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心漢鄭少秋:身敗名裂晚景悽涼,他欠下的風流債終究是遭報應了 

鄭少秋

1947年,香港中文大學的黃姓教授,生了個大兒子,取名為黃可中,也是後來的鄭少秋

博學多才的黃教授,勢要傳承自己的優良基因,一邊給鄭少秋添弟弟妹妹,一邊又在外面夜夜笙歌。

等黃家的十個孩子出生後,鄭少秋的母親忍無可忍。

她一氣之下就和黃教授離了婚,帶著黃可中嫁到了鄭家。

很快,黃可中又迎來了一弟兩妹。

為了不讓黃可中顯得例外,繼父給他改名為鄭創世,希望他能努力讀書,走仕途之路。

可鄭創世偏偏最不喜歡讀書,唯獨偏愛唱歌跳舞,舞槍弄棒的。

誰也沒想到,這個「頑童」後來會在香港娛樂圈紅極一時。

1963年,鄭創世瞞著父母報考了好幾個演藝培訓班。

長相清秀的他,輕而易舉就被錄取了。

結果,鄭創世在培訓班苦練演技,就是接不到戲。

別說當大明星了,連自己都養不活。

但再困窘,也阻擋不了鄭創世躁動的荷爾蒙。

當時,培訓班上有個叫盧慧茹的女同學,長得十分可人。

鄭創世的風流基因開始發揮效力,三下五除二就讓盧慧茹對他死心塌地。

就這樣,兩個未成年人同居在一起,偷嘗起了禁果。

沒過多久,盧慧茹就懷孕了。

隨著孩子的出世,鄭創世的生活更加窘困。

為了養家,他不得不繼續尋找出路。

那一年,鄭創世進了邵氏的培訓班,以為能拍電影了,結果只是在片場當個臨時工。

桀驁不馴的他,和領班的關系又不好,好的機會都沒他的份。

沒辦法,鄭創世只能靠擺攤、織毛衣賺點家用錢,日子越過越潦草。

眼看著鄭創世混不出名堂,走投無路的盧慧茹,抱著孩子一走了之。

沒想到,這一走,卻把鄭創世的霉運帶走了。

1967年,鄭創世開始和香港話劇團團長良鳴學唱戲。

還沒學多久,就迎來了香港地區性的話劇比賽。

良鳴看鄭創世挺有天賦,便讓他代表尖沙咀街坊福利會參加比賽。

沒想到,一部《手足情深》讓鄭創世拿下了最佳男主角獎。

捧著這個獎杯,鄭創世淚眼朦朧。

很快,堅城電影公司的老板就喊他去試鏡,試完效果不錯,就和鄭創世簽了五年合約。

合約剛簽完,導演蔣偉光就帶著《黑煞星》的劇本敲開了鄭創世的門,搭檔的是當年紅得發紫的粵劇演員陳寶珠。

不過,還沒等戲拍完,蔣偉光就把鄭創世喊到一邊:「你這個名字實在太難聽了,改個名字吧!」

就這樣,鄭創世用鄭少秋的名字踢開了香港娛樂圈的大門。

這時候的鄭少秋,還沒紅卻飄得不行。

他出門必定西裝筆挺,還要系領帶,非計程車不坐。

要知道,鄭少秋當時一個月不過250塊錢的工資。

這麼霍霍一個月下來,兜裡比臉都幹淨。

1969年,粗制濫造的粵語片沒了市場,鄭少秋失業了。

公司就安排他陪著蕭芳芳、陳思思等大咖去國外表演圈錢。

這些大咖是賺得盆滿缽滿,但鄭少秋一個子都分不到。

後來,歌廳舞廳在香港興起,鄭少秋就打著電影明星的旗號,到這些地方表演。

還別說,一場表演能拿1500塊,可把鄭少秋高興壞了。

就在鄭少秋表演得越發起勁時,制作人蔡和平相中了他,把他挖到了TVB。

當時,鄭少秋簽的是綜藝組,負責主持音樂節目《弦韻寄心聲》。

鄭少秋那英俊的面容,配上低沉有力的歌聲,迅速圈了一波粉。

蔡和平看鄭少秋聰明又好學,就把他安排進了《歡樂今宵》當嘉賓。

在這裡,鄭少秋遇到了沈殿霞,一個讓他一生都不得安寧的女人。

不過,等這兩人的故事發酵,還要跨過一個女神的距離。

1971年,TVB讓鄭少秋和森森合演趣劇「昌哥和阿英」,在《歡樂今宵》的舞臺上格外受歡迎。

這對俊男美女合作久了,觀眾難免把他們當成真情侶。

當年的森森,不過20來歲,卻憑借歌唱比賽,被譽為香港歌後。

面對光環四射的森森,鄭少秋內心蠢蠢欲動。

很快,TVB又幫了他一把。

這一年,一部《冷暖親情》的電視劇,不僅讓鄭少秋和森森有了朝夕相處的機會,還讓他拿下了最有前途新人銀獎。

信心大增的鄭少秋,趁熱打鐵,向森森發起了進攻。

沈殿霞親眼看著情竇初開的森森,毫無防備地掉入了鄭少秋的愛情海。

但這時的沈殿霞是不待見鄭少秋的,她覺得鄭少秋口花花,必定是個情場浪子。

誰能想到,日後的沈殿霞也沒能逃過鄭少秋的手掌心。

那兩年,鄭少秋一邊和森森恩恩愛愛,一邊在《歡樂今宵》攢人氣,還順便去片場跑跑龍套。

1973年,彩色電視風靡了整個香港。

為了搶奪流量,TVB決定開拍第一部彩色電視劇:《煙雨濛濛》。

風流倜儻的鄭少秋,自然是「書桓」的不二人選。

和他配戲的是,TVB的臺柱子李司棋。

沒想到,這部20集的電視劇,頗受歡迎。

鄭少秋演唱的主題曲,更是傳遍了大街小巷。

就這樣,鄭少秋在TVB算是站穩了腳跟。

當鄭少秋沾沾自喜時,他給自己埋的定時炸彈爆了。

這一年,遠走他鄉的盧慧茹站了出來,要鄭少秋支付女兒鄭安儀的撫養費。

「私生女」「未婚生女」這樣的字眼,迅速被港媒放大。

在輿論紛紛中,鄭少秋背上了「負心漢」的罵名。

沒辦法,自己的女兒,怎麼也要負責。

最終,鄭少秋同意撫養鄭安儀到大學畢業,這件事才平息。

這麼一來,森森父母不幹了,你一邊和我女兒交往,一邊隱瞞過往,簡直禽獸不如。

在父母的施壓下,森森幡然醒悟,堅決要和鄭少秋分手。

但森森不知道怎麼開口,就寫了一封分手信。

當時,沈殿霞和鄭少秋一行人正在馬拉西亞拍戲,期間沈殿霞回了一趟香港,森森就讓她把信帶給鄭少秋。

沈殿霞以為是一封情書,若無其事的交給了鄭少秋。

沒想到,鄭少秋剛看完信,就哭了起來,沈殿霞才明白怎麼回事。

那幾天,鄭少秋把自己關在房間,茶不思飯不想,就想著如何挽回森森。

回到香港後,鄭少秋在《明周》刊登了一封給森森的情書,裡面字字句句都飽含深情。

奈何,去意已決的森森,對記者說:「我覺得他不該把情書刊登在報紙上。」

這句話傳到鄭少秋耳朵裡,他的世界被擊潰了。

看著悲痛欲絕的鄭少秋,沈殿霞突然有一種犯罪感。

擔心鄭少秋想不開,沈殿霞又是邀請他吃飯逛街,又是講笑話逗他樂。

這一來二去,鄭少秋和沈殿霞之間就火花四射了。

很快,兩人的緋聞就傳遍了TVB,大家都驚獃了。

一個帥氣逼人,一個身形壯碩,怎麼看都不般配。

沈殿霞的大哥鄧光榮,更是警告她:「你小心點,人家可能在利用你。」

但沈殿霞卻好像走火入魔一般,捂住耳朵,全身心撲在鄭少秋身上。

踩在沈殿霞的肩上,鄭少秋扶搖直上,一飛沖天。

1976年,TVB為了穩住地位,召集了當時的一線花旦和小生,準備開拍《書劍恩仇錄》。

本來男主角定的是炙手可熱的羅文,結果,沈殿霞直接用自己的權利,把羅文換成了鄭少秋,還幫他爭取到了主題曲。

要知道,沈殿霞可不只是個喜劇主持人,她是有黑道撐腰的,連謝賢都要禮讓三分。

沈殿霞的眼光不錯,《書劍恩仇錄》成了當年的爆款劇,分飾三角的鄭少秋瞬間紅遍了整個香港和東南亞。

那時候,要是遇上臺風天,電視臺沒有別的劇可播,就把這部劇一遍遍重播。

就這樣,鄭少秋成功摘取了TVB第一小生的旗幟。

鄭少秋化身為風度翩翩的秋官,更是把沈殿霞迷得神魂顛倒。

情到濃時,沈殿霞索性暫停了工作,專心當起了鄭少秋的經紀人。

又是煲湯做飯,又是爭取資源,把鄭少秋伺候得好不暢快。

只可惜,沈殿霞再能幹,也阻擋不了鄭少秋身上的風流基因作祟。

1978年,趙雅芝產後複出,古裝扮相同樣驚豔的她,和鄭少秋站在一起,宛如天仙配。

這一年,他們化作張無忌和周芷若,在《倚天屠龍記》裡面恩恩愛愛,連沈殿霞的好姐妹汪明荃都看不下去了。

從金庸劇出來,鄭少秋和趙雅芝又一同進了時裝劇《大亨》的劇組,依然親親我我,看得觀眾面紅耳赤。

當年,和趙雅芝配戲的男演員很多,但趙雅芝從不拍親熱戲,唯獨遇到鄭少秋,趙雅芝連吻戲都不抗拒。

而鄭少秋更是毫無掩飾對趙雅芝的喜歡,他曾公開表示:「阿芝是我最喜歡的女人類型,溫柔如水,小鳥依人,她的眼睛層紗層霧,越看越好看。」

這句話,冥冥之中註定了鄭少秋和沈殿霞的結局。

可當時的沈殿霞,絲毫沒讀出其中的暗示。

心急如焚的她,只是找人警告趙雅芝:「阿秋是肥姐看重的人,你小心點。」

趙雅芝沒當回事,反而和鄭少秋的緋聞越鬧越大。

1979年,鄭少秋正在拍嘉禾的《名劍》,奈何拍攝進度不理想,拍了幾個月,換了一波制片人,還是沒拍完。

當時,亞洲電視推出楚留香系列搶占市場,不甘示弱的TVB也準備開拍《楚留香傳奇》。

武藝超群,滿面春風的楚留香,完全是為鄭少秋量身定制的。

只可惜,鄭少秋在《名劍》片場,根本抽不出檔期。

沒辦法,TVB只能趁鄭少秋拍夜戲的時候,準備派人把鄭少秋搶過來。

嘉禾聽聞,直接把鄭少秋關在片場,誰都不準進去。

這可把TVB急壞了,只能求爺爺告奶奶,和嘉禾談判。

就這樣,鄭少秋兩頭跑,才和趙雅芝拍了《楚留香傳奇》。

這部劇邊拍邊播,看觀眾喜歡甚麼橋段,編劇就當場改劇本。

最終,楚留香這股風吹紅了香港,還吹到了臺灣。

那時候,臺灣三個臺都搶著播這個劇,每天一到播出的時間,整條街上空了,都在家裡看楚留香和蘇蓉蓉。

更可怕的是,主題曲被爭相傳唱,連送葬的都要唱。

這麼一來,鄭少秋和趙雅芝成了最火爆的熒幕情侶,無數粉絲都期待著他們假戲真做。

果然,沒過多久,鄭少秋陪趙雅芝去看婦科的消息就傳遍了港臺。

看著這兩人曖昧不清,沈殿霞那暴脾氣,只能親自下場撕趙雅芝,這才扳回了一局。

第二年,TVB又打算捆綁鄭少秋和趙雅芝出演《上海灘》。

結果,鄭少秋因勞累過度,患上了肝病,只能讓初出茅廬的周潤發替代。

不過,愛搞事的TVB可不會輕易放過這兩人。

1981年,一部《飛鷹》讓鄭少秋和趙雅芝,一度火到泰國。

但沈殿霞的步步跟隨,這兩人可不敢頂風作案了。

很快,婚姻不順的趙雅芝,遇到了真命天子黃錦燊。

心灰意冷的鄭少秋,也即將迎來人生中最重要的那朵桃花。

1984年,臺灣電視圈發生了一件轟動全島的大事。

飛騰影視公司邀請了鄭少秋,前來拍攝《楚留香》續集:《楚留香新傳》。

沈殿霞為了守住防線,放下香港的一切,跟著鄭少秋去了臺灣。

可是,沈殿霞還是疏忽了。

當時,一個叫官晶華的女學生,在裡面飾演女殺手。

本來她只有一集的戲份,結果,導演看她長相和身手不錯,直接給她加戲,加到幾乎可以力壓女主角米雪。

但沈殿霞完全沒有把官晶華放在眼裡,畢竟當時官晶華才20歲。

沈殿霞萬萬沒想到,她離開片場才3天,女人的第六感就告訴她要出事了。

果然,她發現鄭少秋的旅行箱換了密碼,怎麼試都打不開。

後來,箱子好不容易打開了,卻發現裡面躺著一封官晶華寫給鄭少秋的情書

沈殿霞懵了,她向鄭少秋要一個答案。

沒想到,鄭少秋死活不承認自己老牛吃嫩草。

為了證明清白,鄭少秋直接提出和沈殿霞結婚。

1985年,沈殿霞連一件婚紗都沒來得及買,只隨便穿了一件藍色旗袍,就嫁給了鄭少秋。

婚後沒多久,鄭少秋就露出了獠牙,他給沈殿霞放狠話:「你要是三年生不出孩子,就別怪我。」

要知道,當時沈殿霞已經40歲了,還患有高血壓,生孩子無疑是要她的命。

可為了秋官,她還是拼死一搏。

終於,第二年,沈殿霞通過「人工授精」懷上了。

就在她小心翼翼養胎時,鄭少秋和官晶華同游日本和菲律賓的消息鬧得沸沸揚揚。

到後面,鄭少秋索性破罐破摔,直接把官晶華帶回了家。

看著這對狗男女,沈殿霞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要是換了別的女人,沈殿霞還能出動自己的勢力,可官晶華背後的力量不可撼動。

1987年,沈殿霞生下女兒不到兩個月,鄭少秋就提出了離婚。

沈殿霞哭花了雙眼,只能看著鄭少秋奔赴臺灣。

面對輿論紛紛,鄭少秋把所有財產都留給了沈殿霞母女。

鄭少秋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個決定竟然會讓他的後半生遭報應。

1989年,42歲的鄭少秋和25歲的官晶華結了婚。

在一片罵聲中,官晶華退出娛樂圈,專心為鄭少秋生了兩個女兒。

而沈殿霞背負著傷痛,重新回到演藝圈,馬不停蹄演了多部電影,名氣一下子就蓋過了鄭少秋。

當然,要養家糊口的鄭少秋,也不甘示弱。

1992年,他和趙雅芝再度合作《戲說乾隆》,踢開了內地市場。

不過,這時候的鄭少秋,在官晶華的管理下,倒是十分聽話。

哪怕昔日女神趙雅芝在面前,他也不敢多看一眼。

輿論平息過後,TVB又邀請鄭少秋拍了《笑看風雲》《天地男兒》《大時代》等多部劇,讓他賺得盆滿缽滿。

2002年,沈殿霞主持節目《掌聲的背後》,第一個邀請的嘉賓就是鄭少秋。

她問出了那個所有人都想知道的問題:「秋官,你究竟有沒有中意過我?」

鄭少秋的回答也滴水不漏:「我真的好鐘意你。」

愛過是真的,不愛了也是真的。

不愛沒有錯,鄭少秋錯就錯在辜負了一個死心塌地的女人。

而這一切,鄭少秋都得付出代價。

2006年,沈殿霞被診斷出肝癌晚期,病情迅速惡化。

大家都以為鄭少秋會為沈殿霞做點甚麼,結果,「妻管嚴」的他,硬是不敢露面,提到沈殿霞三個字,他都黑臉了。

2008年,沈殿霞只剩最後一口氣時,還在呼喊著秋官。

可沈殿霞的葬禮,鄭少秋卻沒有出席。

直到沈殿霞的追思會,他才緩緩出現。

沈殿霞的大哥鄧光榮,再也忍不下去了。

他站在臺上,公然指責鄭少秋:「秋官,幾年來,你對阿肥付出過甚麼?對女兒做過甚麼?」

在尷尬的氣氛中,只見鄭少秋脫掉帽子,露出地中海的腦袋,支支吾吾,一邊道歉一邊訴苦。

但臺下卻一片噓聲,「負心人」的謾罵聲此起彼伏。

快活了那麼多年,這點罵聲又算得了甚麼呢?

上天賜給鄭少秋的英俊和浪蕩,背後都藏著價格。

鄭少秋和官晶華的大女兒鄭詠恩,完美複刻了鄭少秋的風流本性,多次被爆私生活混亂。

而他和盧慧茹的女兒鄭安儀,根本就不見他,以至於鄭少秋感慨:「走在街上,都未必認得出。」

如今,74歲的鄭少秋,依然時不時演個配角,賣賣情懷。

只是,這位傳奇大俠,再怎麼拼命,也敵不過歲月。

他那些無法拷貝的傳奇和情事,都隨著香港影壇的衰落而塵封了。

來源:我是愈姑娘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