饑餓感與性沖動,哪個更難忍?1944年,一座荒島上發生的真實故事

安納塔漢

這是一起在历史上真實發生的荒誕、驚悚事件。

「一座荒島」「1個女人」「32個男人」「2把手槍」……

事件的關鍵詞,光是提取一下,就足夠在腦海裡浮現出一個相當勁爆的故事。

而真實事件,遠比我們想象的要荒誕得多。

安納塔漢島,一座位於太平洋·馬裡亞納群島的小島,距離塞班島177公裡。

這座小島並不是無人島,相反,在被現代文明發現之前,這裡住著一支名叫查莫羅斯人的原住民。

因為盛產椰子,1695年西班牙被統治後,這座島就成了一座「椰子幹」制造工廠。

1944年,二戰爆發,一家名叫「南陽興發」的日本企業在這座島上經營椰子林。

此時,這起事件的主人公——比嘉和子出現了。

時年僅16歲的和子,從沖繩來到塞班島投奔哥哥,之後又去了巴坎島,在島上的一家咖啡店裡當服務生。

和子年輕又貌美,俘獲了島上大把年輕小夥子的心。

最終,她從裡面挑選出了一位同樣出生於沖繩的英俊少年正一,並在18歲那年與其成婚。

正一是南陽興發的員工,後來被調到安納塔漢工作,負責監督管理原住民們的椰子種植工作,和子隨其遷徙。

當時,島上還有另外一名日本人,正一的上司,中裡(化名)。

此時,太平洋戰場上日本與美軍開戰,中國戰場節節敗退,內憂外患,眼看敗局已定。

和子、正一和中裡在安納塔漢的生活,倒也可以稱得上是「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

在島上相處久了,和子和中裡有了曖昧關系。

不久後,塞班島成為太平洋戰爭激戰的中心點,因為擔心身處帕甘島上的妹妹,正一離開了安納塔漢,

正一離開後不到兩天,美軍對安納塔漢展開了空襲。和子和中裡逃至叢林躲避,保住了性命,但居所已被轟炸得一片狼藉。

不過還好,他們飼養的40頭豬和20只雞還活著,還能靠它們勉強度日。

因戰爭波及,丈夫音信全無,不久,和子和中裡兩人,就開始了在安納塔漢島上的夫妻生活。

故事發展到這裡結束,那麼這不過是戰爭中無數離奇故事中最乏味無聊的那一個。

1944年6月12日這天,一艘遭到美軍攻擊的漁船緊急靠岸安納塔漢,船上下來了31個日本男人。

因為沒有返航船只,他們只能留在島上。

一開始,看到自己的同胞,和子和中裡異常興奮,便把自己的食物分給他們,還主動幫助他們治療傷勢。

但這個原本便不大的小島,一下子要承擔這麼多人,面臨的困難可想而知,無論是食物還是日常用品,都處在緊缺的威脅之下。

原本的那些豬和雞,很快就被消耗一空了。

但畢竟魯濱遜一個人都能在荒島上馴養山羊、種糧食、練習編筐、制作面包和陶器,想必這33個大活人也不會活活餓死。

他們用一起漂來的金屬大圓筒接水,保證了飲用水,還開始捕魚,捉椰子蟹、蜥蜴、老鼠等動物充饑,迅速成長為貝爺的祖師爺們。

甚至,這些大老爺們還學會了制作椰子酒,時不時小酌一把。

基本的飲食解決了,像衣服啥的,湊合湊合就得了,都淪落到這種地步還窮講究啥。

但問題是,酒足飯飽之後,就容易思淫欲。

一開始,這種欲望還能收斂一點,畢竟島上還有原住民呢,總不能當著原住民的面做些下三濫的事情。

但1945年8月,日本戰敗。

此後,美軍曾三番五次通過上島、發傳單、放大喇叭等方式通知這些人戰爭已經結束了,快收拾收拾滾回家吧。

有意思的是,這些人立場非常堅定,絲毫不為所動,始終認為這是美帝國主義的誘敵姦計,死活不出去。

就連原住民也比他們腦子好,早早就從島上搬出去享受生活了。

好了,現在只剩下這33個人了。

一座荒島,一個女人,三十二個男人,飲食充足。

接下來的劇情走向我們已經很好猜測了——

搶女人。

起初,大家還能保持文明人的體面,讓和子和中裡立馬舉行了婚事,並建議他們搬得離大家遠一點,眼不見為淨。

但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這群人在山裡發現了美軍B29戰鬥機的殘骸,從裡面找出了6個降落傘和一些罐頭等生活用品,還有4把手槍和70顆子彈。

和子用降落傘給自己做了兩身稍微體面點的衣服,還主動幫助其他人縫縫補補。

而那倒霉就倒霉在那四把槍上。

原本這些槍是壞了的,但有一個精通槍支的人修好了兩把。然後,這個人和他的另一個狐朋狗友立馬就拿著這兩把槍威風了起來。

朋友們,階級這個時候就誕生了,槍就等於權力啊。

有了槍,這兩人的地位蹭蹭就上去了,順理成章地站在了金字塔的頂端,並把和子當成「戰利品」奪了過來。

從此之後,圍繞和子的戰爭就正式打嚮了。

男人們接二連三地離奇死去,從暗殺到明鬥,從單挑到群毆,現代社會的種種秩序和法理在這裡徹底崩塌了。

短短五年內,原本的32個男人,只剩下了19人。

而和子,就在男人之間傳遞。

眼看著內訌再這樣鬧下去,大家非死即傷也沒有甚麼好處,於是剩下的男人湊到一起開始討論了:到底怎麼樣才能停止殺戮呢?

有意思的是,他們並沒有從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遵循了一種历史上源遠流長的男性思維——

紅顏禍水。

就是因為和子的存在才讓我們互相殘殺啊!把和子殺掉不就清淨了嗎?

他們鐵了心要殺掉和子,不過還好和子提前知道了消息,逃了出來,得到了美軍船只的救助。

千辛萬苦回到日本之後,和子並沒有忍心棄島上的男人於不顧,而是盡可能詳細地把他們的姓名和情況都說了出來。

這之後,那些男人們的父母兄弟和妻子接連得到了通知,並開始寫信給他們,總共寫了超過200封信被美軍投放到小島上。

同時,美軍依舊在通過各種手段讓他們出來。

即便如此,這些男人還是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才相信日本真的戰敗了,戰爭也真的結束了。

終於,昭和26年6月26日,島上的男人們全員投降,並且都得到了救助,回到了日本。

荒島生還的故事被媒體大肆渲染,於是他們回到日本那天,有大量的民眾聚集在羽田機場等候,只為看他們一眼。

2年後,這起事件也被美國著名導演斯登堡拍攝成了電影,名字就叫《安納塔漢》。

電影《安納塔漢》的最後一個段落,是男人們下飛機的那一刻。

片中,他們一個一個從飛機上下來。等待他們的是圍觀群眾的笑臉、歌聲和大量記者的鏡頭,甚至還有安保人員。

英雄般的歸來,不是嗎?

但實際上呢?

這些男人雖生活在荒島,但依舊能酒足飯飽,遠未到野人的地步,卻依舊為了爭搶女人而互相殘殺,最後還能怪罪到女人身上。

群眾卻視之為英雄。

而和子呢?

電影結尾,當男人們受到熱烈歡迎的時候,和子獨自站在一邊,默默看著,一言不發,甚至沒有任何人註意到她的存在。

現實中,和子被媒體稱為「安納塔漢島女王」、「擁有32個面首的女人」、「蜂王」、「獸欲和奴隸」、「魅惑男人的女人」……

絕大多數報道,都在中傷和子,批判和子。仿佛身為女性的她,在當時能夠有主動選擇權一般。

如果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那麼女性在历史中,則是任人隨意踐踏的工具罷了。

历史上的和子,因為受到了大量的關註,她的肖像和寫真爆火,日本掀起了一股「安納塔漢熱」。

之後,和子又被人動員主演了名叫「安納塔漢島」的戲劇。

1952年到1954年間,這部戲劇在日本國內進行了全國巡演。

同時,由和子主演的《這就是安納塔漢島的真相!》的電影上映,斯登堡的《安納塔漢》也拍攝完成,一時間,和子成了風雲人物。

但有名並不代表這盛名是好事,因為這裡面幾乎都是負面的評價,和子依舊是那個欺騙男人、招來殺戮的紅顏禍水。

在這之後,和子因為旁人的議論,數次搬家,當過脫衣舞女,開過賣章魚燒和沙冰的小店,並在49歲那年因為腦瘤辭世。

如今再回顧安納塔漢島這起事件,饑餓、性欲、權力,它何嘗不是一場赤殘酷人性大戲。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