咆哮帝馬景濤的「暴力情史」

老天為馬景濤設計的開頭,似乎暗示著這個1962年情人節出生的「多情種」,註定會有不尋常的情史。

馬景濤幼時的記憶裡,他們一家,像一葉飄萍,隨當警察局長的父親「走馬蘭臺類轉蓬」,總是不停搬家。

往往是,馬景濤剛適應一所新學校不久,就要再次搬家,再次轉學,如是再三……

如此不安定的生活和學習環境,對任何一個孩子,都會造成一些影嚮。

看得見的影嚮是:十分聰明的他,打球、畫畫、唱歌、寫作……這些愛好樣樣精通,可是學習成績卻並不突出。

為了把這個二兒子趕上「讀書改變人生」的正道上,馬景濤的父親經常帶他到臺灣大學散步,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說:「今後,你一定要努力考上這所學校!」

如果說父親是「大學夢」的設計師,那麼馬景濤的母親,就是負責實施的「監工」,成天瘋狂地逼著他學習,做作業……

馬景濤喜歡打球,母親不讓他打。

馬景濤喜歡音樂,和同學創建了樂隊,希望像Bee Gees一樣唱歌,因母親極力反對,不得不解散。

馬景濤為追求一個女生,轉學到臺北,結果被母親一個耳光扇飛。

或許,心急如焚的母親,面對如此「不走正道」的兒子,少不了三天兩頭一番「咆哮」……

處在青春叛逆期的馬景濤,因此和母親一度「水火不相容」。

於是馬景濤的學業不見好轉,「咆哮神功」卻日益精進,這為他日後登上「教主」之位,打下了堅實基礎……

看不見的影嚮則是:長期「漂泊」,讓孩子沒有安全感,性格異常敏感。

一次,身體正在蓬勃發育的馬景濤,和中學同學一起去游泳,一名女同學指著一覽無餘的他,點評道:「你又高又瘦,好像根竹竿。」

一片笑聲中,敏感內向的馬景濤感覺受到奇恥大辱,從此和這個女孩的話較了一輩子勁,從那天起,每天都必做100個俯臥撐,以強身健體……

那時的馬景濤還不懂女人,所以只好跟自己的身體較勁。

等到他的小身板強壯起來以後,他便和一個個女人較起勁來了。

二、

望子成龍的父母,把馬景濤送到臺北補課,為了讓他吃住舒服,把他寄養在遠房親戚家,期望他考上臺灣大學。

飽暖思那啥,荷爾蒙爆發的馬景濤驀然發現,親戚家的小表姐好漂亮,遂無心學習,註意力全在她身上。

這個小表姐,就是辛曉琪。

她比馬景濤只大6天,此時已出落成一名花枝招展的美少女。為了追求她,馬景濤每天都恨不得早點放學,好飛過去接放學的表姐……

可是,人家辛曉琪,每次都對他愛答不理。

遭受挫折之後,馬景濤沖上去,拉住表姐辛曉琪的手,咆哮道:「你為甚麼不理我?為甚麼不跟我一起走?」

馬景濤此時的「咆哮神功」大概還欠火候,因此,咆哮並沒卵用,不僅沒能讓辛曉琪愛上他,還留下了一個大寫的尷尬……

畢竟,老天正在為辛曉琪安排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好讓她日後,在多麼痛的《領悟》中,遇上李宗盛,從而破繭成蝶……

不久,馬景濤補習生涯以高考落榜結束,不得不離開愛而不得的表姐辛曉琪,可他並未死心,竟讓家長到辛曉琪家中提親。

辛曉琪家長說,警察局長的兒子又怎樣?我女兒不同意,誰來也沒用!況且她還要上大學……於是,這事就這麼黃了。

畢業後,馬景濤跟著一個家裡做食品加工生意的同學,一起送過貨,送貨的小貨車破到底板上滿是洞,下雨天,車底的泥水往往會從車底的洞裡噴薄而出……

可這並沒有讓他放棄中學時的夢想,早在那時,他就對《一簾幽夢》等瓊瑤劇十分著迷,做夢都希望成為劉德凱那樣的男演員。

一天,路過照相館時,他還和朋友湊錢,糢仿劉德凱的造型,拍了一張照片,臭美了一陣。

後來,馬景濤考上臺灣世新廣播電視科(世新大學的前身),又赴英國戲劇學院進修一年,畢業後進了藝工隊服兵役。

這一時期,家境優越的馬景濤正和「長腿妹妹」馬世莉熱火朝天。

馬世莉家境清貧,小時候一度要靠吃救濟糧生活,很早就靠唱歌、走穴賺錢養家,因此馬景濤得來全不費工夫……

服兵役期間,俯臥撐練得很好的馬景濤,每當放假,便要找女友馬世莉談情說愛,切磋俯臥撐,釋放在兵營裡的各種壓抑。

按李敖大師揭祕的「軍中樂園」種種情形推測,當時,兵哥哥都希望這樣的時間長點好,可忙於走穴賺錢的馬世莉恨不得快一點。

所以,兩人節拍很不一致,幾次三番,馬景濤就很不爽,經常和她吵架……

有一次吵架時,馬景濤當街動手,把馬世莉推倒在地,讓她十分崩潰……不久,就和他提出了分手,這讓兵哥哥馬景濤很抓狂。

三、

失戀後馬景濤心情很差,在咆哮軍營後,還和分隊長大吵一架,差點被送上軍事法庭,最後靠他父親出面,才平息了這場風波。

兵役好不容易服完,馬景濤不顧家人反對,繼續混娛樂圈。

他聽說中視招聘幕後工作人員,便帶著照片,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參加,居然就被錄取了。

做幕後工作時,青黃不接的馬景濤,還和女歌手鄭吟秋交往了一陣。

但沒過多久,女方發現他有「暴力傾向」,特別是喝酒之後,她一度被打得住進醫院,兩人因此分道揚鑣。

由於相貌出眾,馬景濤後來獲得了一個到日本出演男二號的機會。

但進了劇組後,他想到的第一件事不是演戲,而是去剛新建的迪士尼樂園去嗨了一天。

等他玩完回來,導演告訴他,戲已經拍完了,他的演員生涯結束了!

好在那時,臺灣影視蓬勃發展,在學長的推薦下,長相出眾的馬景濤很快又獲得了機會。

1984年,22歲的馬景濤出演了電視劇《星星的故鄉》,之後又出演《冷月孤星劍》的「賽華佗」一角。作為新人,他琢磨出了一點門道,那就是演戲一定要有「氣場」。

果然,他飾演的「賽華佗」以穩、準、狠著稱,氣勢蓋過了男主角車軒飾演的「司馬長風」,因此受到重用。

很快,他就有了和偶像劉德凱合作的機會,在《孤劍恩仇記》中,他飾演男二號,逐漸上位。

此後,他被金牌制作人楊佩佩相中,參演了《春去春又回》,和劉松仁、夏文汐同臺飆戲。

自尊心很強的他,被實力派劉松仁激發出了鬥志,日夜鑽研劇本,演技逐漸在線,還獲得了1989臺灣電視金鐘獎「視帝」提名

那一年,當27歲的馬景濤看到21歲的新晉糢特蕭薔時,驚為天人,立馬推薦給制作人。

於是蕭薔出演了《情深無怨尤》,還被馬景濤奪走了銀幕「第一次」,此後升級打怪,成為「臺灣第一美女」(詳見萬小刀公眾號往期精選:《「蕭大美人」的情事》)。

殊不知,馬景濤改寫蕭薔命運之際,他自己的命運,也將被另一個人改寫。

四、

這個人,就是著名的瓊瑤阿姨。

1990年,瓊瑤正在籌備《雪珂》。當她看到馬景濤在《春去春又回》中的表現後,立馬眼前一亮,要定他了。

可馬景濤看完劇本後,表示自己如果再演亦正亦邪的「羅至剛」,完全是在重複上一個角色,遂婉拒了瓊瑤阿姨。

向來只有她拒絕別人,從來沒有被別人拒絕過的瓊瑤阿姨,放下霸氣,再一次將自己「挖牆腳」的高超本領用在馬景濤身上,三番五次找到他,表示劇本還可以再改……

可馬景濤似乎不吃這一套,還是不為所動。

直到一天,他的一個在好萊塢做藝術指導的哥們兒看過劇本後,對著馬景濤的頭就是幾巴掌,說:

「你這個笨蛋,這個劇本太棒了,基本上就是一個哈姆雷特的縮小版,你要是不演就太可惜了!」

馬景濤如夢初醒,醍醐灌頂,於是就參演了《雪珂》,氣場再次蓋過男主角張佩華,再度獲得臺灣電視金鐘獎「視帝」提名

自此,28歲的馬景濤鳥槍換炮,升級為瓊瑤阿姨的禦用男一號。搭上瓊瑤阿姨的快班車後,馬景濤迅速躥紅,一飛沖天。

還是1990年,人氣暴增的馬景濤,在一次度假時,與唐韻一見鐘情,火速搞到一起,來不及籌辦婚禮,就閃電結婚了。

還來不及細細實踐「洞房一夜值千金」,馬景濤又被瓊瑤委以重任,成了《青青河邊草》的男主角,接著,瓊瑤的「六個夢」一個接一個,馬不停蹄地展開……

1993年,31歲的馬景濤正躊躇滿志,拍攝《水雲間》時,忽然卻接到了後院失火的消息!

五、

婚紗照沒拍、婚禮沒辦,也就算了,可到妻子唐韻懷孕時,馬景濤也整天都在劇組,孩子出生時,他依然還在劇組……

每當打開電視,唐韻就會看到丈夫不是跟金銘、何晴摟摟抱抱,就是和大美女陳德容卿卿我我,風流得很(詳見《「最美瓊女郎」的愛與恨》)。

於是,獨守空房3年的唐韻,眼見這種日子沒個頭,便給馬景濤打電話,毅然決然地要和他離婚。

為了照顧馬景濤「大明星」的面子,這位妻子在和他辦理離婚手續時,還手拉著手進去,手拉著手出來,給他留下了一個3歲的女兒馬世嬡,和終生愧疚……

作為瓊瑤劇的當紅主角,31歲的馬景濤搶手得很。離婚沒多久,拍《戲說慈禧》時,他就接到了26歲的田麗拋來的繡球。

田麗不僅用身心撫慰了人生低穀的馬景濤,還主動幫他帶孩子,就像對待自己的女兒一樣,每天都把馬世嬡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甚至不辭辛勞,把她帶到日本去玩……

這讓馬景濤的前妻唐韻都感動不已,逢人就誇她,甚至還跟她交底:讓他離開馬景濤!

可田麗不信邪,繼續全身心投入。

這樣幸福又性福的生活,讓馬景濤更有動力拍戲,一波又一波的瓊瑤劇,把馬景濤的演藝事業推上一個又一個高潮。

據傳,在瓊瑤劇中施展「咆哮神功」屢試不爽的馬景濤,入戲太深,經常進入忘我的高潮狀態,呼天搶地,讓配音師都找不著北。

情緒激動時,他抓起煙灰缸就朝自己下死手,有時還會逮著啥道具,就往別人身上招呼,令人猝不及防……

後來,道具組不得不在開拍前,把所有可能傷人的道具都搬走。

而和他合作過的陳德容,差點被他扔過來的碗搞殘;他和胡可有一場牀戲,把牀都搞垮了;陳紅、周海媚的胳膊,也都被他搞得青一塊紫一塊…………

再後來,劇組有些演員一見他「高潮」,就嚇得往旁邊躲……

1994年,楊佩佩把31歲的「金像獎影後」葉童拉到臺灣,和馬景濤合作,拍攝《倚天屠龍記》。

那時的馬景濤,人氣達到頂點,有些飄。劇組拍攝任務十分繁重,可他卻偷偷跑出去參加剪彩等活動,賺外快,經常遲到。

眼見劇組收緊,楊佩佩不給他批假,馬景濤便以生病為由,到醫院打點滴,還請記者拍照作證,一連翹了幾天班。

這群「老戲骨」的精彩演出,讓金庸老爺子都贊不絕口,《倚天屠龍記》一播出,再次引發收視熱潮,把馬景濤帶向另一個高潮……

馬景濤的父親也成了他的粉絲,每集都追,看到兒子終於混出點名堂,很高興。

一天,他把馬景濤叫到房間,說要送給他一份禮物,打開櫃子一看,竟然是滿滿一櫃子的錄像帶。原來,父親竟然偷偷把他從跑龍套起,凡是有他參演的鏡頭,全都錄下來,視若珍寶。

那時,馬景濤除了感動和嘚瑟外,似乎沒有意識到,這是父親在和他道別,命運賜予他的好運,也快到頭了……

六、

《倚天屠龍記》熱播時,32歲的馬景濤正在國外瀟灑,他沒想到,父親還沒來得及看到「小張無忌」長大,就撒手人寰走了。

1995年,馬景濤還沒從喪父之痛中走出來,又一件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正在大陸拍電視劇《新龍門客棧》的他,突然被經紀人葛世豪告上了法庭,一時間,輿論沸沸揚揚。

多年以後,馬景濤透露,那時他和經紀人的合約即將到期,為了逼他續約,葛世豪就擺了他一道,想利用輿論壓力,逼他就範。

誰知,馬景濤得知此事後,十分咆哮,他說:「別說續約5年,就算是5分鐘,5秒鐘都忍受不了,立馬解約……」

盡管不少人勸他們和解,可馬景濤依然固執地扛下去。不久,發現經紀人不僅扣下了他幾百萬的片酬不給,還私下替他接了很多片約,於是,他請了最好的律師,反將經紀人告了。

於是,葛世豪便通知所有制片方,合力圍剿封殺馬景濤。

令馬景濤萬萬沒想到的是,他最親近的愛人田麗,居然在他最需要援手的時候,給了他致命一擊。

她在媒體面前大肆宣揚,說馬景濤有「暴力傾向」「疑心病極重」……

而馬景濤,也和蜂擁而來的記者發生了激烈爭執,先是被一名喝醉的記者打進醫院,然後,第二天,他又在醫院打記者……一時間,真是負面新聞滿天飛。

牆倒眾人推,各制片單位見馬景濤負面新聞太多,便不再用他,連「金鐘獎」提名,也將他劃掉了。

這讓馬景濤感受到了從紅極一時到走投無路的「冰火兩重天」,可就在這時,又有一個女人,飛蛾撲火般跑進了馬景濤的射程。

七、

由於臺灣確實待不下去了,馬景濤便到香港發展。在參演亞視《新包青天》時,他和同劇組的於莉迅速摩擦出火花。

盡管這段感情從一開始就不被看好,可32歲的於莉還是以百米沖刺的速度,迅速投入了33歲的馬景濤的懷抱。

馬景濤還對她發誓,要為她戒酒,並宣稱,她是除了女兒和母親以外,自己「最愛的女人」。

然而1996年,就在馬景濤和於莉的這段感情逐漸升溫,兩人已經談婚論嫁時,又一件讓馬景濤悔恨終身的事情發生了。

他的弟弟做生意被合夥人欺騙,欠下巨額債務,屢屢希望向正在拍戲謀生的馬景濤借幾十萬元,以度過難關。

馬景濤沒給他借,甚至還在電話裡大發「咆哮神功」,訓斥了弟弟。

不久之後,他收到了弟弟被捕的消息。

再見面時,卻見弟弟已成「搶劫犯」,被判15年徒刑,鋃鐺入獄……

馬景濤覺得是因自己沒有施以援手,才導致弟弟在最困難時鋌而走險,自責不已,悔之晚矣。

面對人生一記記重拳的打擊,馬景濤一度想在香港的凱悅酒店縱身跳下,一了百了……

但想到自己的女兒和弟弟的2個孩子,他覺得自己不能死,轉頭便向命運「咆哮」了起來,決定死磕到底!

於是,他繼續瘋狂地拍戲賺錢,養家糊口,並且更加堅定執著地和葛世豪打官司,發誓要贏回清白。

誰知,老天爺又對「咆哮」的他給出了一記重拳。

八、

1997年,35歲的馬景濤參演的《再見豔陽天》收視率爆棚,於是亞視趁熱打鐵,讓他和陳秀雯合作《情定上海灘》。

兩人在劇中作為銀幕情侶,激情四射,這讓馬景濤的女友於莉很有些在意。

一次,在和媒體互動時,馬景濤被要求與陳秀雯「親熱」一下,馬景濤有些扭捏……

陳秀雯開了個玩笑,說馬景濤一定是害怕女友吃醋。誰料,正中痛點,經媒體報道後,於莉果然吃醋,和馬景濤吵了起來。

自此,馬景濤對陳秀雯就更加不爽了,一來二去,兩人的誤會越鬧越大,劇組調和不了,媒體也看熱鬧不嫌事大……

「陳馬對罵事件」天天上頭條,該劇收視率在這樣的罵聲中,遠不及預期,馬景濤和於莉,也在這場沸沸揚揚的爭論中,漸行漸遠。

隨著於莉演藝事業蒸蒸日上,兩人聚少離多,更加缺少溝通,就和馬景濤分手了。

據說,分手時,馬景濤一度還上演了輕生的「咆哮」戲,但這只能讓一個決意離去的人,跑得更快。

那一年,馬景濤還和劉嘉玲搭檔,拍攝《儂本多情》,兩人在戲裡碰撞出火花,以致多年以後,又惹出一場軒然大波……

1998年,36歲的馬景濤到新加坡發展,在《東游記》中,一人分飾「呂洞賓」和「東華上仙」兩個角色,贏得不少新加坡觀眾,還有粉絲天天煲湯去找他,也留下了幾段不鹹不淡的緋聞。

那一年,他和葛世豪的官司也終於勝訴,可人家早已人間蒸發。馬景濤3年的堅持,卻換來竹籃打水一場空,他只能對天長嘯……

不過,東邊日出西邊雨,在未來,他的咆哮人生還要更上一層樓。

九、

新世紀到來,馬景濤跟隨大潮,到內地發展,另一段情緣也撲面而來。

2001年,在拍攝《新蜀山劍俠》時,臺灣女演員李婷宜的妹妹李婷芷來探班,兩人居然神奇地碰擦出了火花。

盡管兩人年齡相差很大,也聚少離多,但這樣的「忘年戀」也在雙方鴻雁傳書中維持了一段時間。

之後,馬景濤在《孝莊祕史》中,和辣妹子寧靜狹路相逢。兩人因「太後下嫁」這場戲意見不合,吵得不可開交,連尤小剛也勸不下,只好先擱置不拍。

不過後來,隨著兩人進入角色,後面竟然配合得無比絲滑,甚至彼此欣賞。

拍完一部還不夠,兩人接著又合作了好幾部戲,感情日篤,把「吻戲」從戲裡帶到領獎臺,又帶到綜藝節目,引發了一波又一波的話題……

2005年的一天,43歲的馬景濤和一幫朋友喝了很多酒,坐車回去路上,與例行檢查的警察發生沖突,現場山呼海嘯一般「咆哮」……

「醉酒襲警」事件被媒體拍到,一時間吵得沸沸揚揚,再一次讓馬景濤感受到了情緒管理不善的惡果。

好在,年過不惑的他也逐漸成熟,終於低下倔強的頭顱,表示道歉。

2006年,44歲的馬景濤和李婷芷分道揚鑣,並得到了她的衷心祝福:「下一個女朋友會更好」。

沒想到,這個祝福還挺應驗。

那一年,馬景濤飾演的「商紂王」和範冰冰等飾演的「三個小妖精」,在《封神榜之鳳鳴岐山》裡,淫亂宮廷。

馬景濤對演「琵琶精」的吳佳尼說,「你是最不像妖精的妖精」。雖然這句話很撩人,但兩人直到殺青的最後時刻,才真正撩出火花。

那天黃昏時分,在特別適合背「詠鵝」的橫店,空氣中彌漫著「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的氣息……

吳佳尼作為「琵琶精」的戲已經拍完,正在傻傻發獃,又萌又美,被「商紂王」看到。一時間,馬景濤春心蕩漾,掏出電話,給離他只有幾米遠的「琵琶精」打電話,還讓她不要回頭……

作為「情場浪子」的馬景濤,稍微使出了一點泡妞神功,便讓情竇初開的吳佳尼淪陷了,融入到橫店一片「鵝鵝鵝」的銷魂吟誦中……

2007年2月14日,正在過45歲生日的馬景濤提出,要讓這個日子更加有意義,於是,24歲的吳佳尼以身相許,和他去領了證。

這一年,馬景濤還因表情包被網友擁立為「咆哮教主」「咆哮帝」,很快在網上獲得幾十萬「教眾」,甚至一度引發了「咆哮體」風潮。

婚後,馬景濤覺得很幸福,宣告自己告別「情場浪子」生涯,並一口氣和吳佳尼生下了兩個兒子。

在外拍戲的馬景濤,本以為兒子會在情人節這一天出生,可正當他在外拍戲賺奶粉錢時,卻聽說妻子早產住院了,於是,第一時間飛回去,精心照顧她,並親自洗尿盆……

那些年,馬景濤不忘帶著妻子在各類綜藝節目中,大秀恩愛,將這些料當「狗糧」,撒得人盡皆知。

同時,還和合作過的周海媚、寧靜等人大玩特玩「強吻」的戲碼,見面抱著就啃的畫面屢屢曝光,一度蓋過了「房事龍」大哥的風頭……

2015年,媒體再度傳出「咆哮帝」馬景濤家暴離婚傳聞,不久,吳佳尼曬出了家庭合影,就把「謠傳」給壓下去了,吃瓜群眾都以為他們很幸福。

2017年3月,55歲的馬景濤,毫無徵兆地在微博發了一篇《十年一覺愚公夢》,宣布與吳佳尼離婚!

他官宣的離婚原因,居然是:他要和第二次出獄的弟弟從頭開始,一起創業……

這邏輯,一般人是沒法理解的,畢竟,「咆哮教主」的事,向來都無比詭異。

2018年初的《吐槽大會》節目上,馬景濤上來就「咆哮」,然後跟劉嘉玲一番親密接觸,最後又來了一記「強吻」,現場立馬一片淩亂,被無限吐槽……

最後,56歲的「咆哮教主」馬景濤,不得不為自己制造的「車禍現場」,低頭道歉。

如今,已經59歲的馬景濤很少有機會在影視劇中繼續「咆哮」,為了養孩子他不得不開始拼命在商場走穴。

一直跟女人較勁,創造許多「暴力情史」的「咆哮帝」,好像終於懂了:

人生中很多問題,一味靠「咆哮」,是不能解決的。有時候,反而是示弱般的低頭,更容易看到出路!

 

來源 萬小刀

 

 

💰 打賞