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臺慶,是甚麼明星團建社死現場啊

本篇的開始,請各位讀者先欣賞兩位正裝靚仔帶來的海瀾之家魔性舞步。

這錯亂的步伐,是不是以為,他們剛剛解除了封印,還沒完全適應這幅身體?

再來欣賞兩位女士一路小跑演繹的麥克風爭奪賽。

是不是以為,她們是在進行「穿長裙邊跑邊唱」的特技表演?

以上名場面,其實全部出自於這幾年的TVB臺慶現場。沒錯,就是我們印象中,誕生了無數經典神劇的那個TVB,香港無線電視臺。

今晚TVB將迎來54周年慶,相信依然會有不少爆笑現場,但如果真要細數臺慶日整活高能場面,三十年前遠比現在精彩。

開頭兩張圖,還只是小餅幹,只有看過TVB臺慶日的重頭戲,才能真理解「內卷」這一名詞的實在含義。

TVB臺慶的首要看家絕活,就是高難度雜技表演。

請看這位高空中不帶任何安全裝備,倒掛金鉤、彈跳自如的女子。

你以為這是老練的雜技演員在進行特技表演?

鏡頭拉近。

原來,圖中施展「一字馬」絕技的女子,是剛剛奪得港姐亞軍,憑借《畫出彩虹》進入演藝圈的張曼玉

再對比一下她在《甜蜜蜜》中「笑著哭」的精彩表演。

任誰也想不出,這竟然會是同一個人。

比這更離譜的還在後面。

請看這位時髦男子演繹的噴火神功,是不是讓你即使在吃飯,也忍不住跳起來鼓掌?

如果說出他的名字,很多人可能會更驚訝。他,就是《上海灘》的許文強,《賭神》的高進,無數媽媽的夢中情人周潤發。

在TVB臺慶日這一天,所有明星藝人,無論是巨星,還是新人,亦或是萬年龍套,都不得不憋著一股勁,接力奉獻出讓雜技演員都嘆為觀止的特技表演。

比如黃金配角陳百祥,《唐伯虎點秋香》中的祝枝山,表演的是高空走鋼索。

他的表情已經出賣了他的心情。

如此一來,「唐伯虎」的滾筒表演,充其量只能算是餐前小菜。

周星馳的例子告訴我們,哪怕貴為天王和影帝,也要探索人體特異功能的邊界,放肆開卷。

坐在車中,表演飛車神技的是邊個?

就是高唱「愛你一萬年」(可能TVB除外)的華仔。

我想,他此刻也許只想點一杯忘情水,才能忘記這夜的眼淚和傷悲。

在TVB臺慶日,面子和形象都是絆腳石,再大牌的藝人,也要放下身段和尊嚴。

劉德華曾穿著一身紅,宛如大大超人,現場展示胸口碎大石神功。

還與其他四位大大超人,複刻跳馬運動現場。

當然,這四位的地位同樣不容小覷,他們就是無線五虎中的另外四虎:黃日華、苗僑偉、梁朝偉和湯鎮業。

影帝梁朝偉,帶來的是醉劍。

又名喝了假酒原地施展人體龍卷風。

三哥苗僑偉,帶來的是金屬九節鞭。

又名我打我自己。

諸如此類的體操,顯然是TVB藝人們的拿手好戲。

就算是男女曡羅漢,也絲毫不在話下。看這架勢,很難不讓人懷疑,是在向印度閱兵儀式進行藝術上的致敬。

在臺慶日這天,上面的表演還都只是灑灑水啦。真正的王者,會做到用生命來內卷。

手臂被綁住,身處「五摩托分屍」中心的,是稱霸香港樂壇的校長譚詠麟,他此時的心情,也許真的是想卸膊(撂挑子不幹)。

看他猙獰的表情,很難不讓人擔心,這可能不是在表演,而是在受刑。

如果疼痛能劃分等級,下面這位可能才是達到了最高級。

用一牙之力,帶動全車人的前行。上流君舔了舔吃山楂都會酸澀的牙齒,不由感到鑽心的疼痛。

有道是,TVB的臺慶日,藝人們的受難日。

每年11月,是TVB的臺慶月,包括亮燈儀式、翡翠歌星賀臺慶、萬千星輝賀臺慶、萬千星輝頒獎典禮以及下一年的節目巡禮等流程。

臺慶月的幾個節目,名稱相近,內容卻大不相同。

翡翠歌星賀臺慶,首創於1997年,相當於TVB藝人們的拼盤演唱會,每人輪流獻唱幾首。由於吸引力不足,2010年已經正式停辦。

萬千星輝賀臺慶的歷史更悠久些,1967年就已經出現了。

每年11月19日,TVB生日這天,會通過電視播放,有點像是TVB的生日聯歡晚會,因為藝人們要輪流登臺表演,所以也像是TVB內部大型團建活動。

萬千星輝頒獎典禮則是1997開發出的電視綜藝,最開始同樣在11月19日臺慶日這天播放,選拔該年度的優秀藝人,鄧萃雯、佘詩曼等人「視後」的頭銜,就是在這檔節目上獲得的。

直到2006年,頒獎典禮被提了出來,單獨在12月舉辦。

如今的臺慶,狹義上就是單指11月19日舉辦的萬千星輝賀臺慶節目。

在臺慶日這天,TVB有時還會重拍經典劇情,來個世紀聯動。

比如《公主嫁到》金多祿與《巾幗英雄》非凡哥的世紀聯動,誰也不知道,啵嘴或吔屎,哪個會先來。

有人說,頒獎典禮是明星們勾心鬥角的名利場,而臺慶聯歡,就是藝人們挑戰自我極限的修羅場。

沒有話語權的藝人們只能甘願被要求,也有不少藝人在臺慶過後,甚至有了跳槽的想法。(咱就是說,哪個打工人團建後不想離職?)

在1984年表演了飛車神技之後,劉德華準備放棄和TVB再續五年合同,因此被TVB有意冷淡。後來種種事件加總,讓他迎來了長達400天的雪藏,直到後來邵逸夫出面,劉德華才和TVB續約。

從臺慶日上藝人們用生命帶來的表演來看,雖然也有不少藝人自我要求,挑戰自身極限,但被迫營業的恐怕也不在少數。

當然也有藝人另辟蹊徑,想出了既有新意,也不用押上形象和生命的想法。比如哥哥張國榮帶來的《鴛鴦舞王》,既有藝術性,又有觀賞性。

也有梅姑、鄭裕玲等女藝人借表演來吐槽TVB男女藝人不同待遇等問題,總之超敢說。

如今的TVB臺慶已經不如往日那般動不動就上雜技整大活了,可是對藝人「能放得開」的要求依然只增不減。

比如動不動就整上一出經典反串,這可能是每個TVB男藝人都逃不開的噩夢。(當然可能有人很享受?)

以及,男團舞當然也不能輸。

而從另一個方面看,其實,跳脫的TVB臺慶,只是「向來很豁出去」的香港綜藝的縮影。

和如今動輒糢仿南韓綜藝的內地綜藝不同,香港綜藝一向都很註重原創性和開放性。開播於1995年的著名綜藝《獎門人》,就是突出代表。

首先,有技能上的比拼。挑戰的,就是參與選手一心二用的功力。

比如一邊打桌球,一邊說音樂家,不能落球,同時還要接上音樂家的名字,難度系數直線拉滿。

而題目也會隨著選手的不同靈活轉換。

有實用技巧。

在《披荊斬棘的哥哥》裡看起來很社恐的阿lo,其實早就是獎門人的主持人了

有整人大全。

還有兒童勿看系列。

友情提示,前兩個字連起來讀

考驗的全是藝人們的真材實料和隨機應變能力。當然,對本職工作的拷問,也不能落下。

甚麼邊做仰臥起坐邊唱歌,邊做引體向上邊唱歌,統統安排上。

即使咖位再大,也要耐著性子,接受來自心理和生理上的雙向比拼。

已經是天後的王菲,也要把手放在蜂箱裡,面不改色地演唱《容易受傷的女人》。

搭配來看,這首歌還挺應景。

豁出去的最高境界,就是讓嘉賓不要面子,也讓他們產生「其他人也不能要面子」的信念感。在尺度上,香港綜藝,從來都不拿捏。

比如《獎門人》的猜詞環節,所有嘉賓的隱私,一律暴露無遺。

答案是鄭秀文,損友們提示,上一次在廚房(此處省略500字)。

答案是韓紅,損友們指著許志安,狂飆關鍵詞:緋聞女友,魁梧,濕吻。

在真心話大作答環節裡,「是否整過容」、「是否偷過腥」都只是初級題目。

在內地,連狗仔都不一定挖出來的猛料,在香港綜藝裡,藝人們全都集體自爆。

諸如此類用嘴傳遞撲克牌的活動,更是觀眾最喜聞樂見的項目。

懂了,現在搞瘋人的公司年會節目,都是從綜藝節目學的吧!

除了游戲綜藝,香港的訪談類綜藝同樣很敢。在習慣針砭時弊、對社會問題大談特談的《鏘鏘三人行》之前,香港還有一檔名為《今夜不設防》的訪談類綜藝,由黃霑、倪匡、蔡瀾這三位香港才子主持。

看到易立競的訪談會覺得犀利的朋友們,看完《今夜不設防》更會倒吸一口涼氣。話題和內容,百無禁忌。

如這檔綜藝名所說的,「不設防」,主持人放得開,嘉賓同樣放得開。

提起進入影視圈的初衷,張曼玉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就是想紅。

主持人亦不會按照正能量的方向強行拔高,沒話找話。

已經是天王的周潤發,坦然交代過去的感情歷程。

比如今「明星過於要臉」的內地綜藝,香港綜藝,不知開放到了哪裡去。

香港綜藝之所以如此能豁出去,除了人們熟知的「香港藝人都很敬業」這個原因外,更主要的因素,還是香港這片土地十分需要娛樂精神。

四十五年前,許冠傑在《半斤八兩》中唱:我地呢班打工仔,一生一世為錢幣做奴隸。

半斤八兩音樂:許冠傑 – 20周年-許冠傑 90’電影金曲精選

這正是那個時代的縮影:伴隨著香港經濟的高呼猛漲,市民的精神如同生產線上的螺絲一樣緊繃。

在這個節骨眼上,放松神經既是剛需,又是財富密碼。所以,TVB、《龍虎豹》以及一幹八卦雜志脫穎而出,成為了人們茶餘飯後的消耗品。

所以,這才有了被譽為民間文學瑰寶的香港八卦雜志標題,這才有了讓明星們集體內卷的TVB臺慶。

即使現在藝人集體北上,TVB也還是將這樣的娛樂精神繼承了下來。

在《愛回家之開心速遞》裡,編劇還曾惡搞過許志安偷食,在出租車裡和小三連環奪命嘬的醜聞。

還致敬了有些男性明星宣布戀情後,網路上爆出來的「釣金龜訓練班」橋段。

句句見血,直戳現實。

觀眾當一樂,明星也不計較。

這種百無禁忌的樂天態度,可能的確是「做人最緊要的是開心」的香港精神的一部分了。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