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間接導致了翁美玲的死,因為多情女兒不肯認他,發妻不肯原諒他

鄭少秋

文:萬小刀

一、

1947年,鄭少秋出生在香港中文大學一名黃姓教授家庭。

黃教授教書不知咋的,但是育人堪稱一流,為鄭少秋生下了9個兄弟姐妹,那時鄭少秋還叫黃可中。

黃教授生性風流,生完了一大窩孩子後,也不收斂,那點薪水多花在鶯鶯燕燕身上了,於是黃教授老婆改嫁給一個姓鄭的先生,於是黃可中改名為:鄭創世。

鄭創世的繼父繼續把造人大業發揚光大,又給他添了三個弟弟妹妹。所以,他少年時期的日子一定過得比較辛苦,沒甚麼心思讀書。當然,最辛苦的還是他生了那麼多孩子的媽媽。

1963年,16歲的鄭創世先後考上了大喜、同文、南國(邵氏)等藝人訓練班,也考上了邵氏藝人訓練班,但沒有卵用,仍然無戲可演,遠沒有同期的岳華、鄭佩佩等武打藝人那麼幸運。

為了提高表演水平,鄭創世還拜香港話劇團長良鳴為師,在話劇舞臺苦練基本功。

1967年,20歲的鄭創世代表尖沙咀街坊福利會參加香港話劇比賽,因主演話劇《手足情深》獲得「最佳男主角」,這才受到電影公司青睞。

獲香港「大志電影公司」邀請,鄭創世參演了電影《黑煞星》,女主角是大名鼎鼎的陳寶珠。導演蔣偉光覺得鄭創世這名字比較土,於是給他改名為「鄭少秋」。

盡管如此,那時的電影正在轉型,粵語片逐漸沒落,國語片風頭正勁,那時只會說粵語的鄭少秋依舊不溫不火,甚至無戲可拍,做生意擺地攤也賠得精光。

這一年,邵逸夫的無線電視臺橫空出世,著名的電視臺編導蔡和平很快就上馬了《歡樂今宵》。

這一年,一個叫黎小斌的16歲女孩,以藝名「森森」在藍天酒樓夜總會首辦的全港公開女子歌唱比賽中,獲得「香港歌後」美譽,成為無線簽約藝人,進入《歡樂今宵》。

同時成為該檔節目主持人的還有以童星出道的沈殿霞,那年芳齡22歲。

然而,她們和鄭少秋的故事還要再等一等。

因為,那時20歲的鄭少秋已經有了兩個女人。他把跟曾經的同學盧慧茹變成了生命裡的第一個女人,然後又搞出人命——生了一個女兒叫鄭安儀。

為了養活這兩個女人,窮困的鄭少秋甚至要靠做手工、織毛衣維持生計。

那時香港經濟快速發展,酒吧、夜總會遍地開花,酒吧駐唱成為很多年輕人的新職業。比鄭少秋小3歲的譚詠麟、陳百祥,比鄭少秋小6歲的鄧麗君等人都是酒吧歌手,連大鄭少秋29歲的羅維也常到夜總會走穴。

為生活奔波的鄭少秋在朋友的介紹下,成為香港啓東游樂場的駐唱歌手,那時他跟年輕的萬小刀一樣黑瘦,會唱的歌也不多。

搭檔鄧麗君因為同時在幾個酒吧駐唱,經常遲到,就害得前面的鄭少秋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在臺上硬撐,被臺下觀眾噓和罵是常態,面對這樣的風雲,他一定笑不起來。

那時,見到靚妞,他就算想泡,也沒有甚麼實力。

二、

1970年,唱歌的鄭少秋得到了無線電視臺陳齊頌的提攜,成為無線的一員,先是主持《弦韻寄心聲》音樂節目。

後來又被蔡和平挖到《歡樂今宵》,充當打雜的「萬精油」,唱歌、跳舞、拍廣告、演趣劇……人稱「扮嘢秋」。

他的糢仿秀也很厲害,曾糢仿日本著名視覺系紅歌星澤田研二,唱了一首《OH GAL》,震動全港。

一襲雪白海軍軍服,軍帽歪戴遮單眼,塗上口紅和指甲油,手執香煙,一搖一擺,風情萬種啊有木有。

就這樣,他成為了沈殿霞、森森的新同事。

那時的沈殿霞已經是《歡樂今宵》的元老之一,重量級主持人,是陪伴香港人歡樂星期五的「開心果」。

她還和謝賢、鄧光榮、陳自強等叱咤風雲的大哥們組建了「銀色鼠隊」,六位大哥眾星捧月,作為「七妹」,她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並沒怎麼在意這位叫「阿秋」的新同事。

1971年,李小龍因《唐山大兄》一鳴驚人,成為了票房一哥。無線的森森還跟他切磋過截拳道,順便跟李小龍的弟弟李振輝談了場戀愛。

可是,李振輝後來去美國讀書了,兩人隔著偌大的太平洋,這就給了鄭少秋趁虛而入的機會。

那一年,因在電視臺表現不錯,鄭少秋主演了人生的首部電視劇《冷暖親情》,還獲得了「最有前途新人獎」。

嶄露頭角的他,又獲得了在《歡樂今宵》趣劇「昌哥與阿英」裡跟森森扮情侶的機會。

眼見森森的男朋友遠隔重洋,24歲的鄭少秋假戲真做,很快就擒獲森森的芳心,兩人的緋聞也迅速鋪天蓋地。

在家帶娃的盧慧茹一定很不爽,如果她帶著女兒和森森進行「嚴正交涉」,可能鄭少秋的這段情就立馬見光死。

高就高在,鄭少秋能在兩個女人中間游刃有餘,還和平相處了兩三年。

1973年,李小龍死在了丁佩的牀上,李振輝一定傷心欲絕,他不僅失去了初戀森森,還失去了哥哥李小龍。

那一年,吳孟達和周潤發成為了無線電視藝人訓練班的同學,即將邁入影視圈。

無線電視臺主辦的香港小姐選美大賽舉世矚目,狄波拉獲得冠軍,離香港第一花花公子謝賢的射程又近了一步;同臺競技的還在當空姐的趙雅芝因為回答問題時一哆嗦,就屈居第四,半只腳踏進了娛樂圈,和鄭少秋相遇只剩時間問題了。

而那一年,鄭少秋卻迎來了事業的上升期。不僅成為了無線首部彩色長劇《煙雨蒙蒙》的男主角,還為該劇配唱同名主題曲,開創了香港電視劇主題曲的先河,離躋身「香港十大電視明星」的行列只剩一步之遙。

事業抬頭的鄭少秋,春情無限,寫得一手好情書,把「香港歌後」森森姑娘騙得頭昏眼花,差點就要嫁給他。

1974年,森森發現鄭少秋竟然背著她有個女人就算了,竟然還有個女兒。

在父母的反對聲中,她果斷揮劍斬情絲,給遠在新加坡拍戲的鄭少秋寫了一封信,托付同臺的閨蜜沈殿霞帶過去。

魚雁傳書是愛情,閨蜜傳書,可能是更多的愛情。

在肥肥的註視下,鄭少秋打開那封信一看,一時間竟然涕泗橫流,失魂落魄,痛哭失聲……

原來,這是森森寫給他的分手信!

三、

因腳踏兩只船被甩的鄭少秋,演技達到了高潮,一哭二鬧三上吊,簡直痛不欲生,跟孟薑女哭長城都有得比。

如此「情深」的男人,把旁邊的沈殿霞也感動得七暈八素,跟著抹了不少眼淚。

為了挽回這段感情,鄭少秋給森森寫了封情書刊登在《明報》上:

「我承認以前有過羅曼史,而你仍然純潔得好像一張白紙,正因為如此,我一直覺得對你有點虧欠,那對你太不公平了。認識你之後,我才體會到愛情的真諦,每當我執著你的小手時,我總覺得我好像掌握了整個世界。還記得那次我們在喇沙梨道散步嗎? 那天晚上,夜涼如水,月色皎潔,我們手牽著手,迎著微風緩步徜徉, 我還記得你對我說,你欣賞那種意境,我何嘗不然?」……「寫到這,我停下筆來,燃上一口香煙,煙霧從我口中噴出來,它卻帶不走我心底下的創痛,想到明天在電視臺會見到你,不禁又是竊喜,又是怔仲。可不是嗎?如果我們從此不再相見,也許隨著歲月的逝去,我對你會逐漸淡忘(我會嗎?)我寧願 在夢中會見你, 夢中的你才是屬於我的。斌,夜已深了,我想也應該擱筆了。今晚我會夢見你的——你呢?」署名:鄭創世(鄭少秋本名)

那時明報的主編金庸、倪匡兩位大俠說不定也看了這封情書,搞不好還點過贊。

不論鄭少秋的情書寫得如何文採斐然,森森還是毅然決然與之分手了,不久,李小龍的弟弟李振輝畢業回港,他們又舊情複燃,後來還結了婚。

而鄭少秋的第一個女人盧慧茹也因跟他性格不合,帶著女兒鄭安儀走了,連拜拜都懶得說一聲。

多年以後,鄭少秋說他有供鄭安儀上大學,但兩人多年未曾見面,就算是走到大街上,也一定不認識……心裡有愧。

就在他對這兩個女人和一個女兒心懷愧疚的時候,又一個女人又飛蛾投火般撲向他。

這個人就是送信的沈殿霞,她覺得自己帶了這麼一封信,心有不安。於是就極力安慰失戀的鄭少秋,沒想到把自己也搭進去了。

那時的鄭少秋一身才藝,玉樹臨風,加上早年話劇表演練就的影帝級表演技巧,還在情場上走了幾個回合,技術老辣,是一等一的撩妹高手。

他無線電視臺的同事都說:「如果電梯裡有個美女,電梯未上到二十樓,阿秋(鄭少秋)已把女的搞定了。」

能分分鐘搞定別的美女,鄭少秋搞定肥肥也沒用多久。

因為他的失戀戲碼確實演得太出神入化了,已經讓肥肥產生了強烈的疼痛感,總覺得阿秋可能會為愛殉情,就貼身陪同,一起吃飯,逛街……

最後,連那重量級的身體都全盤豁出,用來安慰阿秋了。

既然生米已經做成熟飯,兩人就幹脆一不做二不休,同居了。

盡管閱女無數的謝賢不贊成,情場老手鄧光榮也投了反對票,不看好兩人的這段感情,可沈殿霞就像飛蛾投火,愛得奮不顧身。

那時的鄭少秋作為新人,盡管前面發展形勢一片大好,但並沒有甚麼好的資源,離成為影視巨星總欠那麼點火候。

那時,李小龍死後,硬派功夫劇受到重創,洪金寶和成龍尚未形成自己的特色,王羽也沒有甚麼亮眼的表現,動作片一時間青黃不接,比較尷尬。

武俠小說廣受歡迎,武俠熱改編影視劇成為新風潮,金庸、古龍的武俠劇成為動作片的新出路。

而作為無線電視臺的「阿姐」,肥肥地位高,人緣好,還有六位大哥罩著,資源就很多。

為愛癡狂的沈殿霞為了鄭少秋紅起來,甚麼都願意做。她找到當時著名的武術指導劉家良,據說還下跪了,才為他爭取到了《書劍恩仇錄》的角色。

一代宗師劉家良作為香港資深的武術指導,看在這層關系,收鄭少秋為大弟子,精心栽培。因此,鄭少秋後來的很多大俠角色動作瀟灑,締造了無數經典,一直被糢仿,從未被超越。

該劇的主題曲本來是讓羅文唱的,其實原唱都已經完成了。沈殿霞為了幫鄭少秋,就讓老友羅文把這機會拱手讓了出來。鄭少秋只要照著羅文的原唱唱出就行了。肥肥幫他那真是叫全力以赴,掏心掏肺,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給他。

鄭少秋得到這樣的傾力幫助,也不負所望,一人分飾乾隆、陳家洛、福康安三角,表演入木三分,終於紅了。

自此「阿秋」搖身一變成為「秋官」。

隨後,他主演了《倚天屠龍記》裡的張無忌,讓金庸大俠都大為贊賞,情不自禁揮毫潑墨為他題詞:「熒屏俠士,颯颯英風,家洛無忌,入人夢中。」

四、

那時的沈殿霞眼裡都是鄭少秋,其他一切似乎都看不到,也來不及去看。就像林憶蓮多年以後的《至少還有你》唱的那樣,為了秋官,她甚麼都願意。

見鄭少秋瘦弱,就為他熬湯補身子;每次出門,都為愛臭美的秋官精心挑選衣服,不管他如何一絲不苟,如何磨嘰都能忍受;幫他學國語,在家不講粵語……

「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棄,至少還有你值得我去珍惜」。沈殿霞就是這麼幹的,放棄了全世界,吊死在一棵樹上。1977年,如日中天的她為了愛情,退出了無線電視臺,告別了娛樂圈,專心伺候鄭少秋。

盡管沒有夫妻名分,肥肥也做到了夫唱婦隨,不僅為鄭少秋爭取資源,還經常在劇組陪同秋官。

1979年,秋官和趙雅芝、吳孟達主演的《楚留香》引發收視狂潮,萬人空巷。在臺灣,很多出租車司機為了看楚留香,連車都不出。

古龍大俠都醋意大發,不無酸楚地說:「臺灣人只知鄭少秋而淡忘了古龍,仿佛楚留香本身就是鄭少秋!」

扮演胡鐵花的吳孟達也紅得發紫,然後被黑社會盯上,經常被拉去喝酒賭博,稀裡糊塗地欠下了30多萬港元的賭債,差點要跳水自盡。

而在那個影視被黑社會染指的年代,很多藝人被黑社會脅迫拍戲,越是紅火越是受盡壓榨。

而紅得發紫的鄭少秋卻是個例外,似乎他總能置身事外,這不是他運氣好,而是因為他是肥肥的同居男友。

要知道,肥肥的拜把子兄弟鄧光榮、謝賢都是江湖上嚮當當的人物,連她在無線電視臺的小弟曾志偉也跟陳百祥譚詠麟洪金寶成龍形成自己的勢力範圍,在江湖上也被人尊為「大哥」,有這樣的後臺,誰人敢惹?

沒人惹秋官,不等於秋官不惹別人。

因為風流倜儻的他,實在是太招惹人了。

金大俠「入人夢中」的題詞一點都不誇張,尤其是看了楚留香之後,港臺很多女人眼裡夢裡都是鄭少秋……夜裡和丈夫同牀的時候,往往「同牀異夢」,滿腦子幻想的卻是秋官……而男人們滿腦子裡都是趙雅芝。

在演《倚天屠龍記》時,秋官就熱情指導剛出道的趙雅芝演戲。沈殿霞覺得這熱情有點過火,就讓人警告過趙雅芝。

那時,趙雅芝和她那醫生老公黃漢偉感情不和,恰好和鄭少秋合作《楚留香》,於是感情進一步升溫,秋官甚至還陪趙雅芝去看過婦科,兩人的緋聞傳得有鼻子有眼。

這讓脾氣火爆的肥肥很不爽,坊間盛傳,肥姐還親臨劇組,送了趙雅芝兩個嚮亮的耳光。

盡管兩耳光打退了女神趙雅芝,可盜帥楚留香就這麼消停了麼?

五、

本來在《楚留香》之後,《上海灘》的男主角還將是鄭少秋,女主角繼續是趙雅芝。但鄭少秋以操勞過度身體不適為由,退出了,推薦了初出茅廬的周潤發,這才給了小馬哥爆紅的機會。

多年以後,發哥感謝秋官時,是不是應該同時感謝肥肥大姐?因為如果沒有肥肥大姐那兩耳光,勤勞的秋官哪裡舍得放棄這樣的好機會?

盡管肥肥如此煞費苦心,可日防夜防,花心難防。

何況鄭少秋就是楚留香,楚留香就是鄭少秋,不風流哪行。

1983年,在臺灣拍攝《昨夜之燈》的鄭少秋遇到了昔日同在酒吧駐唱的鄧麗君,兩人品著清茶,回味了不少往事。

好在肥肥看得緊,鄧麗君也要忙於「二秦二林」以及和成龍的複雜狗血戀情,沒有時間發展到擦槍走火的地步。

盡管肥肥在秋官身邊構築起了堅不可摧的馬奇諾防線,可她肥胖的身材和全心全意的愛還是擋不住「小妖精」們妖嬈的誘惑。

1984年,秋官拍攝《楚留香新傳》,再演「楚留香」,肥肥依然陪伴左右。

期間,她去了趟美國三藩市(舊金山),僅僅離開了三天,鄭少秋就出事了。

他和女二號官晶華就急不可耐地搞到一起了,畢竟人家只有20歲,綠油油、水靈靈的嫩草……還主動送到嘴裡來了,這頭忍了好多年的「老牛」連舌頭都不用伸……就吃了。

三天後,從國外回來的肥肥憑借女人的第六感,敏銳地發現了問題。因為秋官的旅行箱突然換了密碼。

果然,當肥肥千方百計解鎖行李箱之後,終於翻出了官晶華寫給秋官的情書。

這讓頗有背景的肥肥都一個頭兩個大,因為這次秋官吃的可不是一般的嫩草!

官晶華父親叫官蒞銘,是老蔣的幹兒子,還是竹聯幫元老級大佬。因為有這樣的背景,剛出道的官晶華就能演女二號,雖然番位排在女一號米雪之後,可戲份卻不比她少。

秋官也知道都是命根子惹了禍,但面對沈殿霞的再三逼問,就是打死不承認。

但這次的兩個女人跟前一次的兩個女人不一樣,都是重量級,都不好惹,腳踏兩只船的他也深深感到了壓力。但畢竟秋官久經情場,是個中老手,不會騎虎難下,於是就放了個大招。

在肥姐咄咄逼人的再三追問下,秋官突然提出結婚,以表誠意。

這一招果然厲害!

對於肥肥而言,這一招簡直太致命了!同居十一年了,這個男人從來都沒有表示過要結婚,幸福簡直來得太突然了!

於是,被擊中的沈殿霞被感動得智商歸零,立馬答應,連婚紗都沒來得及做,就屁顛屁顛跟著去登記了,1985年1月,兩人登記結婚。

問題就這樣解決了嗎?

六、

如果官晶華能按套路出牌,鄭少秋這一招就一箭雙彫了。

因為拿著這一紙婚約,不僅能讓肥肥消停,秋官或許還能讓剛剛插足進來的小姑娘官晶華望而卻步。

誰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碰到高手了。他哪裡知道官晶華根本就不吃這一套,她相信只要功夫深,就能挖牆根!

結果,老玩家秋官的這一刀下去,藕雖斷了,可絲還連著呢,人家就是不放手。

情場高手「楚留香」這次如意算盤打錯了,失足了。

也許感情藏不住,身邊睡著這個,腦袋裡想著那個,所以鄭少秋也一直都沒有和肥肥補拍婚紗照,這也成為了肥肥一生的遺憾。

鄭少秋的同牀異夢還是惹得敏感的沈殿霞猜疑不斷。夫妻間的爭吵就成為了家常便飯,這讓隔壁的翁美玲聽到了。正在拍拖的她,被這樣曠日持久的爭吵搞得有點不相信愛情了,在結婚問題上猶豫不決……

一次,她無意間就洩露了鄰居肥肥和秋官經常爭吵的祕密,惹怒了肥肥。坊間傳聞,為此肥肥還找人修理了她,加上遭遇感情事業不順,翁美玲就患上了抑鬱癥,一年後,在家開煤氣自殺了……

眼見搞出了人命,一招不行,情場高手鄭少秋再放大招:

生孩子!

他和沈殿霞同居十多年都沒有一子半女,兩人結婚就激發了吃瓜群眾的想象力。跟曾經關心謝賢和狄波拉一樣,吃瓜群眾對他們的生育能力也頗為關心,沒少質疑。

盡管醫生說秋官有小蝌蚪少的毛病,肥肥也快40歲了,已過最佳生育年齡,加上過度肥胖,生育風險很大。但是,只要秋官提出來,肥肥還是拼了。

兩人排除萬難,辛勤播種,好不容易懷上了孩子!

肥肥也該套牢秋官了吧,那邊官晶華也該死心了吧?

七、

可二十出頭的官晶華就是不吃這一套,表現得像個鍥而不舍的獵人,就是盯著秋官不放,靜待時機。

畢竟,懷胎十月,那點事不太好解決,往往就成了考驗老公們的試金石。畢竟老公們也都是蠢蠢欲動的動物,在這個時刻「英雄難過美人關」的不在少數……

果然,機會來了!就在這期間,鄭少秋經不住官晶華的誘惑,和她去參加了一個商業活動,還攜手去旅游,大約還幹了些別的……

懷孕中的肥姐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懷了孩子還是套不住郎!

然而,令肥姐怎麼都想不到的是,秋官竟然還有狠招!

秋官連放兩次大招,企圖擺平兩個女人,可最終竟然淪為了官晶華的獵物!

他沒有掙紮,就直接認命了。

接下來,他需要做的是再放一次大招,這次顯然是針對肥姐的。

外面丈夫和官晶華的緋聞沸沸揚揚,就憑借著娛樂頭條,這對懷孕的肥肥應該就有足夠的殺傷力的。

可肥姐忍了,選擇退避三舍,實在惡心得受不了,就遠赴加拿大待產,眼不見心不煩。

可秋官還有後手,不僅把官晶華帶回和沈殿霞的愛巢瞎搞,甚至在為數不多的產期探視時,還不忘帶上這位新歡。

這一招果然厲害,也很快就達到了目的。

1987年5月,42歲的肥肥冒著生命危險,生下鄭欣宜。為了療傷,尚在哺乳期就回歸了演藝圈。

那一年,她把檔期排得滿滿當當,馬不停蹄地參演了《雙肥臨門》《最佳女婿》《富貴逼人》等影視劇,用事業的成功彌補婚姻的失敗。

她以為這樣還能挽回一下垂死的婚姻,但她等到的卻是淨身出戶的鄭少秋。

就在女兒未滿8個月時,被這最後一招擊中的肥肥徹底心死,同意離婚了。

從一個女人的一封情書開始,到另一個女人的一封情書結束。肥肥在這14年間,只是秋官生命裡的一個過渡段而已。

不同的是,開始的那封情書,傷心的人是鄭少秋,「贏家」是她自己;結束的那封情書,傷心的是她自己,贏家是官晶華。

但是,他們的故事還沒有完。

八、

離婚後,肥肥受邀加入亞視,主持多檔節目,這位「女強人」選擇把開心和歡樂奉獻給觀眾,把悲傷留給自己。

那幾年,只要聽到秋官和官晶華的名字,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她曾激憤不已地說:「我的字典裡沒有官晶華這幾個字。」

多年以後,鄭少秋解釋道:「我算是個『小男人』吧,喜歡小鳥依人的傳統女子,無法駕馭像肥肥這樣的女強人。」

而離婚之後,秋官就和「小鳥依人」的官晶華繼續浪漫,不是攜手出游,就是牽手看日出,愛得死去活來。

1989年,42歲的秋官和25歲的官晶華終於修成正果,註冊結婚了。

當然,鄭少秋得到了很多人的「祝福」,在一片罵聲中,他和官晶華生下兩個女兒。

作為四個女兒的秋官,在造人大業上,成績遠不及他爹,也只能認下「一身女兒債,天生岳父命」了。

再婚後,鄭少秋似乎消停了一些。也許是因為罵名在身,很多仰慕他的女子面對這樣的「負心漢」知難而退,畢竟官晶華的背景是很厲害的,想動竹聯幫大小姐的奶酪,不想活了。

因為官晶華為了管好丈夫,當了秋官的工作助理,完全夫妻同體,寸步不離。

當秋官和趙雅芝再度合作《戲說乾隆》時,兩人也只能在鏡頭裡眉來眼去,幾乎沒甚麼單獨對臺詞的機會。

在一次綜藝節目裡,主持人總結秋官最佳搭檔是趙雅芝時,秋官臉色頗不自然,頻頻望向臺下官晶華所在的位置,被觀眾死死扣上了「妻管嚴」的帽子。

年齡漸長,好戲不斷,精力日漸不濟的鄭少秋在泡妞大業上就表現得「毛血日益衰,志氣日益微」了。

他知道,老夫少妻,像王羽那樣,搞不好就會被別人扣一頂綠帽子,不劃算。

於是學起了文化人胡適老先生,加入了「怕太太協會」,信奉胡老先生的「三從四得」(太太出門要跟從,太太命令要服從,太太說錯了要盲從;太太化妝要等得,太太生日要記得,太太打罵要忍得,太太花錢要舍得),凡事「都聽太太的」。

此後的秋官,生活中基本退出了情場,風流倜儻只是用來演戲了。任勞任怨的他出了不少經典大作,特別是他的《大時代》不僅重新整理了他的角色,還引發了「丁蟹效應」。

1992年,鄭少秋《大時代》熱播時,股市大跌1200點;1997年他主演的《江湖奇俠傳》熱播,當時恆生指數跌破一萬點……2012年,鄭少秋的新劇《心戰》推出預告片後,港股恆生指數連跌五天,跌幅超10%……

後來,股民們傷心地進行了粗略統計,發現到2012年時,鄭少秋的電視劇、節目播出後股市就會有明顯下挫,那時的記錄是32次!

如果他把禍害股民的能量,用來繼續禍害女人,那一定也要引發很多災難!

九、

盡管沈殿霞離婚後對秋官的負心頗為怨恨,很長時間都不能釋然,但只要他來看望女兒,卻從不阻攔。

甚至,在秋官看望女兒時,肥肥如果能和他一起吃頓飯,就高興得不得了。因為共同的女兒鄭欣宜做橋梁,鄭少秋在兩任妻子和兩個家庭間做了不少努力,裡外不是人的他最終也見到了一些好的變化。

官晶華後來還曾向肥肥道歉,表達了插足兩人婚姻的愧疚感,當然,更多的是在為自己洗脫罪名,重點是要告訴別人:當時對肥肥懷孕並不知情。

為緩和關系,作為「後媽」的她還在家為肥肥之女鄭欣宜留了房間……

2002年,57歲的肥肥在節目《掌聲的背後》請來了鄭少秋,兩人分手十多年後首次在節目裡同框,有如老友,肥肥還特意為她煲了湯。

兩人一起回憶了從前的生活,展示了鄭少秋熱愛工作的一面,不乏溢美之詞。還聊了家庭,鄭少秋不忘誇獎現任老婆官晶華對其照顧有加,讓他保養很好,隔空秀了一波恩愛。

節目最後,肥肥仍不忘詢問,當年秋官究竟有沒有中意過自己。

當得到秋官肯定的回答後,她笑得很燦爛,很滿足。算是一笑泯恩仇了吧。

2006年,61歲的肥肥生病,楊受成的《東周刊》採取了偷拍措施,差點把重病期間的她赤身裸體暴光。好在被及時發現,警方介入,在巨大風波中,以周刊副主編下課才罷休。

這麼大的動靜,曾志偉都為肥肥出頭了,可秋官卻很低調。

2008年,63歲的沈殿霞在彌留之際,將人生中最後的電話打給了秋官。

可是,在她的葬禮上,卻只收到了他那個小小的花籃,未見其人。

這讓肥肥的結拜哥哥鄧光榮看不下去了,在隨後的追思會上,當著臺下的四海賓客和無數觀眾,數落了鄭少秋的無情。

那時的鄭少秋已經61歲,摘下帽子,露出油光可鑒的不毛之地,在女兒鄭欣宜的攙扶下,似乎是辯解,似乎是懺悔,也似乎是在承諾……

此事引發了一場風波,挺鄧和挺鄭的都有,好在鄭欣宜表現得落落大方,化解了尷尬,贏得了滿堂彩。

就算是鄧光榮不問,一身情債的鄭少秋難道就不應該捫心自問一下嗎?

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女,2012年,鄭少秋和官晶華的大女兒鄭詠恩被爆出一夜豪吻16男的風流韻事,比謝賢之女謝婷婷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風流的秋官一定為自己的風流愧疚過。

好在他因戲而生,演技好,夠敬業,即便是在2019年,71歲的秋官依然在用生命演戲。

只是他跟初戀女友盧慧茹生下的女兒鄭安儀,不認他這個父親,這也許是他今生最應該愧疚的事和最難還清的債。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