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級片豔星」到文藝片女王,45歲的她為什麼突然不紅了?

舒淇

    相比少女感,氛圍感,才是當下對美人的高級讚美。

  氛圍感美人,這種說法越來越流行。

  不難理解,它描述的是像倪妮、杜鵑這樣的耐看型美人,她們不一定有完美似整容模板的五官,但整個人渾身散發著耀眼的魅力。

  《悅游》

  其實,除了活躍在公眾視線裡的倪妮,我們還有很多低調的寶藏美人。

  舒淇,便是其一。

  《時尚芭莎》

  舒淇的美,是複雜的,有層次的。

  單看她的臉,稜角分明,她的眼距偏寬,嘴唇豐滿,這是一張很容易被人記住的臉。

  再看整體,大氣、性感、情慾、優雅、故事感……各種不相關的形容詞,都可以集中在她一個人身上。

  今天,恰巧是美人舒淇45歲的生日,也藉此機會,她姐想和大家好好聊一聊舒淇。

  舒淇的氛圍美和故事感,與她的經歷有關。

  舒淇的童年,有壓抑的底色。

  她出生那年,媽媽才18歲,小孩生小小孩,未必會養小孩,親密交流的情況從未出現過。

  父母的小學學歷,使得他們很難擁有更為寬闊的眼界,更專注賺當下的錢,無力顧及聽她任何解釋。

  弟弟哭鬧起來,是舒淇的問題。

  一旦老師投訴上門,也必然是舒淇有問題。

  然後就是一通棍棒伺候。

  十七八歲,正是一個人最厲害、最迷茫的年紀,偏偏父母務實得厲害,既然學習不太靈光,那就趕緊賺錢、嫁人。

  舒淇17歲時,她媽媽就給她安排了相親,希望能夠讓她和自己一樣,儘快穩定下來。

  在這種被逼婚的狀況下,「離家出走」是舒淇想到的所有辦法裡,最解氣的。

  躲得遠遠的,眼不見心不煩。

  徹底的自由,並沒有給舒淇帶來痛快,沒錢還是要和家裡要錢,飆車出車禍,中了星探的煙霧彈,被騙去拍了裸體寫真集。

  舒淇的成名之路,眾所皆知——

  脫。

  脫是一條捷徑,脫衣服就可以上雜誌,用最快的速度讓人記住你。

  5部三級片,一部接一部。

  「我就賺錢,我也不曉得到底會變得怎麼樣,這個圈子又不是我的。」

  不是苦大仇深,而是像野草一樣痛快地瘋長。以「我要有錢」為目標轟轟烈烈、有血有肉地活著。

  媒體從未停止期待舒淇的懺悔時刻,問題也很刺耳。

「你知道,脫是一種走紅的捷徑吧?」

「拍了這麼多部之後,是不是演起來駕輕就熟。」

「每一次,都是第一次。因為你不喜歡這件事,不會說習慣了,我脫給你看。」

  當時的舒淇,有自己的堅決。既然決定拍,就不要尷尷尬尬的。

  脫,也只脫三部。

  《玉蒲團之玉女心經》

  在香港四五年如果還一無所成,就不要再做了。

「我很久就開始調試自己的心情了,你自己不調整,如何讓別人接受你呢?」

「比一般女孩子更早熟,混來混去,19歲進娛樂圈,沒有野心正確,當我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我不要失望。」

  不過,年少的舒淇比一般的女孩幸運,能演戲,似乎是老天賞給她的飯碗。

  舒淇的靈氣,是演藝圈公認的。

  出道20多載,回顧她過往的作品,舒淇貢獻過無數次充滿靈氣的表演。

  她本人的成名之路,源於爾冬升的經典之作《色情男女》。

  《色情男女》

  彼時的她,未滿20歲,還是個初出茅廬,只拍過幾本人體寫真和一兩部情色電影的新人演員。

  影片中,她與張國榮這樣的大咖搭戲,飾演了一個三級片女星。

  《色情男女》

  這個角色幾乎就是當時的舒淇本人。

  那個裸身披長紗的畫面,誘惑到極致,曖昧且美好,把三級片女孩的媚與悲處理得恰到好處,這部《色情男女》,讓她成功拿到當年的「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色情男女》

  一時間,無數人看到了這個女孩,她有了更多資源,開始接更多戲。

  十年後,舒淇遇到了她人生中另一位重要的伯樂侯孝賢,以及一部證明她自己的好作品《最好的時光》。

  《最好的時光》

  這部電影,成功讓舒淇獲得「金馬影後」,從梁家輝手中接過獎盃的她,難以自抑、淚如雨下。

  後來,舒淇告訴記者,之所以激動到失態落淚,是因為終於有個獎項,可以向父母交代了。

  這些年來,在演藝圈摸爬滾打,她一直背負著不小的壓力與各種冷嘲熱諷,但她很少在人前展示脆弱。

  金馬獎沉甸甸的獎盃,不只是一份屬於演員的認可,更帶給了她莫大的安全感。

  又過了一個十年,舒淇再次與侯孝賢攜手,出演了由他導演的《刺客聶隱娘》。

  《刺客聶隱娘》

  用僅有幾句的台詞,去塑造一個獨立、堅決、孤獨的女刺客聶隱娘,這不容易。

  一個刺客,面對那些可殺卻不忍殺的人,不藉助台詞,去隱晦地傳達出情緒。

  《刺客聶隱娘》

  舒淇完整地完成了。

  演《聶隱娘》時,面對大量的高難度動作戲,接近40歲的舒淇,也一一克服了。

  所以,在侯導的鏡頭裡,我們有幸看到了久違的那個靈氣的舒淇。

  《刺客聶隱娘》

  前前後後20多年,主攻文藝片的舒淇,演了數不清的邊緣人物,用表演讓一個個頹廢敏感的靈魂,變得生機勃勃。

  演戲,是舒淇的修行,既然是修行,就難免會苦澀。

  但,她不僅沒成為大眾眼中頹靡的文藝女,相反她活成了眾人眼中那個灑脫率性、又美又酷的大女人。

  從「三級片脫星」到「文藝片女王」,勵志是大眾賦予舒淇演藝事業的「標籤」。

  時至今日,坊間還在流傳和舒淇有關的那句「我要把脫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來」。

  但後來的採訪證實,她自己其實從來沒說過這句話,不過她說了「說出這句話的人是很屌的」。

  接著,她又說了一句更令人欣賞的話:「我從來就沒想過要把脫掉的衣服穿回來。」

  人一旦擁有了強大的心臟,就不會再懼怕別人再提那些被視為「談資」的過往。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舒淇的本名叫林立慧。

  從女孩林立慧到女明星舒淇,再到她身上女孩和女明星屬性的自洽,這段和解之路她走了十幾年。

  林立慧的孩童時期是敏感而脆弱的,從小她就要懂得察言觀色,如果爸爸媽媽心情不好,就要離他們遠點。

  家裡很窮,她要賺錢,於是被騙去拍裸體寫真集,去香港拍三級片,吃盡苦頭。

  而成為女明星舒淇後,她必須是灑脫肆意的,在鏡頭面前要表現出一股「脫都脫了」的勁。

  但林立慧是知道自己在佯裝強悍的,「在香港拍戲,不武裝起來,我一個小女生,怕被人家欺負」。

  即使拍了三級片,她也給自己定了就脫三部的規矩。只是,《色情男女》,讓她打破了這條規矩,卻也讓明星舒淇走上了「正」路。

  到後來的《最好的時光》,舒淇憑此拿下金馬影後,淚灑當場。

  林立慧卻得了抑鬱症,喝酒、吃安眠藥都睡不著。

  她在後台說「自己只是個商品,任由你們擺布」。

  於是明星舒淇越來越受大家歡迎的同時,林立慧卻把自己生活裡的明星屬性越來越去除。

  鬆弛、真實,成了她的日常。

  她應該是娛樂圈最愛晒素顏的人,雀斑、過敏、瑕疵,照片晒得無比自然。

  別人讓她弄弄頭髮,她淡淡的說「不綁了,亂著吧」。

  《刺客聶隱娘》劇組在戛納參加電影節時,她在鏡頭下穿著白T牛仔褲,笑得燦爛。

  好友圈也經營的小而穩定,林熙蕾、林心如、陳坤……聚在一起吃吃喝喝,普通而快樂。

  愛好越來越多,追選秀綜藝、打遊戲、買玩偶,林立慧療癒了自己的陰影,也讓鏡頭前的明星舒淇愈發真實,和娛樂圈形成了一種難得的保持距離的自洽。

  侯孝賢導演說自己欣賞舒淇身上有一種「純實感」,網友說她有種頑強的生命力。

  這長達十幾年內心的和解之路,舒淇用她的赤子心走完了。

  之前蔡康永問舒淇當演員當得快樂嗎?她一瞬間紅了眼眶,說自己演苦命的女人累了。

  而現在的她演戲越來越快樂,戲路也不斷開闊,她說自己要演到90歲,已經風光了二三十年,不紅了又怎樣呢,相比於美和外貌上的漂亮,演得好比較重要。

  她的那份真性情,才是不懼歲月的力量吧,這位氛圍感美人,的確獨一無二。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