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暴,屠殺,綁架,這片何止大尺度

新秩序

墨西哥有句諺語: 我們離魔鬼太近, 離上帝太

作為美國的後花園,墨西哥被貼上毒品、走私、槍枝泛濫的標籤。

在這裡,毒販甚至擁有可以匹敵政府的武裝軍備,可謂一言不合就開戰。

去年,有部電影採用了全墨西哥演員陣容,墨西哥取景拍攝,一度被稱為《寄生蟲》的進階版,《小丑》的延續篇——

新秩序

Nuevo orden

由於導演 米歇爾·弗蘭克的名字不夠響亮,卡司也不夠強,該片前期在國內並沒有激起水花。

但在去年的國際影壇,它大放異彩。

其中收入囊中的就有 威尼斯電影節評委會大獎。

除影評人欣賞外,觀眾也很買帳。

在放映過程中,不時出現全場鼓掌歡呼的場面,甚至有人贊它,是整個電影節時長最短,卻 最刺激最震撼的一部影片。

電影開篇,是一場盛大的婚禮,新娘是本片的女主 瑪麗安

婚禮當天,家裡賓客盈門,社會名流、毒梟大佬悉數而至。

就連軍政府的高官 維克多,作為家族好友,也親自登門送上紅包。

看得出來,女主來自大富大貴之家,證婚人都是把大法官請到家裡來。

不過,由於證婚人還沒到,新人和所有賓客開始歡歌悅舞。

熱鬧之餘,卻發生幾件怪異的事情。

比如幾位剛到的賓客以及他們的豪車都被潑上 綠色液體

可怕的是,連房間裡水龍頭流出的,也是綠色。

OMG!

這難道是一部恐怖片

「綠色」的謎團還沒解開,幾個鏡頭掃過,豪宅裡的傭人之間也瀰漫著奇怪的氛圍。

在備餐區,這些人看對方的眼神都是怪怪的,一副蠢蠢欲動的樣子。

就在這時,婚禮上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羅蘭多

他是這戶人家曾經的傭人,已經離開八年之久,突然來訪,是因為他老伴身患重病,急需高昂的醫療費。

他先後向女主的母親和女主哥哥 丹尼講述來因。

結果…

前者直接塞了個零頭,後者翻了翻錢包直呼沒錢,想立刻打發他走人。

只有善良的女主,想到去開保險柜拿錢。

可惜,密碼早已提前被母親更改。

女主忙活一番,再次來到院子。

誰知,羅蘭多已經離開。

她還是不放心,便丟下婚禮,和司機開車一起去羅蘭多的家。

不巧的是,他們剛一走,證婚人就來到家裡。

婚禮在即,新娘卻失蹤了,所有人急得團團轉。

難道說,這會是一場豪門婚禮被攪黃的鬧劇嗎?

當然不止於此。

接下來的劇情突飛猛進,讓人瞬間目瞪口呆——

一夥暴徒翻牆進入女主家裡,二話不說拔槍就射,女主老爸當場中槍。

家裡的保安、管家、僕人們也紛紛原地反水,加入暴徒行列,劫持了宴會上的賓客。

一場底層窮人劫掠富人的遊戲,在女主家展開。

不一會兒,家中就被洗劫一空,女主母親、嫂子雙雙慘死,重傷的父親被哥哥轉移到了女主丈夫家裡。

賓客們死的死、逃的逃,場面一度極為混亂。

不得不說,這個現世報來得太快。

女主的善良救了她一命

來到羅蘭多家後不久,外面的形勢就迅速失控。

羅蘭多遭到槍殺,他的老婆也病死了。

讓她沒想到的是,離開富人區的世界,竟一片黑暗。

這裡破敗不堪,到處都是暴虐的示威行動,打砸搶燒,所過之地屍橫遍野,醫院裡也人滿為患。

之前的「綠色」正是暴虐行動的暗示。

她感到恐懼和不安。

所以,等到第二天她才讓司機帶自己回家。

沒想到剛上車就被軍警截了下來。

這夥人雖然來自軍隊,做派卻比鬧事的暴徒更加恐怖。

女主和許多流落街頭的人一塊被當做犯人關進監獄,身上財物搜刮一空。

所有「犯人」都被畫上編號,嚴刑審訊,窮人直接打死,富人則被留下,以便向他們的家人勒索贖金。

年輕漂亮的女孩,還被軍警當做發洩慾望的工具。

女主也沒能倖免,當晚就遭到強姦…

與此同時,她被迫錄下的視頻被寄回家中,勒索贖金1000萬……

講到這裡,不難看出這是部揭露社會貧富分化、諷刺政府黑暗腐敗的「反烏托邦」電影。

片中的世界,並不完全等同於墨西哥當下的現實,而是設定在近未來,軍政府獨裁統治下的極端暴亂時代。

富人攫取了絕大部分的社會資源與財富,整天過著奢侈淫逸的生活,窮人則食不果腹、病無可醫,只能揭竿而起。

在這樣一個全面失序的社會中,暴力、剝削、壓迫與反抗,都是系統化的常態。

無論富人窮人沒有一個真正的安全者

接下來的劇情反轉,就以近乎黑色幽默的手法,展現了軍政府高層是怎麼玩弄代表富人的女主一家,並連底層軍警一起,割所有人的「韭菜」

收到勒索電話後,女主老爸的朋友、之前送大紅包的維克多,第一時間跑來安撫說會揪出「綁匪」,找到女主,送她回家。

然而,他只是口嗨,實際上什麼也不干。

故事到底如何發展,就不劇透了。

最後,女主的父兄,作為嘉賓坐在維克多身邊,見證歷史性時刻。

片中登場的主要角色,可以說是「全員惡人」。

心地善良的女主和司機母子不得善終,正應了那句「亂世之下,好人難活」。

看完後,你會發現這部電影的觀感,很難用一個詞概括出來。

強權政治、無端瘋亂、貧富百態。

可怕的是,它並非是絕對虛構的存在,導演米歇爾·弗蘭克曾說過,「 我想要讓人感到真實,我的電影也都是真實的。

確實,片中富人發生暴亂時置身事外的狀態,並不是誇張的演繹。

墨西哥是一個貧富差距很大的地方,無路可走的底層人過得艱苦、不見天日。

米歇爾提及,自己在墨西哥常常聽到有錢、有權的人這麼說:「國家要完蛋了?沒關係,讓我們多僱傭幾個保鏢吧」。

甚至導演本人和身邊的朋友也都遭受過真正的綁架,而這種旁人看起來最糟糕的情況在當地人心中早已成了常態。

這也就有了導演對本片的期待:

「如果觀眾看了這部虛構的電影,被深深震撼,決定用行為改變當下糟糕的現實——社會不平等、階級差距,那這就是這部電影帶來的真實希望。」

在魔幻疫情下的世界更告訴我們一個現實:

作為世界的一員,誰都很難獨善其身,都需居安思危

來源:毒舌電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