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人的影視劇片名,拗口、浮誇還不是重點,有些也太直白了吧

片名

對一部影視作品來說,有個好名字至關重要。但有的影視劇雖然名字吸睛,卻是因為雷人。

比如這類靠蹭熱度博關注的網劇,起名時無下限。

馮導的潘金蓮上映后,一堆圍著「潘金蓮」這個名字打轉的網劇隨之誕生,全方位、各角度,千方百計從這口鍋里搶飯吃。她才是潘金蓮、不要叫我潘金蓮、我不做潘金蓮、我和潘金蓮有個約會……

《我的少女時代》口碑、票房雙贏,自然也是不能放過的香餑餑。於是,《我的少男時代》緊跟其後,就是質量差得有點遠,被網友吐槽又俗又爛。

就算是市場反饋不如前作的《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也有了「對稱」作品。這部打著紀念「東方莎士比亞湯顯祖」名號的網大,從故事到表演都像它的名字——《最二情書》。

網路影視劇沒底線,「正規」影視作品里名字雷人的也不在少數。

備案時就因名字被「關注」的《我和教授「羊糞豆」》,將三種稱呼拼在一起的《爸爸父親爹》,以及走喜劇路線的抗日劇《幹得漂亮》,每個都「雷」出了風格、雷出了特色。尤其是後者,看網友的總結就知道,這盤「大雜燴」真的是從里雷到外。

小製作不靠譜,經典也不太好懂。

由姜武和倪萍主演的《大浴女》改編自鐵凝的同名小說,無論是原著還是劇集都是口碑佳作。但很多初次看到這個名字的人,都有過或迷惑不解、或被雷到的經歷。即便是後來懂了其背後的含義,也還是覺得它過於直白熱烈了。

與《大浴女》的多角度、深層次含義相比,有的影視劇名則雷在太口語化。

比如《別拿豆包不當乾糧》、《六塊六毛六那點事》,還有爸媽年代的經典「農村三部曲」。

不過論名字雷人程度,內地影視劇還是要輸於港台。

早年的香港影視作品,名字常透著明顯的市井俚語味兒,有時候還帶著點「色」氣。如鄭裕玲主演的《吾妻十三點》、曾江主演的《風流父子兵》,以及1988年的《一妻兩夫》和1994那邊的《一夫三妻》等。

還有明明是以追兇、破案為主線的懸疑喜劇,聽名字卻讓人以為是家庭倫理片的《小男人出差》;不懂粵語語境就一頭霧水的《老虎甩須》和《甩牙老虎》等。

內地言情劇雷人劇名多,台灣偶像劇里也不少。被拿來做劇名的熱詞,包括「翻滾吧」、「小妹」等。

前者中,能「翻滾」的不僅有阿信、男孩、姐妹、男人,連蛋炒飯和蛋堡都掌握了這項技能;後者中,則有除男女主顏值外別無亮點的《公主小妹》和《桃花小妹》。

俗話里「挑軟柿子捏」,指的是撿弱者欺負。由楊銘威主演的《我要變成硬柿子》,講述的就是男主的勵志蛻變史,連男主的名字阮適止都是「軟柿子」的諧音。

講述校園故事的《18禁不禁》評價不一,整體畫風跟劇名一樣,既青春又「錄像廳味兒」。

林依晨和鳳小岳主演的《愛情凍住了,我的蛋男情人》,片名明顯比流水線出品的劇情更有記憶度。或許是覺得這樣還不夠有噱頭,電影的另一個名字乾脆就叫《蛋男》。

港台影視劇不僅原創作品起名別出心裁,翻譯起國外作品來也常角度新奇。跟內地中規中矩的直譯相比,他們經常是在結合本土特色的前提下劍出偏鋒。

1973年的美國老電影《騙中騙》,在台灣上映時被譯成《刺激》。如果說這個名字勉強還能表現觀眾在看這部經典作品時的心情,那後來將《肖申克的救贖》譯成《刺激1995》,把《重返伊甸園》譯成《刺激1998》,就有點強行續集的意味。

台版對這三部經典老片的操作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港版的譯名則是劇透了個乾淨。

台灣有「刺激系列」,香港這邊則有「不離系列」。

他們抱著讓觀眾對劇情一目了然的目的,將《摔跤吧,爸爸》譯成了《打死不離3父女》,把《神秘巨星》譯成《打死不離歌星夢》。曾經的印度經典影片《三傻大鬧寶萊塢》則變成了《作死不離3兄弟》。

昆汀.塔倫蒂諾導演的《無恥混蛋》同樣是一部經典佳作。除了這個耳熟能詳的譯名,台灣的譯名《惡棍特工》也不算差,但香港的《希魔撞正殺人狂》就算是結合粵語語境,都滿是地攤文學的味道。

類似的還有安吉麗娜.朱莉主演的《原罪》,香港不僅譯成了《激情叛侶》,還在封面加上了「激情誘罪」的宣傳語。

有故事有尺度的《忘年戀曲》,港版的譯名一點都不含蓄委婉,《我愛你媽》這個片名,怎麼看都是手提大鎚砸個碎石紛飛的暴力感。

以6個暴力復仇小故事組成的黑色喜劇電影《蠻荒故事》,港版譯成《無定向喪心病狂》還能摸到主脈,台灣卻改了它的畫風——光看《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這個名字,還以為是部小清新文藝愛情片。

香港則在對《鄰家大賤諜》的翻譯上「贏」回一局,《兩公婆決鬥特務王》這個片名讓網友直呼「無敵」;而2018年上映的口碑佳片《何以為家》,在香港則成了《星仔打官司》。

如此種種,屢見不鮮。

吸引眼球博關注固然重要,但意境、品味也還是注重一下的好,否則就真成了嘩眾取寵,空惹人笑話了。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