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第一風情禦姐」閆妮的瓜

閆妮

1987年,16歲的閆妮正在西安45中上學,附近的西安電影制片廠導演小張拍了部《紅高梁》。但閆妮一點兒不關心這個,她當時心裡裝的是其他「大事」。

那時候,閆妮心裡裝的全是搖滾和崔健,以及班上那個喜歡穿軍綠色衣服的男同學,當然,還有一點學習。除此之外,再放不下別的。

1988年,27歲的崔健到西安開演唱會,比他小10歲的閆妮情緒失控,現場大嗨,她扯著嘶啞的嗓子,覺得搞藝術的人真特麼了不起。

當時在閆妮的班裡,大部分學生,都是西安電影制片廠的子弟,報考藝術學院的氣氛十分濃厚。於是臨近畢業時,閆妮也在同學鼓動下,報考了北京電影學院。

但是,當工人的父母覺得女兒沒有藝術天賦,走的不是條正路。可閆妮偏不信,興沖沖地跑到北京……結果,真的撞了南牆。

北電的招考老師覺得,閆妮又土又圓,普通話還夾雜著陝西口音,連話都說不好,第一輪就把她給刷下去了。

閆妮倒也直爽,一點兒沒死乞白賴,揮一揮衣袖,告別了藝術夢和初戀夢,便按父母意願,考入了陝西財經學院經濟系企業管理專業

她以為如此一來,自己將會波瀾不驚地度過一生,誰知老天爺並不這樣想,在接下來的歲月裡,為她安排的道路波瀾壯闊

二、

1990年,正在陝西財經學院讀大二的閆妮,得到一個消息,說是蘭州軍區政治部戰鬥話劇團,來西安招生。

這一消息,猶如一束強烈的陽光,照亮了閆妮布滿陰霾的心。她追著光跑,一鼓作氣成功考上,成為一名令人羨豔的文藝兵。

老天爺一看,這姑娘還挺上道,便又接二連三地送上了驚喜大禮。

同年11月,19歲的閆妮,被部隊送到解放軍藝術學院表演系學習。這裡的師兄很厲害,閆妮沒有浪費光陰,她和一位大師兄有了親密接觸後,又和一位小師兄談起了戀愛。

這位小師兄名叫鄒偉,是一位高幹子弟,為人處事正兒八經,談戀愛也是正兒八經,等閆妮畢業,他眼見時機成熟,就拉著她奔向了婚姻殿堂。

婚後,鄒偉在公安系統工作,閆妮繼續在舞臺上追光,她加入空軍政治部電視藝術中心演起了話劇。沒多久,就接到一個重要劇本:《湘江,湘江》。

但她飾演的角色,根本不重要,說完一句話的臺詞,就倒地而亡了。

閆妮剛到新單位,不想就這樣簡簡單單地「死」,想搞個一鳴驚人。她在倒地的動作上,下足了功夫,每次排練,都是真摔,摔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

同臺的演員,一聽到她倒地的聲音,心裡就會咯噔一下……

可惜,機會無動於衷,此後很長一段時間,閆妮都在跑龍套。在電影《複仇的女人》劇組,她天天背把槍,結果背了3個月,只有寥寥幾個鏡頭……

很長一段時間裡,閆妮都不好意思跟人說自己是個演員。身邊的好朋友打趣地稱她為「閆大腕兒」,希望這樣能把她叫紅。

而家裡人則認為,紅不紅的不重要,她應該先去完成更重要的事情。

三、

1998年元旦,27歲的閆妮喜獲一女,取名鄒元清,乳名元元。終於,閆妮完成了一個已婚女性的人生大事,兩家人舉杯同慶,但晉級母親的閆妮,有點難為情。

她跟丈夫商量,說自己不想蹉跎歲月,想在演員的路子上再拼一把。丈夫說好,你盡管去拼。

這次,閆妮主動出擊,跑去團長辦公室,打了個報告,申請主演團裡正在籌拍的新電影 《公雞打鳴,母雞下蛋》中的女一號。

結果,團長拒絕得很幹脆:女一號定了。

閆妮不肯放棄。這些年她跑龍套,積水成淵,演技早就給練出來了,只差一個機會。既然形象不行,演不了偶像劇,演個農村婦女還是有信心的。

當她擺出女一號的姿態,就真的成了這部電影的女一號。

1999年,28歲的閆妮憑著電影《公雞打鳴,母雞下蛋》,第一次在大銀幕亮相,她飾演的女村長別出心裁,同單位導演尚敬看了,感覺閆妮自帶喜劇氣質,是個寶藏,默默記在心裡。

一天,兩人在空政食堂門口遇見,聊了聊,覺得彼此氣味很相投。

隨後,閆妮就演了尚敬執導的《炊事班的故事》《健康快車》,戲份一部比一部重,並由此走上了喜劇演員的路子。

演員王學圻是閆妮在空政話劇團的師哥,也在這時找上門來。

那時的王學圻演過不少重頭戲,拿了不少獎,他演而優則導,準備導一部西北風味的話劇《西部情歌》,劇本已經編好,女主角的人設是一位有點風韻、有點風騷、會打腰鼓的西北女子。

而閆妮正是西北女子,又恰好會打腰鼓,風韻也有,就是這個風騷勁,得調教。

王學圻很有信心,但很快卻發現:事情沒那麼簡單。

四、

閆妮第一次在話劇上扛大梁,壓力很大,包袱很重,總不知勁往哪兒使。這時,王學圻告訴她要把角色身上的「騷」演出來,並親身示範。

閆妮說懂了懂了,結果回家睡一覺,第二天再演,就完全不是昨天的姿勢了,還堅定地對王學圻說,是你教我的嘛。

王學圻懵了圈,撒手讓閆妮自我突破。閆妮被逼得急了,把「騷」字大大地寫在臺本上,大喊一句:不就是馬叉蟲嗎?我演給你看。

一天,同臺演員正在排練,突然聽到廁所傳來「哈哈哈哈」的魔性笑聲,等到大夥急著沖進去,才知道是閆妮在練臺詞……

劇組的東南西北角,都成了閆妮排練的舞臺。老天賞飯是種能力,後天努力是種超能力。有了這股勁,幹啥不成功呢。

最終,閆妮的表演把話劇《西部情歌》推向高潮,獲得「2002全國小戲小品大賽一等獎」,她個人也獲得了「曹禺杯戲劇小品優秀女演員獎」。

這是閆妮從藝12年以來,第一次從舞臺走到了領獎臺上。

更為重要的是,這個西北女人的形象,迷倒了在臺下觀看的張譯,更是讓導演尚敬直拍大腿。

尚敬當時正在為情景喜劇《武林外傳》,物色一個會說西北方言的女主角,他與閆妮合作過幾次,還不知道她有這能耐。

於是趕緊找上門,讓她出演風情萬種、風騷潑辣的掌櫃佟湘玉。

閆妮接到劇本,不管三七二十一,只問是不是女主角,在得到肯定答複後,立馬定了下來。

她那時還不知道,兩座大山正在向她壓過來……

五、

在閆妮拍戲的日子裡,經常一個月甚至幾個月不回家。丈夫是個好丈夫,理解她,支持她,包容她,願意多花時間精力來照顧孩子。

閆妮所在的空軍政治部電視藝術中心,也是個好組織,十年來,給了她很多機會,雖然多是跑龍套,也算得上是不離不棄。

可這兩座靠山,說倒就倒。

團裡覺得閆妮也就這樣了,又過了演員的黃金年齡,怕是難有出頭之日,就給她下了一紙退伍書。

閆妮的丈夫對這段婚姻,也開始膩了、倦了、失望了。結婚幾年了,聚少離多也就算了,閆妮下廚還只會下速凍餃子……久而久之,他就動了離婚的心思,給她寄了一份離婚協議書。

兩座大山壓過來的時候,閆妮正在拍《武林外傳》,這可是一部徹頭徹尾的喜劇,每天的表演,都要笑到臉抽筋……

這個彎拐得實在太大,讓閆妮體會到了真正的痛並快樂著,簡直哀莫大於心死。

可輸人不能輸陣,閆妮硬著頭皮演,白天嬉笑怒罵、談情說愛,晚上獨坐屋中,孤苦伶仃。不好的事,她一字未提。

等到劇集殺青,編劇寧財神盯著閆妮驚訝地說:哎喲媽呀!你好像老了十歲……

人生的大悲,沒有誰比誰更容易,只有誰比誰更能挺住。暗黑時刻挺過去了,黎明也就到來了。

2005年,《武林外傳》以黑馬之勢創造收視奇跡,34歲的閆妮,第一次感受到了走紅的滋味。但在萬眾矚目下,新的煩惱也排山倒海般湧來。

六、

《武林外傳》雖火,但難以拷貝。閆妮雖紅,但早已過了偶像派的年齡。再加上形象限制,她演的角色多是農村戲。

這樣一來,適合她的好劇本實在是少。其後的兩年間,她唯一有點名堂的角色,是在陳寶國主演的電視劇《大明王朝1566》裡,飾演知書達理的裕王李妃。

這算是一次角色突破了。而更多的時候,閆妮得努力去爭取角色。

2008年,電視劇《北風那個吹》開拍,閆妮跑去找導演要女主角演,導演起初不給,閆妮不依不饒,來了硬的:「你讓我演,別人演不過我!」

導演一見這氣勢、這激情、這創作欲望,怎能辜負?一番考驗後,就把演女主角的機會給了閆妮。

而和閆妮談情說愛的男主角,是比她小5歲的夏雨,妥妥的男神,小鮮肉,影帝。

觀眾不喜歡這麼湊對的,但閆妮演得是真好。

她飾演的「牛鮮花」,是唯一被載入中國電視劇歷史年鑒的女性角色,讓她同時獲得了「飛天獎優秀女演員」和「金鷹獎觀眾喜愛的電視劇女演員獎」。

這時,已是圈中大師級導演的陝西老鄉張藝謀,也開始關註到了她。

2009年,張藝謀執導《三槍拍案驚奇》,閆妮在其中飾演風情萬種的老板娘,這是她第一次演大片,第一次走上柏林電影節的紅地毯。

360度光環下,閆妮的煩惱,也越來越多。

她的衣品被吐槽,同事說她自帶一種「超魔力」,總能在一堆衣服裡挑出最醜的那件。有次,劇組同事在她身上數出了14種顏色,直呼小醜也玩不出這麼多的花式!

她平時不化妝,可關鍵場合一化妝,就讓人「誤以為她是要去拍鬼片」……

這些短板,閆妮想通過演技來彌補。她又跑去向張藝謀要角色,不料張藝謀卻直接回她說:「你年紀太大了,下部片不適合你,下下部片也不適合你……」

但《三槍拍案驚奇》為閆妮打開了一扇閃閃發光的大門,她的大銀幕之行,像開了倍速一樣,使得她和很多意想不到的人,進行了親密接觸。

七、

2011年,繼頭一年主演的《三七撞上二十一》《張小五的春天》《永不回頭》等電視劇開播之後,閆妮又接拍了港式喜劇片《最強喜事》,與香港演員黃百鳴搭檔情侶,進行了親密接觸。

又在陳嘉上執導的《畫壁》中,飾演「女兒國」的統治者姑姑,與對她情有獨鐘的曾志偉進行了親密接觸。

還在爾冬升執導的《大魔術師》中,飾演劉青雲的「三姨太」,與這位金牌影帝進行了親密接觸。

同年,閆妮在電影版武林外傳》中,繼續飾演女掌櫃佟湘玉。劇組對她的造型很用心,影片一播,魅力升級的閆妮鋒芒燿眼,被網友稱為「江湖第一風情禦姐」。

所謂人怕出名豬怕壯,江湖人對這個禦姐的私生活也產生了極大興趣,於是,閆妮極其低調、鮮為人知的婚姻祕事,也被挖地三尺,擺上了臺面。

萬不得已之下,閆妮公布了當初那紙離婚聲明,交代了婚變始末。但只說開始和結果,不說原因和過程。

這一年的閆妮,離異已有7年之久,獨守的夜那麼長,空房的牀那麼大,人生苦短,行走江湖,愛情和小鮮肉萬萬不可辜負。

於是她的緋聞便桃花朵朵開、隨風潛入夜了。據傳,閆妮與小她9歲的演員王瑋,在一起處了好幾年,兩人也大方認愛,公開亮相,可惜分分合合的盡頭,竟然依然是分……

後來又蹦出個名叫王啓名的男演員,雖不出名,但又帥又鮮,還和閆妮是陝西老鄉,相處起來也是輕車熟道,甜蜜異常,一度還傳出了婚訊。

可惜分手的場面有點難看。據說王啓名試圖挽回,半夜去敲閆妮家的門,搞得閆妮不堪其擾,叫來20多個保安才擺平……直到她交了新的男朋友,才徹底斬斷了這段感情糾葛。

這樣的閆妮,禦姐氣場一開,不僅現實生活中魅力無限,電視劇裡的感情戲對象,也全是鮮肉男神。

之前在偶像劇《張小五的春天》中,她與充滿貴族氣質的混血帥哥立威廉,談起了「灰姑娘與王子」的浪漫愛情,還有吻戲。

後來在情感大戲《生活啓示錄》中,與「男神戰鬥機」胡歌談情說愛,還吻得很起勁……

觀眾看了強烈反對,直呼辣眼睛,要報警——你71年的閆妮,怎麼能親82年的胡歌呢?

直到另一位男演員出現和她組CP,大家才表示沒有意見。

八、

2014年,閆妮主演的電視劇《一僕二主》熱播,人氣暴漲。而她最大的收獲,卻是在劇中與她有著感情糾葛的張嘉益。

張嘉益就是張嘉譯,之前演過那部著名的堪稱「虎狼之劇」的《蝸居》,後來改名了。

閆妮對張嘉益贊不絕口,毫不忌諱地誇贊他的走路姿勢很性感。張嘉益對閆妮也是不吝贊美之詞,回答「最默契搭檔」時,他早把演「海藻」的李念忘到一旁,眼都不眨就說閆妮。

一個「師奶殺手」,一個「風情禦姐」,大膽又熱烈,又是陝西老鄉,感情層層遞進,令人浮想聯翩,搞得兩人緋聞此起彼伏,不絕於網路。不過最終,這瓜也沒落到實處。

2015年,44歲的閆妮在主演《王大花的革命生涯》時,主持人問起她:和小11歲的張博演吻戲時,會不會羞澀?

閆妮回答:哪會呢?我們上來就直接親了。倒也是,人家之前又不是沒親過,胡歌也小她11歲呢,當年不是照親不誤?

在談情說愛這件事上,閆妮仿佛已修煉成了「超能力禦姐」。不過這個禦姐,在某些方面,實在令人大跌眼鏡。

她與沙溢一起拍《武林外傳》時,每次見著他,都要問他家住哪兒。沙溢每次都耐著性子告訴她,可她從來都記不住,有一回沙溢急了,說你別問了,反正你也記不住。

她開車全憑導航。張譯約她吃飯,她中途起身上廁所。結果飯都吃完了,人還沒回來。問怎麼回事?竟說是因為迷路了!

她上綜藝也經常迷迷糊糊地答非所問。還把朋友送的發膜當面膜,導致嘴邊長出了一圈毛絨絨的「小胡子」……

而閆妮最令人大跌眼鏡的,則是另外一件事。

2016年,45歲的閆妮參加了央視猴年春晚後,開始下定決心做一件事。

她用時3個月,成功瘦身塑形,此時,高能造型團隊乘著火箭趕來助陣,為她的形象進行精心打造,再由高能宣傳團隊進行全網造勢。

於是乎,全網開始驚呼閆妮的逆生長。而她舊貌換新顏後,和小她27歲的女兒鄒元清同框好似姐妹花,和男神胡歌同框,也沒人再稱辣眼睛了,還懷疑兩人是在談戀愛……

很多國際時尚品牌,也終於把橄欖枝拋向了她。那些曾以她的穿衣打扮為失敗案例的大牌雜志,也翻手為雲,把她捧成了時尚大咖。好的劇本和節目,也紛紛主動找上了門……

「大媽」變「女神」的背後,是閆妮的堅持、自律,以及勇於打破桎梏的勇氣。她說:只要願意改變,任何時候都不晚。

這樣的閆妮,雖已50歲,但對愛情和事業依然是熱血沸騰。她憑《少年派》斬獲「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女主角」,成功晉升「視後」,又與小她11歲的某男星傳出緋聞……

人生如夢,轉眼閆妮的女兒鄒元清都23歲了,讀了中戲,也開始演戲,還獲得了中國電影表演藝術學會頒發的「新人獎」。

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視後閆妮後繼有人,這挺好。唯願新的一代,能夠只為夢想而活,不用再像上一輩一樣,那麼的顛沛流離、曲折離奇。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