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當年,究竟是誰拍下了劉嘉玲的裸照?

劉嘉玲

       我是老徐。

  1990年4月的某天凌晨,劉嘉玲接到好友曾志偉的一個電話,對方喊她過去苗僑偉家裡一起打牌。

  劉嘉玲與曾志偉

  劉嘉玲一口答應下來,沒多久就準備出發。

  但是誰也沒想到,她這一出門,直接就失蹤了。

  曾志偉等人在苗僑偉家裡等了許久,始終不見劉嘉玲的身影,打電話給她也沒有人接。

  就在眾人正準備報警的時候,劉嘉玲忽然出現。她看起來神情疲憊又憔悴,告訴眾人自己被綁架了。

  大家嚇了一跳,忙問她到底怎麼回事?劉嘉玲卻一副不願多說的樣子,只說自己出門被綁架了,身上的現金首飾全部被搶走,但是人沒事。

  誰知道十幾年後,香港的一本週刊卻突然曝光了劉嘉玲的裸照,揭露劉嘉玲當年被綁架並非單純被劫財,還被對方拍到了不雅照片。

  究竟是誰綁架了劉嘉玲?還給她拍下了這樣的照片?

  這背後牽扯到的,是香港電影被黑社會控制的那段黑暗歲月。

01

  黑社會從哪來的

  1992年1月,超過600名香港演藝界人士走上街頭,其中不乏成龍、周润發、周星馳、張曼玉這樣的大明星。

  他們身著便服,神情嚴肅,紛紛拋棄在台上光鮮亮麗的模樣,素麵朝天。

  他們都是為了同一件事而來——抗議影圈暴力行為。

  王祖賢和張曼玉是該示威遊行中為數不多的已成名女星

  每個人的手上都扎著一根黃色的布條,上面都清楚地寫上了自己的名字,沒有標語,沒有口號,只有一幅用中英文寫的大幅橫幅,上書「全港演藝界抗議影圈暴力行動」。

  大家手挽著手,肩並著肩,從中環富麗華酒店出發,沿著金鐘道一路前行,直到灣仔警察總部為終點。

  這也是電影史上第一次由藝人自主發起的反抗黑社會勢力的大規模抗議活動。

  《92家有喜事》

  引發這次大遊行的導火索,是《92家有喜事》的部分底片無故被劫,而劫案的幕後真凶和之前在港娛樂圈中犯下暴力事件的都是同一個群體——香港黑社會。

  在香港,人們通常把黑社會組織稱之為三合會(triad)。

  三合會起源於洪門,洪門還有另外一個名字更為人所周知,那就是天地會。洪門是清朝時期由明代的遺臣志士為了「反清復明」而建立的。

  《鹿鼎記》中的韋小寶便加入了天地會

  孫中山先生在《建國方略》中就曾提及:「洪門者,創設於明朝遺老,起於康熙時代。」

  香港的三合會算是洪門在廣東地區中的一個分支。

  19世紀中期是香港黑道勢力孕育的時期,當時香港剛剛開埠,西環和上環一帶多碼頭,搬運工眾多。

  搬運工一多,經常要靠拳頭來劃定地盤和爭奪活計。獨木不成林,因此也催生了相應的幫派勢力,其中多以鄉籍作為劃分。

  著名的「跛豪」吳錫豪所領導的「義群」就是以潮汕人為主的幫派

  時至今日,香港地區仍有不少活躍的幫派,其歷史淵源可以追溯到開埠時期。

  香港最有影響力的幫會當屬「和字系」,其成立於1846年。由於當時不少隸屬洪門的游勇散兵經常聚集在香港中環的和記客棧,於是以「和」字為標誌,組成幫會,招兵買馬。

  1866年,來香港闖世界的潮汕人成立了「萬安幫」。幾十年後,「萬安幫」內訌,一部分成員退出「萬安幫」,自己成立了新的幫派,將其命名為「義安幫」,之後更是以「義安工商總會」的名義向香港華民政務司署進行註冊。

  而「義安幫」,就是「新義」的前身。

  前排右二是向前,新義安的創始人,也是向華強的父親

  新中國成立以後,內地的幫派勢力被解散,其中有一部分就遷至香港。原在廣州的「洪門忠義會」便是這個時候進入香港的,為了掩人耳目,會長葛肇煌以原會址西關寶華路14號為名,改稱「14號」。

  「14號」還有另一個名字——「14K」。

  經過那麼多年的風雲變幻,香港本土的幫派自然也有了不小變化。其中「和勝和」也從「和合圖」中獨立開來,成為了「和字派」中僅次於「和安樂」的第二大幫派。

  而原來的「義安工商總會」也因為從事黑社會活動,被當局取消了社團註冊,龍頭大佬向前乾脆將組織改名為「新安公司」和其分支「永安公司」,也就是今日的「新義安」。

  在當時,「和字系」、「14K」、「新義安」可說是香港最有勢力的社團,形成三足鼎立之勢。

02

  最賺錢的生意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最賺錢最風光的莫過於影視行業。僅僅1992年一年,港片的產量便達到了210部,票房更是超過了120億港元。

  和劉偉強一起執導了《無間道》系列的麥兆輝曾講過自己入行的經歷。

  他回憶當初一開始只是因為喜歡看電影,於是一時興起去考了香港演藝學院。之後他受到TVB的監製向立行的賞識,收他作為助手。就這樣,對拍攝一竅不通的麥兆輝就一腳踏進了影視圈。

  他至今還記得,當時向立行告訴他完成一部電影就可以拿到一次工資,一部戲一般拍三個月就可完工,第一部戲向立行就給了麥兆輝九千塊。

  在當時,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小助手一個月也能掙三千塊,可見影視業之暴利。

  麥兆輝

  一本萬利的生意,幫派自然不會放過。

  看過《古惑仔》電影的人大概有印象,北角的堂口肥佬黎主要便是負責刊發色情刊物和售賣。

  這其實是當時香港黑社會幫派的真實做法,他們壟斷了賣淫和色情電影、錄像帶、影碟以及相關的色情刊物。

  只是拍拍色情電影,買買「咸片」,當然稱不上在影視業撈錢,幫派要賺更多的錢,自然就要找到來錢最快的辦法。

  八九十年代,「香港電影」四個字就是片商的金字招牌。不少台灣商人帶著大筆大筆的錢來到香港,有時甚至連劇本都不看,只看了大概的故事提綱和演員陣容,一沓錢就扔在桌上了。

  看著由頭到尾寫了「人傻錢多」的台商,幫派眼熱得不行,於是便琢磨怎麼才能吸引到台商掏錢,於是演員陣容成了最簡單的「迷魂湯」。

  槍打出頭鳥。

  四大天王:張學友、劉德華、郭富城、黎明

  只要堆砌上最火的那幫演員,自然不怕片商不買帳。

  有人詬病劉德華年輕時拍的都是爛片,殊不知他其實是有苦難言。

  當時的劉德華拍一部電影的片酬加上整部電影的製作成本不會超過五六百萬港元,但是台灣片商卻願意為劉德華這個名字出價八百萬來購買版權。只要有劉德華出演,還未開工就已經有兩三百萬穩賺。

  那不是華仔,那是搖錢樹。

  黑社會自然不會放過他,多次找上門叫他「幫忙」拍戲。

  他還曾有過一個外號叫「劉十三」,因為他曾一年之內拍了13部電影,不過其中多是爛片。和劉德華類似,鄭裕玲當年也有一個外號,叫「鄭九組」,因為她最高紀錄曾同時在拍九部電影。

  鄭裕玲回憶,當年香港很多藝人都是先被人「請吃飯」,再接片約。她當時的經紀人是陳自強,陳自強是香港的金牌經紀人,除了鄭裕玲,他手下的藝人還有成龍、張曼玉、鍾楚紅等人。

  鄭裕玲透露,當時陳自強試過被人用槍指著頭,要求他「幫忙」給旗下藝人撥出檔期拍戲,並威脅他:「你給不給檔期?如果不給,你出門口要小心!」

  有一次,陳自強打電話給鄭裕玲,跟她說要接拍某一部戲,她聽完立馬回絕。結果陳自強和她說:「上次他們找劉德華,用4支槍指著他要他拍,你拍不拍?」

  陳自強和成龍

  儘管後來劉德華和他的經紀人上節目都不約而同澄清,自己並沒有被人用槍指著威脅要他拍戲。

  但是他們也承認,當年確實是有人找過他們,要求找劉德華「幫忙」拍戲,並且暗示自己身上有槍,言語間威脅劉德華他們必須接拍這部戲。

  除了借演員的名頭掙片商的錢,拍電影也是黑社會洗錢的好路子。黑社會的收入五花八門,其中大半是見不得光的生意。但是只要投資拍了電影,就可以將黑錢變成電影票房這樣的正當收入。

  何況在洗錢的過程中,他們還能藉機和女明星有所親密接觸,何樂而不為。

03

  誰是綁架劉嘉玲的幕後黑手?

  2002年,距離劉嘉玲被綁事件已過去十二年之久,香港的《東週刊》卻突然刊登了當年劉嘉玲被拍下的不雅照。

  這件事引發了全城熱議,輿論愈演愈烈,最終招致香港一眾藝人群情激憤。成龍、張國榮、梁家輝、梁朝偉等人都紛紛出面譴責和聲討《東週刊》為博眼球,毫無下限。

  他們組織了抗議大會,在港政府總部前集會,集體抗議週刊的無恥做法。

  劉嘉玲也勇敢現身,她說:「我今天來這裡,想對愛護我的人,支持我的人,和一些想傷害我的人說同一句話:『我比我想像中更堅強』。如果這樣一件令人難過的事情,可以令大家警覺到傳媒的職業道德對大家的生活環境的重要性,那其實我受到的傷害真是算不得什麼。」

  事情鬧得滿城風雨,警方也介入調查。

  最終《東週刊》停刊,報刊的11個高管被抓,主編蒙漢明更是被判入獄,雜誌社也因為傳播大尺度照片,被罰款10萬港幣。

  關於照片為何會時隔多年才被刊登出來,曾是14K二把手的功夫演員陳惠敏在一個節目中講述了整件事的經過。

  陳惠敏

  他說當年劉嘉玲並不是被人有意地綁架,當時她自己大半夜開車出門,恰好有幾個道友(在粵語中指吸毒的人)碰見她,於是就開車追上了劉嘉玲。

  過程之中,幾個道友也多次言語騷擾劉嘉玲,試圖和她對話,但是劉嘉玲一直沒有理會他們。

  也許是幾個道友不斷的騷擾導致劉嘉玲分了神,她一時疏忽撞了車,車身受損。就在這時,幾個道友迅速下車,將劉嘉玲拖下車,之後就去便利店買了相機拍攝了她的裸照。

  恰巧,陳惠敏認識這幾個道友的老大,對方將劉嘉玲被迫拍攝的裸照拿給陳惠敏看。陳惠敏告訴對方,自己和劉嘉玲是朋友,叫他不要再找劉嘉玲的事,並且要他把照片都拿給自己。對方也很爽快地答應了。

  此事之後,那個拍照的道友因事入獄。

  時隔多年,道友出獄之後,無意間在家中找到當年遺漏的一張劉嘉玲的裸照。為了撈一筆錢,他就將這張照片賣給了《東週刊》。這才有了多年後的照片曝光事件,至於所謂劉嘉玲被綁架強姦,全是子虛烏有的事,對方只是拍了她的裸照而已。

  雖然陳惠敏說劉嘉玲被綁架並不是有人故意為之,不過劉嘉玲回憶這件事的時候,卻有不同的說法。

  她說自己當年拒絕了一位「大老闆」的片約。大概是因為這樣,背後的人想要教訓一下自己,殺雞儆猴,讓別人不敢像劉嘉玲一樣隨隨便便就拒絕自己的片約,這才找人恐嚇了她。

  文雋,古惑仔系列電影便是由他擔任編劇和監製

  香港著名導演文雋也曾談及此事,他透露當年劉嘉玲因此被綁架恐嚇之後,還是免費替那位「大老闆」到荷蘭拍了一部戲,而且劉德華、萬梓良也被「請」來出演。

  最後他表示,這位「老闆」因為一宗槍擊案身亡,公司也跟著倒閉。

  劉嘉玲到荷蘭拍的電影並不多,而且又有劉德華和萬梓良出演,順著這些線索,不少人找到一部名為《轟天龍虎會》的電影,其背後的電影公司老闆叫蔡子明。

  而蔡子明和14K的龍頭鬍鬚勇(原名潘志勇)是舊相識,同時鬍鬚勇亦在富藝電影製作公司持股10%。

  更巧合的是,1992年的時候,蔡子明在自己公司門口被槍殺,對方連開九槍(另一說是六槍),當場就把蔡子明的頭給打爛了。

  這一切都和文雋的說法似乎都對應得起來。

  鬍鬚勇

  不過整件事也不是沒有疑點,劉嘉玲曾在採訪中表明自己當年拒演的電影是《省港旗兵》,但是遭到《省港旗兵》監製人的質疑,他聲明這部電影是在1984年的時候拍攝的,和劉嘉玲所說的時間並不吻合。

  劉嘉玲對此解釋說,可能是時隔久遠,自己記錯了,也許那部戲是叫《我要逃亡》。

  不論究竟是哪部戲,從中都可以窺見當年港星被迫拍戲的情況相當普遍,才會叫劉嘉玲對於自己到底是拒演了哪部戲惹上殺神都不自知。

  另外一個讓人不解的地方就是《轟天龍虎會》於1989年上映,而劉嘉玲被綁架事件發生於1990年。如果按文雋的說法,劉嘉玲是為了給對方賠罪才拍了這部戲的話,絕不可能在綁架案還沒發生的時候,就已經拍攝了這部戲。

  到底綁架劉嘉玲的幕後黑手真的是她「走背運」遇見的道友臨時起意,還有某個大老闆有意為之。

  恐怕只有犯下綁架案的當事人才心知肚明。

04

  買凶殺人

  劉嘉玲不過受到恐嚇,和她比起來,蔡子明就倒楣得多了。

  他直接丟掉了自己的小命。

  蔡子明之所以會被暗殺,據聞是因為他擔任了李連杰的經紀人才招來殺身之禍。

  李連杰的經紀人原不是蔡子明,而是羅大衛。

  羅大衛是羅維的兒子,而羅維是邵氏電影公司裡十分有名的導演,在武打電影之中,可與張徹齊名。

  李小龍的《唐山大兄》得以成功拍攝和上映,都要多虧羅維的相助,可見羅維在圈中的人脈與勢力。身為他的兒子,羅大衛自然在圈中也頗有地位。

  羅維和李小龍

  1982年,李連杰因出演《少林寺》一炮而紅。之後他認識了羅大衛,對方認定李連杰是個可造之材,將來一定能成為功夫巨星,便簽下他作為旗下藝人。

  後來更是將他帶到香港,介紹他到嘉禾拍電影。據聞,李連杰之所以能夠移居美國,也是因為羅大衛在其中打通各種關卡。

  由此,李連杰跟羅大衛所在的嘉禾公司簽訂兩年的合約,約定拍四部電影,每一部片酬150萬港幣。

  李連杰到嘉禾之後拍攝的電影《黃飛鴻之壯志凌雲》

  但是兩年之後,拍完了兩部電影的李連杰卻連一毛錢都沒有拿到手,於是他多次跟公司追要片酬,但是都沒有結果。原本和他稱兄道弟的羅大衛也一反常態,站在公司的角度勸說李連杰續簽合約,不要鬧事。

  這令他一度想和公司翻臉,甚至想棄拍《黃飛鴻2之男兒當自強》。

  就在這時,他認識了蔡子明,對方很快地就幫他跟嘉禾拿回了片酬,不過要求他接著拍完《黃飛鴻2》。之後李連杰亦撕毀了和羅大衛之間的合約,轉由蔡子明擔任了自己的經紀人。

  蔡子明雄心壯志,一心帶著李連杰大展拳腳。為此他親自敲定了《新龍門客棧》的劇本,有意將李連杰捧成新的國際巨星,還專門聯繫了史泰龍的經紀公司協商合作的相關事宜。

  結果第二天,他就在公司門口被人槍殺。

  就在槍殺案發生的第二天,香港的一家報紙接到一個匿名電話,對方自稱是殺死蔡子明的殺手,來自內地,受僱於香港的一名電影監製。他說對方許諾用100萬港幣買蔡子明一條命,結果事成之後卻只給了50萬。

  自己不服氣,所以特意打電話揭發此人。

  就算這個殺手說的是實話,但是當過電影監製的人何其多,想要靠這個線索就找到是誰買凶殺人無異於大海撈針。

  《新龍門客棧》中原定李連杰出演的角色,後由梁家輝出演

  不過值得玩味的是,蔡子明死後,富藝公司也隨之登報聲明公司和李連杰的片約僅有《新龍門客棧》一部。此後,李連杰的一應片約仍歸前經紀人羅大衛負責。

  而蔡子明被槍殺一事在警方的調查下,也成了蔡子明因為荷蘭的幫派生意被人尋仇所致。

  成龍曾在採訪中被問及此事,他說其實當年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是誰下的狠手,但是苦於沒有證據,也就沒人敢說出來。

  可見黑社會在當地的猖獗,可謂一手遮天。

  就在蔡子明被殺後不久,梅豔芳也因為拒絕為黑社會唱歌而被對方掌摑。

  當時她和朋友去一間卡拉OK消遣,恰好遇見身為「14K」堂主的黃朗維和新藝城的老闆黃百鳴也在那裡。黃朗維當即要梅豔芳唱首歌來聽聽,但是梅豔芳發覺對方言語間並不尊重自己,純粹是拿她當樂子看,於是便拒絕了。

  黃朗維大感面上無光,立馬打了梅豔芳一巴掌。梅豔芳亦不示弱,叫來道上的朋友。雙方對峙許久才散場。

  隔天,黃朗維便被人發現遭受不明人士的持刀伏擊,身受重傷。在送到醫院就醫之後,被兩名佯裝探病的殺手槍殺。是以,梅豔芳和黃百鳴還被警方叫去問話。

  據悉梅豔芳事後,怕被人尋仇,遠赴泰國避難,直到花了大價錢把事情擺平之後才敢重返香港。

05

  女星被迫拍三級

  之前講過,八九十年代香港電影最巔峰的時期,也恰是三級片泛濫的時期。

  有些女明星或為了一舉成名,或為了轉變戲路選擇了脫衣,但是並不是每個女明星出演三級片都是自願的。

  陳加玲就是一個例子。

  陳加玲

  陳加玲是黃百鳴旗下「開心少女組」的成員之一,雖然不及袁潔瑩李麗珍出名,但是亦憑藉古靈精怪的少女形象深得大眾喜愛。

  沒想到卻因此被黑社會盯上。

  新義安的一個堂主郭耀華威脅陳加玲參演三級片《聊齋豔潭2之五通神》,並告訴她如果不老實拍了這部戲,就找她家人晦氣。

  無奈之下,陳加玲只好答應。

  結果,郭耀華得寸進尺,自己在電影中與陳加玲出演對手戲,藉機占陳加玲便宜。

  在八十年代稱霸三級片的豔星葉子楣也曾隱晦透露,自己曾受過黑社會的恐嚇和騷擾。

  葉子楣

  她還指出,自己曾被一家有黑社會背景的電影公司要求拍攝一部三級片,而且對方將片酬壓得極低,卻要求她必須全裸出鏡。對方威脅她,假如拒拍,立馬找人毀了她的臉。

  八十年代末,王祖賢接拍《畫中仙》,尚未開拍,韓國的製片商就出價120萬來購買版權,可見王祖賢的票房號召力。這也使得她成為黑社會眼中的香餑餑。

  《畫中仙》 王祖賢

  當時王祖賢的經紀人也是陳自強,他大概也是香港最經常受到黑社會威脅的經紀人了。

  據悉王祖賢被迫接拍的電影超過十部,有時為了不讓黑社會有機會找麻煩,她甚至願意免費多送他們幾個鏡頭,以求平安。然而黑社會得寸進尺,藉機要求王祖賢一定要拍完整部戲。

  《血洗紅花亭》就是在黑幫的逼迫下所拍攝的,雖然當時的王祖賢是當紅女星,但是在黑社會看來不過就是一個可以幫他們賺錢的工具,根本不被當成人看。

  王祖賢曾在採訪中表示,自己根本沒有推掉對方片約的權利,哪怕要拍攝的是她不喜歡的強暴戲,也不能不拍。因為一旦拒絕,就有生命危險。

  長時間的精神壓力和工作壓力,導致王祖賢一度情緒低落,覺得自己去拍戲就像坐牢。

  一次,她同一時期橫跨三個劇組,實在是累到不行。但還是有黑社會找上她,要求她再接一部戲。

  陳自強只能告知對方,王祖賢實在是沒有時間拍戲,結果對方說他可以去和別的劇組商量,讓出時間給他們。

  陳自強又說劇本不太合適,對方就表示可以改劇本。

  最後對方不耐煩了,直接下最後通牒告訴他們,願意也拍,不願意也得拍,有意見可以商量。但是下個禮拜這部戲開拍的時候,王祖賢必須到場。

  強買強賣,過如此。

  不過也不是所有藝人都對黑社會敢怒不敢言,成龍就多次在媒體上表達自己對黑社會的不滿。

  在得知王祖賢和張學友被黑社會騷擾之後,成龍決心幫他們出頭,他直接登報和黑社會喊話:「來找我,我辦公室就在這裡」,隨之附上自己的公司地址。

  他說自己不怕黑社會,因為一旦在他們面前表露了自己的恐懼,對方就一定會得寸進尺。自己光明正大拍戲掙錢,而對方是只能偷偷摸摸賺些見不得光的錢,對方才應該害怕。

  大概是因為他這樣的態度,他曾遭受的威脅多得數不勝數。

  他曾試過拍電影的時候被威脅交保護費5萬元,每天還需要另外交五千塊,不然就天天過去劇組騷擾他們,燒掉他們的布景;

  也試過一下飛機,就被人鳴槍警告;

  還試過吃飯的時候莫名其妙冒出來五六十個人圍著他,洪金寶想幫他,成龍反而把他趕走,堅持自己能解決這件事。

  當時對方手上有利器,而他只有桌上的兩個菸灰缸作為武器。

06

  成為歷史

  1992年1月10日凌晨,新藝城拍攝的賀歲片《92家有喜事》的部分底片在東方沖印公司一邊沖印一邊剪接。

  忽然,幾個蒙面大漢沖了進來,他們拿著刀和手槍,喝令工作人員不許亂動,緊接著便用鐵絲將工作室內的八名職員全部捆了起來。之後他們便搶走了兩本《92家有喜事》的底片,大概是20分鐘的放映長度。

  飛來橫禍,新藝城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原定於月底的首映式也被迫取消。

  最麻煩的是,這部原定春節期間上映的賀歲片已經和新加坡、台灣等地簽訂了放映權轉讓合同。而主演之一的毛舜筠在拍完自己的戲份已經離開香港,開始別的拍攝工作了。

  如果這部電影沒辦法按時上映,那麼新藝城就要賠償上億萬港幣。

  吳思遠

  曾擔任導演會長的吳思遠發聲,號召電影工作人員團結起來,對抗黑社會。他表示電影工作者的忍辱負重只能換來對方的得寸進尺。到現在,他們居然開始膽大妄為地搶底片了,演藝界如果再沉默下去,將無法維持正常的工作。

  香港導演協會等六家營業協會緊隨其後發表聯合聲明,決定在15日進行遊行抗議,不少演員都走上街頭,抗議黑社會長期以來對演藝界的暴力行為。

  這就像一個信號,預示黑社會作威作福的日子即將過去。

  九十年代末,香港警方派出大量臥底人員進入黑幫,起底黑社會的犯罪活動,進行相應的打擊,黑社會勢力開始瓦解。

  隨著香港現代法治化建設的日漸完善和回歸祖國日期的接近,眾多幫派也將一部分斂財的手段轉向合法企業和投資類業務,進行洗白,並且力求在其中確立壟斷權,以謀求最大的利益。

  建築裝修業、交通運輸業飲食業和娛樂業是幫派最喜歡的幾個行業,其中最標誌性的就是和曾經的新義安社團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的向氏集團,其旗下的永盛、中國星、一百年等電影製作公司,曾出品過多部為大陸觀眾熟知的電影。

  而他的老闆也就是向華強向華勝兩兄弟。

  向氏兄弟

07

  文雋曾在自己的博客中寫道,那個時候的香港電影界,黑幫分子公然挑戰法紀、強迫藝人拍戲,持槍威脅經紀人搶奪檔期的新聞不時發生,當紅演員除了身不由己連續十多天沒時間睡覺外,更常常收不到片酬。

  但即便這樣,他也不得不略帶遺憾和懷念地說——

  那正是香港電影最好的時刻。

  回憶往昔,我們也不得不承認,那是香港電影的黃金年代,也是香港電影的至暗時刻。

  我們今日看得津津有味的很多電影,其實是在演員被脅迫的情況下拍攝的。

  香港電影的大繁華,背後是說不完的腥風血雨。而今不論是槍火還是玫瑰,都最終消弭在歷史的洪流之中。

  就像一句台詞——

  「一個時代結束了,屬於那個時代的一切也都不復存在。」

  黑幫是,巨星亦是。

來源:假裝是天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