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膀子自拍大叔,你的名字是?

自拍大叔

「在現代,每個人都能在十五分鐘內成名」,被用爛的話往往富含真理。

21 世紀的某一天,一個男人光著膀子躺在牀上,他突然心血來潮舉起行動電話按下快門,向這個世界輸送了兩張照片。

1

高端的表情包,往往採用最質樸的呈現方式

第一張笑靨如花,猶如地中海七月的陽光。

蓬松的頭髮,淡黃的牆紙,俏皮的雙下巴昭示著歲月的饋贈,與世無爭的大手往後一撐,若隱若現的腋毛低調宣示著中華男子氣概,他一笑你便感覺春風拂面。

《蒙娜麗叔的微笑》

140mm✖️200mm

第二張冷若冰霜,仿若莫斯科郊外的北風蕭蕭,雪花飄飄。

一樣的背景一樣的姿勢,卻變換了一副睥睨眾生不苟言笑的表情,讓我想起了催我交稿的主編的臉。

《你在凝視叔的時候,叔也在凝視你》

140mm✖️200mm

有些高度近視的朋友說他的唇色像薄塗了紀梵希小羊皮 105,還有人推測他的自拍行動電話一定是蘋果,因為只有蘋果前置才能把人還原得如此真實。

令大叔沒想到的是,那時他輕輕摁下的快門,日後在簡中互聯網卷起了一陣風暴,這是流量時代的蝴蝶效應。

有的叔說不出哪裡好,但就是誰也替代不了

起初這兩張照片被人們當作自拍死亡視角的前車之鑒,也被當做中年男人身材管理的反面教材。

但被制作成表情包之後,這兩張自拍開始被廣泛傳播,指數級增長的速度,讓大叔迅速成為了 新晉表情包頂流,擺爛先鋒以及猥瑣代名詞。

仍記得大叔第一次措不及防闖入我的生命中,是在一個輾轉反側的淩晨一點半。

搞笑女院辦表妹向我宣布她的春天已經悄然降臨,並向我彈射了兩張 「新男友」 的照片。她說: 「餘生不長,要愛上一個能讓你笑的男人。」

「他連鼻孔都仿佛在說著愛我。」

而我看到屏幕裡的大叔,差點以為自己在照鏡子。

至此之後,一眼萬年,睜開眼睛是他,閉上眼睛是他,眼裡心裡都是他。以致於第二天上班看到辦公室裡的三天沒洗頭的國男院辦都覺得眉清目秀了不少。

不愛他的人說他油膩,說他猥瑣, 說只要看了他一眼,便需要用一生去治愈。

當我把大叔的自拍發給我媽後,一直催我結婚的媽媽都開始勸我:「孩子,咱這輩子不嫁人也行的。」

還說她純潔的聊天對話框髒了。

圖源於小紅書 @甜約翰

但愛他的人為他寫詩,為他靜止,為他把愛繪滿牆面:

「慵懶輕衊

看似擺爛實則不屑於世間的繁華

太多麻木需要打破」

圖源於小紅書 @林秋天也叫 FOREST

慵懶隨意的兩張自拍讓大叔成為了躺平時代的範本。

當我把這兩張自拍給狗友小安看的時候,她說這份看穿世事的淡然,像極了發福後的竊・格瓦拉,但當場就有反卷鬥士反駁說這是膨脹後的葛優躺。

而我則仿佛看到了,淩晨兩點衣衫不整躺在牀上對著行動電話裡跳舞的老婆笑嘻嘻時,不小心打開了前置相機的自己。

圖源於微博 @人間煙花氣 bot

他的出現像一條鯰魚攪動著互聯網這片死水,人們起初輕視他、饑笑他,後來開始糢仿他,到最後成為他。

他的自拍,無論是姿勢還是神態,都是極品, 甚至讓不少人產生了變色龍效應。

隨著大叔糢仿賽的愈演愈烈,畫風逐漸離譜。

前不久剛與素顏和解的網友,開始與脂溢性脫發、與雙下巴、與三天沒刮的胡子、與一個冬春積攢的腋毛和解,仿佛他們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值得在乎的人了。

但我對這些糢仿的評價都是:

「技巧可以借鑒,但天賦無法糢仿」。

「神之所以成為神是因為做到人做不到的事。」

通讀張愛玲,對男人有一定研究造詣的院辦表妹說:「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張自拍,至少兩張。一張嬉笑,猶如牆上的一抹蚊子血;一張嚴肅,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粘子。」

大叔雖只有寥寥兩張自拍,卻恰到好處,少一張單調,多一張冗餘。 一喜一厲、一笑一肅兩極情緒之間的起承轉合,足以演盡一段馬克・吐溫短篇裡的悲歡離合。

除此之外,還有人用這兩張表情包實踐著馮古內特式的黑色幽默。

這世間所有的情景似乎都可以用這兩種情緒來回答,比如當你是一個中國足球的球迷時:

當然,看見這兩張自拍的第一眼,我就意識到我該和我那幽默的愛人比翼雙飛換上它作為情侶頭像,為此我正在尋找一位愛人。

「叔,你知道你被做成表情包了麼?」

如今,這兩張自拍猶如互聯網幽靈,如果你試著按圖索驥,會發現無論在多麼離譜的詞條下都能發現它們的存在。

「意大利威尼斯慘遭洪水侵襲」 旁邊配圖是大叔喜笑顏開地說著 「哥的胸肌給你靠」。

「nissan 前董事長上演世紀大逃亡」,旁邊配圖還是大叔喜笑顏開地說著 「哥的胸肌給你靠」。

它們甚至還在女生唯美動漫頭像裡榜上有名,在男生單人古風頭像裡位列仙班,真是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

別人只關心大叔的表情包好不好用,而我關心大叔到底是誰?

但關於大叔的身份,江湖上眾說紛紜,各成一派。

有人從他的氣質推測出他是沙井吧的龍鳴。沙井是深圳寶安區一個工廠聚集的打工勝地,人傑地靈的沙井吧則是沙井打工人的網路邨頭。

隨後,馬上就有人站出來指認大叔的真實身份是深圳的三和大神。甚至還有人回憶起了曾在某家電子廠進門右手的第三個工位上看見過他在打螺絲,編得有鼻子有眼。

不過,在最廣泛的流傳版本裡,大叔是一個拾金昧下的無良市民,他撿到了一部行動電話,並在欣喜玩弄這部從天而降的行動電話時,留下了兩張流芳百世的自拍。

隨後行動電話的主人通過行動電話找回功能得到了這幾張照片。

這說法越傳越真,越傳越廣,但當我去詢問他們怎麼知道時,他們卻說是道聽途說的,ok,fine。

在探尋大叔身份過程中,最有可能接近答案的一次是一位網友說這位大叔是她七年級的英語老師。

她甚至告訴了我學校的名稱和這位老師的名字,以及她現在在上網課準備偷偷學習驚豔所有人這樣的驚人細節。

所幸這位老師還算功成名就,循著校名 + 人名的關鍵詞搜尋,很快就找著了她口中所說的這位老師。

當看到這位老師的照片時,我腦子裡立馬 「臥槽」 三連。 臉型、發型、眉眼,甚至連右臉法令紋上的那顆痦子都幾乎一糢一樣。

我把兩張對比圖片分別發給幾位狗友後,她們也都認為這兩人不能說毫無關系,簡直判若一人。

但畢竟不能空眼鑒真偽,所以我試圖撥通了這所學校的電話想和這位老師進行一番深入的交流,遺憾的是截稿前撥打的電話都顯示用戶正忙,或許不打擾是最後的溫柔。

我明白有些故事註定沒有結局,有些尋找註定沒有結果,在茫茫人海中尋找大叔就像在汪洋裡尋找一滴水。

他是誰?他在牀上到底拍了多少張寫真?他為甚麼要拍下這些自拍?這些自拍是怎麼被放出來的?他知道自己被做成表情包了麼?

這些問題的答案也許只有那部行動電話知道。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 互聯網的狂風暴雨並沒有淋濕大叔的現實, 讓他的生活發生命運般的轉變。

此刻,2022 年 5 月的一天下午,我為大院的貓叔林雪也在茫茫網路中留下了一張自拍,這會成為一段故事的開端嗎?

來源:跳海大院 微信號:meerjump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