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人的臉呢?張鐵林給不起10萬,李亞鵬為逃4000萬鑽戶口漏洞

王珞丹

很久沒聽到王珞丹什麼消息了。

沒想到,再聽到這個名字,是跟隨著「王珞丹因拖欠工程款成被執行人「的新聞。

王珞丹方面很快給出了聲明,說是9年前自己的別墅要改造,但是一直沒驗收,施工方也就一直沒收到30多萬元的工程款。

結合以上信息來看,估計就是裝修公司存在質量問題,導致王珞丹父親不願意付尾款。

多次溝通后,兩方就對簿公堂了,當時法院給出的判決結果是:王珞丹要在10天內支付30.96萬元。後來,也就是9年後,王珞丹還沒還清這筆錢……

雖然王珞丹方面的聲明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但網友們顯然也有了怒氣:「工程款?不給人家農民工的錢,缺不缺德」,「她也不差這點錢,為什麼?」

之所以網友自動性忽略了「裝修公司是否存在質量問題」這件事,反而對王珞丹筆誅討伐,也折射出一個問題:大眾會將明星自動代入到強勢地位,此外,藝人的道德信用已經經不起質疑了。

畢竟,作為高收入人群代表的明星行業,也是盛產過好幾個老賴的。

王菲前夫李亞鵬,很早就開始轉型做商人了。沉迷創業投資的李亞鵬,不僅沒挖出財富寶藏,反而把家賠掉。2013年底,李亞鵬高調進軍房地產業,在雲南束河拿下了408畝土地,聲稱要砸35億在麗江開發雪山藝術小鎮。

也就是這個房地產項目,導致李亞鵬陷入被控「欠債4000萬元」的起因。2012年,泰和友聯拿了6000萬來投資這個項目,李亞鵬的公司確保其實際獲得的權益不低於1億元,並在3年開發期后,收回固定收益4000萬元。

最後,這筆錢當然是沒給啦。法院判決李亞鵬要向泰和友聯公司支付4000萬元及利息,李亞鵬不服堅持上述,直到2018年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這件事最精彩的是,經過兩次敗訴后,李亞鵬疑似鑽漏洞,導致審判無限期拖延…這個操作,也是沒誰了。

同樣拖欠公司千萬財款的還有李湘,2009年李湘被浙江某公司告上法庭,稱在合作《十全九美》的電影里,當時保證的資金一直沒有按時到位。

這家公司將李湘告上法庭,要求返還投資款600萬元和利潤1200萬元,經過法院的受理,所幸兩方庭外和解。不過也給李湘的名聲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

娛樂圈的老賴欠起款來,幾千萬不還的人有,十來萬不還的自然也有,張鐵林就是例子。2004年,張鐵林在中間人的介紹下,接到了某某公司的廣告,事辦成了卻拒絕支付給中間人的10萬元的中介費。最後,被告上法庭的張鐵林還拒絕出庭……

面對債務問題選擇逃避的,歐弟也該有姓名。歐弟在台北買了價值7000多萬台幣的豪宅時,管經紀人借了700萬台幣用於周轉,說好的一個月內還清,結果還了一小部分后乾脆躲著經紀人。沒辦法的經紀人只能向法院起訴,歐弟的豪宅自然也被扣押。

在還債這件事上,歐弟應該算是有心得的。早年爸爸公司倒閉,欠下千萬債務,媽媽丟下歐弟自行離去。而爸爸這邊,被債主打得遍體鱗傷,親自對歐弟下跪希望他幫忙簽下一筆新的債務。

從此,歐弟就開始踏上「替父還債」的道路。所幸,後面債務全都還清了。可惜的是,看起來生活變好的歐弟,又踏上債務纏身的道路。

最讓人意想不到的老賴,可能是楊洋。2019年,上海新文化國際交流有限公司就起訴楊洋違約,沒有出演電視劇《漢之雲》,向楊洋索賠2000萬。法院判決楊洋敗訴。

網上傳是楊洋方面在簽了1000萬元的片酬合約后,要求翻倍,劇方同意了又收到楊洋拒演的消息。

楊洋方毀約的理由或許能猜到。毀約期間,《擇天記》的劇組就接觸過他,他的報價被爆出已經提到7000萬元,最後他以近8000萬的價格接了《武動乾坤》。而《漢之雲》這邊因為楊洋的毀約拒演,導致製作成本大大提升,僅2000萬元基本無法彌補他們的損失。

但這件事後來似乎又有了迴旋餘地,楊洋的經紀人後面在面對媒體時說,雙方已經開始約好聊新的合作了。已經造成的損失無可挽回,但楊洋日趨火熱的人氣註定有新的價值點,這也算是成年人的處理方式。

因血緣關係多少和老賴沾上邊的明星也不在少數。張若昀的父親張健也算是影視圈大佬級人物,曾執導過《黑狐》、《雪豹》等知名劇電視劇。

就在10月18日,張健又被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法院執行了,這次執行的金額是4404萬元,有網友統計了張健8次被強制執行欠下的債務,總數目高達2.9億元。

按理來說,張健的財務問題多多少少會影響到兒子張若昀的事業,不過好在網友們都比較偏向張若昀。

父子兩個人矛盾重重,張健在張若昀的成長期間也沒有當好一個爸爸的責任。

就連張若昀都曾因為被父親坑過,把張健也告上法庭。而張健也沒現身張若昀的婚禮,可見兩人基本是劃清界限了。

不過,開啟娛樂圈「老賴之子」元年的,還算是從周震南開始。號稱住著大別墅,家裡三個保姆,又是房地產的富二代闊少的周震南,被扒出父母挪用業主維修基金,爸爸周勇欠款8.9億,被限制消費309次。

在周家小區的業主們因為周家的拖欠債款,遲遲拿不到房產證時,周震南在「豪門貴公子勇闖娛樂圈選秀打工」,幾萬的名牌包、幾十萬的手錶地置辦,最後被爆料后,周震南發出聲明說「將和父母一起度過難關」,事業也呈半隱退狀態了。

近些年,明星的吸金能力屢次刷新大眾的認知,而這也一定程度上讓大眾重新審視明星的業務水平和身上品格。

說到底,作為公眾人物自然要承擔更多責任,並規避不好的言行舉止。但大眾也應拋開偏見來看問題,不該去因為當事人的社會身份來判定過失方。

說到底,還是階級問題讓人風聲鶴唳。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