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復出就全網爆哭,她值得!

中島美嘉

中島美嘉的聽力終於恢復了!

就在前段時間,剛過完出道20周年紀念日的中島美嘉,在節目中正式宣布了一則消息

——自己的耳疾在今年奇迹般幾乎痊癒!

並且在《THE FIRST TAKE》中重新演繹了那首經典的《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歌迷正式宣布:健康的中島美嘉回來了!

給還不認識中島美嘉的寶寶補個課:

中島美嘉是日本平成年間最具有代表性、個性的歌姬之一,有不少膾炙人口的成名曲。

像是當年火遍亞洲的韓劇《對不起,我愛你》中的插曲《雪之華》,就是翻唱自她的《雪の華》,中森明菜、河村隆一等數位藝人也曾相繼演唱過;

而《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不光作為《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主題曲被湯唯翻唱。

她本人耳疾未愈時期的演唱會版本更是橫掃小破站,播放量高達近800w;

歌聲還撫慰了無數曾對生活失去希望的年輕人的心靈。

但她作為年少成名的歌手,事業和生活並非一帆風順。

僅前半生就經歷了霸凌、病痛、離婚、被謾罵指責「不努力就趕緊退役吧」…這種如狗血劇一般情節。

可她卻憑實力實現了自己說過的那句話:

在最黑暗的那段時間,是我自己把自己拉出了深淵。如果沒有那個人,那我就成為那個人。

因內向被霸凌、年少輟學

卻憑實力逆襲成歌壇天後

中島美嘉出生於日本鹿兒島縣日置市伊集院町,在小鎮長大的她在還未踏足學校前,生活得還算幸福。

但由於她的性格比較內向、不懂得如何和外人相處。

所以上學時期,這樣的性格使她成為了被欺凌的對象,而且面對同學的欺凌,她並沒有學會反抗。

無聲反倒讓霸凌者的行為越發肆意。

到了初中時期,因為她不想再度被霸凌,所有就開始染髮、化妝,甚至把學校制服改造成奇特另類的樣子。

期望因叛逆的外表使自己不會遭受欺負。

可日本是個崇尚集體主義的國家,她的外表和其他人格格不入,勢必會引起同學的過度關注。

而且外表變得叛逆后,中島美嘉骨子裡還是那個內向的女孩。

因此被看穿性格,反倒招來了更變本加厲的欺凌。

13歲時,她不堪校園欺凌只能選擇轉校。

可那段被欺辱的陰影一直埋藏在她的內心深處,以至於轉學后的她也沒有辦法心無旁騖的學習,所以初中畢業就選擇步入社會。

初中畢業的她,先是在當地一家速食店裡打了一年工。

因為當初日本時尚行業發展迅速,所以受到大環境影響的她也對時尚雜誌中的模特行業產生了嚮往,便以模特的身份接受了一些試鏡。

但她的身高僅有160cm,長相更是並非當初日本獨愛的可愛范兒,因此大多面試都落選了。

後來她嘗試改變自己的路子,2001年在朋友的鼓勵下向唱片公司寄去了自己演唱的歌曲。

沒想到卻意外獲得青睞,拿到了參加選秀「SONY AUDITION」的機會。

因此被選中參演電視劇《新宿傷痕戀歌》,並演唱劇中的主題曲《STARS》。

這首單曲首周就以10.2萬的銷量登上公信榜單曲榜3位,累計銷量突破60萬!

和她的外表一般,她的歌聲也被評價為「完全感覺不到類似於諂媚、討好的感覺,即使是抒情歌也有種凜然的洒脫感」,獨特且迷人。

所以至此之後,中島美嘉的歌唱事業就像開了buff般發展迅速。

2002年獲得日本唱片大獎最佳新人獎

2003年—2006年,贏得日本金唱片大獎年度搖滾·流行專輯獎

2004年—2006年,共獲得MTV日本音樂錄像帶獎4項獲獎

此間更是數次登上日本持續了70多年的國民性節目:紅白歌會。

而且2003年《雪の華》這首歌還成功闖入了韓國音樂榜單的前五,是當下日本歌手在韓國取得的最佳成績。

同時,中島美嘉不光在歌手這個行業里發展的如日中天,她也絕對能稱得上「平成歌姬中最會演戲的一位」

她出演的漫改作品《NANA》的票房排在當年公映電影的第4位。

在影片飾演的大崎娜娜,短髮髮型、朋克的皮衣、高筒靴、短裙、煙熏妝,還直接引發亞洲模仿熱潮。

而她也憑這部電影,獲得了第29屆日本電影金像獎的最佳女演員、最佳新人大獎。

後期還出演了《生化危機》等電影。

當初她在片頭一出現,直接成了羊的陰影…

雖然電影會落幕,但NANA這一角色的性格卻彷彿給了中島美嘉鼓勵。

她在音樂風格、造型上越發大膽個性。

觀眾們以為她只會唱抒情歌曲時,她直接表示:唱什麼是我自己決定的。

所以她除了抒情之外,對搖滾、雷鬼、爵士之類的曲風同樣也有涉獵。

搭配自身擁有的獨特唱腔,聽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毛躁的頭髮、濃重的煙熏的打扮,還有頻頻赤腳走上舞台的做法…

更是讓她被粉絲稱為平成時期最具個性的歌手

到了2008年,中島美嘉還登上《滾石》日本版封面,成為首個登上此雜誌的歌手…

到這時,她的生活、事業貌似在逐漸向上發展著。

事業巔峰身患耳疾

「聽不到外界的聲音、就學慣用身體感受節拍」

可命運總是喜歡開玩笑。

從被霸凌輟學的少女逆襲為當時的歌壇小天後的她,卻患上了對於事業而言極其致命的疾病——咽鼓管開放症

醫生對此的診斷結果是:無法治癒。

這個病會導致連介面腔和耳朵的咽鼓管無法完全閉合,會極端放大自己的聲音,耳朵長時間有閉塞感,偶爾聽不到外界的聲音

病情會隨著天氣等狀況時好時壞,有時在舞台上會完全聽不到外界聲音。

因此導致的突髮狀況不能讓她像以往那樣,次次帶給粉絲們沒有遺憾的舞台。

所以中島美嘉在患病2年後,不得已歌迷宣布暫停工作。

雖然因病隱退是最體面的結果。

但因為放不下喜歡&擔心她的歌迷、和自己熱愛的舞台。

被醫生建議無限期休止的她,僅調整了1年就選擇復出。

她這次選擇和疾病死磕到底!

這時的她疾病未愈,可每次舞台都會傾盡全力、做到當時的最好。

由於耳中時常出現噪音、或偶爾聽不到外界的音樂聲。

她為此還改變了自己演唱的方式:用身體去記住發聲時的感受。

因為不喊出來就唱不出聲,她只能用力嘶吼聯繫,導致聲帶受損。

原本清冽柔情的音色也越發沙啞。

即便如此,她在舞台上的音準還是比不上以往。

起伏的狀態引來了不少歌迷和媒體的質疑,還被不少人勸退:實力退步,趕緊退休!

但她還是沒有退縮,用信念支撐著自己不要害怕、不能倒下。

直到兩年後,中島美嘉遇見了一首和她堪稱絕配的歌曲——《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當時中島美嘉原本希望能和搖滾樂隊amazarashi合作,希望有一首節奏明快的歌曲。

但主唱秋田弘直接向她播放了樂隊一首未發行的樣本歌曲。

因為秋田弘覺得,創作這首歌時的理念和一路走到現在的中島美嘉經歷非常匹配:為了描寫濃烈的希望,必須先描寫深層的黑暗。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你美麗的笑著

滿腦子想著自我了結

因為有像你一樣的人存在

我稍稍喜歡上這個世界了

因為有像你一樣的人存在

我開始稍稍期待著這個世界

歌詞勾勒出向死而生、努力活著的人,大半篇幅的歌詞彷彿訴說著當下面臨黑暗困境的中島美嘉的心境。

所以她在試聽時直接淚流不止,當下表示期待演唱這首歌曲。

想要把自己一路走來不放棄的力量傳達給聽到的人們。

而她,也做到了。

雖然這首歌發售時的銷量不算亮眼,但後勁十足。

特別是她在演唱會用盡全力唱著這首歌時候,歌曲中飽含的情感超越了語言的局限。

羊第一次看的時候汗毛都立起來了,不是嚇的,是震撼

網友們也在這首歌曲下留下了密密麻麻的評論,多數都是在向他人傳達善意和安慰。

有小夥伴用親身經歷告訴大家,面對當下困境只要堅持住,終將遇見自己的光👇

也有人表示,在此後的日子裡,他也會當那個「讓正在黑暗中掙扎的女孩,能夠稍稍喜歡上這個世界的少年」

還有小夥伴直接把中國自殺求助電話放在了評論中。

善意永遠是世界上最不嫌多的存在

有人可能在生活中受了委屈,在這首歌的留言中想要尋求安慰。

看到的人也不會讓她毫無收穫的回去,一句「沒關係,一切都過去了」,千里之外溫暖了一個人的心。

還有太多太多的溫暖的人,也因這首歌凝聚在了一起

而現在,彷彿是為了印證以往她在那首歌中唱到的那樣。

在困境中堅持了十幾年之久的中島美嘉,也迎來了自己愛上這個世界的理由。

她的疾病在今年奇迹般恢復到接近痊癒了!

今年的她彷彿被批准了唱歌自由。

自己演唱的歌曲,能用自己的雙耳傾聽,還能很好的控制發出的音量、音準…

她的幸福回來了,舞台上的她也退卻了彷徨。

就連起初不知情的工作人員,都察覺到她肉眼可見的快樂。

當她再次唱起那首以往只能用聲嘶力竭方式演繹的《曾經我也想一了百了》。

更顯得遊刃有餘、有種暴風雨過後的恬靜安撫意味

這十幾年間,她一直沒有因病痛走入舒適圈,而是一拼再拼。

說她是在堅持演唱,倒不如說她是在頑強的向命運做鬥爭。

從被小鎮中被霸凌的孩童,靠著不服輸和努力拚成頗負盛名的演員、歌手。

雖然突如其來的病症折磨讓她陷入黑暗困境,但她依舊選擇用自己的堅持來對抗命運開的這場荒謬玩笑。

最終,她的堅持沒有落空,贏來了這個浴火重生的時刻!

我們何嘗不能像她這樣,在生活跌落谷底的時候,再堅持一下,我們也會遇到屬於自己的奇迹!

(直到現在,還有人陸續在那首歌下打卡留言)

如同《NANA》中的那句台詞:

「就算再痛苦,只要生存下去,就一定會有好事發生「

你的福氣,也在前方等著你呢!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