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豔星的非正常死亡

陳寶蓮

文:伢大富

周末在家翻短視頻,刷到了港星陳寶蓮的兒子,長得好高的一人,瞬間恍若隔世。

小時候在舅舅家看碟片,看到《國產淩淩漆》裡,一身玫紅出場的陳登場,整個人都獃住了,就覺得,怎麼有人可以這麼好看,連頭髮絲都亂的很完美。

圖片

長大後知道了一些她的事情,但今日再回味,尤其是在母親節這個特殊節點,滋味又大不一樣,忍不住想寫出來。

其實陳小姐真名不叫陳寶蓮,她小時候叫趙靜。

1973年5月27日出生,父親是博物館的畫師,母親是滬籍名演員之女,可惜兩人感情不合,在她4歲時離異,孩子交給外婆撫養。

外婆汪漪是名奇女子,複旦大學肄業,演過滬上名片《太太萬歲》裡的小姑子,那部戲的女主是上官雲珠。

圖片

#汪小姑子#

陳小時候跟著外婆到處拍戲,外婆忙,她就坐在片場一角,沒人陪也沒人理,養成了日後孤僻的性格。

長到12歲,跟著改嫁的媽媽南下到香港,那的親戚發現她生日跟媽祖是同一天,就喊她寶蓮燈,不久她幹脆改名寶蓮。

在明愛中學讀書時,她功課很好,還拿過全校英文朗誦的冠軍,但母親告訴她,已經沒錢再供她讀書,她大了也該賺錢養家了。

於是15歲剛過,就被母親送到夜總會做兼職糢特,說是糢特其實就是在夜場做大尺度表演,還一度被威脅拍了很多穿衣服很少的照片。

1990年,陳母從牌桌上得知亞洲小姐選美,火速為女兒報名,那年也是亞姐史上是非最多的一屆,可惜陳前5不入,連單項獎都沒撈著。

冠軍叫吳綺莉,和她同齡、都來自上海,也同樣是單親家庭,多年後成了大鼻子男明星的私生女母親。

沒得獎但糢樣出挑,很快專門拍風雪片的影視公司找上了門,母親收了一大筆錢,幫未成年的女兒簽下為期3年、每年至少8部大尺度電影的合約。

怕人家議論,陳母辯解說,女兒會跟葉玉卿一樣,拍幾部紅了後就上岸。但問題是,豔星那麼多,葉卻只有一個,葉是甚麼背景,而她女兒又是甚麼家庭。

在片場,陳從頭哭到尾,拒絕任何對戲男演員的觸碰,她想逃走,工作人員告訴她,合同你已經簽了,走不了的,她只能邊哭邊拍。

圖片

1991年主演的首部片上映,她成了全港男人夢中女神,但她說,從十幾歲起我就沒再開心過了,因為做的都不是女孩該做的事,也不是別人能承受了的事。

最可悲的是,這些影片的酬勞全被母親占有,並揮霍一空。

有時會想,如果生在富裕家庭,她的人生會不會不同,但生活沒有如果。不過生的那麼美,哪怕不在富貴人家,也躲不開富豪的獵豔吧。

1993年,19歲的她被介紹給了52歲的花少黃任中,這人被李敖憤怒的稱為「臺灣三大醜男之首」,另外兩個分別是邱毅和李敖本人。

黃公子的父親做過西北軍馮玉祥的機要祕書,投靠蔣先生後很受重用,以至於兒子小黃是和蔣的孫子一起長大。

這種家庭的獨子,可以說除了親爹沒人敢管,而當爹的又沒空管,結果就是黃小學上了9年,從初中高中到大學,清一色被退學的命。

但這人的神奇之處就在於,不讀書還能從美國軍校畢業,還混到了波士頓文化局的副局長。

官當到一半,回臺北經商,修理鋪、裝配廠甚麼掙錢做甚麼,之後轉戰股市,50多歲身家百億。

黃的名言是「沒女人吃不下飯」,他看過陳的影片就惦記上了,花30個月追求,高級餐廳、私人飛機甚麼都用上了,更別說買房買車。

但陳最後能接受,很大一部分因素在於,黃說他會動用一切資源,讓她成為真正的演員。

在黃的幫助下,她和張學友、張曼玉一起拍戲,21歲時演《國產淩淩漆》裡的「愛美神」,風頭一度蓋過女主袁詠儀。

圖片

但娛圈瞬息萬變,男人說幫轉型只是泡妞借口,追到手了自然忘到腦後。

拿兩億幫拍電影的承諾沒兌現不說,兩人的關系還是逆轉,陳對黃越發依賴,覺得他像男友又像父親,無論她有多任性都會幫忙擺平,就像爸爸疼女兒一樣。

而男方則很快厭倦,認為她沒甚麼腦子,話都聽不懂,還喜歡K藥,屢教不改。

於是找個理由,三百萬分手費打發掉,就另結新歡去了,不管女方後來怎麼發瘋撒潑、求複合都沒有用。

圖片

在藥物的作用下,陳從1998年起開始行為失常,成了「四大癲王」之一。

2001年認識美籍華人塗姓男友,相戀不足半年分手,彼時已有身孕,出於宗教信仰,她生了下來。

孩子的到來,讓她有了新的精神寄托,跟經紀人說要出書賺錢養兒子,但嬰兒啼哭又讓她不知所措,重壓之下從24樓躍下,結束短暫一生,警方給出的鑒定結果,是產後抑鬱。

圖片

記得有人講,漂亮的女人再厭世都不會討厭自己的皮囊,所以會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離開,陳生前以美豔立世,卻選擇在出生地,以這種靈肉俱毀的方式結束人生,可見厭世到甚麼程度。

她在遺囑裡說,大家都只關註她的容貌和身材,沒人關心她內心,命運在15歲那年就已註定,她最在乎親情和愛情,最後兩個都落了空。

可憐的是,哪怕到生命盡頭,被議論最多的還是「美」,母親把她的美當成商品,是她悲劇的開始,所以生孩子那麼脆弱的時期,她都不讓母親幫手,也是耐人尋味。

孩子生父貪戀她的美色,短暫歡愉之後,借口失業逃避責任,卻在看到電視上她從前樣子時,失神的說:「原來她曾那麼美!」

圖片

黃公子一樣看上了她的美豔,給過她風光也給過金錢,但又不教她成長,膩味之後,把她從天堂打進地獄,靠藥物避世,因為那時她已被養廢了,沒了生存能力。

自殺前她給黃打電話,人家以為她又來要錢,敷衍了幾句就掛斷,得知死訊後黃很傷感,但又覺得問心無愧,只是看著她的玉照,反複念叨說:「她以前很美。」

傷感又有何用呢,那年春節黃家依舊歌舞升平,陪在黃公子身邊的,是新一任美豔女星。

2年後他生病去世,臨終前說要把珠寶都留給寶蓮,因為她戴著最好看,那時他已經神志不清,不記得女方早已香消玉殞,葬在上海的墓地,旁邊是和她有著相似經历的上世紀女星阮玲玉。

圖片

最可憐的是兒子陳宏益,從6月23日出生到母親7月31日離世,得到的母愛不足四十天,父親不疼外婆不愛,像個皮球一樣被踢來踢去。

圖片

最後還是天後的經紀人寬姐站出來當代母,把孩子帶在身邊。

請帶過天後女兒竇靖童的菲傭全天候照顧,2歲時送他到國際學校,單是學費一項,每年就要10萬元。

圖片

一年級時孩子闖禍被老師叫家長,她一個體型彪悍的大姐頭,踡縮在兒子小椅子上,一邊心裡罵罵咧咧,一邊對老師點頭哈腰。

一轉眼,體弱多病的小嬰兒,長成了185的籃球少年,他把名字改成了邱煌禕,並在19歲生日發文感激,說沒有媽媽,就沒有他的今天。

對比下生母19歲,再看看孩子如今的幸福糢樣,只能說陳小姐若泉下有知,應該會很欣慰吧,至少小朋友不會重複她的人生。

圖片

今天我寫她不是想炒冷飯,也不是想感慨親情的市儈、愛情的薄涼。

我想說的是,很多人會跟陳小姐一樣,有人生低穀,有熬不下去想輕生的時候,但放長線去看,那只不過是人生微不足道的一小段,熬過了就是光明一片。

對女人來講,沒有甚麼事情,是過不去的坎,也沒有甚麼人,是值得你放棄生命的,尤其是當你身邊,還有個小生命的時候。

來源:伢伢復盤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