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捏大才子,讓林青霞自卑,她為何突然離奇退圈?

胡因夢

” 如果有一個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優游又優秀,又傷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別人,是胡因夢。”

以上這段評價來自著名江湖浪子李敖

胡因夢的眾多特質之中,他把 ” 漂亮 ” 放首位,是有原因的。

有著 “七十年代臺灣第一美女” 的稱號,與林青霞、林鳳嬌、胡慧中並稱 “雙林雙胡、臺灣四美“。 

70 年代美人大合影 

可想而知,她的美,幾乎是沒有爭議性的。

高嶺之花

青霞的美無可匹敵,但胡在旁邊,氣質與糢樣竟也未落下乘。 

有人曾如此形容兩人:” 林青霞之美像國畫,劍眉星目間有大幅潑墨的富貴感,胡因夢就是小品,筆法雋永古典。” 

盡管美得難分伯仲,但青霞曾坦言胡因夢讓她心生自卑。

從所長角度來看,後者最難得的一點是,骨相皮相都很完美。 

頭骨、顱骨、額骨、顴骨,無一不飽滿精巧。 

梳大光明也好看的女明星可真不多。

臉部軟組織飽滿緊致,恰到好處地包裹住骨骼。 

五官更是圈裡數一數二的出挑。

眉眼狹長,加上輕微下三白眼,讓胡因夢整個人宛如高嶺之花,自帶距離感。

高挑細眉和全包深色眼線,更顯幾分高冷魅惑。 

渾身散發著古典、端莊,又隱隱透露出幾分憂愁。 

那個年代,不加濾鏡不化濃妝,能頂住這個死亡角度,已經很難得了。 

生活不會因為憂鬱顯得風情萬種,但美女可以。 

叛逆女孩

不過,胡因夢本人卻一點兒也不內斂矯情。

她不會對自己做過的一些事諱莫如深,極盡真實,松弛自然。

甚至可以說是,叛逆

在臺灣輔仁大學上學期間,她已經開始穿那種幾乎遮不住臀部的短裙,交外國男友,活像個混不吝。

上到一半,不上了。 

據說胡因夢離開輔仁大學那天,學校流傳出一句話:” 輔仁大學從此沒有春天。”

不上學,幹嘛呢?

跑去拍了人生第一部電影《雲深不知處》,硬生生把林青霞擠下女主寶座,可謂出道即巔峰。

接著,她又做了一件讓大家想不到的事:割雙眼皮。 

” 我曾經仔細看過《雲深不知處》的毛片,赫然發現自己的東方媚眼在銀幕上完全是標準的蒙古利亞眼,不但浮腫,而且顯得有點邪門,帶著一股色迷迷的感覺。”

胡因夢對此倒是毫不避諱,大大方方談論起割雙眼皮的原因。 

盡管之前的媽生眼更溫婉一點,但她的顏值也的確因為這雙眼有了大提升。

事業正值如日中天之際,胡因夢又突然跑去了美國。 

這回又是幹甚麼呢?

念書。

生性如風的她在那裡感受到了一些前所未有的體驗,得到了關於性的解放。

就,真的,挺特別一女孩兒。 

從紐約回到臺灣後,昔日大爆的《雲深不知處》餘溫猶在, 胡因夢複又踏進入了娛樂圈。

之後長達 15 年的演藝生涯中,她演了近 40 部影片,拿下了金馬獎最佳女配。

直到 33 歲息影之際,還被亞太影展評為 ” 最受歡迎明星 “。 

事業這一 part,胡因夢可謂順風順水。

” 演戲根本不可以發展我的潛力,我根本不懂如何演戲,只不過靠美貌賺取暴利。靠著美貌我可以掙很多錢在這個行業,可是,內心從來沒有因此感受到過真正的快樂。而看書和寫作是真正讓我感到快樂的事情。”

倒不是凡爾賽,胡因夢的確是個大才女。

她出生於臺灣省臺中市,本氏是滿族瓜爾佳氏,父親是儒雅的政客,母親曾就讀於天津女子師範學院的中文系。

她是家裡唯一的女孩,父母對她格外寵愛,”父親寵我、縱我,要星星月亮他都設法摘下來給我。” 

行事乖張大膽叛逆,似乎都有了緣由。

這種家庭背景下,胡因夢所受到的教育資源和環境燻陶都是其他同齡人比不了的。

當演員不過是偶然,她做作家和翻譯家也都相當成功。 

也因此,愛上李敖,並非意外。

相愛相殺

26 歲那年,胡因夢在朋友家中見到了 44 歲的李敖。

大概是一物降一物,她對眼前這個比自己更為特立獨行的男人心動不已。

當時李敖還在跟別人談戀愛。 

為了與胡因夢在一起,李敖打電話給當時的女友劉會雲:

” 我愛你還是百分之百,但現在來了個千分之千的,所以你只能避一下。”

劈 X 還能如此理直氣壯的,確實不多見。

可能良心發現,他拿了 210 萬分手費,作為補償給前女友。 

但與此同時,他對胡媽媽說,”如果你真愛你女兒,也該拿出 210 萬的『相對基金』才是。

離了個大譜。

當媽的心中警鈴大作,無奈女兒早已墜入愛河。

1980 年 5 月 6 日,27 歲的胡因夢與 45 歲的李敖結婚,同年 8 月 28 日離婚。

這段短短維持了 115 天的婚姻,被李敖意難平了一輩子。 

離婚後,他開始在各種場合提及胡因夢,話裡話外皆不留情面。

” 我是一個完美主義者。有一天,我無意間推開沒有反鎖的衞生間的門,見到蹲在馬桶上的胡因夢因為便祕滿臉憋的通紅,實在太不堪了。”

胡因夢對此失笑:” 在同一屋簷下,是沒有真正的美人的。”

李敖在自己的節目上 360 度批判前妻,能連著罵 70 集。

大談 ” 白幼瘦 ” 審美時也不忘胡因夢,誇了她的美,又要貶她的人。 

2003 年,胡茵夢 50 歲生日時,李敖給她送去 50 朵玫瑰。 

有傳言稱女方很高興,但李敖卻說 ” 只是為了提醒她,你再美,也已經 50 歲了 “。

2007 年,李安導演的《色戒》上映,李敖公開表示:” 湯唯有甚麼好看的,我前妻胡因夢那才叫美。”

胡因夢在後來的自傳中說: 

” 過去我對他有過度理想化的認同,其實是因為不了解。

我期待他的人格偉大到一個程度,甚至可以拯救很多小老百姓。

跟他深入交往之後才發現,每個人都是平凡的。”

” 在我最不安、最不知何去何從時,李敖沒能成為我想象中的救贖者。”

她愛上的,大抵是書中那個瀟灑桀驁的作家李敖,被崇拜濾鏡蒙了眼。

而真實的李敖就像是一個快速運轉的機器,精準規律地運作著,和胡因夢的浪漫灑脫截然不同。

兩人的分離是必然事件。 

42 歲那年,胡因夢生了個女兒,父親未知。

母女倆性格如出一轍——有人問胡潔生自己的父親是誰,她說,這是我家的事,不幹你事

前夫李敖去世後,胡因夢的生活終於歸於平靜,昔日種種,都成過眼雲煙。

現在的她剪了短發,穿起素衣,專註於寫作和翻譯,幾十年如一日。

有採訪問胡因夢關於感情的理解,她說 “21 世紀的男性要學習的功課就是怎麼跟人親密,怎麼連結;女性則要學會獨立。” 

20 來歲的她崇拜別人,現在的她活出了自我。

胡因夢的一生,無畏無懼,灑脫真誠,這是比美貌更珍貴的東西。

來源:更美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