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隨,偷窺,性騷擾,白百何這部新片,拍出多少女人難以言說的痛

白百何

不少觀眾問皮哥,中國有沒有票房破200億的女主演,

很可惜,別說是200億,目前的女演員中,連一位破100億的都沒有。

不過,有一位女星,在這個十一月,很可能成為全中國第一個達成此目標的女演員。

她就是白百何

能幫她破100億的這部電影,很可能是這部《門鎖》。

目前這部新片已經放出了三個預告特輯,網上熱度相當高。

這是一部怎樣的電影,到底有哪些看點?

為甚麼說這部新片有機會幫助白百何實現百億票房突破?

聽皮哥一條一條跟你說。

01、尾隨,偷窺,性騷擾,占有,《門鎖》講了一個「破鎖而入」的故事

電影名《門鎖》,耐人尋味。

從小長輩都會用一句話叮囑我們:記得把門鎖好,因為外面可能會有危險。

而電影《門鎖》,卻恰恰是在講一個「破鎖」的故事

這次「破鎖」是先從一通電話開始。

電話這頭是白百何飾演的方卉,電話那頭只有粗重的喘息,接著很快掛斷。

這個人是誰?方卉不知道。

怪事還在繼續上演。

方卉下班回家,電梯門就要關上的一剎那,被一只手攔住,一個陌生的男人沖了進來。

晚上回家,一個人走在幽暗的樓道裡,方卉又被尾隨。

午夜熟睡,突然傳來敲門聲。

看貓眼,沒人。

可當她鑽進浴室洗澡的時候,門鎖卻從外面被瘋狂轉動。

然後傳出了被試密碼「操作失敗」的電子音。

以為沒事,方卉晚上進入夢鄉。

可就當她睡著的時候,卻有人行走在牀邊,接著她就被一只手摟住了……

害怕嗎?驚悚嗎?恐怖嗎?

當然,普通人印象中,只有那些「髒東西」才沒辦法被門鎖鎖住。

而意欲侵害的陌生人,是可以被門鎖鎖在大門之外的。

可當密碼被窺知,當門鎖失效,當你的生活被偷窺,到底會發生甚麼?不敢想。

誰是這個施暴者?

方卉的身邊人,似乎都有成為這個壞人的可能。

比如常性騷擾她的油膩上司。

吃飯的時候不檢點,先是摸方卉的手。

而後強迫方卉喝交杯酒。

晚上假惺惺送方卉回家,實際目的則是窺知方卉的住處。

那句「我送你上去吧」,成年人聽了都會作嘔。

他的目的,顯然不單純。

方卉回家,他尾隨上去,以借廁所的名義闖入女方家中。

一臉得償所願。

再比如,租房的中介。

這個中介性格暴躁,大半夜跑過來砸方卉家的房門。

方卉不敢開,它就用煙頭懟到了貓眼上。

還有可能,是那個心懷鬼胎的保安。

家中的門鎖總被人擰,密碼總被人試。

方卉找來保安,想調監控看看到底是誰在偷窺自己的生活,威脅自己的安全。

可保安卻說監控是壞的

眼前的保安,鼻青臉腫,行為異常,顯然不簡單。

「最熟悉的人藏得最深,最安全的家卻最危險」。

方卉身邊的男性都各懷心思,強烈的侵犯欲和壓迫感,充斥在方卉小小的一方生存空間內。

他們隱藏著怎樣的意圖?看似安全的家裡卻隱藏著更大的危機,是誰在渾然不覺間肆意入侵?

種種令人不安的社會關系也正困擾著現實中的獨居女孩們,真實情節令人脊背發涼。

02、4000萬獨居女性

2021年,我國的獨居人群達到了9000萬。其中女性占比達到42.1%,近4000萬人口。

這4000萬女性人口,甚至整個9000萬獨居人群,都面臨著一個問題:安全侵害。

現實中對女性的侵害案件比比皆是,每一個案件都牽動著人們的心。

10月,一個廈門的獨居女孩被害,施暴者是她的租房中介。

知道女孩遇害,是因為女孩的妹妹一直在打姐姐的行動電話,可姐姐拒不接聽語音,還說「行動電話壞了」。

當拜托親戚前往出租屋查看的時候,女孩已經遇害。

「枕頭上,牀上都是血跡。脖子上有好多刀子捅的痕跡,頭部有淤青,手上也有被捆綁的痕跡。」

而中介王某鋒行兇的當天,甚至光著腳大搖大擺出門破壞監控。

「中介,光腳」,這不就是《門鎖》。

10月11日,上海長寧區某小區內,一名身穿白色T恤,戴著口罩的男子費力地拖著一個行李箱往外走。

後警方調查發現,小區裡一名獨居的女孩,當天沒去上班,後確認被該男子殺害。

女孩從英國留學歸來,今年28歲,她剛入職一家廣告公司,眼看就要度過試用期,可誰知這樣的厄運降臨到了她的頭上。

據小區居民了解,兇手此前曾多次敲被害女孩的房門,但女孩並未開門。而兇手並未就此罷休,而是趁女孩早上上班出門時,故意潛伏偷襲。

一個追夢女孩的人生剛剛開始,就這樣被結束了。

此類事件屢見不鮮,更瘮人的是,有獨居女孩半夜開燈,竟然發現牀下有個陌生男子對自己笑。

在《門鎖》預告中,皮哥也看到了這樣的鏡頭。

此類案件頻頻登上熱搜,一次次觸動著公眾敏感的神經。

在外獨自打拼的女孩們不得不格外謹慎,安裝可視門鈴、隱藏外賣資訊、不在深夜外出,才能「不立危牆之下」,才能盡可能避開藏在暗處的惡意。

比起網上毒雞湯裡寫的「獨居」的自由,所謂的「自由」更像是一句欺騙自己的謊話。

因為獨居的時間越長,女孩的安全感褪去得就越迅速。

現實社會中對單身獨居女性的惡意隨處可見,一不小心安全就會受到侵害。

輕則被跟蹤、被騷擾、遭遇鹹豬手,重則被侵犯被暴力甚至被殺害。

而《門鎖》,敏銳地註意到了這個現實問題,並將它搬上了大銀幕。

它是首部聚焦獨居女性安全的犯罪電影,將鏡頭對準了這個在國內影視題材中相對罕見的社會痛點話題上,實現了題材的真實與突破。

中介、同事、領導、保安……

那些「半生不熟」的人一個個出現,噩夢中那些令人恐懼的場景一個個再現,也讓我們看到了現實的可怕之處。

03、96億的白百何

白百何一直是一個熱度很高的演員。

她的「長相」也經常被網友討論。

看長相,白百何不是典型的具有東方氣質的古典美女,更不是容貌極具攻擊性的絕世美人。

甚至看第一眼的時候,你腦子裡會出現一個判斷題:她算不算一個美女。

我們有時候在形容女孩的時候,會用到一個詞,叫耐看。

嚴格來說,白百何更符合這種類型。

乍一看,你不會被她的容貌所吸引。

可看她的作品,她肯定會有一個笑容,一個動作,甚至一個表情一滴眼淚吸引到你。

這也正是白百何容貌的不可拷貝性。

因為這樣的容貌,白百何的演技有了巨大的發揮空間。

我國「小妞電影」的開山鼻祖,就是白百何主演的《失戀33天》。

白百何表演的「失戀」,很真實。

男朋友陸然出軌被白百何飾演的黃小仙撞破,兩人通電話。

黃小仙依然是以前那副尖酸刻薄的樣子,嬉笑怒罵,一句不帶髒字地罵人。

她並沒有準備和陸然分手,相反,她這種態度,是希望陸然能回心轉意。

但聽到陸然那句「忘了我吧」的時候,她才知道,陸然已經永遠離自己而去了。

變臉,沉默。

在這種情況下,沉默是最可怕的。它代表戀愛中的一方,已經被逼向了死角。

此時這個走投無路的,是黃小仙。

她抬起頭,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眼珠轉動,表現出自己並不在乎的樣子。

實際上,眼淚早已控制不住。

她在哽咽,同時也讓沒從臉龐流下的淚水咽到肚子裡。

當時看完白百何這段表演,不少女生深有感觸:這不就是失戀後的自己嗎?

比起《前任3》裡爆炸式的失戀行為藝術,白百何這種隱忍的表演,才把失戀的痛覺,刻到了觀眾心裡。

果不其然,《失戀33天》上映後爆火,上座率奇高的同時,收獲3.5億票房,成為2011年度票房市場的最大「黑馬」。

出道不到5年的白百何,憑借《失戀33天》一舉拿下百花獎影後,同時提名當年的金馬和華表影後。

可怕的是,對於白百何來說,《失戀33天》只是個開始。

之後《捉妖記》,讓皮哥再次看到了白百何在表演上的可塑性。

這次她皮膚黑了點,可面對小妖怪的無實物表演,徹底詮釋了「靈」這個字,也將自己長相的親和力發揮到了極致。

有的女性眼睛圓睜雙目無神只能讓人尷尬,可白百何,偏偏能激起人們的保護欲。

而她與小妖怪胡巴的對戲,則更值得一提。

彼時的白百何已婚,而霍小嵐這個角色,在抱著胡巴的時候,既有鄰家姐姐的單純,又有一種母性的氣質。

白百何將這兩種氣質自然地融為一體。

果不其然,《捉妖記》當年斬獲24.36億票房,又拿到了2015年的度票房冠軍。

之後的《滾蛋吧!腫瘤君》,白百何又變成了古靈精怪的樂觀少女熊頓。

如今這部《門鎖》,是白百何少見的現實主義題材影片。

有96億票房加持,脫離了「小妞電影」的窠臼,如今的白百何早已不需要靠耍寶和失戀少女的角色贏得觀眾的心了。

《門鎖》註定是一場演技派的比拼,通過這部電影,白百何能帶著我們窺探,人性和社會最幽暗的地方。

解決這種困境,或許正是《門鎖》提供給我們的現實意義。

只要有一個女性因為看了《門鎖》而增強自我保護意識,有一個女性因《門鎖》認識到獨居安全的重要性,那就是它的勝利。

可以預見,11月19日上映的這部新片也能贏得無數觀眾的心理共鳴,在票房上取得不錯的成績,也幫助白百何躋身「百億票房演員」行列。

當然僅憑一兩部影視作品,整個社會對女性的惡意並不會因此減少。但正是這一次又一次的嘗試和努力,才有可能將女性侵害的案件降到最低。

希望大家,無時無刻別忘記以警惕的眼光看待這個世界。

雖然世間仍是良善居多,但一定要做好萬全的準備。

守好自己家門鎖這道最後的防線,將一切的危險,都關在門外吧。

文章:皮皮電影(ppdianying)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