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的3種無知行為,一個比一個離譜,有人把湖南省當成一個城市

關曉彤

前幾天,明星李亞鵬鬧了個笑話。

在他重陽節發布的一條短視頻中,他化身「山間隱士」,特意解釋九月九為何叫做重陽節:

「明代張岱雲說:九為陽數,其日與月並應,故曰重陽。」

乍一看似乎沒甚麼不對勁,可網友一考證,發現問題了。

原來這句引用的古人言論的確是有,但說這話的叫張岱,不叫「張岱雲」,原句中的「張岱雲」其實意思就是「張岱說」。

李亞鵬這次真的貽笑大方。

即使他後來道歉,網友也不是很買賬,有人認為他可能是失誤,也有人覺得可能他壓根就不懂。

不過李亞鵬這個笑話,也意外暴露了一些明星的文化水平,历來娛樂圈明星的文化水平就一直被詬病。

即使在九年義務教育已經普及的今天,娛樂明星的文化水平卻並沒有大幅度的提高。

有網友就曾羅列了當紅偶像的學历水平,結果讓我們大吃一驚,本科畢業已經是學霸,職專畢業稀松平常,有的人甚至只有小學文化水平。

這就奇了怪了。

過去明星們文化不過關,但好歹演技卓越,唱功了得,給我們留下了經典作品。現在的一些明星,要作品沒作品,要學历也沒學历,兩頭都沒顧上,收入卻水漲船高。

更讓人無語的是,很多明星長期生活在聚光燈下,對自己缺乏清醒的認識。

越是缺甚麼偏偏越喜歡炫燿甚麼,最後常常因為文化素養太差而翻車。

皮哥總結了一下,明星沒文化的無知行為,大致表現在三個方面。

一、數學運算鬧出大笑話,小學數學不及格,有初中數學水平,就能「稱霸」娛樂圈

數學是許多人的噩夢,測試一個人的文化水平看他的數學水平是最直觀的。

當年關曉彤參加《奔跑吧》錄制,節目組出了一道數學題,關曉彤列了一個二元一次方程組解了出來。

鹿晗、鄧超在內的其他明星露出吃驚的表情,節目組也打出了「學霸好友關曉彤已上線」的字樣。

然而看過節目的網友卻表示這只是道初中水平的基礎題。

皮哥查了一下,關曉彤高考成績552分,其中數學高達131分,在娛樂圈確實是鶴立雞群的存在。

而這次錄制卻間接證明了,只要擁有初中水平的數學知識就能「稱霸」娛樂圈了。

不信接著看,前段時間浙江衞視播出了一檔密室逃脫節目,明星們要在15秒內解答出一道數學題,否則被球淹沒。

這些題目就是小學水平的數學題,只要會99乘法口訣就能解出來。

可是於小彤卻沒解答上來。

他之後的赫子銘也是束手無策。

當然這些題目雖然難度不大,但比較繞,在錄制節目時一緊張確實可能一下子算不出來。

那我們就來看看明星做更簡單的題目表現如何。

選秀出道的吳宣儀被問8乘以7等於多少?她脫口而出:42!

迪麗熱巴被問到3乘以7等於多少?熱巴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迅速答道:24。

當年另一位女星面對17減8的數學題時,也自信滿滿地說等於5。

再比如鞠婧禕被問到「有一個角超過90度的三角形被稱為甚麼三角形?」

鞠婧禕答道:直角三角形。

這些生動的例子告訴我們,只要你會背99乘法表,你就已經擊敗了99%的娛樂圈明星。

二、寫錯字、讀錯字、說錯話,偏偏還「無所畏懼」

明星數學不好情有可原,畢竟他們的主業是唱歌跳舞演戲。

但是語文不好就說不過去了。

沒有很好的文學素養,你怎麼理解歌曲中歌詞的含義詮釋出動人的情感,又怎麼讀透劇本裡的臺詞和扮演的角色產生共情?

可惜現實也不容樂觀。

比如孟美岐將「有魅力」寫成了「有魏力」。

隨後在給某品牌寫寄語時,簡簡單單4個字,寫錯了1個「甄」,「賣」也寫得很不規範。

號稱全邨希望的楊超越妹妹更是不遑多讓,「修仙錄」三個字直接寫錯了兩個。

而在參加芒果臺的節目時,楊超越被要求一分鐘內說出8個省份的簡稱。

楊超越脫口而出:江蘇省、浙江省。這道題對她而言可能確實是超綱了。

頂流王一博,「到此一游」寫錯,「祝福祖國」也寫錯,還把湖南說成是城市,不過考慮到前兩個錯誤,湖南是省份這個知識點也真為難他了。

黃子韜在節目裡被問遭遇過瓶頸嗎,他反問道瓶頸是甚麼?

楊幂在採訪中把「莘莘學子」讀成「辛辛學子」。

有趣的是楊幂的大伯還是清華教授,他在課堂上爆料楊幂當年就是文化課不過關才去當了明星,看來此言非虛。

朱一龍曾把「紈絝子弟」讀成「kuakua子弟」

劉詩詩把「沮喪」讀成了「且喪」。

周傑倫和方文山曾聯手為伊能靜打造中國風歌曲《念奴嬌》,伊能靜直接把「羽扇綸巾」唱成了「羽扇lun巾」,我猜想她唱歌時一定是不停想著傑倫傑倫,才唱錯歌詞的。

再比如陳飛宇出席某頒獎典禮,他本想表示自己希望擺脫「陳凱歌兒子」這個標簽,卻說成了:「希望有一天,別人能說我是你爸。」

陳凱歌坐在地底下一陣尷尬。

陳凱歌是北京四中出來的高材生,當年高考直接報考的北大中文系,他的電影也是充滿了人文情懷,但兒子陳飛宇從小在美國長大,對基本的常識不了解,在這麼大的場合說出這種話來,難免貽笑大方了。

同樣犯常識錯誤的還有老幹部靳東。

娛樂圈人設崩塌是常態,但靳東的人設卻從不崩塌,因為他的人設就是「人設崩塌」。

靳東大概是在電視劇裡演霸道總裁演多了,肚子裡沒點墨水卻喜歡裝文化人,社媒發文也是用繁體字,結果卻頻繁翻車。

他在採訪時表示自己喜歡讀「諾貝爾數學獎得主的小文章」,可諾貝爾根本就沒有設立數學獎。

他在網上喜歡引經據典,比如梵高說,在薄情的世界裡深情地活著。

可梵高根本沒說過這句話,梵高看到這麼酸溜溜的句子套在自己身上,估計要氣得活過來了。

同樣犯這種常識錯誤的還有馬思純,熟悉她的朋友都知道她自稱文藝青年,也喜歡引用一些文縐縐的句子。

她喜歡讀張愛玲,還寫過《第一爐香》的讀後感。

結果被大V嘲諷道「把哈姆雷特看成了哈利波特」。

她還引用了大量張愛玲的句子,結果常常張冠李戴。

最近《第一爐香》上映,票房口碑雙慘敗,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主演馬思純文化有限,沒有吃準原著小說的精髓,把《第一爐香》演成了《第一爐鋼》,很硬核,但不文藝。

三、跨行出醜

我們上面總結的兩點,明星們雖然洋相百出,但基本都是小錯誤,大家笑笑就過去了。

可是有些明星膽子卻很大,直接在自己不熟悉的領域裝內行,沒有專業知識儲備,生拉硬拽最後把自己搭進去了。

比如之前某位演員本來演技不錯,在《白鹿原》中驚豔了所有人,卻虛榮心作祟給自己立了個學霸人設。

而他為了打造學霸人設,牛皮也是吹上了天,比如他說自己高考數學只考了19分,總分卻超過了一本線,如果他說的是真的話,他的其他科目比高考狀元還要高了。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經學校調查,證實了他存在學術不端的行為,他的博士資格也被取消,也就此淪為笑柄。

而江一燕也不遑多讓。

她曾經是個不錯的演員,但後來事業平平,就動起了歪腦筋,給自己打造了一個娛樂圈文藝女青年的人設。

前幾年的營銷稿中經常提及她喜歡攝影,拿過很多攝影的國際級大獎,是某某雜志的簽約攝影師,她熱心公益,經常跑去非洲幫助窮孩子,她出淤泥而不染,活出了自己的色彩等等。

這些故事雖然誇大,但娛樂圈嘛,本來就是三分實,七分虛,也沒人在意。

後來江一燕玩得過火了,2019年10月她在網上宣稱自己獲得了美國建築師大獎。

許多建築系的博士生學到頭禿都無法染指的獎項,江一燕作為一個跨界新人直接就拿到了,這徹底激怒了網友,他們深扒後發現,江一燕不過是這個項目的甲方,根本不是這個獎項的獲得者,網友嘲諷江一燕是「史上第一位甲方上臺領獎」。

隨後江一燕的營銷手段也被曝光,她就是沒影視資源了,給自己強凹了一個白蓮花人設,翻車也是遲早的事兒了。

外行充內行的還有某明星。

唱歌沒啥代表作,卻作為導師參加了說唱類節目,節目裡自己要借助autotune修音,卻對選手指手畫腳,也是拽了一堆專業詞匯,口頭禪就是「你有freestyle嗎?」

總結完上面三點,我們哈哈一笑過後,心中不免有些悲涼。

一些明星,沒讀過太多書,就因為長了一張漂亮的臉蛋,懂得營銷炒作,即使沒有過硬的作品,也能賺普通人一輩子賺不到的錢,更殘酷的是他們還是我們下一代的偶像。

今年內娛地震,國家整治娛樂圈的決心很大,皮哥覺得我們一方面要限制明星的收入,一方面也要提高明星的門檻,道德門檻是一方面,文化門檻是另一方面。

選秀節目裡敲鑼打鼓,最後選出的明星卻在基礎文化上存在巨大漏洞,如果他們自身就缺乏對藝術的鑒賞能力,我們又怎麼能指望他們未來創造出甚麼經典的作品呢。

這種錯誤的價值觀比明星的天價片酬更加恐怖,高高在上的明星們,你們真的該好好讀讀書了。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一粒雞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