作。因為這些重複又重複的練習、肌肉記憶,才讓文淇變成電影裡的小米。

張子楓有個習慣是一個小本本為她演的人物寫小傳,有空就到街上去逛逛,觀察生活中的人是怎樣的。

這套演員訓練法流量花早就不用了,老土不老土?但00花重新撿起來。

七歲的時候張子楓拍老舍話劇改編的電視劇《龍須溝》。有一場戲,是從木板橋掉到臭水溝裡。

水溝不深,剛好能淹過小張子楓,本來導演想找人在下面接著,但水太淺了成年人下去會露餡,只能讓張子楓自己一個人掉進水裡。要是流量花早就把劇本甩到導演臉上讓他自己去跳,但張子楓卻克服恐懼完成了這場戲,事後還很認真地說,如果不讓她拍,她會生氣。

就像張子楓14歲時面對媒體說的:「敬業是每一個人最基本的事情,現在在這個行業裡面,敬業已經被大家認為是一個最高標準了,但其實它不是,它是你應該做的。」

這屆小花真是令人感嘆後生可畏,但反過來想:為甚麼恰恰是張子楓文淇她們起來了,到底是時勢造花旦,還是花旦造時勢?

時勢還是決定性的。

「85花」經历的是傳統造星糢式到流量時代的過渡期,流量糢式興起之後,就去趕拍流量電影、IP劇了。

很多劇和電影就是粗制濫造下的產物。她們又如何在垃圾堆中彰顯演技呢?

比她們更晚的90花95花的特點更是明顯,她們趕上的剛好就是流量時代。

流量糢式主導一切之下,個個搶破頭的是高流量、大IP和甜寵劇,很多人剛出道靈氣四溢,演多了懸浮劇演技也泯然眾人矣。

00花的幸運在於,她們出道的時候,流量劇、大IP還輪不到她們演,等到她們長大,「流量+IP」糢式已經過氣了,連85花們都開始轉型現實題材,而她們剛好演的就是。

說到底,文淇、張子楓這類00後演員被追捧,其實代表一種審美的轉向。

早生幾年,時代就不是她們的,因為觀眾那時候只看臉,而她們不夠漂亮。

現在觀眾還是看臉第一,但也看膩了爛演技,演技派小花的機會就來了。

甚至可以說是上幾屆小花們的華麗演技成就了她們,因為觀眾的忍無可忍讓「流量轉回了演技」。

但這屆00花憑借過硬演技和努力態度,就可以一絕前人後患,從此高枕無憂嗎?

也別想太美。

來看一個前提——

她們能起來,靠的是那載舟亦能覆舟的時代浪潮,缺陷是普遍有大眾緣卻缺少死粉,在資本眼中分量不足。要持續發力只能靠作品。

可是中國影視劇工業體系的不成熟下,原生的創作力量還是弱的,這就註定了這幫演技派小花維持人氣的作品後備基礎是薄弱的。

目前文淇的代表作還是只有《血觀音》和《嘉年華》,張子楓是《我的姐姐》和《唐山大地震》,以後還能有更多的好作品給更多的文淇張子楓們表現機會嗎?答案是不確定的。

而張子楓文淇們到底還能靠這張演技臉撐多久,的確是個問題。

畢竟好看是天生的,流量花永遠有市場,演爛十部戲,走個紅毯上個熱搜又滿血複活了,看臉依然是這個時代的王道。

靠演技,就是踩鋼絲似地走出了一條向老天爺討飯吃的艱險之路。

只有這條路真正被走出來,演技好的姑娘才不必為了爭取到好角色而去變臉。

我真心為這群爭氣的小花們高興,也真心為她們的未來擔心,擔心她們演到最後成為下一個「姑媽」朱媛媛,不是說,演技好卻不紅可恥,好演員一輩子都是好演員,但她們值得一個更好的未來。

更關鍵的是,她們的未來不止是張子楓文淇任敏的未來,也代表著中國影視行業未來的風向。

一個最簡單的檢驗標準是:如果張子楓文淇們可以一直紅下去,中國影視劇的未來,大概率是行的。

所以誰是00花演技之王不重要,她們一起創造的那個未來,很重要。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