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網怒刷一星,他是中國影視圈奇恥大辱

軍犬
不久前,一部老片突然翻紅了。

一天之內,躥升到豆瓣實時熱門榜第一。

但,不是因為拍得好。

而是因為惹了眾怒。

大批一星差評湧入,讓這部老片的評分生生掉到了2.2

並且還在繼續跌。

怎麼回事?

請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因為真相太驚人。

《犬王》是一部抗日題材片,上映於1993年。

它的視角比較獨特,講的是利用軍犬擊敗敵人的故事。

取材於抗戰時期的史實。

海龍,是一隻屢立奇功的神犬。

它能隻身降伏豹子,‍擒敵也不在話下。

而且聰明懂感情,是當地人的好夥伴。‍

因此,海龍成了遠近聞名的「中華神犬」。

一個日本軍官瞄上了海龍,想潛入村子偷狗。

結果被村民逮了個正著。

他起了殺心,使出陰招:

把一個手榴彈,藏到了村民家的草垛子裡。

機靈的海龍,一下子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它叼著手榴彈,飛快跑出了村子

在鄉間小道上一路奔跑,帶出一股白煙……

隨著爆炸聲轟然響起。

海龍英勇就義,換來了村民的平安。

有位網友說,小時候在電視上看到這個畫面,嚎啕大哭。

當時被媽媽安慰道:電影都是假的

怎料,長大後才知道真相:

拍攝電影的軍犬,是真的被炸死了。

畫面裡的血肉模糊,也都是真的。(避免引起不適,就不放完整截圖了。)

不僅如此,導演姚守崗還架了三個機位,拍攝這一畫面。

並且把三個機位的鏡頭,統統剪進了正片

如此殘忍的場景,還要反覆呈現、強調。

令人難以接受,悲憤至極!

況且,這隻名叫海龍的軍犬,現實中是已退役的功勳犬,曾立過三等功

眾所周知,軍犬、警犬需要經過嚴格的篩選和艱苦的訓練,才能夠上崗。

在地震現場、緝毒前線,它們是不可或缺的幫手。

一條軍犬就像一個士兵,此話不假。

它們永遠忠誠於人類,使命必達。

以海龍的嗅覺和多年的實戰經驗,它一定很清楚,前方有大量炸藥。

但它依然如此順從地一路前行。

可能直到最後,它都誤以為自己是在完成任務……

一部歌頌軍犬的電影,卻殘忍地將軍犬殺害。

諷刺之至,駭人聽聞。

這還不算完。

令廣大網友暴怒的是這件事的後續

2008年,導演姚守崗做客央視訪談節目《流金歲月》。

提到當年拍攝《犬王》的經歷時,他竟大言不慚地說道:

「為了這個影片,必須要死一條狗。」

「如果海龍不死,就沒有辦法達到那個悲劇的張力。」

「沒有捨哪有得,要不然觀眾能看到這樣的逼真效果、受到這樣的感染嗎?」

時隔多年,他不僅沒有流露出一絲悔意。

還以藝術之名為自己開脫。

更不可思議的是。

在說出這些話的時候,他的臉上始終掛著笑容。

甚至笑著回憶:

多年來訓練和培養該犬的那位戰士,看到這個鏡頭後,哭得死去活來。

看到這裡,魚叔感到一陣惡寒。

然而現場無人發出異議。

唯有台下幾位軍犬基地的專家,表情十分複雜。

不難想像他們是怎樣的心情。

隨後,劇組成員接過話頭,繼續回憶往事。

稱導演態度認真,特意加大了炸藥的用量:

「必須保證讓這隻狗一下完,減輕它的痛苦。」

主持人也順勢拍起了導演的馬屁:

「我沒想到14年過去了,提到這場戲,我們的導演今天還這麼難受。」

鮮活的生命,在他們眼裡似乎無足輕重

軍犬的犧牲,似乎只是成全了「偉大」的藝術。

很難想像,一個人、一群人能說出這些話。

這是何等的道貌岸然。

這件事不僅挑戰了觀眾對電影的認知,更挑戰了對人性的認知。

2010年,這段採訪視頻曾經被轉到微博。

當時就引來一片罵聲。

陳偉霆、蕭敬騰、古巨基、蔡卓妍等等眾多明星也義憤填膺地轉發。

對於網上的罵聲,導演本人是怎麼回應的呢?

他說,美國人用了4萬多個零件才做出一條假狗,相當於拍幾部電影的成本,而且那時候也沒有這個技術。

也就是考慮到成本和技術有限,他才決定炸死軍犬。

言下之意,為了電影的真實感,不得不這麼做。

來源《彭城晚報》

這番回應,可以說是越描越黑,火上澆油了。

於情,難道為了「逼真效果」,就可以犧牲一個無辜的生命?

這是怎樣一種扭曲的價值觀。

於理,他找的這些藉口也根本無法成立。

首先,技術可不背鍋

那個年代拍過很多戰爭片,少不了英雄犧牲的場景。

照姚導演的理論,難不成要演員為了藝術獻身?

更早的86版《西遊記》劇組,同樣缺錢、缺技術,但利用有限的資源,照樣把龍宮、天宮等等大場面拍得毫無違和感。

再說了,《犬王》裡的犧牲場景,是一組遠景鏡頭。

再加上爆炸時,濃煙瀰漫,把狗的身子擋住了大部分。

就算用一個不逼真、沒有多少科技含量的狗模型,也能拍出狗被炸飛的效果,並不會穿幫。

馬賽克處是海龍

其次,犧牲有很多種拍法

想要表現軍犬的壯烈就義,並不一定要給軍犬被炸的鏡頭

完全可以利用剪輯、調度,傳遞出同樣的衝擊力。

還記得《美麗人生》裡圭多被槍決那場戲嗎?

士兵拿槍指著他,把他帶到遠離人群的地方。

兩人走到牆的另一面,消失在畫面中。

一陣槍響。

幾秒鐘後,士兵重新進入畫面,然而圭多再也沒有出現。

一個半分鐘的長鏡頭,全程固定機位,卻拍出了後勁十足的震撼。

假如以姚導演的思路,在中間插入槍決的具體畫面,反而會削弱感染力。

同樣是拍主角的犧牲,導演的功力和境界高下立判

所以,《犬王》劇組沒有任何藉口、任何理由炸死軍犬。

這就是蓄意的傷害,是喪心病狂的惡行

很難想像,這個場景竟能在整個劇組的默許下完成。

不僅順利上映,還在之後的很多年在電影頻道、少兒頻道不斷重播。

劇組成員還以此為談資,招搖過市,好不風光。

整個事件,確實可以稱得上是中國影視圈的奇恥大辱

連帶著姚守崗的其他作品,也被怒刷一星,評分暴跌。

可見網友們有多憤怒。

這件事讓某些所謂的藝術工作者,現出了原形。

說到底,對生命的漠視,折射出了一個人內心的麻木不仁。

試問,連最基本的同理心都沒有了,又如何去理解情感、詮釋生命?

又何談藝術創作?

遺憾的是,國內沒有《動物保護法》,影視行業也沒有保護動物演員的法律法規。

劇組長期缺乏監管,動物虐待時有發生。

就算網友們再憤怒,始作俑者也無需付出實際代價,頂多只是承受輿論壓力。

《犬王》這個極端案例,已經過去28年了。

離我們更近的例子也有不少。

2009年,新版《三國演義》劇組殺青。

導演高希希炫耀道:

「我們從新西蘭一下找了50匹純種馬……在拍戲中一共犧牲了六匹,瘋了八匹,連馬都受不住了。」

這樣的發言,隨後就遭到了動物保護者及網民的強烈譴責。

2016年,張楊拍攝藏地電影《皮繩上的魂》

男主角把刀子插進一頭懷孕母鹿的脖子,將其殺死。

這個場景受到網友質疑。

張揚也承認,的確殺了鹿:

「鹿不是野生的,也不是懷孕的,是食用養殖鹿。而且殺鹿之後劇組有善後,此次殺鹿也向畜牧局報備過了。」

當然,大眾並不買帳。

就算是食用養殖鹿,也不應該成為電影拍攝的犧牲品。

寧浩拍攝《瘋狂的外星人》時,也被質疑虐狗。

目擊者稱,劇組用鞭子刺激一隻德牧,把它關在籠子,吊在6米高的空中,接著墜向冰冷的河水。

雖然寧浩事後出面澄清,但沒能服眾。

最後他取消了這組鏡頭,並且領養了這隻德牧。

在美國,動物保護已經寫進法律。

影視行業也有《安全使用動物細則》,首要原則即「不得為影視拍攝殺傷動物」。

但即便如此,依然無法杜絕這一現象

虐待動物的劇組當中,不乏大家熟知的好萊塢大片。

比如《加勒比海盜》《霍比特人》。

《雪地巴迪》中,5隻幼年金毛犬被迫在冰天雪地裡拍攝,後來相繼死去。

這些影視作品,都沾染著動物的鮮血。

當然,也有善待動物的劇組。

《肖申克的救贖》中有這樣一幕:

安迪從飯中發現一隻蛆蟲,交給老布餵小鳥。

拍攝途中,劇組對蛆蟲做了調換。

特別去找了一條已經自然死亡的蛆蟲,作為給鳥吃掉的那隻。

還有2010年科恩兄弟執導的西部片《大地驚雷》

拍攝渡河的鏡頭時,劇組先清掃河道,確保沒有可傷害馬匹的殘渣。

還準備了四艘快艇,以備馬匹的應急救援。

片中處死馬匹的鏡頭,也是用人造道具拍攝的。

1990年,劉德華、吳倩蓮主演的港片《天若有情3》。

有一個牛拉飛機後死去的鏡頭。

片尾特別註明:「本片拍攝期間,並無動物受虐待及受傷害。」

這體現了劇組對生命的尊重,也是對觀眾的尊重。

畢竟,沒有觀眾希望看到沾著鮮血的作品

《犬王》的「黑紅」,再一次喚醒了人們對這種行業現象的強烈不滿。

這部電影,應該被釘在中國影史的恥辱柱上。

讓今後的影視從業者引以為戒、提高警惕。

我們期待國家出台相應的法律條文,增強監管力度。

但更重要的,是對每個生命發自內心的尊重

畢竟,偉大的作品源於偉大的心靈。

漠視生命、缺乏人文關懷的人,終究只會離藝術越來越遠。

來源:獨立魚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