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代,一枚公章就可以扒掉女孩的內褲

禁片天浴

1998年的電影,距今已有23年了。

這是陳沖導演的第一部片子,捧紅了李小璐蘋果般的臉蛋兒。但電影一出來就被禁,烏鴉當年也沒看過。只是糢糢糊糊聽人說:有很多裸體鏡頭…

這幾天,烏鴉終於看完此片。我覺得這部天浴之所以成為禁片,陳沖之所以被禁拍三年,可能不僅是因為裸露…

1975年,成都。

17歲的秀秀,蹲在木盆裡洗澡。媽媽邊給她搓背,一邊嘮叨著:死女娃子,用幹手抓香皂,這樣子用得久一點。

 

雖然那是個物質匱乏的時代,但秀秀活得並不委屈。她天生麗質,有心疼她的爸媽,有貼心的妹妹,還有一個青梅竹馬在樓下癡癡的等著她。

而這美好的一切,都被時代的巨浪擊碎,一場「上山下鄉運動」,徹底的改變了秀秀的人生。

 

1968年-1976年,中國历史上發生了一場聲勢浩大的人口大遷移。

750萬城市青年,嚮應領袖的號召,胸懷「改造自身,與工農結合,消滅城鄉差距」的理想,奔赴農邨和邊疆,這就是: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

 

 

秀秀下鄉的地方,是一片廣袤的草原。

這裡有藍天、白雲、駿馬和牛羊…也有髒兮兮的牀鋪,漏風的帳篷,粗糙的食物,以及毛手毛腳的男人…

 

有一天,秀秀去看露天電影。

電影放的是《英雄兒女》,大家齊聲唱著「為甚麼戰旗美如畫,英雄的鮮血染紅了它」的時候。居然還有人偷摸秀秀的屁股…

 

有一天,供銷社的小宋,帶來了知青回城的消息。他告訴秀秀:知青都在鬧回城,人事科的門檻都讓知青給踩塌了。如果你早點認識我就好了,這會兒都回成都了。

其實啊,你真是一個很老實,很老實的姑娘,憑你這張小臉蛋兒,早該去找場長了啊…

小宋的那句「我們一起回成都」,就像是一個魔咒,讓秀秀神魂顛倒,稀裡糊塗就跟他睡了。

 

或許是因為「騙炮」成功的小宋到處去吹噓的緣故,號稱「有門道」的幹部們紛至遝來,連哄帶騙,紛紛在和秀秀放上一炮之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甚至,還有人半夜沖進帳篷,褲子一脫,二話不說,幹完就走。

 

秀秀成了場部著名的「公共廁所」,成了場部男人們的共用的洩欲工具。

秀秀說:沒這些人給你蓋章子,批條子,想回成都,門都沒有。一個女娃子,沒錢,沒權,爹媽都是平頭百姓,不就是這點本錢。跟這個睡了,就得跟那個睡,一碗水得端平了…

要不是因為懷孕,秀秀睡過的名單可能會很長很長…

 

不要以為《天浴》是一部電影,是一個虛構的可怕故事。

在一本書中,有千千萬萬個秀秀原型的真實記錄。

 

在那個時代,很多農場幹部直截了當對知青說:把你們送到這裡來是接受再教育的,就算我們叫你們吃屎,你們也得乖乖地給我吃。

僅在1974年-1978年間,女知青被強姦的案件就多達幾千起,而這些數字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因為大多數受害者都選擇了保持沉默。

 

很多農場幹部根本就不怕揭發,他們只需要說出一句:你要是喊,就一輩子別想回北京。大多數女知青,就會停止掙紮。(糜庶《瑞麗江畔》)

一枚小小的公章,一張小小的字條,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權力,成為了他們打開知青房門的鑰匙,成為了扒掉女孩內褲的武器。

前兩天,公眾號[雷斯林]的文章中有這樣一個問句:灰燼與塵埃為甚麼要互相憎恨?(此文已被刪除)

其實我很想對他說:迫害「塵埃」最狠的往往都是「灰燼」。

就像是電影《天浴》中,秀秀去醫院做人工流產時,兩個護士極盡尖酸刻薄之能:我覺得她亂搞的時候,肯定聲音大得很。這種女娃子,就是一頭死豬不怕開水燙。

 

一個男知青,為了能回城市,開槍打掉了自己兩根腳指頭。按理說,他也是制度的受害者;按理說,他應該能體會一個知青想回城的心情;按理說,灰燼應該能懂得塵埃的痛苦。

但他還是一瘸一拐的鑽進秀秀的病房,鎖上房門,要去和秀秀「交流交流」…

此時,兩個護士站在門口嬉笑著說:我給你說,就是來頭公馬,她肯定都要。

 

這部《天浴》改編自嚴歌苓的同名小說,由陳沖執導。年僅17歲的李小璐,憑借著對秀秀一角的出色演繹,成為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巴黎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

但由於片中有大量裸露鏡頭(其中大部分裸體鏡頭是由裸替完成),本片又掀起了巨大的爭議。但毋庸置疑的是,這是一部極具震撼力的電影,豆瓣8.2分,IMDb7.5分客觀的印證了它的價值。

因為此片陳沖被禁拍三年。多年後,有人問陳沖為甚麼要拍這麼一部電影,她說:秀秀17歲去插隊,如果我沒被上影挑去,我就是她!
 

 

來源:烏鴉電影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