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右手慢動作,陳偉霆的臉、楊冪的睫毛,都不如他們的演技尷尬

楊冪陳偉霆主演的《斛珠夫人》,開播前就鉚足了勁兒給自己造勢,換著花樣上熱搜。今天推雙人海報還原度高,明天又忙著派發劇照。

還把男主陳偉霆單拎出來,給安排了個「虐文男主氣質」。但可惜,網友非但沒被「鯊」到,反而覺得陳偉霆劇中造型十分不可,並因此引發了一場「龍鬚造型」熱議。

龍鬚造型想要好看,必須滿足臉好、高馬尾加彭頭頂、鬚鬚要細、有風等四項要素。陳偉霆長相雖然不差,但被歲月扯圓了的臉龐曲線,以及緊貼頭皮的「梳平」式散發,都在拖這款造型的後腿。

男主造型被嘲還能說是反向營銷賺熱度,但導演是金沙卻真的讓人心裡打顫,畢竟她過往的作品沒一部及格。

劇集開播,網友驗貨,發現這次的《斛珠夫人》雖然不像《雷霆戰將》那樣天雷滾滾,但還是不行。

用網友的話說,就是流水線古偶、花了錢的藝術廢品。

開篇海市採珠一場戲,情節上倒是很還原,可這場景怎麼不像大海呢?

董璇扮演的鮫人琅嬛,沒有像《十二譚》里那樣套個膠皮衣就出鏡。細密的魚鱗泛著彩光,修長的魚尾遊動時十分飄逸,但浮在水裡的時候姿勢看得很彆扭。

而小海市他們被鯊鮫圍攻時,俯拍鏡頭中的漁船十足的五毛特效。

為了給「明海戀」這對CP的感情打光,劇中將方鑒明的府邸設計得美輪美奐。青石徑、白沙潭,亭台樓閣、迴廊飛檐,尤其是庭院中那株繁花茂密的大樹,更是承擔了浪漫、唯美的重任。

可鏡頭拉遠,遠處卻出現了群山。

方鑒明不是什麼高人隱士,而是皇帝的暗衛統領,怎麼可能住在這遠離皇城的郊野之外?

他教小海市寫字,特地聲明要寫得有筋骨,還親筆做了示範。可這一筆疲軟無力又丑啦吧唧的字,怎麼對得起方鑒明文武雙修、驚才絕艷的人設?

方鑒明與小海市初遇時,曾對她說,如果選擇做女孩,那除了安逸什麼都沒有。要是做男孩,則除了安逸什麼都有。

小海市選擇做男孩,我們以為會看到她怎麼艱苦受訓,在磨鍊中成長。但在劇里,她除了在唯美柔和的濾鏡中,跟著方鑒明練了一下箭、過了一下招外,就是整天東遊西晃,跟卓英打趣鬥嘴。

如果這都不叫安逸,那安逸是什麼?

再來說被網友吐槽最多的造型。

董璇的鮫人出場就被誇絕美,但是懟臉鏡頭裡這一字眉,是真的讓人齣戲。

開播前已經承受了一波火力的陳偉霆,現在繼續被嘲。出場時因為有面具遮擋,臉盤子看起來還不太圓,倒是有幾分神秘美男的風采。

中景和側臉時,雖然髮型看著依舊不太舒服,但眉目舒朗、輪廓立體,也能誇一句俊逸。

但某些角度下,是真的不太行。因為磨皮程度過於嚴重,混淆了下頜和脖子之間的界線,看著白花花一片。

楊冪的造型似乎是將自己的真發和發套結合,所以前額和鬢角看著挺自然。為了貼合「小公子」的身份,眉毛也適當加粗,增加了英氣感。

但就像網友說的,假睫毛過於濃密了。無論是正面還是側臉,卷翹的長睫毛都在搶鏡。都恨不得將「我是女扮男裝」的標籤貼臉上了,其他人還要強裝著看不出,真是不容易。

而且跟陳偉霆一樣,劇中的楊冪也是濾鏡重點關照對象。每次鏡頭移到她臉上,畫面都會變得迷離起來。

造型不出彩,表演也堪憂。

隱忍而剋制的方鑒明,在陳偉霆的演繹下只有兩種狀態。一種是我好帥,一種是面癱。

獵場遇刺時,帝旭被刺客射中,但因為「柏奚」的原因,真正受傷的卻是方鑒明。因傷痛跪倒在地的方鑒明,先是面無表情,之後又無端掛了三分蜜汁微笑。

拜託了大哥,這緊要關頭,別耍帥了好嗎?

方海市以男孩的身份長大,又因為所受的訓練和教導,性格堅韌而沉穩。劇集為了所謂的成長線,置這個前提於不顧,非得給安排成單純幼稚又衝動的「白甜」。

很早就被指演戲程式化的楊冪,又將過往的套路搬了出來。一邊噘嘴、瞪眼、撒嬌式賣著萌,一邊擺出心慌意亂的小女孩情態。因為看了光膀子的師父,夜裡做了春夢,夢醒來后就來了個拍胸口、摸臉、扇風三連。

而她用原聲密集連聲喊「師父」這一點,也被網友吐槽以為是打開了《西遊記》,聽得人腦仁疼。

徐開騁扮演的帝旭,造型沒什麼問題,該端架子的時候也不拉垮。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不過是換了種姿態的「我好帥」。而人物的內心輾轉,在暗夜深淵裡的痛苦掙扎、沉淪頹廢、暴戾扭曲,單憑目前幾集中的搖頭晃頭式表演,是真的表現不出來。

王森扮演的卓英,不僅長相上不是原小說里異族的高鼻深目,人設也從沉穩改成了貧嘴滑舌,而且樣子看著比陳偉霆還顯老。

人物、造型拉垮,打戲也不加分。時不時就像開了時光延時器,每個人都在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

箭矢射出去時,要慢;面具被挑碎時,要慢;舉著傘轉圈圈時,要慢;男主違背地球引力斜躺著飛出去時,要慢。

尤其是師徒聯手對敵的浪漫時刻,更要慢。

原本就已經套路滿滿,劇方還嫌不夠,又推了個「開虐總在下雨天」的話題。

這下好,齊活!

所以,這種複製粘貼的套路古偶,能別再拍了嗎?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