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個影後+4個影帝,這片年度必刷

日本影星

又一部年度必看日影來了。

光看卡司,魚叔就已心潮澎湃——

二宮和也妻夫木聰菅田將暉

三位「日本電影學院獎」影帝,首次齊聚。

小孩子才做選擇,成年人當然全都要。

還沒完。

其餘幾位配角也都是實力派。

「柏林影後」黑木華,「報知映畫賞影後」風吹淳,「報知映畫賞影帝」平田滿

這部集結了「四影帝+兩影後」的電影就是——

《淺田家!》

陣容炸裂,口碑也不俗。

豆瓣評分8.3,是今年最高分的日本電影。

導演,中野量太

在影片氣質和主題上,中野量太或許是最接近是枝裕和的日本中生代導演。

他此前自編自導過三部長片:《幫老爸拍張照》《滾燙的愛》《漫長的告別》。

這些作品都圍繞同一主題:家庭

中野量太始終在追問:家人到底意味著什麼?

中野量太

新作《淺田家!》依舊是自編自導,繼續求索「家庭」的真義。

本片改編自日本攝影師淺田政志的事蹟,算是一部半傳記電影。

淺田政志

淺田政志被稱作全日本「最會拍全家福」的攝影師。

至於原因嘛,留在電影中揭曉。

因為淺田政志的經歷極富戲劇性,所以《淺田家!》並無傳記電影的枯燥。

它既是一封獻給攝影的情書,也是一份完美家庭的樣本。

無論是哪一種,都註定了這會是一部治癒力Max的溫情電影。

淺田政志(二宮和也 飾)攝影生涯的領路人,是他的父親(平田滿 飾)。

12歲生日那天,政志收到了父親的禮物——一台相機。

他的第一個拍攝對象,是青梅竹馬的若奈(黑木華 飾)。

可是在按下快門前,政志猶豫了。

看著取景器裡的若奈,他突然覺得好陌生。

也正是從那時候起,政志形成了獨特的攝影理念:

事先充分理解被攝的對象,就絕不按下快門。

高中畢業,政志離開老家,前往大阪攻讀攝影專業。

畢業作品的課題是:「如果這輩子你只能再拍一張照片,你會拍什麼?

政志其實早有想法,而且十分堅定。

他要拍一張最具「淺田家風格」的全家福。

因為只有朝昔相伴的家人,才是自己足夠了解的人。

至於選取的場景,必須是政志二十多年來印象最深刻的一幕——

10歲那年,他和父親、哥哥(妻夫木聰 飾)集體挂彩,齊刷刷坐在診室內。

為他們包紮的正是母親(風吹淳 飾),一名護士。

畫面實在太滑稽,一家四口都忍不住笑了。

這一幕雖短暫,但足以代表淺田家的家庭關係:

和諧自由,快樂至上。

所以。

政志決定「復刻」這一幕。

憑藉這張照片,政志獲得學校最高獎項,順利畢業。

但。

畢業後的政志沒有直接從事攝影事業,而是無所事事地混了兩年。

直到和父親的一次對話,才為迷茫的他指明了方向。

政志問:「你覺得你成為理想中的自己了嗎?」

父親說並沒有,因為他兒時的夢想是成為消防員

這是政志第一次知道父親的夢想,也點燃了自己的鬥志。

政志托哥哥借來了一輛消防車和幾套消防服。

然後拍攝了一張名為《消防員》的全家福,算是圓了父親的夢。

值得一提的是,電影花了很大的功夫復現原版照片,堪稱神還原。

電影截圖(上) & 真實照片(下)

在《消防員》之後,政志似乎找到了攝影創作的方向。

他化身「圓夢大使」,一發不可收拾。

母親的夢想是成為黑幫老大的女人,那就拍一張《極道》

哥哥的夢想是成為賽車手,那就拍一張《賽車手》

政志拉上全家人一起玩cosplay,用巧妙創意和情境搭配,過上了各種不設限的生活——

大胃王比賽,奧運會,組樂隊,街頭買醉…

後來,政志將這些照片裝訂成冊,命名為《淺田家》

他來到東京,希望有出版社接納他的作品。

可出版社一致認為:「這就是你的家庭照,賣不出去的。」

說完隨手一丟,粘在封面上的「家」字給摔掉了。

政志立刻俯身去撿,緊緊把「家」攥在手心。

兩年時間,政志無數次碰壁。

直到幸運女神眷顧,終於獲得一家出版社垂青。

更幸運的是,《淺田家》還獲得了日本最重要的攝影大獎——

「木村伊兵衛攝影獎」

這個獎項,對政志意義重大。

因為這是他的作品,首次獲得了家人之外的肯定。

也更加堅定了他的創作方向。

在攝影集《淺田家》的尾頁,政志留下自己的聯繫郵箱,表示願意為更多的家庭拍攝全家福。

就像之前所說的,政志的攝影方式很獨特,要先理解被拍攝的對象。

所以,在拍照之前,他會詢問這一家人最開心的時刻,或是最喜歡的東西。

比如高原家的女兒,出生在櫻花盛開的四月。

於是,政志就讓他們站在櫻花樹下拍全家福。

按下快門的時候,還在身後撒下了櫻花花瓣。

就這樣,「全家福計劃」的第一單完成。

之後,政志的「訂單」越來越多。

他總是在完全融入這個家庭後,為他們精心設計全家福的樣式。

讓情感得以充分釋放,確保每張全家福都是獨一無二的。

多年以來,政志四處奔走,一直在為其他人拍攝全家福。

由此得名,全日本「最會拍全家福」的攝影師。

但,他也已經好久沒有回過家了。

有一天,政志被問到一個扎心的問題:

「那淺田家,不再拍了嗎?」

是啊,那淺田家怎麼辦?

外人會認為,政志只是把家人作為攝影事業的跳板。

如今小有名氣,就把「淺田家」拋之腦後。

這麼多年過去,父母一天天老去,哥哥結婚生子,可是卻沒有了新的全家福。

政志對此也很自責,他開始反思生活的意義,反思攝影的意義。

可還沒等政志想明白,突如其來的災難打亂了一切計劃。

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部發生了9.0級大地震

這是新世紀以來日本最大的災難,距今整整十年,它帶來的破壞還在影響著世界。

政志看到新聞後,第一時間帶上救援物資,只身前往野津町支援。

街道一片狼藉,房屋大面積被毀,救援隊和倖存者來回穿梭。

政志來到野津町公所打聽消息,在這裡偶遇了一位特殊的志願者,小野(菅田將暉 飾)。

他所做的事,是將廢墟中發現的照片一一清洗乾淨並且展示出來。

身為專業的攝影師,政志一下就被吸引住了。

他決定留在野津町,和小野一起完成這項任務。

他們將沾滿泥土的照片放入水中,或用手指,或用毛刷,輕輕擦拭。

待泥土脫落再來迴蕩洗,直到照片的內容清晰可見。

清洗完畢的照片掛在展板上,等待認領。

手頭的照片清洗完畢,就拖著小車到街道逛一逛,總能在路邊發現碼放整齊的相冊。

原來,這些照片都是救援隊自發放在路邊的。

沒有人告訴救援隊,要把廢墟中的相冊也「救」出來。

可他們恰恰這麼做了,因為每個人對於美好事物的嚮往都是一樣的。

就算不是自己的照片,也要想辦法替他人保留住這份美好

人們紛紛從中取回自家的照片,說上一聲「謝謝」,給了政志莫大的安慰。

他明白,這樣的工作是有意義的,是要堅持下去的。

其實,政志在災區的這段經歷,遠比他的成名之路更加感人。

這也是導演決定拍攝電影的原因。

中野量太說:「我拍攝電影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把不為人知的事情給傳遞出去。」

他不僅要讓人知道有這麼一批負責清潔照片的志願者。

也要讓人知道,那些「只靠一張照片就能獲得救贖」的事蹟,現實中真的存在。

有一位認領照片的人是這麼說的:

「照片不僅是為了留下回憶,更是為了獲得活在當下的力量。」

災區的經歷,讓政志徹底領悟到了攝影的意義。

在電影結尾,我們看到了全新的「淺田家」全家福——《葬禮》

而政志之所以可以坦然地按下快門,因為這不是真正的葬禮,也不會是最後的告別。

政志說:「我成為了我想成為的攝影師,藉助很多人的回憶和他們的力量。」

這樣匯聚而成的力量,足以去對抗遺忘,對抗時間。

甚至是對抗死亡。

從政志拍攝各種全家福的創作歷程,再到地震災區的「照片清洗」志願活動。

電影《淺田家!》被分成了兩個部分。

因此,不少人詬病本片有種割裂感

但魚叔不這麼認為。

因為前後兩段故事並非毫無關聯,它們都緊緊圍繞著兩個詞:家庭攝影

淺田政志本人(中)指導飾演者二宮和也

前半段,政志攝影事業的成功離不開家庭的支持。

只有家人會站在背後默默支持,儘管他們不善言辭,但一直用自己的方式表達愛意。

比如願意陪著政志一起瘋。

比如車頂蓋寫著的大字:「政志,加油啊。」

後半段,當一張張合影在清水裡被清洗,慢慢重現,其實也象徵著一個家庭的堅韌。

他們不會因為自然災害而被輕易拆散。

抹去遮蓋的塵土,彼此依然心連心。

這些照片,不僅能為災後的生還者帶去家庭的溫暖,甚至還能為其他陌生人帶去意想不到的勇氣。

導演中野量太試圖通過前半段的故事,在後半段完成電影主題上的昇華。

照片所附帶的家庭的力量,能夠跨越時間和空間的距離,跨越病痛與死亡的阻隔。

至於貫穿電影始終的「攝影」,則被帶回了它的源頭——定格瞬間。

用政志的話說:

「對我來說,攝影其中重要的意義是記住當下的畫面。即使逝去的瞬間也能捕捉,因此我過去拍攝的都是情緒。」

在技巧和器材之外,攝影還是一個盛滿情感的載體。

當一張實體照片被沖洗出來後的第一秒起,它就在對抗時間。

這個對抗的過程越久,時間賦予照片的力量便越多。

攝影定格一瞬。

但這一瞬,足以療癒一生。

來源:獨立魚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