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了,為什麼張信哲一開口,又把所有人都比下去了?

張信哲

1999年,張信哲發行的《愛就一個字》。

網路上有很多的版本,翻唱版本點贊幾百萬幾十萬不等,很多人因唱這首歌成為了網紅。

《為歌而贊》節目中,張信哲重新改編唱起了這首「網路紅歌」。

節目播出就登上了熱搜,網友說:張信哲「降維打擊」,這首歌只屬於張信哲。

就像當有人說張信哲不火了時,撒貝南說:喬丹不打球了,但不影響他是NBA的神。

張信哲不再頻繁發新歌,但不影響他永遠都是「情歌王子」。

只要他開口,情歌就有歸宿。

一切不是夢

多年來,張信哲憑藉其高亢溫柔的聲線、誠摯動人的歌聲,成為幾代人的情歌偶像,他歌聲中特有的「憂鬱氣質」與「療傷唱法 」深得大眾喜愛。

有人說:

無論現在你的心情是什麼樣,都特別適合聽他的歌。

如果你在戀愛應該聽他的歌,如果你失戀了更應該聽他的歌;如果你覺得特別幸福應該聽他的歌,如果你覺得特別痛苦更應該聽他的歌。

然而,沒有誰能隨隨便便成功。

他的音樂之路也是一波三折,諸多坎坷。

或許是上帝的安排。

1967年,張信哲出生於一個信奉基督教的音樂家庭。

只有三四歲的小哲在教會聖詩班度過了充滿旋律的童年。

父親是鎮裡的牧師,小張信哲幾乎每天都會跟著父親到教會的唱詩班練習。

這樣的環境造就了他非凡的音樂天賦,三四歲的時候,唱詩班裡的歌就已經難不倒他了。

19歲那年張信哲考上了台北基督書院英文系

 

19歲那年張信哲考上了台北基督書院英文系。

在大學裡他暫時放下繪畫,組了個小合唱團玩兒起了音樂。

那會兒,張信哲憑藉一副好嗓子成了學校的風雲人物,只要他在臺上演唱,臺下準坐著一群尖叫的迷妹。

1987年,學校組織了每年一次的校園歌手比賽,請來著名詞曲創作者丁曉雯和鄭華娟做評委。

當張信哲唱著《Understanding Heart》出場時,註定了那將是個不平凡的午後。

兩位評委用驚喜的眼光打量著臺上的大二在讀生,似乎不肯相信那極具穿透力和辨識度的聲音,來自這樣一個未經專業訓練的20歲男孩。

比賽一結束,丁曉雯就迫不及待地把這個學生推薦給了彼時如日中天的滾石音樂。

「剛接到滾石的電話,我以為對方是騙子。」張信哲回憶說。

直到他在滾石辦公樓的入口處,跟唱《滾滾紅塵》的歌手陳淑樺擦肩而過的時候,他才知道一切都不是夢。

有些人就是當歌手的命

1988年,著名歌手潘越雲正在籌備一張名為《男歡女愛》的專輯,計劃邀請9位風格不同的男星合作演唱。

這是滾石蓄勢待發的大作,公司上下都十分重視。

然而,能找的男星都找了,李宗盛自己也獻聲了,偏偏還是差了一位。

潘越雲和張信哲

這時潘越雲提議,找張信哲。

雖然當時李宗盛沒看上張信哲,公司裡卻有其他人看好他。

張韶涵的老師、著名音樂人林隆璇開始就不太理解滾石為什麼要籤以為平平無奇的年輕人,可等張信哲一開口,林老師便成了他的「迷弟」,還放話說一定要為他寫首歌。

潘越雲也是其中一個。

她一直很欣賞張信哲青澀有感染力的聲音,力薦張信哲合唱最後這首《你是唯一》。

 

專輯一經發布,《你是唯一》這首歌獲得了極好的市場反饋,讓張信哲幾乎一夜成名。

按照當時的流行趨勢來看,單純青澀的嗓音並不是主流,可偏偏卻火了個張信哲,公司一時也摸不出頭緒。

誰也不想放過這個熱度,便為他籌備了第一張專輯《說謊》。

說謊大賣了

《說謊》大賣了。

大街小巷都唱起了「張信哲」,他也開始有了第一批擁護自己的粉絲。

張信哲似乎就是逃離「市場規律」之外的存在,總能給人帶來驚喜。

之後他幾乎沒有休息,繼續參與錄製專輯《知道》,為退伍後的迴歸做準備。

在娛樂圈這樣一天一個樣的地方,突然服兵役沉寂個兩年多,再有實力的歌手也會被遺忘,更何況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呢?

其實張信哲和公司心裡都在不安地打鼓,誰也不能保證張信哲迴歸後還能保住現有的位置。

這時候,幸運女神又來敲門了。

在機會面前,他賭贏了

1993年,李宗盛寫了一首歌,滿滿都是他一貫的「滄桑老男人」風格,最初他也覺得找個有歲月感的男聲來唱更配。

可思來想去也沒有太合適的人選。

剛好這時張信哲退伍回來有一段時間了,《知道》並沒能引起太大的水花,他拒絕了各種商演,正全力打造第三張專輯《心事》,尋求轉型與突破。

李宗盛就想著索性再賭一把,讓涉世未深的張信哲來演繹老男人的內心。

張信哲暫別樂壇的那幾年,四大天王劉德華、張學友、黎明、郭富城橫掃亞洲,羅大佑唱《戀曲1990》連街邊的大爺大媽都會跟著哼,周華健王傑也越來越火……幾乎很少有人還記得他了。

他非常需要這個機會。

這個機會正是《愛如潮水》。

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這首歌一發出來就火得一塌糊塗,在當年的金曲龍虎榜中,甚至戰勝了張學友的《吻別》一舉摘得冠軍。

年僅26歲的張信哲用歌聲中自帶的純粹與穿透力,跟《愛如潮水》歌詞中老男人的隱忍與脆弱,形成了一種天然的衝突感,打動了無數紅塵夢中人。

這場賭注,李宗盛贏了。

張信哲也徹底紅了,成為滾石的絕對王牌。

據說當時劉嘉玲拍完《阿飛正傳》名氣很大,打算趁機進軍歌手界,而她選擇加入滾石,就是因為傾慕張信哲的聲音。

從那時起,公司終於找到了張信哲的定位:情歌王子。

這個稱號與他相伴至今。

別看他溫柔,在音樂上倔強得很

1995年,由於滾石內部高層重組,張信哲發覺自己在音樂上的限制越來越多,決定在合約到期之後離開滾石,成立了自己的音樂工作室「潮水音樂」。

頭一年,他把絕大部分精力都用在打造專輯《寬容》上了。

這張唱片也很爭氣,不僅銷量高達七白金,還幫張信哲捧回了一座「最佳男歌手」的獎盃,其中的《過火》《不要對他說》《寬容》等歌曲都成了他的代表作。

有了這次的成功,張信哲更是放開了手腳,緊接著推出了一張國語唱片《夢想》、一張英文唱片《夜色》,以及兩張廣東話大碟《深情》和《思念》。

張信哲夢想

張信哲《夢想》

1998年,張信哲和毛寧、劉德華一起登上春晚演唱《大中國》,在那一晚,他的受歡迎程度不亞於王菲。

後來,內地觀眾十分熟悉的《寶蓮燈》開播,張信哲的片尾曲《愛就一個字》廣為傳唱,成為他影響最大的作品之一。

憑藉這首歌,張信哲算是站穩了「情歌王子」的「人設」,事業發展越來越紅火。

那些日子他總是忙忙碌碌的,等偶爾閒下來一看,竟然已經到了千禧年。

在那樣一個嶄新的時代裡,一切都悄然變化著,華語樂壇也是,很多八九十年代叱吒風雲的歌手都很迷茫。

沒有誰能逃過時代的洗禮。

張信哲也一樣陷入了瓶頸。

張信哲也一樣陷入了瓶頸

那陣子他身體不適有一段時間了,拖了好幾天才到醫院檢查,結果是因胃食道逆流灼傷了聲帶,長了息肉。

醫生小心翼翼地提醒他:要接受最壞的可能,就是術後聲音狀況可能無法恢復到跟從前一樣。

對一個歌手來說這樣的打擊是致命的,張信哲一下傻了,鬱悶了許久。

不過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一直這麼唉聲嘆氣也不是辦法。

張信哲跟自己說,聲音不一樣並不影響唱歌啊,就算手術後完全發不出聲音,他還可以繼續做幕後的工作。

反正,他已經想好了,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棄音樂的。

2004年,網路和MP3等電子產品興起,各種風格的音樂作品百花齊放。

《七里香》《倒帶》《江南》《波斯貓》《燕尾蝶》《快樂崇拜》……都是這一年湧現出來的優秀作品。

然而在行業發展層面上,網路的興起雖然帶動了一波音樂創作的熱潮,但當時混亂的音樂下載模式讓消費沒了流量參考,歌曲版稅收入大跌,一度將實體唱片業逼入絕境。

同年,廣東還破獲了一起典型的盜版光碟案件,查獲130萬張盜版光碟,估值約400多萬人民幣。

這次新舊時代的更迭,讓做音樂的人都賺不到什麼錢了。

張信哲也是對傳統的唱片公司感到心灰意冷,因為那段時間幾乎一首歌都沒錄。

儘管如此,在離開新力之前,他還是留下了一首風靡整個華語樂壇的《白月光》。

然後,張信哲就率先開始了自己的獨立製片時代。

他打算徹底擺脫公司的限制,只管對自己的內心和歌迷負責。

隨時都要有做新人的勇氣

其實張信哲在音樂上一直很有「遠見」,很善於發覺新銳的創作人。

他很喜歡給他們機會,而且眼光也都非常好。

早在1992年,台灣唱作人陳珊妮人生中的第一首歌就是張信哲買下的,收錄在他的第二張專輯《知道》中。

如今已經爆火的李榮浩,張信哲八年前就看中了他的才華,收過他的歌。

在經營自己的音樂工作室時,張信哲也是把「新」放在了第一位。

他丟掉了潮流和銷量的束縛,大膽嘗試R&B、東歐宮廷風、復古ROCK、嘻哈、K-pop等多種曲風。

歌曲題材上也打破了愛情的桎梏,更多地探討人生、都市、宗教、時代、哲學等各類問題。

《做你的男人》《逃生》《歌時代》都是他不斷嘗試的代表作,為韓劇《來自星星的你》獻唱的中文主題曲《愛你的宿命》也相當好聽。

其實,如果你是個出道31年,有無數金曲的前輩,完全可以靠著「吃老本」享受悠哉的退休生活。

可張信哲偏偏不願這樣。

2015年,他發表了專輯《歌時代》,是在洛杉磯的傳奇錄音棚Eastwest Studio錄音後拿去倫敦Beatles的錄音室Abbey Road製作的,絕對是大手筆的真金白銀在燃燒。

三年後的歌時代II更厲害了

三年後的《歌時代II》更厲害了。

他請來了莫斯科交響樂團的70多名樂手,以及美國Shakira的鼓手,AC/DC、Linkin Park御用的吉他手,與David Foster、Josh Groban演出的貝斯手共同助陣,在北京音樂廳做了一場one take的live演唱,現場錄音並燒成黑膠唱片,當天的門票一度炒到翻了四倍。

這絕對是一張十分值得珍藏的唱片,但這麼折騰下來,其實張信哲幾乎沒什麼盈利。

不少人說「唱片已死」,實體專輯都不好賣,黑膠唱片更是無人問津。

他們笑張信哲是在「自嗨」,對此他不氣不惱,認真地解釋道:

「我現在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積累與歷練,已經有能力做這個事情了。我希望我能夠真正去做一些我年輕時候夢想過的事情,一些我想在音樂上面做的事情。」

他要完成自己最初的夢想。

「未來式」演唱會

「未來式」演唱會

那些曾經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在張信哲發表的幾百首音樂作品的陪伴下,漸漸從為愛奮不顧身的少年,長成了笑起來眼角有皺紋的大人。

他們不再迷茫憂傷,也不再為情所困了。

但還在聽著張信哲。

如今張信哲偶爾會參加一些綜藝節目,「情歌王子」的聲音依然像20歲依然清亮,卻被歲月積澱的更深情。

慶幸的是,他還在唱,慶幸的是,還可以聽到他的歌聲。

這世間情歌表達愛情,張信哲表達情歌。

來源:淘漉音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