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這樁醜聞都敢碰,不愧為年度黑馬

 韓國的一所軍營,接連出現逃兵。

一號逃兵。

唱軍歌忘詞被毆打,從軍營逃出後,燒炭自殺。

二號逃兵。

睡覺打呼被霸淩,逃跑後不久,被緝捕組捉拿歸隊。

活著回去,還不如死在外面。

為甚麼?

根據韓國《憲法》和《兵役法》規定,男性公民均有依法服兵役的義務。

拒服者,將會面臨牢獄之災。

但對一些履行了義務的公民而言。

進入韓國軍營,更像是走進了一座幽暗的監獄——

D.P:逃兵追緝令

D.P

該劇播出後,在韓國反嚮熱烈。

在豆瓣也口碑炸裂,1w+ 人打出 9.2 高分,堪稱年度韓劇黑馬。

故事改編自同名人氣網漫,但並非全虛構的空中樓閣。

追韓劇的胖友,應該對下面這一幕有印象:

在《機智牢房生活》裡,由丁海寅飾演的惡魔軍官,因被誣陷虐待士兵致死,鋃鐺入獄。

申 PD 借此諷刺了一把自己國家臭名昭著的醜聞——

韓國軍營裡盛行多年的霸淩風氣。

早在 05 年,韓國曝出新兵被迫吃人屎的新聞後,掌權高官就揚言會實施改革、終止惡性傷亡事件。

然而多年來,駭人聽聞的案件,一次又一次震驚世人。

霸淩風氣未減。

每年都有大量的新兵入伍,同時,逃兵案也接連不斷地發生。

就像前文所說,逃出去的人通常是兩種下場:

要麼死在外面,要麼遲早被逮回去嚴懲。

即便已知走投無路,為甚麼還拼命往外逃?韓國軍營裡的霸淩,究竟有多可怕?

這劇口碑炸裂,正是因為它把沒人拍過的黑暗面公之於眾。

答案,從安俊浩(丁海寅 飾)入伍的第一天開始逐層剝開。

我們在很多韓劇中,都見過軍營裡其樂融融的溫馨畫面。

這劇一上來就推翻刻板印象,把鏡頭拉近,給我們看牆上的一顆凸出的鐵釘。

緊接著,安俊浩就被摁住腦袋往上猛砸。

這是老兵給新人安排的見面禮:看清楚誰是你大哥。

有一便有二。

鐵釘的存在,隱喻著韓國軍營裡四處游走的暴力。

言語侮辱,更是家常便飯。

體罰不止皮肉之苦,還是身與心的雙重羞辱。

逃兵阿峰,就曾經被迫學猴叫、表演 ” 人體高射炮 “、打火機除體毛 ……

不過,看得見的暴力,都還不算黑暗。

在動畫《鋼之煉金術師》裡,有句經典臺詞:

” 沒有痛苦的教訓就沒有意義,人若沒有犧牲,便不會有收獲。”

這是韓國軍營上下不成文的規矩。

士兵通過 ” 痛苦的教訓 “,練出強壯的體魄。

轉過頭來想,擦邊球的暴力不就因此得到庇護,從而被默許?

關鍵詞,” 默許 “。

這才是韓國軍營最可怕之處——

暴力已經滲進了人眼所看不見的地方,變成 ” 透明 “。

第一層 ” 透明 “,是旁觀者的默許。

安俊浩挨打前,是旁觀的一份子,他目睹了阿峰被霸淩的過程。

一開始,阿峰遭受的暴力只是腦袋砸鐵釘。

阿峰悶聲承受,安俊浩以及在場的所有士兵也都默不作聲。

正因如此,老兵們才越發地猖狂,把阿峰當作好捏的柿子來欺負。

結果,就是暴力的層層升級、蔓延。

正如伏爾泰那句被濫用的真理: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旁觀者默許的暴力,指不定哪天就會反撲到自己的身上。

安俊浩就是其中一個。

但就像他曾做過的一樣,他挨打時,周圍的士兵也都統統沉默了。

發現了嗎?

人人都是 ” 安俊浩 “。

每一個旁觀的 ” 安俊浩 “,都是暴力的默許者。

但若將霸淩風氣的根源僅僅歸結於此,這劇還不值這麼高分。

它再往前一步,去追問讓韓國士兵們默許的力量是甚麼?

第二層 ” 透明 “,是韓國軍隊裡掌權者的默許。

劇中有個極其諷刺的對比。

2014 年,正是韓國軍隊醜聞頻發之時。

韓國總統上電視承諾,要打造尊重軍人人格、保障軍人人權的部隊,給國民一個交代。

在媒體不在場的另一邊,故事中這座軍營的掌權者卻說出了大實話:

現在這個世道就是這樣,憲兵還要重視人權甚麼的

…..

別說訓練精兵了,連整個軍紀都會越來越松散

眾所周知。

在韓國,有著極為嚴格的輩分觀念。軍隊裡,則更甚。

這樣的觀念,是該軍隊掌權者口中維持軍紀的利器。同時,也是滋生暴力的溫牀。

怎麼說?

緝捕組的老大樸範求(金成鈞 飾)和安俊浩的一段對話,說到了點上:

– 狗要是咬了主人,那只狗就必須死

– 你是說阿峰是那只狗嗎

– 我們也差不多啊

軍營裡不止最底層的士兵被霸淩。

兵的上頭有官,官的上頭有尉,而尉的上頭還有校 ……

曾經是受害者的人,也可能為了自保,轉頭成為向下級施壓的施暴者。

有的像阿峰,是故意的。

入伍前,他在漫畫班做兼職老師。

因為脾氣太好,學生們就給他取了個 ” 曹石峰甘地 ” 的外號。

這樣一個好脾氣的人,在軍營裡被霸淩後,竟成了施暴者。

就像兵長一樣,他辱罵、毆打士兵,把自己遭受過的痛苦施加在別人身上。

是為了發洩嗎?並不。

如果他不這樣做,等著他的是兵長的又一次毒。

有的像安俊浩,是不經意的。

入伍後不久,他加入了緝捕組,和韓浩烈(具教煥 飾)組成二人組追緝逃兵。

文章開頭那位一號逃兵自殺的工具,是安俊浩給的。他無意為之,卻釀成了慘案。這其實是導演安插的一個隱喻——

消極的暴力不易察覺,但它同樣是害人的幫兇。

尤其是他追緝逃兵的工作。

雖然都是兵,但緝捕組的兵地位不同。

手握的一點權力,無形中是層庇護,讓他遠離了韓國軍隊裡最底層的暴力。

但這個幸運的機會,卻把他推到了施暴者的位置。

那位睡覺打呼的二號逃兵,也是安俊浩抓回來的。

就叫他阿沐吧。

從他的遭遇,我們來看看這個軍隊是怎樣處理逃兵事件的。

歸隊後,阿沐就被關進了禁閉室,不能吃不能喝。

禁閉結束後,阿沐的母親來探望。

本來是平常的見面,士官和尉官卻像對待犯人一樣,在旁邊監聽。

為甚麼?如果阿沐說了不該說的話,他們能及時 ” 捂 ” 住他的嘴。

受害者對外求救的通道,堵上了。

那內部呢?

這案子匯報到了最上邊,軍隊掌權者一句話就把事了了:

我們決定到此為止,不再追究

沒有任何人為霸淩擔責。施暴的人,仍然大搖大擺地繼續行惡。

最為諷刺的是,唯一被懲罰的人,竟是受害者。

進一步想。

從禁閉室出來後,阿沐會遭遇甚麼?霸淩他的人會更加猖狂,這群人早就知道——

你有辦法對我做甚麼嗎

安俊浩把逃兵抓回來,反倒是做了害人的事。這哪是軍營?分明是一座禁錮人的監獄。

不過,雖然黑暗得瘮人,有時也會閃現片刻的光。

其實對安俊浩來說,暴力早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他有個家暴的父親,父親每次毆打母親,他都是旁觀的那個。

抓逃兵的經历,一點點喚醒了他。

第一次 ” 醒來 “,是他對周圍的荒謬有了不解:

他們為甚麼會變成逃兵

這時候,黑暗中,出現了一道彩虹。

第二次 ” 醒來 “,是他開始向內審視自己:

為甚麼要那麼努力抓逃兵

這時候,他終於不再是旁觀者。

第一次,決定伸出雙手,把被霸淩的人從泥沼中拉出來。

在經濟學裡,有個名為 ” 蒙提霍爾 ” 的悖論。

簡單來說,是一個選擇題。

如果你的面前有 A、B、C 三張彩票。

當你決定買 A 時,有人告訴你 C 一定不會中獎,你會改變選擇嗎?

通常不會。

大部分人會認為,這時 A 就有了 50% 的中獎率。

實際上不是的。

根據這個悖論,當出現了 “C 一定不會中獎 ” 的變數時,B 的中獎率其實高於 A,為三分之二。

這個看似微小的變數,成了扭轉局面的關鍵。

代入到這個故事裡。

安俊浩的 ” 醒來 “,便是導演設定的變數。

暴力的默許者們,會繼續選 A。

安俊浩勇敢走出閉環,改變選擇,去做那個微小的變數。

導演沒把《D.P:逃兵追緝令》拍成一個完全黑暗的故事。

想想看。

如果越來越多緊閉的雙眼願意睜開,去直視黑暗。

會發生甚麼?

至少,黑暗中的人看見了彼此。

哪怕光明未必馬上到來。

他們已經觸碰到了,伸向他們的援手。

那道透光的出口,還會遠嗎?

 

來源:肉叔電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