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這也能洗白

李云迪

李雲迪涼了。

曾經享譽國際的鋼琴王子,一夜之間名聲掃地。

這代價可謂是相當慘痛。

與此同時,有人為他抱不平。

認為,這是私德問題,不該公開討伐。

公權力主動披露公眾人物隱私的行為,仿佛是在法律懲治之外,增加「游街示眾」的處罰。

對於「公眾人物違法犯罪資訊應否公開」這一話題,確實值得探討。 

但是,有人認為,明星嫖娼比出軌、騙炮、睡粉好。

甚至呼籲嫖娼合法化。 

這就完全偏了。

他們的理由是,嫖娼在許多國家都是合法的,而且不會導致道德敗壞。

像這樣想的並不在少數。 

他們並非是李雲迪粉絲,而是真的認為嫖娼是一件「小事」。

猶記得在上個月,還有一件嫖娼相關的事也鬧得沸沸揚揚——

複旦大學三名在校學生因嫖娼而被開除,並進行了公示。

在當時,輿論中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 

因為被開除的這三名學生是 1 名博士生和 2 名研究生。

於是就有人覺得校方這樣做是不是太小題大做。

因為嫖娼這件「小事」,就毀掉了三位前程似錦的年輕人,有點不近人情。

甚至一些媒體大 V 也在為其求情,表示這種額外施懲過於嚴厲。

人生毀於嫖,真的過了嗎? 

今天,我們就來說說嫖娼這件「小」事。

首先必須要說,在中國,嫖娼是違法行為。

雖不致罪。

卻是明明白白寫在《治安管理處罰法》中。

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六十六條第一款:賣淫、嫖娼的,處 10 日以上 15 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 5000 元以下罰款;情節較輕的,處 5 日以下拘留或者 500 元以下罰款。

這沒甚麼好說的,在國內就是違法。

總有人拿國外嫖娼合法的例子,來削弱事情的嚴重性。

實際上,嫖娼在全球大多數國家都是一種違法行為。

即便是合法的地區,也是在非常強的約束條件下進行管制的。

通常被我們認為比較自由開放的美國和日本,也並非允許性交易。

比如美國。 

美國 99% 地區都是禁止性交易的。

只有內華達州的幾個縣合法,但也只能限定在部分被允許的妓院。

而且,美國對於嫖娼的處罰比中國嚴厲很多。

雖然各州的立法不太一樣,但多數刑期都有 3~6 個月,並處罰金 1000 美元。

當年,英國演員休 · 格蘭特因為招妓,並因公開從事色情活動而被捕。

被處以 1180 美元的罰款以及兩年緩刑。

休 · 格蘭特 

美國警察還會直接把嫖客的全名、正面照片公布在網上

讓全國人都可以查看,真 · 社死。

再比如日本。 

日本因為風俗業繁榮,而被誤認為是允許性交易的。

其實不然。

早在 1956 年,日本國會就通過了《賣春防止法》。

明確規定了「賣淫罪」。

註意,是被列為了罪的。

經營性交易的,最高可判十年。

有人要問了,那為啥日本那麼多明目張膽開著的風俗店呢? 

其實這些風俗店,基本都是打著擦邊球,提供軟服務。

對於性交易,也是明文禁止的。

比如《小偷家族》中的亞紀,就是如此。

在風俗店裡,為客人提供陪聊、擁抱、躺腿、擺性感姿勢等。

後續有沒有私下交易,不得而知。

但在店裡,是絕不可以提供賣春的,否則店面很容易遭到關停。

日本電影《小偷家族》 

此外,還有一些被認為觀念開放的國家,比如法國、加拿大、瑞典、挪威等地。

則是採取「罰嫖不罰娼」

抓到妓女,一般只進行批評教育。

抓到嫖客,則處以高額罰金。

罰金通常高達 1500 歐元(近 1.1 萬人民幣),慣犯最高可達 3750 歐元(近 2.8 萬人民幣)。

法國電影《花容月貌》 

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就是臺灣。

法律上雖然規定了「紅燈區」內嫖娼合法化。

但全臺灣有多少個「紅燈區」呢?

零!

這也意味著,臺灣省目前不存在任何一處嫖娼合法的地方。

由此可見,在絕大多數地區,嫖娼違法都是主流。

那麼,那些將性交易合法化的國家情況如何呢?

最具代表的當屬德國。

2002 年,德國開始讓賣淫嫖娼在規定時間、規定地區合法化。

頒布的初衷,是為了保護性工作者權益,減少性犯罪,降低艾滋病傳播,打擊人口買賣等。

從短期來看,部分是有成效的。

比如,性工作者被納入醫療、退休金及失業保險範圍,可以理直氣壯地獲取工資。

還大大降低了染病幾率。

德國性從業者的自助繳稅機 

最大的成果,還是稅收。

僅一年裡,性工作者們就創造了 145 億歐元以上的財富,約合人民幣 1162 億元。

但問題也越來越多。

特別是人口買賣反而日益猖獗,而且魔爪也伸向歐洲其他地區。

全德百萬妓女中,80%-90% 均來自外國。

20 年以來,德國已成為強迫賣淫的中心,以性剝削為目的的拐賣婦女、強迫賣淫等犯罪率大幅上升。

其他賣淫合法化國家也都存在這樣的問題。 

比如,在紀錄片《性的代價》中有非常真實的呈現。

本片的導演也是曾經的從業者。

所以它的視角更為細膩,也意在解釋「事情為何會如此」。

它揭示了在東歐許多國家,都存在著的黑色鏈條: 

將希望出國掙錢的女孩,誘騙到妓院中。

可見,嫖娼合法化的繁榮,其實是建立在對於貧窮人口的壓迫與剝削之上。

另外,由於賣淫說到底,還是一項低門檻的暴利行業。 

在經過合法化之後,必然會發生行業內卷的趨勢。

一方面,交易價格不斷跳水,導致性工作者的平均收入大大降低。

另一方面,提供普通的性服務,已經無法滿足嫖客的需求。

各種稀奇古怪的特殊服務方式,開始陸續誕生。

還是在紀錄片《性的代價》中,有一段讓人印象異常深刻。 

因為客人不帶套,導致一位妓女意外懷孕。

所以她可以因此歇業一段時間了?

絕無可能。

皮條客不僅沒讓她休息,反倒很高興地給她準備了折曡牀,並在牀中間還鑿了個洞以方便她接客。

這是為甚麼? 

因為在妓女市場中,由於某些人變態的需求,懷孕的女士是原來的兩倍價格

這就導致原本想要降低性剝削、性虐待的初衷,適得其反。 

雖然各個國家的情況各有不同。

但毫無疑問,合法化並未帶來如期所料的結果。

如今,許多國家對於性交易合法化的質疑之聲已經越來越大。 

德國就爆發過多次抗議示威,呼籲取締賣淫合法。

西班牙首相近日就曾在公開講話中,表示計劃取締賣淫。

西班牙長達 26 年的賣淫合法历史,或許也將走向終結。

以上說了那麼多,這裡還想強調一件事: 

即便是賣淫合法化的國家,其初衷也是為了保護性工作者權益、緩解性犯罪等。

絕對不是因為把嫖娼看做是一件小事,才將其合法化的。

所以,將嫖娼行為合理化的解釋,從任何角度看都站不住腳。

比如,常見的一種是突出一名單身貴族的生理需求需要解決的無奈。

這種觀點就是將「解決生理需求」和「嫖娼」畫等號。 

事實上呢?

解決生理需求,難道只有這一種辦法——通過消費別人的身體才可以?

歸根結底,這是在偷換概念。

還有一種常見的說辭:

嫖娼是基於「你情我願」的一種正常交易。

這也是忽略了一個關鍵點——

這份自由的情願,真的存在於兩者之間嗎?

自由的,其實只是嫖客。

而妓女除了掙到錢以外,沒有獲得任何一樣自由。

更何況,一切的自由也都需要在倫理的束縛之下。

正如羅翔老師那句著名的論斷。

「如果自由不加限制的話,一定會導致強者對弱者的剝削。」

任何一樣以出租、買賣身體的行為,比如代孕,比如買賣器官,等等,都不能用自由作為合理化的理由。 

嫖娼,本質並非一種交易,而是一種奴役。

沒有人因為生活所迫才去嫖。

而是為了獲得一定時間的妓女身體使用權。

要同情,也該同情妓女,而非嫖客。

諷刺的是,現實的輿論往往相反。

早在 1934 年,中國就拍攝了由阮玲玉主演的電影《神女》。

在這部永載影史的作品中 , 我國早期電影人塑造了一個經典的銀幕形象—— 

一個妓女。

她生活貧苦,但為了養活兒子,讓兒子受到教育,淪為暗娼。

然而,當她的身份被發現了之後。 

兒子卻要被學校開除。

她用盡了一切辦法,也無濟於事。

舊社會裡,無數有志之士都在為了將女性從壓迫中拯救出來而不懈努力。 

這才有了後來的廢除娼妓制度,取締賣淫嫖娼。

魯迅也曾寫過:

「沒有買淫的嫖男,那裡會有賣淫的娼女。」

可幾十年過去了。 

思想反倒迎來了倒退。

在有些人的眼裡,卻將嫖娼作為一項善事,一項值得被稱贊的好事。

而對於妓女,只是當做一種聊到就會興奮的性符號。 

比如,李雲迪事情發生後的第一時間,很多人將眼光盯緊了女方當事人。

一幹人等,只想一睹女主芳容,而完全不在乎男方行為所帶來的反思與警誡。

顯然,嫖娼絕不應該被當做成一件小事。 

更不可能被合法化。

那些為嫖娼喊冤的,多半也是為了給自己的私欲找一個合理化理由。

這樣的行為,非蠢即壞!

來源:獨立魚電影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