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一邊嘲,一邊瘋狂投票,這是什麼審丑狂歡?

金雞獎

距離2021年金雞百花電影節開幕還有3個月之久。

金雞獎海報設計評選卻已經到了收官之時,9月5日就截止投票。

目前,《雄雞凝視》暫列第34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海報設計大賽的第一名,緊跟其後的是《金雞啼曉萬象爭鳴》和《巍巍雄雞,東方破曉》。

因為第一名和第二名、第三名的票數差距過大,畫風也與眾不同,網上關於這部作品的爭議也多了起來,頗有當年楊超越選秀出道那個味。

喜歡它的人說它有畢加索抽象肖像畫的感覺,是一種荒誕藝術,很西方👇

不喜歡它的人則表示,投它是在惡搞,這幅畫壓根不具備東方美,跟東方電影節不適配👇

今天,羊不想分析《雄雞凝視》這副作品到底是東方美還是西方美。

而是想從這屆的金雞獎海報聊起,跟大家講講東西方的繪畫審美差異,幫助大家應用在日常生活審美中。

東方繪畫:線條和留白藝術

跟備受爭議的《雄雞凝視》不同,《金雞啼曉萬象爭鳴》一亮相,就被網友認為充滿了東方美,是典型的東方畫。

有人說,是因為它通體黑白二色,水墨風格明顯之極;

也有人說,是因為它山高雲繞有飛鳥,仙氣飄飄,下方的老式放映機還帶著一股可琢磨的玄妙。

其實,兩者都對。

因為,東方的繪畫美學跟東方的文化體系是密不可分的,我們的傳統文化奠定了我們的美學思想。

認識東方繪畫美,也是在探索東方文化美。

那麼,東方繪畫的特點是什麼呢?

羊覺得,可以分為兩大方面:一是線條藝術,二則是留白藝術。

吳道子—《八十七神仙卷》

東方繪畫中的線條不是一筆一劃,也不是一板一眼,而是流動的。

它們或厚重拙實,如李唐的《萬壑松風圖》,又或野逸婉轉,如崔白的《雙喜圖》👇

風格氣質雖大有差異,但內核卻始終沒變,線隨心動,念隨線生

在這種線條藝術中,明暗不是重點,空間也不是問題,主觀能動性佔了極大因素。

只要形到了,神就有了。

比方說,第三幅的《巍巍雄雞,東方破曉》👇

它沒有畫出雞的眼睛,也沒有畫出雞的羽毛,甚至連嘴巴都沒有。

但是在我們看來,那就是「雞」的形狀,還是一隻具有生命力的雄雞。

所以,在東方畫中,只要物象特徵被線條明確勾勒,受眾就能懂這副畫在講什麼,傳遞了什麼情感。

哪怕從彩色轉為黑白,也不會影響到它的生命力。

線條之後,就是留白。

留白不是指空白,而是指那些可說但不說的話,那些不明確表達,但卻被get到的情感。

這是獨屬於東方式的含羞,用「無」來讓「有」更強,以無相來表達意象。

就像影視劇中的女主面紗,猶抱琵琶半遮面,在沒完全摘下之前,有無盡可想象的空間。

在這種藝術下,花不用開滿,也不用開盡,「小荷才露尖尖角」就足夠讓人想象到荷花映日紅。

所以,南宋畫家馬元的《寒江獨釣圖》,不畫太多,只一老翁,一扁舟,就講透了江水之寒,老翁之獨。

看似少了,實則多了,看似單調,實則豐富。虛實結合之下,視覺張力反而更強了。

因此,在東方繪畫中,留白,又稱為「余玉」。

餘下來的便是思想和文化上的共鳴。

可以說,線條和留白共同構建了東方繪畫的寫意藝術。

此處的「意」不單單是物體傳遞的感覺,更包含著「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文化深層默契。

就好似「踏花歸去馬蹄香」上的蝴蝶,它就是「香」的留白👇

了解了東方畫的寫意藝術,下一步就是學以致用。

如果你的長相風格,顏值氣質更接近東方式的淡顏美,那就採用留白的藝術,只找一個點進行發揮。

那個點就是流動的線條表達。

比方說,在妝容上,淡顏不適合濃黑眼線。

但是棕色的、存在感沒那麼高的眼線非但不會破壞整體顏值架構,反而會在放大眼睛的同時,配合整體氣質發揮👇

再比方說,在穿搭上,淡顏不太能壓得住多顏色和時尚元素的疊加。

但裁剪得當,線條感強的衣服,反而會契合氣質,顯得雲淡風輕,有別樣的優雅在👇

同理可證其他。

所以,想要在生活中應用東方繪畫藝術的時候,不需要大多的花里胡哨。

要舉重若輕,要留一點可讓人探尋的地方。

這樣才不至於乏味,這樣耐讀性才會更高。

西方繪畫:色彩和光線美學

與東方繪畫的寫意不同,西方的繪畫更注重寫實。

同樣是畫神仙,我們的神仙是踏碧波而行,做凡人所不能。

西方的神仙卻更接近於凡人式的生活邏輯。

就像1593年,卡拉瓦喬所畫的《酒神巴克斯》。

雖然他受當時的顏料色彩、人體結構認識所限,但依舊會畫出酒神的皮膚褶皺和酒杯下的瓜果蔬菜👇

在西方畫家的筆下,神是會老的,是需要靠吃喝來維持生命的。

這是因為,西方美學上的神是邏輯而生的人化神。

他們的文化中不存在東方式的萬物有靈,更像是基於現實世界的模仿和超越。

表現在繪畫上,就是注重色彩和光線。

線條對於他們來說,更像是草稿紙上的基礎分界線。因此,也有人說,「西方繪畫只不過是著色的素描」。

但是,西方繪畫中的色彩不是單純的顏色堆積,而是用色彩的差異來展現物體在某一空間、時間內的狀態。

人和物不是二維平面,而是三維立體的。

即使風景不同,描摹的群體不同,空間感和立體感也始終不變。

這種色彩藝術,表現在近景中,表現在中景中,甚至於遠景中。

保羅·委羅奈斯—《迦拿的婚禮》

色彩濃淡規律讓它不論遠近,不論大小,都真實生動,把物還原到物的本質中去。

比方說,這次海報設計大賽中的《百年征程四十同行》👇

紙雕書的設計是濃與淡的對比,也是典型的素描手法展現。

雖然人物占畫面的主體不多,甚至看不到臉,但仍然保持了立體化的走動感。

這就是色彩美學展現出來的寫實、且又精準的生命力。

如果只有色彩,自然算不得完全真實。

還要有光線。

那種焦點分析和透視狀態的光線。

如同照相機,把光影也攝入其中。

在光線明暗的影響下,西方畫的情緒變得更加飽滿,更加戲劇。

它是狐狸仰頭看葡萄的口水,也是小女孩在寒夜裡點燃的火柴。

達芬奇《最後的晚餐》就大規模地把光線明暗作為構圖因素,讓中心焦點和亮點集中在耶穌的額頭上👇

一方面是主體人物的確立,另一方面又反襯著心思各異的門徒。

在這幅畫中,越靠後,越遠離光的門徒,心思越卑劣。

這是畫,更是拉滿戲劇張力的美學。

所以,色彩和光線是西方繪畫寫實的根基所在。

不過,西方的寫實不是單純指出物體本身存在,而是細緻描繪,致力於把物體搬上畫,用畫來讓時間停駐。

讓人第一眼看過去,就被實打實地美震撼到。

由此可得,對西方畫寫實美學的應用,重點在於先聲奪人。

如果你的長相風格,顏值氣質更接近西方式的濃顏美,那就加強輪廓和骨像上的光影,用色彩提亮整體觀感。

比方說,在妝容上,濃顏需要把色彩做到位

過於清淡的妝容會凸顯出五官的本身比例,而不能起到輔助的作用。

亮且鮮明的顏色則能幫助濃顏系美人把美落到實處。👇

再比方說,在穿搭上,濃顏與清新系、森林系有氣質矛盾,不容易出彩。

但是,越濃艷的,越是別人覺得不好駕馭的色彩,穿上濃顏系身上,反而是一抹亮麗的風景👇

一句話簡單概括就是,用色彩和光影造出第一眼驚艷效果,哪怕細觀,也挑不出大方向上的瑕疵。

當然,東西方可供學習的繪畫美學遠不止這些。

各大流派,各類風格,都可以講很長的篇幅。

比方說,東方畫中南北二派山水畫,再比方說,西方畫中以莫奈為代表的印象主義,以修拉為代表的新印象主義。

但是,礙於篇幅,今天就不一一講了。

羊覺得,有時候,我們觀畫,認識東西方的繪畫差異,不一定是為了馬上學到點什麼,應用在生活中。

更多的時候,是為了從畫中感受到東西方不同的美,不同的文化底蘊。

而,對於這份文化底蘊的感受,將會潛移默化地擴寬我們對美的認識,影響著我們對美的認知。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