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搓澡時都加甚麼奇怪的佐料

澡堂

在我心目中,東北的三大土特產分別是:範德彪、鐵鍋燉大鵝和搓澡

如今你要體驗這一切,只需走進一家東北澡堂,那裡有電視、餐廳、游戲機和羊水般溫暖的浴池。

可以說,澡堂子就是東北人的精神搖籃和聖殿,每年的不固定時間,他們都要走進那裡,讓搓澡師傅對自己的靈魂和肉體進行一次多維度勾芡。

今天,東北搓澡文化在靈肉層面的探索,已經突破了原先物理層面的單一想象,在原子碰撞間發現了更多可能性。

當他們試圖在搓澡巾和皮膚之間,嘗試加進某種佐料時,很容易讓初次踏入澡堂的南方人誤以為走進了米其林餐廳的廚房。

藝術家那是把想象力插上翅膀,東北的搓澡師則是把想象力關進了廚房,凡是能點綴食物的配料,都可以拿來往人肉身上貼。

鹽,百味之首。過去說,好廚師一把鹽,現在好搓澡師也是看這一把鹽抹得勻不勻。

「師傅報了一輪佐料,可以加醋、牛奶、檸檬、八角桂皮,我反問:你擱這兒煮唐僧呢?」

洗澡不搓和洗碗不用洗潔精一樣純是糊弄。

過去搓澡就是單純搓澡,現在師傅會湊到你耳邊,輕輕地問上一句:「您要加餃子醋,還是紅酒?」

透過氤氳的水汽,看著他那塊香蕉色的搓澡斤,包裹著一瓶餃子醋,差點兒沒反應過來要盤豬肉白菜餡的。

人的屬性在躺上搓澡牀的那一刻,似乎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一個湖南朋友說,在長沙泡腳讓他想起吃老媽蹄花的畫面,但是在東北搓澡,卻聯想到殺魚。

他深切懷疑,也許是造物主想讓你偶爾活膩的時候,有個地方可以迅速進行換位思考,於是就創造了澡堂。

帶著他的牽強觀點,當你再次抬頭審視澡堂子的項目表時,似乎明白了店家的用心。

奶搓美白潤膚,醋搓殺菌止癢,紅酒搓貴氣去皺,蘆薈搓緩解敏感,鹽搓自帶磨砂,全部走一套還能曡加buff。

第一眼差點看成菜單

看了助浴項目表,才明白為甚麼東北的搓澡文化可以用博大精深這個詞來形容。

眾所周知,加醋可以去腥,我洗澡的時候加過醋,跟給魚去腥一個方法。在東北搓澡加醋,可以選擇白醋、香醋和老醋,講究一點兒的劃分出精品醋,再講究的地方,甚至你還可以選醋的產地。

另外拿啤酒搓來說,有的店還細分到哈爾濱啤酒和比利時修道院,前者口感清爽,後者口感醇厚,對皮膚有不同的滋潤作用。幾家店挨著搓下來,皮沒搓禿嚕皮,人先搓醉了。

強烈推薦奶茶店的產品研發部門到東北的澡堂子採集靈感,尋找產品配方。

有的店借鑒了分子料理的思路,把破壁機也搬進了澡堂,當場給你演示生豆漿加上殘渣的複雜制作流程。

「有次去東北出差,晚上酒足飯飽後客戶請泡澡。出來後向客戶說:『咱這洗澡真複雜,搓泥寶、打鹽、牛奶,啥的弄了一堆,真有必要嗎?』

旁邊客戶小祕書回答:『大哥,在俺們東北,搓澡就好比燒烤,身上撒那一堆玩意就像燒烤上的胡椒、孜然、辣椒面,不然沒味啊』。」

當燒烤攤的方法論可以被完美移植到搓澡上,這時候再搞個蘸涮羊肉的麻醬,也就沒有多少人會大驚小怪了。

一些澡堂的搓澡手法,充滿著對自然的原始崇敬,他們不屑於運用工業技法,而是直接拿香蕉在你身上懟,從如下「黏糊的」形容詞,很容易讓人浮想聯翩。

大多數人對在東北搓澡的體驗可以歸為兩個字,落差。

想體驗電影《末代皇帝》裡主角兩個多小時的大起大落,只需進東北澡堂躺上十分鐘。因為你不知道下一秒搓澡師傅會有甚麼下料的靈感和話術。

其他地方是看人下菜,在東北的澡堂則是看人下料。讓人懷疑東北的搓澡師都是廚師下崗再就業。

在你還沒來得及思考這些液體和人體皮膚的直接或間接作用時,它們已經在搓澡巾的蠕動下,打開了你的毛孔。

「搓澡真的會讓人有一種是案板上要醃制的肉的感覺。」

從大多數搓澡師對佐料運用自如的表現來看,大可肯定他們家裡的書櫃上一定有一本《調味料百科》,上面密密麻麻地寫著那些你想用又不會用的調味料,全被他們幻想塗抹到客人的身上。

搓澡師們下各種奇怪的佐料,都只為了一個終極目的,那就是下泥。在關於搓澡培訓的網站上,他們毫不掩飾對下泥這一目標的追求。

搓澡培訓十五天,為了甚麼,下泥;搓澡四十八式,鹽醋紅酒加香蕉,為了甚麼,還是下泥。

泥下多少,甚至成為業內衡量搓澡功力好壞心照不宣的標準。

古話講,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在這種人生態度的鞭策下,東北的搓澡師們早已在登峰造極。

一個經常到澡堂裡浸染在各種佐料裡的人,很可能最後會被打磨得像一面鏡子。

再大牌的磨砂膏,也比不上東北洗浴大爺大媽手下的搓澡巾。沒體驗過東北搓澡,算是一種人生遺憾。

上次去長春搓完澡,腦海自動浮現金蟬脫殼、蛇蛻皮、毛毛蟲變成蝴蝶的畫面,即使穿著衣服走出來,都覺得身上一點重量也沒有,整個人宛若新生。

下次搓澡師傅問我用甚麼搓的時候,我會說用力量。

來源: 不相及研究所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