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蕾為甚麼可以胖?

在這個十月末,郝蕾段奕宏主演的《八角亭謎霧》播出已至尾聲。

而郝蕾段奕宏版《戀愛的犀牛》高清修複版也在某站上線了。

相同的主演,不同的容顏,相比於段奕宏只是黑了皺了的一張臉,兩個時期的郝蕾不論是顏值還是身材,縱橫對比都改變得分外明顯。 

當然不只是《八角亭謎霧》,其實早在幾年前就有人疑惑,郝蕾為甚麼不能在年輕貌美的時候多出來拍點戲,偏得在自己已經容顏不再的時候出來 ” 辣 ” 大家眼睛。 

所以,演員就一定不能身材走形顏值下滑嗎? 

也許並不見得。

話至此處,肯定很多人要說桃雙標了。

怎麼前陣子好一頓批判了潘粵明版胡八一,換到郝蕾這兒就開始為她開脫了呢?

稍安勿躁,且聽桃仔細分析一番。

我們批判潘粵明絕對不是因為他的 ” 胖 “,而是這種外形的 ” 胖 ” 對他演的角色是一種拖累,所以胖並不是原罪,形象不貼臉才是。

因為胡八一的人物設定決定了他不可能是臉頰都是肉、脖子三層褶這種中年發福的古月八一形象,所以就算潘老師演技再出神入化,也很難彌補這種與角色形象上的斷層。 

而郝蕾在《八角亭謎霧》裡飾演的玄珠是甚麼身份呢? 

因為性格敏感內向不善表達,所以從小都是家裡的隱形人。

媽媽和二姐玄敏都更喜歡她聰明漂亮的雙胞胎妹妹玄珍,甚至毫不掩飾這種偏愛,以至於玄珍嬌慣到根本看不起自己這個同胞姐姐。 

而在玄珍死後,她十八歲就離家,在深圳的外貿加工廠做了廠妹。 

她白天打工,晚上讀夜校學英語,憑努力拿到了自考大學的學歷,從打樣員做到了主管品控的總監。

種種因素加起來,造就的必將是一個骨子裡孤獨自卑但是外表強勢不好惹的形象。 

而生活中的她雖然已有伴侶,但還是和老板保持著地下關系,可這種關系的產生不是因為金錢或者地位,甚至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甚麼。 

從她這種對一切感情疏離冷漠的態度又可以看到,她並不是對物質十分有追求的一個人。 

所以這樣的一個中年婦女,外表一般還是保持著一種 ” 愛打扮 ” 的狀態。比如她來家裡住的時間不長,卻帶了好幾套更換的衣服,並且保證每天的造型有變化。而且她針對每天的衣服會記得搭配不同的發夾和耳飾。 

但雖然是要打扮,可從小的眼界造成她的這種打扮是沒有很高級的審美的,甚至是搭配過度的。所以能看到她有審美卻沒時尚,穿搭都比較混亂,比如莫名其妙的撞色、奇怪的耳飾和執拗的口紅顏色。

而從打樣員過度到總監身份,不僅是身份上的轉變,也是經濟實力提升的表現,所以在這種轉變中,身材發福也是有可能的。 

小時候瘦削不受關註的玄家小女兒,如今已經變成了豐滿的中年婦女,甚至不用再談其他,光是身材這個話題,就足以顯示這十幾年的滄海桑田。

但有人可能還要問了,同樣是演中年婦女,其他幾位女演員為啥就沒有那麼胖呢? 

我們還是可以從身份來分析。

溫崢嶸飾演的二女兒玄敏,嫁的是當地的小警察。因為丈夫職業的緣故,夫妻倆平時應該是聚少離多。而因為沒有子女,所以不會太註意飯菜營養搭配,除了去母親家,平時自己一個人吃飯的時候應該是能應付就應付了。

加上多年一直在苦惱不能懷孕的問題,身體和心理都在不斷地受折騰,所以溫崢嶸的骨感瘦在玄敏這個角色身上是可以兼容的。 

吳越飾演的周亞梅是一位昆曲演員,身材保持當然是演員的自我修養。而就算是退居二線只教不演,身材也不應該變化得太離譜。 

念玫的媽媽秀媛則是電視劇裡最常見的家庭全方位付出型女人。她既要經營早餐店,還要照顧家裡老小,所以常年保持這個狀態的女性應該是勻稱的體型,舒適的穿搭。 

可以看到作為玄家長嫂,她平時頭髮都沒有空打理,只是隨手拿彩色發圈把頭髮攏起來就完事。 

所以這幾位代表的其實是不同經歷的中年婦女,而在這樣的對比中,可以看到郝蕾這種富態感的中年婦女形象其實是合理的。 

她就是一位我們身邊隨處可見的中年婦女形象,也許會被人誇美麗,畢竟女人上了歲數之後關於 ” 美 ” 的定義其實不再是容顏姣好這麼單薄。

親戚朋友覺得美可能是因為她沒養育過子女,沒被瑣事消耗,所以看起來比同齡人要精神。 

孩子覺得美可能是因為一種對長輩的崇拜。畢竟一個敢於自己離家多年的小姑在一個渴望自由的孩子的眼裡就是自信美麗勇敢的形象。

那大家為啥會只對郝蕾發福耿耿於懷呢?

因為郝蕾以前是屬於靈氣逼人型的大美人,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角色都是具有獨一無二氣質的。

比如紮著雙馬尾歪頭叼煙的於虹;

一身紅裙明豔不可方物的明明; 

還有貌美張揚卻脆弱缺愛的靜妃。 

大家接受不了視覺上的落差,所以會產生她胖得離譜的感覺。而這種對比感在吳越和溫崢嶸身上,感受卻不會這麼強烈。 

就像小時候絕對不會覺得《錯愛一生》的顧憶羅好美,只記得她長得就是一臉壞相要害人的樣子。甚至現在她比顧憶羅時期還要更瘦,可也沒人說她身材保持得好,反而說她是戴著假發的張一山。

吳越和郝蕾同樣都飾演過《戀愛的犀牛》裡的明明,但也沒人感嘆吳越版的明明變成了枯燥乏味搶人老公的壞女人,只是單純地討厭著這個破壞別人家庭的壞女人。 

大家都懷念段奕宏和郝蕾之間那場血脈僨張的口紅寫字戲, 

卻沒辦法接受變成親戚的倆人在八角亭裡揣著兜嘮家常。 

這是時間帶來的遺憾,當然也是我們的遺憾。 

可我們不能一邊懷念以前的劇集真實生活化,一邊又要求演員的形象符合審美,這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

自古美人嘆遲暮,誰都不願意老去,但演員生命想要長久也不得不對年齡以及年齡帶來的副作用進行妥協。

但只要演員的外貌尊重了角色,生活中的形象又何必多論。 

畢竟演員終究是服務於劇情的,而不是單純服務於美的。

來源:北戴河桃罐頭廠電影修士會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