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最頂流的偶像,沒人不想擁有它

現在的明星們,有的已經不滿足於在三次元世界里走紅。

他們希望有一個虛擬化身,能替代他們本人,在二次元領域叱吒風雲。

2020年某衛視跨年晚會上,黃子韜攜手動漫人物 韜斯曼,上演了一出激動人心的舞蹈battle。

兩個領舞,左邊是韜斯曼,右邊是黃子韜。

動漫人物與現實真人同台競技, 打破次元壁的一幕,讓現場觀眾的眼睛過癮了一回。

值得注意的是,這個韜斯曼不是別人,正是依託黃子韜真人形象創作的二次元動漫形象。

「我超可愛,大家都愛,哎,拜拜,不是我的type……」在黃子韜的歌聲BGM下,只見韜斯曼緊隨節奏揮舞雙手,那自信不羈的神態,與wuli韜韜本人如出一轍。

正在跳舞的韜斯曼。

韜斯曼稱得上是 「黃子韜二次元分韜」。

這個與wuli韜韜外貌相似,但線條更為硬朗的美漫型熱血少年,橫空出世不足一年,就已經在2019年微博超級紅人節的二次元嘉賓名單中穩佔一席,格外引人矚目。

他擁有自己的連載漫畫《韜斯曼炸不炸之太空突進》,官方微博坐擁近四萬名粉絲,被親切地稱呼為「曼曼」。

雖然韜斯曼的外型和人設都有原型,一舉一動也與黃子韜緊密相連,但他其實是一個獨立運營的IP。

韜斯曼擁有自己獨立的人格,經常在微博上分享日常、出席活動。

日常在微博問候粉絲的韜斯曼。/微博@韜斯曼

他是個會在國慶節和狗狗一起觀看閱兵直播,為祖國慶生的愛國青年。

他的微博評論區,畫風跟任何一位偶像的微博無異,清一色的粉絲們表達傾慕的讚美之詞。

看閱兵直播,曬自拍的曼曼。/微博@韜斯曼

自己擔任主角的系列漫畫更新前一天,韜斯曼還會充分發揮演員的自我修養,提醒粉絲即將上新。

如果虛擬偶像也有微博,大概就是這樣子吧。/微博@韜斯曼

總之,韜斯曼誕生於黃子韜,又最終脫離了黃子韜,是一個活在平行時空、二次元世界里的人物。

在這波操作之下,韜斯曼就像是wuli韜韜的一個衍生文創產品。這套遊戲規則,另一個內娛當紅炸子雞——迪麗熱巴也玩得不亦樂乎。

迪麗熱巴的虛擬形象有一個詼諧的名字,全稱 「迪麗冷巴」

如果說韜斯曼的畫風是熱血美漫,那麼迪麗冷巴的形象塑造則朝著迪士尼風格靠攏。

迪麗熱巴的虛擬形象迪麗冷巴。/動畫廣告《木偶奇緣》

與韜斯曼類似,迪麗冷巴也擁有自己的漫畫《冷巴ACTION》,內容根據迪麗熱巴的真實日常改編。

在很古早的年份,迪麗熱巴的吃貨屬性已經在《奔跑吧兄弟》中表露無遺,而《冷巴ACTION》也有一期相關內容。

迪麗冷巴搬到公司隔壁的公寓,起初經紀人以為她是出於對工作的熱愛,希望離公司近點。

經紀人剛要誇讚她成熟懂事,話說到一半,迪麗冷巴就迫不及待地親自闢謠。

原來,迪麗冷巴根本不是為了工作,只是因為公司樓下有她心心念念的米粉。

最終,經紀人考慮到迪麗冷巴的身材和健康,立下決心為她挑選其它地方的房子。

可鹽可甜的迪麗冷巴。/騰訊動漫《冷巴ACTION》

迪麗冷巴的身份定位是迪麗熱巴的「精分」妹妹,明星熱巴不會存在的一些行為舉止,能夠安放在冷巴身上。漫畫中這些半真半假的日常,也勾起了人們對明星熱巴另一個側面的想象。

易烊千璽的虛擬形象千喵,是借鑒了韜斯曼、迪麗冷巴的產物。

去年8月26日,天貓官方微博稱,品牌將迎來第二位代言人,並在兩天後公布其身份。

天貓的微博。

2018年,天貓官宣第一位代言人為易烊千璽,此後兩年,四字弟弟從品牌方得到了眾星捧月般的寵愛。

為此,神秘的第二位代言人還未現身,便被投去足夠多好奇的目光,且引起部分四字弟弟粉絲的戒備。

兩天後,這部分粉絲將領略到庸人自擾的涵義——

第二位代言人,不是現實世界里的人,而是天貓為四字弟弟量身定做的虛擬形象「千喵」。

四字弟弟的虛擬形象。/某寶截圖

千喵替代四字弟弟,在天貓APP上與粉絲合照、互動,他的定位是平行世界里的另一個易烊千璽。

除此之外,明星的虛擬形象,還有以劉濤為原型的「劉一刀」,以杜海濤為原型的「濤濤熊」,以黃渤為原型的「黃逗菌」……

還有更多當紅明星的虛擬形象在趕來的路上,頂流們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不是已經推出虛擬形象,就是正在緊鑼密鼓地準備推出。

angelababy的虛擬形象Angela3-0./微博@DIOR迪奧

明星虛擬IP分為兩類,一類以品牌方為主導,比如四字弟弟的千喵;另一類以明星本人團隊為主導,比如黃子韜的韜斯曼。

在第二種類型中,明星團隊將虛擬IP授權給合作方運營。明星們紛紛瞄準虛擬IP賽道,將業務相關的公司送上風口。

今年4月7日,明星名人知識產權運營平台「分享時代」完成新一輪融資,計劃年內啟動IPO計劃。

自從2014年正式成為虛擬形象運營商后,「分享時代」至今累計與超過700位明星或名人完成簽約。

明星們的團隊一擲千金打造虛擬形象,究其原因,是看到了中國龐大的二次元市場,以及可觀的衍生品消費能力。

虛擬歌姬洛天依。/微博@Vsinger_洛天依

據愛奇藝發布的《2019虛擬偶像觀察報告》顯示, 2019年中國二次元用戶規模達4.9億,其中泛二次元用戶3.9億人,核心二次元用戶1億人。

其中, 95后、00后二次元用戶 滲透率64%。2020年,Z世代年輕人預計將佔據所有消費者的40%。

對虛擬形象IP蠢蠢欲動的明星團隊,當然不純粹是為了滿足粉絲的愉悅,他們更希望藉此挖掘新的賺錢方式。

韜斯曼誕生后,由其衍生出的水杯、充電寶、酒店會員卡等周邊產品一經上市便迅速售罄。

認真營業賣貨的韜斯曼。

其他幾位明星的虛擬IP也有不錯成績。黃渤的「黃逗菌」曾聯合北京稻香村推出冰糕禮盒,而杜海濤的「濤濤熊」也衍生了雨傘、服飾、水杯等周邊產品。

以當紅明星為原型的虛擬偶像,藉助明星本人的粉絲基礎,自帶流量和熱度,另一方面,虛擬IP及周邊產品又進一步增強了粉絲和明星本人之間的黏性。

明星們事務繁忙,他們的虛擬IP在平行時空里也沒閑著,有時還要親自上陣,代替分身乏術的明星本人「完成」部分工作。

2018年,迪麗冷巴代替作為某糖果品牌代言人的迪麗熱巴,「拍攝」了一支名為《木偶奇緣》的動畫廣告。

沒想到有一天,虛擬形象都能出道了。/動畫廣告《木偶奇緣》

由明星虛擬形象擔任廣告主角,而「本尊」反而隱身的形式,開拓了明星虛擬IP商業化的另一種可能性。

虛擬偶像作為明星的「數字分身」,在遊戲、動漫等二次元領域具有天然優勢,這個分身是開展跨界營銷、植入產品的絕佳對象。

在華語樂壇風靡一時的周杰倫,是眾多80、90后心中的經典,其虛擬形象在2020年推出的一款遊戲中登場,並擁有專屬語音包,成為玩家們使用頻率較高的角色。

周董在遊戲中的虛擬形象。/微博 @就裝糊塗

迪麗冷巴和韜斯曼的親生「爸爸」、虛擬泛娛樂公司次世文化負責人陳燕接受採訪時曾坦言道,很多高流量明星的時間按秒算,有時候沒辦法面面俱到。

「比如品牌主需要用明星的形象做包裝拍廣告,藝人可能抽不開身,就到了虛擬偶像上陣的時候。」

多個明星團隊想要複製迪麗冷巴的模式,找到次世文化謀求合作,但並不是每一個idol,都具備推出虛擬IP的潛質。

像wuli韜韜那樣自帶二次元屬性的diol,才比較容易開發出具有高辨識度的虛擬偶像。

在陳燕看來,黃子韜中二、熱血還帶點喜劇特色,粉絲也對二次元領域接受度很高,「我們選中他,是覺得在韜斯曼這種風格化的產物中,沒有其他男藝人比他更適合」。

韜斯曼和故宮合作推出的扇子。/微博@韜斯曼

眾所周知,飯圈是一個人才輩出的圈子,狂熱的粉絲們能自發為偶像修鍊百般武藝,當中不乏集修圖、拍照、剪輯、手繪等技能於一身的鐵粉。

當偶像有新劇或新綜藝上線,多才多藝的女孩們為偶像手繪Q版角色,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粉絲手繪的動漫形象,多為軟萌風格或日系陽光少年。

次世文化在推出韜斯曼之前做了調查,特意規避了飯圈已有的手繪風格,最終使韜斯曼走上美漫型少年路線,帶著一點兒凌厲的面貌出現在大眾面前。

黃子韜生日時,韜斯曼在微博送上「合照」祝福。/微博@韜斯曼

虛擬偶像和明星本人之間打破次元界限的線下互動,得益於AI、AR、運動智能、語音合成等技術的發展。

早在2015年,在鄧麗君20周年虛擬人紀念演唱會上,AI帶來的「全息投影技術」將鄧麗君的神態舉止、一顰一笑還原得惟妙惟肖。

歌迷們傻傻分不清,台上人是真實存在,還只是技術生成的幻影。

演唱會上的虛擬人鄧麗君。

黃子韜與韜斯曼那次充滿科技感的跨年同台,也融入了AI的身影。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運動智能技術,能將真人動作拆解,形成資源庫后,再由AI生成所需的新動作。

通俗地講,韜斯曼在台上的舞蹈動作,先由真實世界的dancer(黃子韜本人)跳一遍,AI捕捉dancer的運動軌跡后,在此基礎上模擬出虛擬形象的相應動作。

黃子韜和韜斯曼同框祝粉絲新年快樂。/微博@韜斯曼

然後,便有了縱情起舞、肢體流暢的韜斯曼,與黃子韜本人現場互動。

本質上,看韜斯曼跳舞,就是在看wuli韜韜跳舞,因為整套動作的原型就是黃子韜跳的。

真實與虛擬的碰撞,給觀眾帶來新鮮的體驗,而明星通過虛擬IP,商業價值得到了更全面的釋放和延伸。

也就不難理解,頂流們瞄準虛擬IP,前赴後繼的熱情了。

參考資料

[1] 《你不知道的明星虛擬IP運營,已經有玩家要上市了》

[2]《橫空出世韜斯曼,借勢明星ip能引爆中國虛擬偶像元年嗎?》

[3] 《明星IP平台「分享時代」完成億元融資!計劃今年啟動上市》

今日互動

你最喜歡哪位idol的虛擬形象

撰稿 | 小七

編輯 | 紙鶴

排版 | 可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