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罵它是爛片,但真把觀眾騙慘了

電影《門鎖》

 

電影《門鎖》

電影《門鎖》上映前,我原本對它抱有很大的期待。

畢竟各式宣發視頻里,官方都在儘力展現電影對獨居女性這個話題的關注。

預告片中, 白百何飾演的小姑娘作為獨居女性活得小心翼翼,但似乎還是被壞人盯上。

被公寓保安攔門、被上司強行進入房間,最恐怖的是她床下似乎藏了個陌生人。

宣傳視頻里,直接把「多少女性還在經歷這樣危險」的字句寫上了,一副劇情貼近現實的架勢。

電影還未上映,先喊響了好幾句支持獨居女性的口號,讓人熱血沸騰。

演員們還每人手寫了一段話,在海報里「給獨居女孩」加油。

海報里甚至非常有衝擊力地列出了十數條過往新聞,吊足了觀眾的胃口——

這架勢,總該是現實題材電影了吧?

結果看完后,覺得自己看的是一部刑法大全。

自前天夜裡開始,網友們就爭相勸人別去看《門鎖》,因為裡面的反派彷彿擁有超能力、怎麼都干不死。

而裡面的女孩又彷彿腦迴路打結,不論遇上多恐怖的事,堅決不在屋子裡開燈。

千言萬語彙成一句,「快跑,別看,失望」。

在這個故事裡,獨居女性的身份只是一道為恐怖氛圍添磚加瓦的催化劑。

而現實困境,反而被誇張情節反襯得不值一提。

倘若只看官方放出的預告片段,你估計會為《門鎖》到底是什麼片子而疑惑萬分。

一會是白百何揮舞著木棍對著鏡頭怒喊「你以為我怕你嗎?」,像是刑偵片的暴力片段。

一會是大男人看電影時捂住了眼睛,像是什麼恐怖片、懸疑片的宣傳套路。

有時是「好閨蜜片段」混剪,惹得讀者感慨一波「我也好想有這樣的閨蜜」,彷彿《小時代》再現。

剩下的,再就是前面提及的獨居女性議題。

要素過多,不僅是《門鎖》的宣傳特色,也成了影片的大毛病。

獨居女性之痛,在於平穩的生活隨時隨地會因為旁人的微小惡意擊碎。

譬如遇上偷窺的鄰居,被合租的男舍友糾纏,畏懼隨時可能到來的騷擾。

而影片中的女主角,彷彿生活在刑法里的張三們都活過來的世界。

小日子遇上了一兩個壞人,這是現實電影;

而《門鎖》安排的橋段,是過著小日子卻同時遇上漢尼拔、剪刀手與李豐田,這是恐怖小說。

影片故事本身屬於恐怖片俗套里的「床下有人」,獨居的女孩床底下藏著個變態,劇情是按照懷疑有人、確定有人、找出真兇的路線推動的。

女主方卉,身邊除了閨蜜喬小曼之外,就沒遇上過正常人。

她的租房中介,動手打人、言語威脅,甚至還掌握著撬鎖技能,三秒鐘把幾道反鎖的密碼門給開了。

她的上司,以幫忙留住工作為由、試圖進行暴力強姦,拿著女主用過的牙刷、意欲往嘴裡塞。

她的保安,一個人可以打趴三個彪形大漢。

最離譜的還是影片里的最終大反派,不僅能和專業刑警打個平手,被車撞了兩次后還能活蹦亂跳。

其中一次是女主開越野車衝撞過來,以能把牆撞碎的力度撞上反派,結果撞完后反派還能爬起來再打幾輪。

這反派,不是去隔壁《西遊記》劇組借的白骨精我都不信,得打上三次才能game over。

要說它是刑偵片吧,裡頭的警察破案總仰仗運氣。

來調查線索剛準備走人,正好碰上兇手打架,趁機追了上去。

要說它是懸疑片吧,影片播到一半就已經毫無懸念,邏輯上還漏洞百出。

譬如女主懷疑反派身份后,以上廁所的託辭起身離開餐廳,結果離開后不報警,也沒有保證自己留在公共場合。

反而主動選擇了最偏僻、叫破喉嚨沒人應的貨梯離開。

她坐上貨梯的那一刻,電影院里至少有六七位觀眾異口同聲地小聲嘟囔——「報警啊,報警啊?」

要說它是恐怖片,前半段的恐怖氛圍確實不錯。

但從保安能打趴三個大漢、反派又能打趴保安、被車撞了還毫髮無損后,氣氛整體就往動作片的方向一去不返。

甚至打到最後,反派還掏出了一把大獵槍。

至於獨居女性的身份,在整個故事中只將將起到讓情節推動、氛圍更恐怖的作用。

就像恐怖片必須安排主角去探鬧鬼小屋,主角團必須「葫蘆娃救爺爺」那般單獨行動一樣。

或許電影的確希望更多關注獨居女性的困處,在影片結尾,特意附上了中國有9200萬獨居者、其中女性佔42%的數據。

但就呈現結果而言,「獨居女」在影片里,不過是件披上后更合理的外衣。

影片宣傳效果與實際效果差別,請參照速食麵的包裝圖片與蔬菜包肉粒。

《門鎖》翻拍自韓國的同名電影,在情節乃至部分畫面上都差不離。

而韓國那部《門鎖》,其實又是翻拍自西班牙電影《當你熟睡》。

這兩部前作的評分都不高,《門鎖》6.9,《當你熟睡》7.3。

前作質量一般,本不應該對續作抱有過高期待。

但我此前之所以對中國般的《門鎖》抱有希望,其實是因為翻拍過程中,原本透露出了關切獨居女性的好苗頭。

看到電影宣發中羅列的社會新聞后,本以為這會是一部更關注現實困境的作品。

原作《當你熟睡》,是個純粹的恐怖懸疑片,

視角直接從反派出發,拍他如何騷擾一位獨居女性,展現他「偏要害你過不舒坦,我才快樂」的扭曲心態,令人毛骨悚然。

獨居女性,在這部電影中甚至是個帶點桃色意味的身份。

女主身材火辣,風情裊裊,繼而被心理扭曲的反派盯上。

韓國翻拍這部電影時,把視角完全轉換,變成了被偷窺的女生視角。

這一改動其實挺聰明。

《當你熟睡》上映於2011年,更多追求感官上的恐怖刺激,本身只是驚悚題材。

彼時,對獨居女性話題的討論也十分匱乏。

而韓國版《門鎖》上映於2018年,韓國國內關於獨居女性生活境況的報道數量不少。

倘若照貓畫虎地拍一部好萊塢式恐怖片,恐怕賣不了座。

於是韓版《門鎖》在電影開篇花了不少筆墨,去展現都市獨居女性日復一日、不敢放下警惕的生活。

韓版《門鎖》中,女主因助學貸款的壓力疲於工作,沒錢輕易換房。

出門前會小心擺放牙刷的位置、蓋上馬桶蓋,要是位置變了、說明有人來過。

在家裡購置了一些男性衣物、鞋子、剃鬚刀,假裝家裡有男生同住。

發現密碼鎖上印上了陌生的指紋,立刻警惕地擦掉、換密碼。

深夜坐電梯時,同行的陌生男子沒按樓層,女主立刻進入警惕的防備狀態。

好在,對方只是恰巧同樓層的住戶。

擺牙刷、警惕跟蹤、擦除指紋、買男性衣物……這些都是互聯網上被議論最多的獨居女性防身措施。

中國翻拍《門鎖》,在呈現獨居女性生活部分也不少借鑒了韓版。

但卻在隨後的情節設置里,輸了一招。

對獨居女性而言,最大的恐懼來源是「隨時隨地隨人」。

不起眼的普通人突然變成了起歹心的惡人,而獨居的自己成了最容易被盯上的羔羊。

惶惶不安難有休日,限於隨時可能被盯上的恐慌。

廈門一獨居女子回家乘電梯時被突然抱住、進行猥褻。

於是韓版影片里,把騷擾女主的幾個角色都設定為了更萍水相逢的路人。

譬如女主在銀行工作,她出於推銷儲蓄產品的目的,只是與一位客戶攀談了兩句什麼職業、套近乎。

卻因此被對方咬定是你先來勾引我的,並開始了無休止的糾纏。

最終boss,也設定為了從不起眼、女主根本沒關注過的公寓保安。

而中版《門鎖》,設計的角色卻都衝突明確。

黑中介,想逼她搬走自己好賣房子。

上司,典型的等級壓迫,索取權色交易,半夜賴女主屋裡不想走。

保安也由於劇情設置存在感極強,大晚上站人家門口、抵住門,生怕別人不懷疑自己。

他們帶給女主的威脅,是明確且清晰的。

並非「不知道哪天被壞人盯上」的無聲恐懼,而是仨壞人臉上就寫著「惡」字、牽著手圍著你團團轉。

其區別就像日式恐怖片與歐美恐怖片,前者是不知道何時電視里會爬出貞子,後者是一群喪屍正緊跟身後、張牙舞爪。

能看齣電影有野心,選取的這幾個角色分別對應一些社會問題,譬如黑中介對應租房難題,色上司對應職場性騷擾。

中間還夾雜著女主母親不斷催婚,又是一個年輕人煩透了的婚戀議題。

但當它們以極為誇張的方式,集中呈現在一個角色身上時。

這些現實議題反而喪失了其本身值得被嚴肅審視的價值,成了為情節矛盾而服務的荒誕劇。

「悲劇是把美好的事物毀滅給人看」,想把獨居、租房這些社會問題拍好,不可或缺的一點是——

它們可以輕易摧毀普通人的生活,讓本該擁有的平淡與溫暖化為虛有。

而《門鎖》中,女主身上只有被強加的倒霉buff,沒有美好生活。

其實從韓國《門鎖》6.9的評分就能看出,這電影最後的整體質量不高。

它最大的問題,其實就在於展示完獨居女生的謹慎、難處后,事情就完全和獨居沒啥關係了。

韓版電影中的一大轉折點,是女主的上司好心送來落下的包時,她意識到自己未曾透露過門牌號,誤以為上司就是跟蹤犯。

她找了借口奪門而出去報警,帶著警察回來,打開門卻發現上司被勒死在了門把手上。

她不知道,上司是向公寓管理員打聽、才知道地址,而她離開時兇手就藏匿於床底,出於嫉妒殺死上司。

這一情節尤為刺痛人心,獨居的女主已經被隨時發生的騷擾逼到了草木皆兵的狀態。

而這份自我防衛的決心,卻無意牽連了另一條生命。

在這之後,韓版《門鎖》就變成了單純的類驚悚片。

女主此前為獨居生活做的種種謹慎舉措,在高智商、高體力的殺人犯面前毫無用處。

犯人三下五除二地,能把來救人的警察給干翻。

最後女主能逃脫也只是臨死前出奇迹,意外地把犯人推到了釘子上。

故事演到最後,變成了「獨居女性想保護自己請好好練武,爭取比能打過警察的壞人強壯」。

三年過去,我本以為得益於近年來社會輿論對獨居女性的關注,中國再翻拍《門鎖》時能擺脫掉這個荒誕走向。

結果沒想到,中版更離譜了一些,反派的身體素質強到被車撞了還能打。

我其實並不寄希望於,一部電影能為獨居女性的困境提供什麼解決方案。

它之所以是困境,就是因為現實中難以解決,更妄論電影能給出什麼範本。

獨居女性是個天然弱勢的局面,女性力量與男性力量的差距、獨居的無援決定了這群女性容易成為被盯上的對象。

根本解決困境唯有不獨居,但這對諸多都市打拚的年輕人而言又很奢侈。

我真正期待的是,能有一部作品能切實地展現獨居女性無聲的、持續的惶惶不安狀態。

展現它不是某個倒霉蛋才會遇上的悲劇,而是一種普遍的安全感缺失。

這至少能讓大眾更明白,那些能把「防身妙招」熟練背誦的女性,為自己購買了阻門器、報警器、監控、男性服飾的女性,到底為什麼恐慌。

恐懼的源頭不該是,因為漂亮善良、身邊意外聚集了幾個變態。

而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擦肩而過的外賣員、鄰居、路人、維修工……會換了一副惡人臉龐。

《門鎖》中,唯一讓我覺得諷刺但又真實的細節是:

當一個獨居女性被盯上時,一切謹慎與防衛都會變得無效。

女主已經做到了絕大多數人難以企及的謹慎,假裝有男性同居、埋下隱藏細節、及時更換密碼……

但當她被選中時,這些偽裝會被輕易戳破。

就像電影中,多蹲點幾天,就會發現家裡沒有男性出入;等到一次疏漏,就能窺見入門密碼。

社會對獨居女性的討論,如今大多數時候只停留在「如何偽裝」「如何更加謹慎」。

但或許,我們如今需要進入到下一步——

當危險真正發生時,有沒有可能建立足夠快的響應、救援、保護的機制。

有效的機制或許需要多方配合。譬如不久前發生的男子偷窺獨居女孩事件中,警方對涉事男子予以拘留,且房東表示將對男子進行驅趕。

一定程度上,大幅度地縮小了男子再度騷擾女孩的可能性。

很多社會新聞中,獨居女性會面臨更難取證的跟蹤、言語或信息騷擾,以及突然即時發生的肢體侵犯。

這些困境,難以用那些個人的偽裝與防衛去解決。

至今為止,輿論中的獨居女性話題往往止於自述——

大家聽完一個個悲劇故事後,彼此安慰著說「小心一點,保護好自己」。

那些防身技巧就像荒野上的篝火,試圖驅散可能襲來的野獸。

可獨居女性需要的,或許不只是憑自身力量、苦苦維繫的一團火。

而是當她們遭遇險情之時,外界也能迅速燃起響應援助的狼煙,烽火相連。

使之不必困於無援的孤島,使之不必陷於無助的驚惶。

 

來源  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