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寶強的這部「處女作」告訴你,誰說國產都是爛片!

王寶強的這部「處女作」告訴你,誰說國產都是爛片!

昨天,君君看到了一則新聞

北京市「合謀殺人騙保案」於12號開庭,5名嫌犯受審

說起這樁案子,原發生在兩年之前

當年在北京某工地內,一名工人墜樓身亡,隨後多名「家屬」趕來索賠

警方調查後發現,原來墜亡工人的死並非意外,而是一起駭人聽聞的殺人案件

這樣惡毒的作案手法,幾乎與10多年前的一部電影裡描述的情節如出一轍——

《盲井》I 2003

影片根據劉慶邦的小說《神木》改編而成

與現實中上演的「殺人騙保案」一樣,

電影講述了兩個生活在礦區的閒人,專靠在礦裡殺人,偽造礦難事故從而騙取賠償金的故事

電影由李楊執導,王寶強等人主演

這是寶寶出道以來第一次擔任男主角的「處男作品」,還因此獲得第40屆金馬獎「最佳新人獎」等多項大獎

《盲井》是導演李楊「盲」之系列電影中的第一部,此外還誕生了《盲山》與《盲道》這兩部作品

而李楊導演也因此被戲稱為電影界的「掃盲人」

在2003年柏林電影節上,《盲井》甚至打敗了張藝謀的大片《英雄》,一舉奪得「藝術貢獻銀熊獎」

電影豆瓣評分 8.6

好於96%的犯罪片

影片一開場,一場罪孽便開始醞釀上演

黑漆漆的礦井之下,黑漆漆的臉

一切都籠罩在一片黑暗中

「你想家嗎?」

「我想娃」

「你是想你老婆吧!你看今天就送你回家咋樣」

就在這種半戲謔半玩笑的氛圍中,可憐的「第弟」就這樣被送回了「老家」

謀財害命的便是這兩個傢伙——宋金明、唐朝陽

他們發家致富路,在現實的行話中叫「打點子」

流程就是找人、踩點、殺人、偽造礦難和詐騙賠償金

分贓之後,寄錢回家,完了再「吃喝嫖賭」

這就是這兩個傢伙的「例行作風」

他們鎖定的對象通常都是老實好騙、與家人聯繫少的打工仔

寶寶飾演的16歲男孩元鳳鳴

就是他們的下一個作案目標

跟以往一樣,先「化疏為親」,再辦張假證

隨後找個管理松范、容易「出事」的小型煤礦,便一切準備就緒

然而這次倒巧了,元鳳鳴恰恰就是他倆上次「弄死那貨」的親兒子

當然元鳳鳴完全被蒙在鼓裡,死心塌地的跟著「二叔」挖煤賺錢,一心想給妹妹掙學費

又是一片暗黑的井底,又是同樣的一段對話

「鳳鳴,想家了吧」

「想,咋不想」

「那讓你二叔送你回家吧」

都說「父債子還」

那麼這一次,「父仇」,又該何去何從…….

《盲井》在2003年拍完後即被禁,卻在2014年突然出現在雲南省某政府的一封公開信裡

信裡聲稱 「一些觀眾通過觀看《盲井》這部電影找到了『發家致富路。」

這黑鍋,《盲井》不背

要知道,「打點子」這檔子事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已經存在

最猖獗的是上世紀90年代末,若干個犯罪團伙,在全國各個小煤窯作案。

以1998年江蘇徐州破獲的鄭吉寬團伙為例,近一年時間他們就作案19起,殺死29人,詐騙總額57萬餘元

出庭受審的25名被告,其中20人被判處死刑

與現實案例相反,在電影《盲井》裡,依然融入了人性復甦的一面

比如元鳳鳴走丟時,宋金明心急如焚、

自掏腰包,要讓元鳳鳴經歷一回長大成人的床緯之事

又如,把「處死」元鳳鳴的死期一再推遲等等

這些細節都體現了宋金明善良本性的復甦

這就是電影的矛盾體所在

宋金明的人性復甦唐朝陽的利慾薰心這對矛盾體越來越深,劇情衝突因此聚焦在人性衝突之上

這份人性與掙扎,也是這口「黑暗之井」帶給我們唯一的安慰

《盲井》式的犯罪謀利模式,在這些罪犯看來是最容易學習也最容易實踐的東西。

顯然,這些殺戮和詐騙之所以能夠成功,他們並不是在唱一場獨角戲

除了被貧窮所齧咬,被利益所勾引之外,他們並不缺乏有意無意的幫凶

管理混亂的黑煤礦,急於擺平礦難的礦主…….

這些都是近乎瘋狂的赤貧者的同謀

孔子說:「人之處於善」

老子則認為「人之處於惡」

或許人性的複雜,除了善惡的本身,還有很多因素

家庭,社會,情感……也許每一樣都會改變善惡的界限

所以仔細想想

盲井於井口,其實僅有一步之遙

只要你願意,伸手便能觸及碧海藍天

難道不是嗎?

 

電影推薦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