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醜聞!寡姐曝遭金球獎評委性騷擾,好萊塢女演員被當作性玩物?

寡姐
金球獎是美國影視界除奧斯卡之外最重要的獎項,也是全美一年一度最受歡迎的盛會。拿到金球獎,可能會改變演員和導演的一生。

但這個月,全美卻以「寡姐」斯嘉麗·約翰遜和「綠巨人」馬克叔為首,掀起了抵制金球獎主辦方的運動。

韋恩斯坦倒台後,好萊塢仍然在一個又一個惡勢力中上演著性騷擾、種族歧視和貪腐的戲碼…

斯嘉麗再爆被騷擾,抵制金球獎

金球獎的主辦方,或者說組織者是一個名為「好萊塢外國新聞協會」(HFPA)的組織,由數百名記者和專欄作家組成。他們對於每年金球獎的獎項安排起著決定性作用。

而這樣一個代表「權威」的組織,成員卻被爆以貪婪的老白男為主。組織內部排斥女記者加入,並與好萊塢韋恩斯坦一類的惡臭統治者同流合污。他們操縱下的金球獎,不但充滿著腐敗和內定,更嚴重歧視女性和少數族裔。

2月《洛杉磯時報》發表調查文章控訴HFPA與金球獎的腐敗,卻根本沒有掀起水花。直到前幾天,這個問題才再一次被重視。因為終於有大牌明星敢於站出來正面與金球獎對峙。

這次發聲的人是斯嘉麗·約翰遜,她曾經獲得五次金球獎提名,但第一次直面指責以HFPA為首的好萊塢控制者,對她和其他女演員實施性騷擾。

寡姐在婦聯採訪中被問是不是穿了內衣

斯嘉麗說她曾經多次面臨HFPA組織裡的成員,對她進行歧視性的採訪和性騷擾。HFPA是個從來就不懂得尊重女性的組織,因此除非他們改革,否則她將敦促更多演藝界同行抵制金球獎。

婦聯記者會上,只問寡姐如何保持身材

寡姐其實在之前多次提到過自己在圈內被性別歧視。她十幾歲就進入了電影業,沒過幾年斯嘉麗就發現自己像一個不能說「不」的機器,她說自己因為是個小女孩被周圍所有的老男人利用,以至於她根本無法意識到自己是個有價值的人。

就像HFPA,好萊塢的高層組織以厭女著稱。寡姐回憶,她發現自己根本沒法動搖上層權力的規則,以至於不得不說服自己去扮演一個「酷女孩」。強迫自己和他們一起玩耍,甚至接受他們的性騷擾。

「為了繼續事業,意味著我必須妥協」。但寡姐表示,她終究無法迎合高層惡劣的行徑,也不想做傷害其他女演員的幫凶。所以她決定將HFPA的行為公之於眾。

緊接著,寡姐的接力棒被馬克叔Mark Ruffalo接過。他批評HFPA的行為是令人失望的,並且支持寡姐抵制HFPA。並表示HFPA的行為,讓自己作為金球獎得主感到羞恥。

很快抵制已經上升到了影視公司之間。網飛和亞馬遜已經發布聲明停止與HFPA的合作。你也許覺得,因為一個女演員的控訴,就去抵制一個大獎主辦方,這很誇張。

但事實上,很多演員們已經忍受了好萊塢無盡的厭女,大男子主義,道德敗壞和腐敗太久太久。

好萊塢就是各種協會,各種大廠形成的一個個權力圈子,每個圈子的頂層,都在打壓女演員。因此,即使是在其中一個大蛀蟲韋恩斯坦入獄後,仍然是一潭渾水。

很多著名女演員都講述過他們在美國娛樂圈被歧視、騷擾,沒有出路的狀況。在好萊塢,一切的規則都由大獎主辦方,製片廠和大導演們制定,而這些人大部分都是所謂的「老白男」。

所以,女演員們相當多都面臨著被當作性玩具物化的命運。

《律政俏佳人》女主角Reese Witherspoon在職業早期以金髮甜心女孩的形象著稱。她其實多次想要轉型,飾演母親的角色挑戰自己。

但經紀人阻撓她:「如果你演了母親,那你就毀了,他們會覺得你是個老女人,沒人想找你拍戲。」

但就算不去演母親又能怎樣呢?Reese才37歲就被好萊塢的財務顧問警告「立刻開始存錢」,因為「像你這樣的女演員40歲後職業生涯基本就完了。」

金球獎和奧斯卡都獲得提名的Maggie Gyllenhaal遇到過更荒謬的事。37歲時,她去試鏡被告知太老了,「沒法扮演55歲的男主角的情人。」

Maggie感到憤怒和可笑,但這的確是好萊塢的潛規則。媒體公司Vocativ分析過近五年的好萊塢大片,發現了一個令人作嘔的模式:年輕男性要和年齡相仿的女演員,老男人一定要配小姑娘。

拿阿湯哥舉例,當他24歲拍《壯志凌雲》的時候,女主角是比他大一點的麥吉莉絲。到了阿湯哥51歲拍《明日邊緣》時,女主角是小20歲的艾米莉·布朗特。

他們永遠只青睞二三十歲的女演員,格外看重女演員傳統意義上的性魅力。最早站出來指控韋恩斯坦的女演員Rose McGowan的經歷就是這樣。

她被經紀人告知必須留長髮,否則「選角導演就不會想和你做愛,如果他們不想和你做愛,就不會僱傭你。」更可悲的是,她的經紀人也是女性。

Rose McGowan的造型對比

「我從一個年長的女人那裡聽到這句話,她也成了高層的喉舌,這太可悲了。

但如果你滿足了他們口中的美麗性感,你會得到工作,但失去尊重。 少女明星出身的Mila Kunis成年後在好萊塢非常痛苦。

她曾寫公開信表示自己被侮辱、排擠、刻意忽視。曾有製片人威脅她拍半裸照,否則就永遠別想混好萊塢。

和男演員 Ashton Kutcher結婚後,歧視仍在繼續,她被製片人稱作「Kutcher的妻子和孩子的母親」,而不是女演員Mila。

這很大程度上與好萊塢缺乏女性高層,女性大導演和製片人有關。阿凡達的女主角Zoe Saldana稱拍戲時,在片場會感到非常不安,因為劇組女性非常少。

「你幾乎沒有機會與女導演合作,一些女製片人為了保住自己,不會站出來反對一些男高層的惡臭言行。如果出了什麼事,你絕對會處於劣勢。」

當被性騷擾時,女演員會被教育「算了算了」,同樣的情況還發生在劇本話語權上。

石頭姐Emma Stone這樣影後級別的演員,仍然沒有男演員有話語權。她曾經為自己的人物創作了一系列非常有趣的對白,卻被劇組告知寫得不怎麼樣沒法用。後來石頭姐才知道,他們未經允許剽竊了她的段子,送給同組的男演員演。

《使女的故事》女主角Elisabeth Moss向製片廠提交的劇本被雪藏,很久之後她才知道,那是因為片場的男性高管一致認為「這個劇本太女性化了」。

因此,在這個缺少多樣女性角色,女性高管和導演的好萊塢,女演員們被打壓或侵犯,但無處伸冤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如果關注好萊塢的採訪,就會毫不驚訝地發現,除了那些演藝世家或極其幸運的女演員,幾乎是沒有女性的成名路一帆風順。每個人都能說出來幾個被性侵,歧視,脅迫的例子。

一些人屈服於規則成為了打壓其他女性的幫凶或者惡臭規則的既得利益者,一些人幸運地出人頭地,讓我們在今天能聽到她們的抱怨,還有一些早已經消失在人群裡。

寡姐公開控訴腐蘭蘭

寡姐能站出來抵制HFPA,對於好萊塢的意義是很大的。不光是女性,而是整個電影生態,因為HFPA的問題遠不止厭女這麼一點。

最「水」大獎,瘋狂受賄

2月份針對HFPA的調查文章中,很多關於金球獎幕後黑箱的運作細節是令人震驚的。

如果說,奧斯卡鞏固的是導演和演員的藝術地位,那麼金球獎更保證了提名獲獎影片的娛樂和商業價值。

沒有人討厭錢,HFPA這個金球仲裁者,也就擁有了如同財神爺般的巨大權力。前面也說過,HFPA的成員是一群記者,而金球獎對於他們而言是撈金的工具,電影質量到底好不好,他們也不是很在乎。與願意高價砸錢做電影公關的韋恩斯坦等人,可以說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HFPA的成員們很多只是固定收入普通的作家,但他們通過這個協會壟斷了好萊塢的信息來源,阻礙其他媒體報道。這就造成一部電影想要得到曝光,就無法逃過HFPA協會的審視。

從另一個角度而言,如果錢到位,劇組的負面新聞HFPA也可以幫片方捂住。

所以,每年金球獎提名的時段,就是他們大發橫財的時候。他們能得到與明星合影共處,住五星級酒店,參加上流晚宴,贈送高額禮物等機會。

比如1999年,HFPA的核心成員被發現收了片方82塊名貴手錶,以換取莎朗·斯通主演的《第六感女神》獲獎的機會。

調查中透露,他們經常會收取由電影公司和製片人提供的福利,以換取對某部電影的支持或投票。甚至會兜售媒體資格證,讓一些奇奇怪怪的十八線藝人或媒體進入紅毯現場。

一個資深公關人員透露,他們在過去10年裡,收到來自HFPA單個不同會員的「建議」。告訴他們,只要付5,000至10,000美元,他們就能遊說其他成員提名電影。

這筆錢看起來不多對吧?但是要錢的是一群根本沒有職業素養,也不出什麼好文章,純粹靠權力閉環蹭吃蹭喝的人。就是這些人炮製了好萊塢最大的獎項。

那電影業怎麼可能健康發展?

2019年,《艾米麗在巴黎》這部劇的製片方派拉蒙為了得到金球獎的青睞,請了30多個HFPA成員去法國巴黎,住1400美元一晚的豪華五星級酒店。為他們在私人博物館辦高級酒會,「像國王和王后一樣被接待」。

雖然可能大家覺得金球獎為了這些蠅頭小利做黑箱很愚蠢,但他們恰恰賺的就是這個的差價。

奧斯卡公關費通常非常高昂,而且協會成員有10300人,總有不吃這套的真藝術家。

但金球獎不同,HFPA的成員最多只有90名,公關金球獎在各大片方看來經濟又實惠,也更沒有下限。

所以,會有很多片方的策略就是乾脆放棄奧斯卡,專注攻略金球獎。對於HFPA來說這真是一年不開張,開張吃一年。公關費足夠他們快活一年,而片方不斷贈送的禮物和豪華假期,和明星成為熟人獲得的名利,則是他們免費享受的福利。

因此,金球獎在這些年被人們認為越來越「水」。早在幾年前,Ricky Gervais和Gary Oldman就都公開諷刺過這個獎項的含金量。

演藝圈是最容易產生歧視和腐敗的地方,它比其他行業更加封閉,更加相信權力的垂青。HFPA壟斷了獎項和報道獲得了權力,韋恩斯坦掌控了製片廠獲得了權力,各種導演利用權力壓制醜聞。

好萊塢的腐爛不是從韋恩斯坦開始,也不會從他結束。但韋恩斯坦的墮落給了像寡姐和馬克叔一樣有正義感的人機會,指出它多年來的錯誤和醜惡,這是改變的第一步…

source:

https://www.latimes.com/entertainment-arts/business/story/2021-02-21/hfpa-golden-globes-2021

https://www.insider.com/women-sexism-experiences-hollywood-misogyny-entertainment-industry#elizabeth-banks-said-her-agent-told-her-to-get-a-boob-job-25

https://www.vulture.com/2021/05/scarlett-johansson-speaks-out-against-sexist-hfpa.html

來源:英國報姐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