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廣東湛江的翻刺牀,三天不敢上牀

翻刺牀

對很多湛江人來說,每年過年,他們最期待的不是春節聯歡晚會,而是當地的年例。

年例是屬於湛江人的狂歡節,除了有舞龍舞獅表演,他們最期待的就是爬刀梯、穿令箭、放燄火和翻刺牀。

而翻刺牀是當中最兇狠的節目之一。

自古以來,牀是用作休息睡覺的地方,很多人也是去了廣東湛江一帶,才見識了牀的另一妙用。

每年年例,當地人都會把帶刺的樹枝紮成一張牀,綁在村子廣場中央的八仙桌上,供比別人多一個膽的村民脫光衣服在刺牀上翻滾。

你以為是玫瑰花那種刺,那就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了,當地的民風強悍,從來不會搞小把戲。

他們挑選的是野生的牛頭筋或者其他帶硬刺的植物,刺跟筷子一樣長,廉頗看了身上每個細胞都得發癢。

而有的地方為了可持續發展,直接把刺條換成了木板,並在上面釘滿鐵釘,每年都能重複使用,只要你不怕破傷風。

有的村子,可能是村長善待村民,只擺一張刺牀稍微意思一下。而有的村子則不同,他們認為一張刺牀那是娘炮的玩法,只有把刺牀加長到五十米甚至一百米,才是試驗勇敢者的游戲。

爬上去翻滾一趟下來,基本上會被刺成人肉篩子。

一些地方則不盲目追求刺牀的數量多少,他們講究規矩。一般取15張八仙桌,按3、6、3、3四排擺放,取其諧音為「生路生生」。

翻得越多,你的人生路也就越走越寬,直接套上價值和意義,令信者難以拒絕。

新聞報道說表演者躺上刺牀後表情輕松,就好像貴州人跟你說這個不辣,女朋友和你說她沒事一樣,所有的外地游客都難以相信。

「誰的牀我都敢爬上去,唯獨刺牀不行,給我再多錢我也不爬。」也有一些當地人面對這種節日內卷積極選擇躺平。

但就是彌漫在這種疼痛恐懼之下,當地的勇士卻個個像修煉過金鐘罩鐵布衫一樣,拼了命往刺牀上沖。

跳越高,摔下來刺就紮得越深,在血和肉擠壓的同時,現場的呼聲也更大。

一個學過廚師的朋友看了翻刺牀後,手摸了摸下巴,站在完全不同的角度審視這場民俗活動:「把肉打上諸多細孔,是為了醃制的時候更方便入味。」

也許那些勇士也是從另一個角度審視自己,他們的臉上沒有一絲痛楚,有的甚至還挺享受和刺牀粘連的時刻,像一條加拿大電鰻快樂地抖動身體。

網上一個資深SM愛好者認為,湛江的翻刺牀確實比較狠,他給翻刺牀的視頻打上了「多人、公開、猛男、穿刺、流血」的標簽,並時常觀摩。

而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大爺,愣是把翻刺牀玩出了花樣,變成翻刺蹦蹦牀。

這項盛會每年都會吸引外地游客前往觀看,甚至是外國友人。

一位來自法國的老外曾去粵西旅游親眼目睹了翻刺牀的場面,他當場發了條推特,遠在國外的朋友立馬問他是不是在參觀中國的特種兵訓練營。

至於觀後的感想,每個人也都不一樣。

有人說看了翻刺牀,治好了他睡懶覺的壞習慣。每天天亮,一想到翻刺牀的畫面,馬上就從牀上彈起來。

更狠的是一個網友,說他看了之後留下了心理陰影,已經三天不敢上牀睡覺。

對翻刺牀這項民俗的看法自然形成了兩個陣營,一方主張這是糟粕得廢除,另一方主張弘揚傳統文化。

到現在,仍然可以在互聯網任意一個翻刺牀的視頻評論區,看到兩種觀點的交鋒,誰也沒說服誰。

如果你只是把翻刺牀當成一項雜技看待,那就沒法深入洞悉其存在的理由。在當地的民間信仰體系裡,相傳要神明附身的人才能進行這項表演。

翻滾者盡管常被刺得傷痕累累,但是依然要表現得若無其事,這種形象在世世代代村民們的心中很重要,體現一種人定勝天的精神所在,與他們所崇敬的神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湛江的勇士們認為皮肉之苦根本不算甚麼,不止有一個翻過刺牀的人說過相同的體驗:「人在高度亢奮下不會感覺疼痛。」

「跳上去的時候就甚麼也聽不到啦,你的註意力全在自己身上。」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在和神明共舞。」

由於翻刺牀的影嚮力,導致當地群眾對帶刺的東西始終有著不一樣的看法。

「以前讀書的時候騎單車沖到刺灌木裡面,旁邊就是牌場,一堆人瞅著,我硬撐著一聲不吭爬出來。然後起身準備接著騎,才發現疼的不行了,最後實在裝不下去,才下來慢慢推著走。」

「記憶中好像沒有一個湛江人被帶刺的東西弄哭過。」

來源: 不相及研究所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