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六年每天留便條給失憶的丈夫:彼此深愛

一位細心的妻子六年來在她先生醒來的每一個早晨必會溫馨地提醒,他們深愛著彼此,只不過他患了罕見的失憶從而他可能忘了。

現年36歲的克里斯托弗‧羅賓‧特納(Christopher Robin Turner)描述他的生活就像是浪漫喜劇電影《初戀50次》(50 First Dates)那樣。原來他患有猝睡症(narcolepsy),這使他入眠後夢境好似真的一樣,心理學上稱之入眠期幻覺,以致早上一覺醒來,他在這個現實世界的記憶卻罕見地消失了。

他的妻子切爾茜(Chelsea),現年26歲,於是每天早上都會在他的床邊留下便條,詳細描述給他的生活是怎樣的(點擊這裡可看圖片)。

便條裡告訴克里斯(Chris,Christopher的簡稱)他的名字、工作、他妻子的名字,兩隻6歲的澳洲牧牛犬(澳牛犬,Australian cattle dogs)的名字:狐狸(Fox)和熊貓(Panda),再說明他的病情。

「都六年了,她一直給我寫這個便條。」來自加拿大西部維多利亞市(Victoria)、以安裝窗戶為職業的克里斯感慨地說,「她很體貼,我非常感激,難以想像誰能像她一樣一直這麼體貼入微。」

「每天早上醒來看到這些便條,對我真的幫助很大,因為我知道了我不孤單。」

「有時候我睡醒後不認識她,也有時候我在房子裡到處走來走去,想弄清楚我是誰,然後她問我,你在幹啥。」

「還有幾次,她說我醒來後就站在那兒自言自語,『我這是在哪兒啊。』」

「怎麼說呢,是很令人費解,我每晚會做二三個夢,夢境就像真的一樣,非常真實、生動,我在夢裡的生活,比如夢裡的人際關係(是如此真實),當我醒來時,我的記憶好像還在夢裡,不知道自己現在是在哪兒。」

他說夢境是如此真實,以至於如果他在夢裡被蜜蜂蟄了,他這邊的身體也會感覺到。

克里斯回憶:「我曾經夢到,夢裡我在砂石地上走了好幾英里,醒來時我的腳很疼。」

「我醒來時,要過一會兒之後,我的身體會調整,然後我才回來(回到現實)。」

克里斯笑著承認人們經常將他的狀況比作2004年的一部美國喜劇電影《初戀50次》(又譯作《我的失憶女友》),該影片描述了一個女人一次車禍後,她的記憶會在第二天全部消失,於是每天都重新開始生活並俘獲美滿姻緣的故事。

現實中的克里斯可謂一樣得到上天的眷顧,他十年前在工作時認識了太太切爾茜,他坦言二人「一見鍾情」,交往五年後就順理成章地結婚了。

「我們初次認識的時候,我就很誠實地告訴了她我所有的情況。」他說,「很多猝睡症患者有伴侶後難以長久,因為(這種狀況)對伴侶來說確實很難。」

現代醫學認為猝睡症是一種非常罕見的長期腦部疾病,人會在不適當的時候突然入睡。強烈的情緒或大音量噪音,也可能觸發猝睡症患者對肌肉的控制能力突然短暫性喪失。

克里斯16歲時被診斷出患有猝睡症,他那時在方向盤上就睡著了,結果撞壞了車子。

克里斯補充說:「那時,還沒人知道猝睡症,身邊也沒有互聯網,我去看神經科醫生的時後,他們說我是他們見過的最猝然入睡的人。

「隨著年齡增長,我現在已經很好了,但是打噴嚏時,我會抓住椅子,並確保自己坐下來。

「非常生氣時,我可能會摔倒在地上。」

來源:大紀元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