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是港圈「搖錢樹」,退圈後卻只能開民宿謀生?

萬綺雯

文:可楽鍋

「 一個曾經的 TVB 花旦,從公眾視野消失了十幾年後,突然從香港遷居內地,在莫幹山開起了民宿。」

怎麼看,這個故事都太戲劇化了。

但,故事真實發生了。

故事的主角是,萬綺雯。

圖源:《我和僵屍有個約會》時期 

很多人已經忘記了她這個人。

典型的「第二眼美女」。

圓臉、單眼皮,不算傳統意義上明豔掛的大美人。

但,很多人還記得她那個曾經風靡的角色——

《我和僵屍有個約會》中的驅魔師馬小玲。

「美好如馬小玲」,一度是對一個女性的最佳褒獎。

但角色的聲嚮和女明星的聲望,在她身上逐漸遁形。

如今,她搖身一變,成了一個民宿老板。

從「女明星」到「民宿老板」,角色的轉變讓人費解。

有人疑惑,有人費解。

萬綺雯十幾年間經历了怎樣的沉浮,才畫出了這樣的一條軌跡?

萬綺雯的起點,沒星運。

生於香港的一個普通家庭,從小被放養在鄉下。

她在家中排行老二,上有姐姐,下有妹妹。

 

左下一:萬綺雯 

父親早年是一位警察,後來卻迷上了酗酒,動輒發脾氣,而母親要打三份工維持生計。

18 歲那年,父母就離婚了,剛剛成年的萬綺雯跟著母親生活。

迫於生活壓力,讀完中學,萬綺雯就開始工作謀生。

但,好在有星相。

老天爺賞飯吃,成年的萬綺雯出落得青春靚麗。

 

外形和身材均數得上出挑。 

她順勢在婚紗店做起了兼職糢特,也短暫地養活了自己。

機緣巧合下,在婚紗店拍攝的廣告照又被亞視形象總監,也是香港名糢劉娟娟看中。

恰逢 1989 年亞洲小姐招募在即,劉娟娟便極力勸她參家當年亞洲小姐的選拔。

萬綺雯本對選美不感興趣的,但彼時 「 見識短 」,被一個 「 去希臘去拍外景 」 的附加條件吸引,為了蹭一趟出國旅行,也就去參了賽。

那一年的亞姐舞臺,群英薈萃。

張國榮身兼評委與表演嘉賓。

冠軍是翁虹,最上鏡小姐則是伍詠薇。

 

左一:萬綺雯 中:翁虹 右:伍詠薇 

第一次參選的萬綺雯呢?

有一點微微的嬰兒肥,單眼皮也不是當時的主流審美。

但萬綺雯以大熱姿態斬獲了當年的亞洲小姐亞軍。

 

圖源:亞洲小姐比賽 

制勝法寶,或許是被媒體稱為 「 香港第一美腿 」 的雙腿。

又或者,是她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姿態。

 

圖源:1989 年亞洲小姐大賽 

也因此,比賽結束,她被亞視相中就此簽約,順利走上演員之路。

那一年,萬綺雯剛剛 19 歲。

萬綺雯進入娛樂圈,完全屬於誤打誤撞。

用她的話說是,「自己疲憊又迷茫地被推著往前走」。

拿到亞軍,那一瞬間萬綺雯在舞臺上當然開心。

但她馬上就想,「 之後怎麼辦啊?不知道未來是甚麼樣。」

 

圖源:1989 年亞洲小姐大賽 

只是幸運的是,剛一出道,萬綺雯便被捧為亞視的當家花旦。

處女作《司機大佬》,萬綺雯在裡面飾演調皮可愛的二妹 「 小玉 」,不是明豔的港風大美女。

但她古靈精怪中又帶些俏皮嬌憨,倒也讓萬綺雯成了彼時一道難見的風景。

 

圖源:《司機大佬》 

出道第二年,就在《藍月亮》中首度擔任女主角。

和關詠荷、伍詠薇、翁虹一道,成為亞視炙手可熱的一線女演員。

1995 年,萬綺雯又和彼時已經成名的甄子丹合作《精武門》。

她飾演日本女生武田由美,溫婉純情,一顰一笑間盡顯柔美。

當然,這段合作的重點不在角色,而是其背後的那段八卦往事。

 

圖源:《精武門》 

當時電影還沒拍完,甄子丹就被萬綺雯迷住,並不顧一切開始瘋狂追求。

甚至還在 1995 年的香港亞視臺慶上單膝跪地告白:我會一生一世愛你。(這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但八卦往事沒能蓋住萬綺雯的光芒。

初出茅廬的萬綺雯,高峰期的時候一年拍了六部戲,都是女一號。

而且很快,萬綺雯就迎來了改變她命運的兩部重頭戲——

「 約會 」 系列。

《我和春天有個約會》中,萬綺雯飾演溫柔單純命苦歌女藍鳳萍。

身世悽慘,讓人心疼。

 

圖源:《我和春天有個約定》 

長相甜美的萬綺雯,將藍鳳萍對愛情的孤註一擲和自卑怯懦都演繹得楚楚動人。

 

圖源:《我和春天有個約會》 

最經典的,當屬《我和僵屍有個約會》。

萬綺雯飾演的 「 美女驅魔師 」 馬小玲。

一襲戰服,嘴硬心軟,最愛賺錢買買買,關鍵時候卻願意犧牲自己拯救世界。

 

圖源:《我和僵屍有個約會》 

無數觀眾在中二時期糢仿過馬小玲的捉妖口訣。

一句 「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誅邪 」,仿佛自帶語音播放。

 

彼時 TVB 處於鼎盛時期,但亞視因為有了萬綺雯,不僅沒落了下乘,還兩次在電視仗中完勝 TVB。 

萬綺雯一時風頭無兩,一度被媒體稱為「亞視一姐」。

只是「亞視一姐」的光鮮名號背後,是萬綺雯在拿命演戲。

一年拍了六部女主戲,強度大到根本沒時間睡覺。

拍到後來,萬綺雯整個崩潰,對著鏡頭哭著說:

「 你們放過我,給我回家睡吧。」

但劇組不可能因為她停工,於是哄著、勸著、拿吃的安慰著,讓她在沙發上躺一會兒。

 

圖源:《大提琴與點三八》 

高強度的工作導致萬綺雯的身體極速透支。

她三年中兩次患上肝炎,有嚴重的貧血,常年血壓不穩……

一代人的回憶《我和僵屍有個約會》,也幾乎把萬綺雯榨幹。

劇中看上去酷颯的短裙長腿造型,是在零下十幾度的天氣拍攝的。

「 冷得雙腳放進火爐烤也沒感覺,我都哭了不知多少次了 」。

 

圖源:《我和僵屍有個約會》 

凍到沒知覺不說,因為動作戲較多,每場打戲都是折磨。

「 我的經驗就是,吸一口氣把它頂住,不要呼吸,打。打到一定要呼吸的時候再松口,經常全身痛得都出汗。」

受傷更是家常便飯。

被鋼絲擊中胯骨、吊威亞斷了肋骨,又因為跌傷腰椎,致椎間盤突出,尾龍骨移位……

後來,她實在受不了,在事業巔峰期帶著律師、媽媽和姐姐,去找亞視談判解約。

只是,亞視不可能放走這棵搖錢樹。

結果萬綺雯被極力挽留並為她改簽部頭約,亞視高層陳翹英還親自留人:

一年拍兩部,加你雙倍酬勞!

 

雖然當時沒走成,但好歹萬綺雯因此才有了短暫喘息的空間。 

「 剛開始停下來的時候,我每天都在睡覺,好像之前從來沒有好好睡過一樣。」

休息夠了,萬綺雯便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過往。

以往自己的生活裡只有拍戲,做的事,似乎也都是旁人要她做的:

「 你不要這樣,你要爭取,要多出來見人,要多跟人家做訪問 ……」

都是他們在「要」。

她當時年紀小,以為是不是這個圈子應該這樣,那就聽他們的,就跟著一起沖。

但是過程裡她很累,不開心,也不知道為了甚麼。

直到停下來,萬綺雯才明白,這 「 累 」,是因為自己一直在追人家的步伐。

那我要甚麼?

我要走哪條路?

 

圖源:微博 

萬綺雯也不知道,但她知道,我至少要為自己活一次。

於是停工之後的萬綺雯,多少有些 「 放肆 」。

她去演了舞臺劇,花幾個月時間慢慢排。

她重新撿起自己小時候的愛好,陶瓷、插花、畫畫。

 

圖源:微博 

喜歡旅游,就做了一個小型節目,微綜藝《綺遇記》。

去了很多地方,走訪很多民宿。

一次偶然的機會,無意間來到浙江莫幹山的民宿,竟就幹脆搬到了莫幹山久居,在莫幹山開設了多家民宿。

 

在旁人看來或許有些難以理解,很多人為萬綺雯的隱退感到可惜。 

但萬綺雯這時才真正覺得,自己是在活著:

「 可以嘗試做很多東西,不一定要做出甚麼成績,但是起碼我可以選擇了。」

停下來的萬綺雯,過上了「低欲求」的生活。

穿簡單的 T 恤牛仔褲,不喜歡戴首飾。

不做醫美,經常登山,游泳,吃素食,過著簡單的生活。

 

婚後,更是下決心淡出演藝圈。 

甚少用社交網路,夫妻倆共用一個微博。

因為腰傷不適合生孩子,結婚二十年就沒孩子,但養了很多寵物,

 

去年,她和 TVB 合約到期,索性到內地定居,成立萬綺雯工作室。 

規劃她入股的民宿,也規劃她想要的生活。

有人覺得,這種選擇只能在實現財富自由之後才可以做。

普通人想要這種 「 自由 」 和游刃有餘,是一種 「 奢侈 」。

她姐卻覺得,即便境遇天差地別,萬綺雯這一路走來,她所展現的和「明星」身份不太相符的人生觀,或許可以給我們這些普通人一些借鑒和參考。

一開始,她也並沒想明白自己要走的路,只是迷茫地一直被時代的洪流推著走。

但她身上有個兩個很動人的特質:

一是,敢於追求 「 退的自由 」。

很多人會被 「 你要怎麼怎麼活著 」 給限制住。

這種限制的來源,是社會認知,是父母師長,是身邊的所有人。

而萬綺雯沒有選擇一味服從,她知道自己不喜歡甚麼,也認可自己的這份不喜歡。

也許迷茫,但絕不會假裝自己沒有不滿,渾渾噩噩地過下去,或者自我攻擊,覺得自己不配內心真正想要的生活。

她有足夠的行動力,「 急流勇退 」。

這是萬綺雯不活在別人期待裡的底氣。

 

二是,始終保持思考。 

困惑是人生的一個常態,萬綺雯應對的辦法是:

可以停,但要思考,要想好怎麼走,再出發。

就像她說的,「有過迷茫、掙紮,感覺有點不對勁,我就停下來、不要亂,停下來再說。」

 

萬綺雯不是一尊 「 自由女神 」 式的偶像——一直完美,始終向上。 

她有迷茫,有困惑,會前進,但也偶爾會遭遇滑坡。

正如每個人走在各自的人生路上一樣。

或快或慢或偏航,都有可能。

但要像萬綺雯一樣,走起來,走下去。

走著走著就出來了一條新路。

年輕的時候熬得起,做的事情是打基礎,讓之後的路走得更遠、更好,但是到了某個點,你還是覺得不適合,不開心,倒不如就停一停,想一想,可能不知道甚麼時候,就出現了一個新的路給你。

 

來源 她刊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